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回到2006在线阅读 - 第212章 翻船、被殃及的池鱼

第212章 翻船、被殃及的池鱼

        第213章翻船被殃及的池鱼

        照片拍得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偷拍的。

        但照片中的两人,无论是杨星宇,还是甄歆,戚美澜都能一眼认出来。

        毕竟,她是知道杨星宇长短的人,而甄歆当年是他们班身材最好的一个,今年过年的同学聚会上,戚美澜又刚刚见过甄歆。

        这张照片中的杨星宇,揽着甄歆肩膀,嘴角含笑,甄歆嘴角也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怎么看怎么刺眼。

        戚美澜脸色难看地停下脚步,迅速翻看了一遍其它几张照片。

        每张照片里的人,都是杨星宇和甄歆。

        有他搂甄歆肩膀的;有他搂甄歆腰肢的;还有他俩牵手的。

        照片的背景,似乎是一个环境挺优美的小区。

        戚美澜看完后,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她打开折叠着的信纸。

        信纸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几句话。

        看笔迹,像是一个学会写字不久的小学生写的。

        但内容却是:“看着你一直被蒙在鼓里,我真看不下去了,这样的真相很残酷吧?也许你不喜欢这样的真相,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知道真相――一个好心人。”

        这是用左手写的字吧?

        戚美澜看完这几句话,再看这歪歪扭扭的字迹,心中如此判断。

        照片中的真相,对她来说,确实挺残酷。

        她热恋中的男友,竟然脚踏两条船,而且,给她找的情敌,还是甄歆这样的白富美。

        戚美澜一直都很清楚,在婚恋市场上,女人最大的筹码就是年龄和容貌。

        而她和甄歆,当年是同班同学,所以,在年龄上,她没有明显的优势。

        但在容貌和身材上,她却觉得自己明显逊色几分。

        唯一让她有些信心的是――她和甄歆不是一个类型的美女。

        也许杨星宇更喜欢我这个类型的……

        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她就忽然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抛开这个念头,她觉得自己现在该想的,不是他更喜欢哪个类型的。

        而是应该向他求证这件事的真假,他和甄歆到底是不是那种关系?

        如果是,他就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

        想到这儿,她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四周,没看见熟人,就掏出手机,拨通杨星宇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

        “喂?澜澜,怎么想起来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杨星宇的声音传出。

        戚美澜:“今晚回县城一趟!我要见你!”

        杨星宇:“今晚?有什么急事吗?”

        戚美澜:“对!很急的事!”

        杨星宇:“哦,行吧!那我今晚赶回来,不过,你要真是有什么急事,你可以先在电话里跟我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办的,我可以找在老家那边的朋友帮你解决。”

        戚美澜冷着脸,“不用!今晚咱们见了面再说,我在租的房子里等你!”

        杨星宇哦了声,“好,那我到时候直接去那里找你。”

        ……

        市里。

        精益装修公司最近租下的门面房里,杨星宇正在察看现场的装修进度。

        作为一家装修公司,公司总部的装修,自然都由公司的人在做。

        所以进度很快。

        四间连在一起的临街门面房,上下两层,都被精益装修公司租下了。

        目前该敲的墙都敲了,楼上楼下的电路也都布好了,现场正在铺贴地面瓷砖。

        刚刚接完戚美澜电话的杨星宇,眉头微皱着将手机塞回裤兜,因为刚刚电话里的戚美澜语气,他觉得很生硬,不太正常,心情好像挺不好。

        她刚刚在电话里说有急事,让他今晚回县城一趟。

        问她是什么急事,电话里她又不说。

        此时此刻,杨星宇也猜不到她那边到底遇见什么事了?

        难道是那个张嘉伟又骚扰她了?

        但现在是中午,光天化日的,那小子敢在学校骚扰戚美澜?

        想到这,杨星宇沉吟了下,又掏出手机,拨通堂弟钟星飞的号码。

        “小飞,你去县城几天了,还没找到那个人吗?”

        电话另一边。

        钟星飞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一根桌球杆,耳朵听着手机里大哥的询问,眼睛却看着邻桌正在弯腰打桌球的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

        “刚刚找到,正在找机会呢!”

        钟星飞看着黑色皮夹克男子,低声回答杨星宇的问题。

        杨星宇默了默。

        他也没想到这么巧,他没打电话的时候,钟星飞一直没找到那小子,他这里电话刚刚打过去,钟星飞就恰好找到了。

        “这样啊,那行!那就好好招呼他!记得替我向他问好。”

        沉默数秒后,杨星宇平静吩咐。

        钟星飞嗯了声。

        通话结束,钟星飞收起手机。

        旁边的另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伴,已经忍不住催他,“小飞!该你了!快打啊!生孩子呢?这么磨蹭?”

        钟星飞瞥了小伙伴一眼。

        前两天他在县城没找到张嘉伟,就想起以前初中一起厮混的同学,然后就找了几个同学,帮他在县城范围内寻找张嘉伟。

        作为中学时代的不良少年,钟星飞的朋友,自然也都是不良少年,这些人干别的可能不行,但在县城找人什么的,那都是捎带的事。

        这不,今天就有小伙伴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要找的那个人,正在这家露天桌球室打桌球。

        “急什么?早急儿子都生了!”

        钟星飞横了小伙伴一眼,像以前一样随口怼了一句,就沿着桌边来回走动,寻找合适的下杆角度。

        几次弯腰比划,却都没有真的下杆。

        直到邻桌的张嘉伟又准备打球,并走到这边来,弯腰准备下杆的时候,钟星飞嘴角微微上扬,不动声色地走过去,走到张嘉伟屁股后面,也顺势弯腰,拿着球杆假模假样地开始比划。

        忽然,他似乎准备打球了,球杆猛然往后一送。

        “哎呀……卧槽!你踏马会不会打球啊?找死呢?”

        身后的张嘉伟猛然挺直腰身,迅速转身过来的同时,左手捂住菊花,怒瞪着疑惑回头的钟星飞。

        附近几桌打球的人都下意识看过来。

        钟星飞疑惑地看着张嘉伟,皱眉问:“你在骂我?”

        张嘉伟闻言更怒了,猛然上前半步,喝道:“你说呢?老子就骂你了怎么样?”

        钟星飞直起腰来,本来弯着腰的他,看上去要比张嘉伟矮,现在一直起腰来,一米八几的他顿时就比张嘉伟高小半个头。

        “骂我?”

        钟星飞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右手忽然握拳,一记又快又狠的直拳,猛然打出,毫无悬念地正中张嘉伟的脸。

        “啊……”

        张嘉伟痛呼一声,往后倒去。

        钟星飞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左手一伸,抓住张嘉伟的衣领,右拳就像啥也不懂的莽汉第一次洞房,毫无花哨,也不知道换个招式或节奏,就那么记记势大力沉地捣。

        捣得对方面红耳赤,眼珠子都往上翻了,他还以为对方是爽得翻白眼。

        不同的是,钟星飞捣的位置是张嘉伟的心口。

        那一拳拳沉闷的声响,节奏感很强。

        擂鼓似的。

        张嘉伟双手紧紧地抓着钟星飞的左手臂,双腿一次次打颤,脸色越来越涨红。

        眼看他真的翻白眼了,今天给钟星飞通报张嘉伟位置的小伙伴,终于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猛然冲过来,拉住钟星飞的右臂,惊慌地劝阻:“小飞!小飞!不能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你踏马下手太狠了,快闪!快闪啊!”

        钟星飞闻言,稍微冷静了几分,见手里的张嘉伟确实看着情况很不妙的样子,他才呸了一声,然后凑到张嘉伟耳边,压低声音警告:“我大锅让我替他向你问好!再敢骚扰我大嫂,仔细你的皮!”

        说完,没等惊恐的张嘉伟回话,他就一把将张嘉伟攮倒在地,转身就大步跑走。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