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渎神玄冥

第一百零三章 渎神玄冥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一百零三章渎神玄冥碧波为海,苍澜如镜,大海从不曾完全平静过,有潮汐,有洋流,一直处于运动之中。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一次算是孟尝两世为人第一次下海,纯素人。

        以前的世界那么精彩,他也只是在“蓝色星球”上见过大海深处的景色,并没有真正到达过海底。

        奉闻太师之命,孟尝从另外一侧,绕过临城,深潜入海,孔宣与熊康飞在上空掠阵,警示着海面上的风险。

        孟尝努力的克制着身体的本能,在海水的包裹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海水从鼻而入,居然没有呛水的感觉,又从呼气之中回流入海,留下了氧气,吐出气泡。

        一点也不科学!

        双腿并拢如鱼尾般摆动,可上可下,只要孟尝的身体能转动调整,他就能在海水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在与畅快。

        同时,心头也有些疑惑,若是这水系的能力真来源于共工,那日不周山壁崩塌,洪水灭世一样的场景,应当是杀不死他吧!毕竟他如今所展现的控水,还只是共工身上的冰山一角。

        蔚蓝色海面是美丽的,下潜之后入眼之处,海中一片死寂,一条小沙丁鱼都看不见,仿佛这片海域被刻意清空了一般,不存在任何的生气与活力,与“蓝色星球”所展现的大海之美极度不符。

        要知道,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生态破坏,也没有环境的污染,海底的世界应该更加生动美丽。

        洋流之下,从左前方,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诡异感觉,不停的向孟尝的第六感发出预警,前方高能,请绕行。

        出发前闻太师千叮万嘱,切勿靠近北海眼周围,毕竟封印已破,越是靠近便越是危险。

        一路上,孟尝都在下意识的躲开那股强烈的气息,沿着海底不停的游曳探索着。

        有些地方荒凉得如“沙漠”一样,一片漆黑,而有些地方,沉积着无数的鱼类的尸骸白骨,想来破坏了北海原生美丽生态的,正是山海中异兽所为。

        有些可笑,朱厌老是说人类才是孽,是破坏者,可到了山海异兽身上,他们所造成的杀孽却一点也不比人类少多少。

        说起残害海中生灵,孟尝就想起了李靖曾经提过一嘴的四海龙族,话说,北海出了这么一大档子事,水神出了问题也就罢了,为何北海的老龙王敖顺,也是一点反应没有?

        哪吒闹海弄死了无数的虾兵蟹将,东海那位可是不死不休,这北海搅和成这样一副境地,老龙王居然无动于衷。

        带着诸多的疑问,孟尝仔细在海中搜索了一圈,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水神的踪迹。

        大海本来就大,四周又很黑,孟尝感觉漫无目的游来游去或许真不是一个办法。

        看着令人心悸的北海眼方向,孟尝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看,动作慢一点,就看一眼,不对劲立刻跑路。

        灵活的人型“游鱼”向着北海眼的方向,缓慢游去,天空之上感知着孟尝位置所在的孔宣,心中疑惑不止,不是说好不去北海眼吗?这小子又想干嘛?又要作死了?

        孔宣也不能坐视这位亦友亦同僚的小年轻犯险,于是五色神光齐刷,想要制止孟尝向危险之处游去。

        突然,昔日从白泽手中拿到的凤凰尾羽发出红光,灼热的气息打断了想要救援的孔宣,仿佛是在提醒他,不要过多的干涉。

        孔宣神光瞬间收回,狐疑的拿出尾羽喃喃道:“母亲!?”

        尾羽渐渐平复,全无灵性一般任由孔宣抓在手上。等到孔宣反应过来之时,茫茫大海,哪里还有孟尝的气息。

        进入北海眼区域,一切气息都被遮蔽,数不尽的蛮荒之气抵住海底倒灌的海水,缓慢的从海眼溢出,散发着凶厉与不详。

        一块朴实无华的巨石如镇海的高台,牢牢的堵住这一口隔绝世界的封印之上,喷涌而出的蛮荒气息不停的将海水向四周挤压,似乎是想将压在身上的无尽海水全部推开。

        这是何等强大的伟力?北海眼之中仿佛有一双无形之力想要推开巨石,让山海重新降临世间。

        收敛起惊慌神情的孟尝不停的在远处徘徊,绕着巨石搜索着目标,直到围游了不知道多久,巨石上一抹淡蓝色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禺彊!”

        人面鸟身的水神静静的趴在巨石之上,两耳之处盘旋的青蛇也陪着他一同躺在那里,禺彊和以往见过的相柳也好,孰湖也罢,虽说都是人面兽身,但是身上流露出的不是凶兽的气息,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古老玄妙感,身上更是穿着碧蓝色的长袍,显得有几分的儒雅随和。

        孟尝下意识的想要冲过去探查禺彊的状态,可是巨石之下与海眼间隔的缝隙处,仿佛有一只硕大的凶兽正紧紧的盯着他,让他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缝隙不大,仅仅一人之宽,朱厌的体型倒是能从容出来,可相柳和夔龙、蜚那种巨兽,真是搞不懂是怎么从这么小的缝隙里钻出来的。

        孟尝僵直的漂浮在水中,死死盯着缝隙处,不敢前进,又徘徊了许久之后,方才小心翼翼朝着禺彊所在之处慢慢的游动着。

        随着越来越靠近,探水的感知能力,也让他渐渐的感受到了禺彊强盛的生机与活力,在海水中晕染出一道道无形波纹,中和着山海蛮荒气息。

        目视缝隙,看着越来越近的禺彊,孟尝猛然如剑鱼弹射一般窜了出去,快速的靠近着巨石,游动到禺彊的身边。

        直到安全“着落”,方才重重的吐出一团团气泡,显然是被这种凶厉的气场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

        “水神莫怪,禺彊大神,小子无礼得罪了。”

        孟尝不停的在水神身上摸索着,探查着脉搏、呼吸,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对于这种“神话生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生物一样,都有脉搏和心跳。

        而当孟尝尝试去触摸禺彊胸口之处时,两股微弱,但是却很霸道的威慑气势从身后传来,吓得他毛孔炸裂,头皮发麻,仿佛是两只阴狠的凶兽在伺机准备对他发起攻击。

        孟尝立刻起身回头,背后空无一物,缝隙之处也没有什么异动,只是原本两条沉睡的青蛇好像刚刚换了个姿势?

        好家伙,这两玩意都睡着了,不会还有护主的本能吧,这一下孟尝也不敢再随便上下其手了,万一真把水神叫醒,反而责怪自己渎神,自己可死得着实冤枉。

        再次小心翼翼的靠近,孟尝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戳着禺彊的胳膊,轻声呼唤着:“水神尊者?”

        “禺彊!禺强!禺京?”

        然而,任由他如何呼唤,这位水神都安静的躺在巨石上,发丝随着上下浮动,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这……水神莫非是死了?”

        这不应该啊,摸上手臂的时候,虽然没有脉搏,但是能明显感觉到他体内磅礴的气血,和不知名的神力体系还在循环流动,鼻尖也有水流吸入,气泡吐出,俨然一副长睡不醒的样子。

        孟尝想要将水神抱起,脱离巨石,然后先回去再说,可此时水神身上重若千钧,就像是整个北海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根本搬不动。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放弃抱起禺彊的想法,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如故的北海眼,又看了看沉睡的水神。

        “难不成,睡美人要亲吻才能醒过来?”

        好家伙,这想法要不得,有点作死的感觉,孟尝不敢为之,只好尝试性的回想起来之前,闻太师所说的一些禺彊的记录。

        “快醒醒,禺彊水神,轩辕黄帝来了!汝父禺来了!颛顼帝说您渎职了!您要是再不醒,北海眼里的山海异兽就全跑光了!”

        无论孟尝如何叫唤,禺彊依然不为所动。

        “水猴子来了,要抢你的神位!弇兹和胡余来了,要霸占你的北海!”

        “……”

        “特酿的!你要再不醒我可就回去了。”

        焦急的孟尝有些急躁,这北海眼又不是什么好地方,等下若是缝隙里跑出个什么怪兽,和他撞个对眼,那乐子可就大发了,和异兽们在他们家门口干一架吗?估计朱厌都没这么虎的。

        情急之下,孟尝突然想到先前那股不小心触发的摄人气魄,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青蛇,又看了一眼水神。

        “水神尊者,得罪了。”

        三头六臂开启,千辛万苦从姜子牙那里讨要而来的兽袋中,惊鲵、黄金棍闪现而出,飞跃在左右的手上,警惕的防备着青蛇的异动。

        而后,孟尝吞咽了一口唾沫,强忍着威慑所带来危险感知,将双手放在了水神禺彊的胸前,入手之处柔软,天呐,这水神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孟尝手指忍不住抽搐了两下,要死,这下更惨了!

        水神身上磅礴的神力和气血瞬间开始上涨喷涌,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在水神的体内凝聚,而胸口之处原本没有心跳的位置,也仿佛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波动。

        孟尝又惊又恼,急忙想要抽手回来,可水神身上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吸力,死死的粘住了他的双手,加上本身水神无可撼动的重量,只见三首憋红着脸,面目狰狞的将全身力气用在了两臂之间。

        “要死!要死!让我把手……抽回来啊!”

        就在孟尝使劲之时,一双漆黑如墨,深邃如渊的双眼,睁开了!

        浩瀚的眼眸如无垠的银河,两道神光照射在孟尝的身上,见到此状的孟尝更害怕了,急得整个人都在水中漂浮了起来,两条腿不停乱蹬着,想要往回缩。

        “听我解释,我有原因的……”

        然而,不等他发声,一道空灵的声音便仿佛在他心底响起。

        “何人渎神?安敢辱我?”

        一道澎湃的推力掀开了孟尝,倒飞出去的孟尝分明看见两条青蛇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而清冷姣美的水神则面如寒霜的望向他。

        “我真的能解释,我是来……咕噜……咕噜!”

        一道漩涡之力袭来,孟尝大骇,控水之能不由自主的想要与禺彊所抗衡,却不曾想,这反而那位清冷的神灵更加恼怒。

        “共工!伱该死!还想侮辱本尊第二次吗?”

        轰隆的水流倒卷而来,直将孟尝搅得七荤八素,脑袋发晕,只是隐隐约约看见一条缝隙离着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不!!!”

        此时的咆哮好像无济于事,汹涌的海水随着禺彊的醒来仿佛重新拥有了力量,倒灌着孟尝朝着缝隙处流去。

        无尽的黑暗,没有边际。

        孟尝只能感受到一股股旋转的吸力不停的翻滚着、摇晃着、下坠着,在这一片没有尽头的深渊内不停的向下,向下,再向下。

        突然,光明一闪,仿佛穿透了某一层水幕,孟尝无力的从天空坠落而下,而下面,则是一片破碎的世界。

        意志即将昏睡之前,孟尝手指轻轻的勾动着御兽袋,将武器收了回去。

        这些可都是他的命根子,要是弄丢了,他的小心肝承受不起那丧宝之痛。

        紧接着玉麒麟腾空而出,驮着无力的孟尝就往下方一处桃林落去。

        “不是,我真的可以解释一下,我其实……是来……叫醒你的!”

        这章尺度好大啊,写的时候脸都红了,哎呀,羞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