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19章 青天大老爷

第019章 青天大老爷

        “嘿!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记住一条,咱们要保持统一口径,知道吗?上了场,就一个论调。

        我们绝对敬重烈属,但烈属也不能空口白牙的坏人清白。”

        一大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说一大爷,李长安这小子可不是好相与的,我看这小子心思挺毒啊!咱们就这一招,未必好过关。再加上闫老西那自诩读书人的老家伙一门心思的帮衬着李长安,怕是不能服众。”

        傻柱说道。

        “要不说你小子聪明呢,何止是闫老西儿啊,这件事连二大爷刘海中那老小子,也没按好心,我本来想要把这件事压下去,可惜,这老小子也跳脚,憋着把我整下去,想要篡位当一大爷。院里俩大爷都要开全院大会,我老哥儿一个同意也没用,也只能同意召开全院大会了。”

        易中海叹息说道。

        “刘海中?就那死胖子?他敢对一大爷您下家伙?我借他三个胆,你看他敢吗?没错,他是有三个儿子,但个顶個的废物,哪一个没被我打过?

        就算他们哥仨一块堆上,我也不放在眼里,啥也不是!”

        傻柱一撇嘴,完全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柱子,我就知道你和你一大爷一条心,你手底下的功夫,一大爷也是知道的。但,动武力得分跟谁,刘海中家那大儿子,可不白给,好歹也是二十四级干部,在咱们轧钢厂也算有一号。

        可不能胡来蛮干。

        而且啊,这件事的根儿,还是在李长安身上,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不是?对付这李长安,咱们还真就得靠死不认账蒙混过关,但只靠东旭一个人可不行,得老少齐上阵。这件事,可不小!弄不好,咱们仨都得栽进去。所以,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而且。

        也要准备两个法子。

        第一个,就是我说的打死了不承认借钱这件事,反正除了咱们仨和李长安,也没其他见证人。要是闫老西儿他们死咬着你当众承认这件事不放,死缠烂打,实在不行了,就按第二个法子走。待会咱们这样……”

        一大爷说着,透过窗户上的玻璃,看了一眼外面,确定没人,才又低声说出了他的计划。

        “高!真高!一大爷,要不说您是一大爷呢!”

        傻柱听了,直竖大拇指。

        “师父,您老真是高的没边没沿了!”

        贾东旭也觉得这招绝对可行,不由连连竖大指称赞。

        “哎哟,还得是他一大爷!中海啊,我一个妇道人家,没什么见识,刚才我一时间情急,说错了话,你可别和我一般见识啊。

        我们东旭在厂子里,还得靠你一大爷给撑腰提气呢,以后也得让你多费心。放心,我们家东旭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受人滴水之恩,也得涌泉相报。

        绝对忘不了你一大爷这当师父的对他的好!”

        张根花见事情差不多能搞定,立即就换了一副面孔,赔上了笑脸。

        “老嫂子这是哪里话,我跟东旭是师徒,老话说师徒父子,我能不对他好?”易中海就喜欢听这话,顿时满面露笑。

        “淮茹,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热热菜,再把傻柱拿来的那瓶散白给烫烫,咱们吃的热热乎乎,再去收拾那蛮不讲理的小子。”

        张根花乐呵着道。

        “不的了,老嫂子,七点开会,现在都快六点五十了,还是别吃饭了。等回来再说吧,我估摸着这个会也开不了多久,大概也就半个来小时。”

        一大爷看了一眼老座钟,笑着说道。

        “那行,待会回来气顺了再吃也一样。咱们傻柱的手艺,那没得说。”

        贾张氏笑着说道。

        “嘿,婶子喜欢吃,那要不以后干脆我来做饭正式入伙得了,我秦姐现在怀着身子,也不好操劳不是?光婶子一个人忙,多累啊。我跟我贾哥不外,自己也懒得起火,吃饭就是吃个热闹。

        你们家多好啊,人丁兴旺。”

        傻柱打蛇随棍上。

        “行啊,没问题,那婶子以后可有口福了。”

        贾张氏张根花笑着说道。

        “呵呵,伱那是和你贾哥不外吗?你是和你秦姐不外吧?”易中海心中冷笑。

        傻柱是有俩心眼,但想要在他面前卖弄还差着道行呢。傻柱整天泡在贾家,图的是啥,他一清二楚,但也懒得揭穿。

        一个是傻柱也是他物色的养老人选,一个是傻柱能接济贾家,这样他就不用往外掏钱,动动嘴皮子就行。

        偶尔借给贾家点钱,也是毛毛雨,对他一个月工资九十九块的八级工来说,完全不叫事。

        看时间差不多了。

        贾家众人和傻柱、易中海就起身往外走去。

        眼看就到了七点,院子里的人也都零零散散的搬着长条凳向着前院走去,四合院的老规矩,开全院大会,是在前院。

        “哼!”

        易中海刚到前院,就看到三大爷闫埠贵已经把桌子椅子摆好了,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这闫老西儿,挺积极啊!

        不过。

        今天这事儿,他盘算着没啥问题,能挺过去,所以,面上也不挂相,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桌子后正当中的那把椅子上。

        而三大爷闫埠贵和先一步到了的二大爷刘海中,则是相视一笑,分别在桌子两侧的椅子上就坐。

        “咱们院的人啊,我看来的都差不多了,那咱们就开会吧。以往啊,这个全院大会,都是由咱们院最德高望重的一大爷主持,但是,今天这事啊,有点特殊,我觉得一大爷得避避嫌,所以呢,这个大会就由我和三大爷老闫一块支持,一大爷你有什么看法吗?”

        刘海中笑着问道。

        “特么的,这老小子是有多恨我?多惦记一大爷的位子,今儿居然还喝了酒!”

        一大爷明显闻到一股酒气,心中暗骂,面上则是乐呵呵一笑。

        “没问题,我的确啊,该避避嫌,不过,也就是一场误会的事,算不了什么大事,误解解开了,大家还是好邻居不是?”

        “一大爷说得对,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

        贾东旭说道。

        “嘭!”

        二大爷刘海中把桌子一拍,瞪着贾东旭喝了一声。

        “贾东旭,现在你是嫌疑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上句了?等苦主长安先说话。”

        “老家伙,这是官瘾上来了啊!”

        一大爷易中海和三大爷闫埠贵,都被刘海中这一出吓了一激灵,忍不住心中暗骂。

        “老刘啊,这又是什么案子,哪来的嫌疑人、苦主?这个会是你开不假,但也要注意措词嘛……”

        易中海阴不阴阳不阳的纠正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