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29章 易不群的小算盘!

第029章 易不群的小算盘!

        “嘿!这事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小子无亲无故,只怕已经没有谁能证明他不是特务了!

        即便无法抓住他是特务的把柄。

        可他只怕也不能够自证自己是清白的,只要有疑似特务的标签,轧钢厂就不敢让他在食堂这么重要的部门工作。

        哪怕他厨艺再好。

        而且,就算是下到了车间,他也没有机会接触到核心的一些东西,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重用,更不敢有人敢亲近他。

        朋友朋友没有,老婆老婆讨不到!到时候,我想怎么拿捏他,就怎么拿捏他!”

        易中海阴毒的笑着。

        “中海,你这招可够毒的!小崽子,有两下子!”

        聋老太满意一笑。

        “哪啊,还是您老调教的好!”易中海连忙谦虚道。

        “小易啊,老太太我的身后事,有你,是不用担心什么了。可是,你以后养老,又该怎么办呢?我也看出来了,你是想让贾东旭那小子养老。

        可……

        依我看,贾家可不是省油的灯啊,小心那一家子吃干抹净,一脚把你踢开啊!依我看,傻柱和贾东旭两个孩子,还是傻柱更靠谱一点。”

        聋老太叹息的说道。

        “老太太,您说的我何尝又不知道呢?可是,傻柱他爹何大清可还活着啊!备不住哪一天那老小子就跑回来了。

        我们轧钢厂有保定的,我托人背地里打听过,那何大清在保定过得一般,算不上顺心。真可能哪一天就回来了,要选傻柱当第一养老人选,我怕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啊!以前的付出,全都得打水漂了。何大清那老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呀!”

        易中海苦笑说道。

        “嗯,小何那崽子,的确不简单,混不吝,一般的事还真拿捏不住他。你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那贾家……”

        聋老太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老太太放心吧,这事我看得真真的,贾家别看人品相当一般,但也重个名声,重个脸面,我对贾家的好,院子里人都看着呢。就算是碍于情面,贾东旭那小子等我年纪大了,也得伺候我。

        更何况。

        我一个月九十九块的工资,我们老两口一个月也就花個十多块,能存八十呢,这些年可没少存钱。贾东旭这小子,鬼精,认钱!拿钱吊着他,不愁他不听话。”

        易中海嘿声一笑。

        “只要伺候好了我,我那房子,就是他的,钱也是他的,既能搏一个好名声,又能有好处拿,该怎么选,那小子清楚的很。”

        “行了,你小子主意正,我老太婆倦了,这事你看着办吧。”

        聋老太说道。

        “行,老太太您歇着,我就不打扰了。”

        易中海连忙告辞。

        回到中院,隐约听到贾家传来傻柱和贾东旭的声音,他并没有过去,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家。他还得好好想想,怎么将这小子的脊梁骨一次直接打断!

        就算整不死他。

        也得让他以后服服帖帖!

        当然,万一这小子真是特务,那更好,说明老李家一门都死绝了,正趁了他的心。而且,他也就真立了大功。

        贾家。

        “来,贾哥,喝酒!”

        傻柱劝着酒。

        “兄弟,你不喝点?”

        贾东旭假意劝着。

        “不了,贾哥,你整天高强度劳作,多辛苦?多喝点酒,能活血解乏。我整天在食堂,也不累。”

        傻柱嘿嘿笑着。

        “行,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贾东旭点了点头。

        他本来就没打算让傻柱喝,而且,也是因为傻柱以前给他倒腾了酒,也是不自己喝,所以,才故意谦让一下,显得面儿上好看。

        “唉,说起来,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手脚发麻发木,说是累的吧?可歇了一夜,总该好点吧?

        不行,还是手脚麻木。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贾东旭皱着眉头说道。

        “哟!这可不是小事,要不东旭,你赶明儿抓紧去医院看看?”贾张氏对儿子还是很上心的。

        “嗨!婶子,这都不叫事。我看呐,我贾哥纯粹就是累的,又营养不良,血液供应不充足所以才手脚发麻。

        要不我整天想办法给我哥整点好的呢。”

        傻柱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喜色,但还是连忙说道。

        “嗯,有点道理。伱说的和我们厂子工友说的一样。”

        贾东旭也没往心里去,点了点头,拿起酒盅,又咂摸了一小口,笑着和傻柱说话,心里则是冷笑。

        这傻柱……

        还特么真傻!

        眼馋我媳妇有啥用?你又吃不着!干看着,眼气不?嘿,就这样吊着你,一家人能多不少吃喝,现在全院谁家有咱过得滋润?

        这年月还没缺过油水,虽然说想要隔三差五吃肉不大可能,但有傻柱在,一个月怎么桌上也能添俩肉菜。而且,就算是带回来的是大锅菜,也是油水十足。偶尔还能顺点白面馒头回来。

        嘿!

        大傻子!十足的大傻子!

        “贾哥,这酒你可别舍不得喝,喝酒活血,应该正对你的症,活血解乏嘛!等你喝完了,再和我言语,我再托人走门路给你弄点。

        名酒咱不成,但,这种散白管够!”

        傻柱拍着胸脯保证。

        “好兄弟,来,吃菜!”

        贾东旭借花献佛,一个劲儿的让着傻柱。

        “东旭、傻柱!今天院里这事,该不会在厂子里给你们造成什么影响吧?”秦淮茹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她嫁到贾家,没享什么福,但好歹也是嫁了个轧钢厂工人,在村里说出去也有面子,万一贾东旭因为这件事,被厂子以品行问题严重辞了工,那可全完了!

        这东西可是要记入档案的。

        到时候。

        哪个厂子还会吸收贾东旭?难道就靠打零工?那可养不活这一大家子!

        “放心,能有什么事?有我师父一个八级工兜着,还有聋老太这个军烈属在,出不了乱子。以前不也都这样蒙混过去的么?

        一个妇道人家,罗里吧嗦。”

        贾东旭不满的说道。

        “嘿,秦姐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傻柱也乐呵呵一笑。

        “一大爷是什么人啊?咱们院里就没有能翻出他五指山的!李长安那小子,也不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