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24章 聋老太:这小子是我的克星啊!

第024章 聋老太:这小子是我的克星啊!

        “我听说,有人欺负我乖孙,往他身上泼脏水,是哪个小兔崽子啊,给老太太我站出来瞧瞧!”聋老太冷哼一声的把拐棍往地上一杵,威严十足。

        “老太太,这哪里有人往傻柱身上泼脏水啊,没有的事。我们在这里啊,是摆事实讲道理,泼脏水的事可不是我们这些当管事大爷的做的。

        老太太你要是我们管事大爷不满,可以当面提,也可以去居委会或者干脆到街道办告我们一状。但今天这个会,我们该开还得开。”

        三大爷闫埠贵不慌不忙的扶了扶眼镜,淡淡说道。

        “对!对!老闫说的对啊,老太太,咱们可不兴胡来啊!”

        二大爷刘海中在后院住,可没少吃了这聋老太的苦头,看见她那拐棍就头皮发麻。这可是军烈属,又是七老八十的年纪,揍你一拐棍,你能怎么着?

        忍了呗!

        但打在身上,那是真疼啊。这个时候,二大爷刘海中还想摆官架子,但奈何摆不出来。只能是随声附和着三大爷的话。

        “傻柱,你刚才不在,合着是去请老太太了啊?行,老太太,你既然来了,那就一块听听,全院大会您不来也不成样子。

        大家都来了,才能说是全院嘛!除了雨水姐厂子有任务,不常回来,没赶上这事,可就差你一人了。

        来,老太太,这是我的座,您请过来坐吧。”

        李长安明知道聋老太这在原著中拉偏架拉的厉害,帮亲不帮理,也知道易中海、傻柱大小畜生请聋老太过来是做什么,但,依旧是对聋老太保持着几分客气。

        先礼后兵!

        总不能让他落一个不敬老的名声不是?

        在聋老太没彻底表明来意之前,李长安当然不可能先一步撕破脸皮了。至于先前不搭腔,那也是避开聋老太给他言语中挖的坑。

        欺负傻柱?

        泼脏水?

        他刚才要搭腔,岂不是说就是承认自己在欺负在诬陷傻柱、易中海、贾东旭三只畜类?是在故意往他们身上泼脏水?

        这个话茬,李长安傻了才会接。

        而三大爷闫埠贵,也一眼看出了其中利害,所以,郑重其事的做了声明,避免了聋老太给这次全院大会定性。

        ——欺负人!泼脏水!

        “哼,你小兔崽子,别装好人,我听说刚才就是你在欺负我乖孙,是你在败坏他的名声?”聋老太可不是真傻,心眼多得是,眼见李长安不上钩,对她还客客气气,心里暗恨,但也不能真就乖乖往座位上一坐。

        那样。

        基本就等于出局了,只是全院大会的旁观者,而不是主要参与者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蛮不讲理,和李长安胡搅蛮缠。

        “呵呵,死老太婆,你刚才说我什么?泼脏水?欺负人?我倒想知道知道,谁是你的乖孙。”李长安冷笑。

        “李长安,你装什么蒜?!我就是我奶奶的乖孙!老太太可是军烈属,伱敢辱骂军烈属,这可是大罪!

        而且,你还不敬老人!”

        傻柱梗着脖子,立即就叫嚷上了。

        “呵呵,我道是谁呢,原来这死老婆子的乖孙是你啊!你还挺孝顺,怕你那跟白寡妇跑到保定的爹缺母爱,专门认個奶奶。”

        李长安冷笑一声。

        “辱骂军烈属?这话从何说起?这死老太婆是军烈属,难道我李长安不是?刚才咱们四合院一百多号人,可都目睹了全过程。

        我对老太太那是毕恭毕敬,可她张口就是骂我小兔崽子,要说骂军烈属,那也是她先骂的,我最多也就是回个嘴罢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长安这嘴够损的!怕老何头缺母爱,哈哈哈!笑不活了!”

        “……”

        “嘿!长安这么一说,还真是!傻柱还真挺孝顺,生怕他那个抛家舍业的爹缺了母爱,专门认了个奶奶,哈哈哈!”

        院里围观吃瓜的众人,全都哄堂大笑。

        “你……那你也是不敬老!老太太都一把年纪了,说你两句怎么了?咱们院这么多人,谁不受着,就你李长安金贵还是怎么着?”

        傻柱脸上挂不住,又不敢动手,在众人哄笑之中,扯着嗓子立即又是反击道。

        “呵呵,不敬老?有道是尊老爱幼,我李长安,满打满算,才十七岁,勉强算得上幼吧?和这不积口德仗着自己丈夫、儿子挣回来的光荣簿作威作福的死老太婆比,那就更算得上幼了。

        是也不是?

        我尊她老,可她不爱我这个幼啊!

        人敬我一尺,我回人一丈。这是老理儿!既然这死老婆子都不讲礼貌了,我还讲个屁啊,而且她这一句话,可不只是骂了我,还骂了我爸妈,这是辱骂烈士!死老太婆,你胆挺肥啊!”

        李长安不慌不忙的嗤笑一声,全不把傻柱的话放在心上,随即看了聋老太一眼。

        “聋老太,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儿你是为了傻柱来的,这我知道,大家都知道,你在院子里作威作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连我妈在世的时候,都受过你的气,但我今儿就一句话撂这。

        你想要在我李长安眼皮子底下耍威风,那是瞎了你的狗眼,猪油蒙了你的心!想也别想!你要是觉得闷,想要看看热闹,那你就乖乖坐下来,不然,胡乱蹚浑水小心淹死!

        傻柱、易中海、贾东旭一起想要诳我家抚恤金这件事,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已经锤死了!坐实了!就在刚才。院子里一百多口子人都不是傻子,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公道自在人心。这件事,你翻不了盘!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什么?锤死了!”

        傻柱刚才不在,还真不知道这情况,当时就有点蒙了,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之前在贾家的时候,一大爷的计谋多高啊,压制李长安那还不是板上钉钉?怎么就一下到了这种处境?!

        “……”

        傻柱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一大爷易中海。

        “坐实了?!”

        聋老太被李长安骂的还不了嘴,听李长安说事情已经坐实了,也是一脸蒙灯转向。不对啊,刚才她乖孙傻柱和她说的可是事情八九不离十,没啥大问题,就请她这个四合院的老祖宗坐坐镇把把关,关键时候哄闹散场就齐活了。

        和以前拉偏架一样的套路啊!

        怎么现在……

        这怎么情况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