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13章 清算计划,开始!

第013章 清算计划,开始!

        “这小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傻柱心中嘀咕。

        他看着莽撞,心里花活可着实不少,虽然和一大爷打了包票,要收拾这小子,让他在食堂出不了头,但,其实傻柱心里自己也有些犯嘀咕。

        为这事,琢磨了一下午。

        就盘算着这李长安厨艺从哪里学的。

        他今天特意和贾东旭站在门外说话,也是为了盘道李长安,不然,早就进贾家门里了。只是,李长安自述的这一段师承来历,让他有些捉摸不定。不知道这小子胡沁,还是确有其事。

        “这小子的厨艺,总不能是自学成才,肯定得有个归处。难道……真就是像这小子说的那样,是和附近一个院子里的孤僻老头子学的?

        听着玄乎,但……也备不住。”

        傻柱思忖。

        他自幼就跟他爹何大清在勤行里摸爬滚打,倒是知道不少里面的事。很多宫廷、王府里的大师傅们,被迫离开宫廷、王府,有一些迫于生计,去了各大酒楼、饭庄,成为了那里的掌勺大师傅。但是,也有个别的,有一些积蓄,索性就不在勤行里混了。

        难道说李长安,拜的就是这路高人不成?

        真要这样……

        那还真就是一件好事。

        虽说这样说明李长安手艺绝对不潮,手里很硬不好拿捏,但,也说明这小子人单势孤,在勤行人脉全无。真要这样,反而好拿捏了。

        傻柱有十足的把握,能把李长安压得在轧钢厂食堂抬不起头。想到这里,傻柱脸上就乐开了花。

        “哟呵!长安,行啊,你这备不住是遇上高人了吧?我可听说过,有的皇宫里的御厨被裁退了,就索性不干这行了。

        你遇到的老爷子,没准是个御厨呢。等哪天,三大爷可得借个光,我让你三大妈备点材料,你来下厨,咱也好好改善改善。”

        三大爷闫埠贵听了李长安的话,顿时惊叹不已。

        “三大爷,您这话就外了。等我三大妈备好了材料,咱随叫随到。”

        李长安毫不含糊。

        他恩怨分明。

        虽说在禽满世界里,三大爷也不是完人,但大体上人品还是过硬的,对李长安这里更是上尽心尽力,这点小事,他当然答应的干脆利落。

        “不行,不行不行!”

        三大爷转念一想,却又自言自语的立即摇头。

        “长安你要是做饭太好吃,解成他们肯定得多造粮食,不划算,不划算啊!”

        “不愧是神算子三大爷啊!这份精明,都刻到骨子里了。”

        李长安听了三大爷的自言自语,险些乐出声,立即接话。

        “三大爷,您得这么想啊,我要做饭好吃,把解成解娣他们的胃口养刁了,我三大妈做的饭他们备不住不乐意吃,还能省不少粮食呢。”

        “嘿!长安,行!你小子,比三大爷算计的清!行,那就说定了,等哪天我备点材料,请你下厨,咱们一块吃顿饭。”

        三大爷听了这话,眼前一亮,立即乐道。

        “哟,长安,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要不也给我们家做一顿饭?”贾张氏眯着三角眼,阴阳怪气的说道。

        “对啊,长安,咱们前后院住着,关系可也都不远。”

        贾东旭也说道。

        “嘿,贾东旭,咱们过得着这個吗?爷跟你吃冰拉冰——没话!你自己伸着张狗脸过来挨揍,你说你贱不贱?”

        李长安丝毫不惯着贾东旭。

        他也清楚,这母子其实就是成心膈应他,不是真的指着他给做饭。换作以前的李长安,或许会假装没听见,但社畜李长安两世为人,能受得了这个?

        “伱这小子,怎么跟我贾哥说话呢?”

        傻柱立即“打抱不平”。

        “怎么?大傻子,你还想跟我动手?来,你动我一个试试?”

        李长安嘲笑着往前走了几步。

        “你……哼,李长安,看着你年龄小的份儿上,我不和你一般计较。”

        傻柱冷哼。

        这会正是下班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打李长安?傻柱还真不敢,毕竟这小子红光护体,身份特殊。

        “呵!”

        李长安冷笑,本拟直接往后院走,没成想无意中的一瞥,正看到贾张氏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他耳朵好使,再加上看到了贾张氏的口型。

        立即,就让他明白了贾张氏骂的什么。

        ——死剩种!

        这话,足够恶毒。

        贾张氏也不是傻子,忌惮李长安的身份,没敢大声咒骂,只是偷着小声骂,三大爷那里一点都是听不到,但李长安偏偏隐约听到了。

        顿时火大!

        “好一个贾家!这是把人往死里欺负啊,那可就对不住了!”

        李长安眼中闪过一丝狠厉,顺着傻柱的话头嘲讽一笑。

        “嘿,这会知道我年龄小了?傻柱,你和易中海、贾东旭在厂子给我送抚恤金那天傍晚,鼓弄着让我拿抚恤金接济贾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还是说你和易中海,其实就是欺负我年少不更事?想要忽悠我?好家伙,口口声声借钱周转,可你们有一点借钱的样子么?还不是借几块几十块,直接一张口就是二百块!真有你们的!

        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让你们是玩的明明白白。高,实在是高啊!”

        “什么?有这事!?”

        三大爷闫埠贵听了,又惊又怒。不过,不用李长安回答,他也知道易中海那伪君子,还真能背地里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这么多年老街旧邻,谁不知道谁啊,易中海那老小子一辈子没个一儿半女,主动收了贾东旭当徒弟,其实就是存了让贾东旭给他养老的心思。这些年,在四合院里,但凡和贾家有关的事,老小子屁股都快歪到贾家锅里了。

        “嘶……”

        杨婶和几个过路的邻居,恰好听到这话,也都是一脸的震惊,有些难以置信。轧钢厂前脚送来抚恤金,贾家后脚就要接济,这里面还有傻柱和一大爷帮腔,这……这特么不就是吃绝户?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吧?

        “!”

        贾家众人和傻柱,全都呆住了。

        万没想到,李长安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将这事捅了出来,实在是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但,贾张氏张根花可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跳脚骂街。

        “李长安,你胡说什么?你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老婆子撕烂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