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34章 谣言,都是谣言!

第034章 谣言,都是谣言!

        “这件事,你还和谁说了?”

        想到这里,张主任看了易中海一眼。

        “没!绝对没有!主任,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万一走漏了风声,让万恶的敌特分子跑了,那可麻烦大了。”

        易中海连道。

        “嗯,这件事我们会严查的,结果出来之前,不准往外透露。”

        张主任立即下了封口令。

        “是。”

        易中海连道,随即又痛心疾首的叹息了一声。

        “唉,长安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说实话啊主任,我真希望这件事是假的啊!但愿是我怀疑错了啊!

        要不然,老李家……”

        “好你个伪君子易中海,等这件事完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给小安出气的!”

        张主任意味深长的看了易中海一眼,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直接风风火火的赶往街道办。这件事,她得第一时间通知她家老郑,还有老杨。

        “呵呵!死剩种!小狼崽子,敢跟我斗?你还嫩着呢!我站在城楼观山景……”

        望着张主任远去的背影,易中海阴冷一笑,自得的唱起了曲调,倒背着双手,不慌不忙的向着轧钢厂走去。

        “嘿!”

        进了轧钢厂,易中海就觉得门卫大爷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不由冷笑。

        好你个老刘!

        败坏我名声够积极的啊,速度够快的啊!嘿!给我等着!你个老小子,也敢惦记一大爷的宝座,做梦!

        到了车间。

        “易中海,你怎么迟到了!还迟到半个多钟,这個月车间卫生,你负责了!”

        一进车间,易中海就迎来了车间主任的一顿臭骂。

        “呵呵,主任,你是吃错药了,还是被谁传了什么谣言了?吃枪药了,这么大的火气?不用问,肯定啊,是我们院、咱们厂七级工刘海中同志向你告状了吧?”

        易中海一点都不生气,直接问道。

        易中海?

        搁在平时,车间主任敢这么称呼他么?要知道,厂里很多重要任务,可都得他亲自上阵的,别人谁也不成,就是厂领导都对他十分器重,一等一的大红人,整个轧钢厂上上下下,谁不得尊他一声“易师傅”?

        更别说一车间主任了。

        全靠他给车间争光添彩呢。

        迟到半个钟头?

        算个屁啊!

        别说迟到半个钟头,就是迟到三五个钟头,甚至旷一天工,车间主任对他也得客客气气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一个八级工,走到哪里都有人供着!吃香的很!搁在平时,主任对他都得上赶着巴结,不用说,这指定是刘海中把“吃军烈属绝户”这事传到厂子里了,而且,知道的人还不少,看这么多人眼神不对,就能看出个大概。

        肯定是主任知道他会受处分。

        所以,刻意收拾他一通!

        落井下石!

        呸!小人一个!

        “怎么?”

        车间主任不以为意。

        “嘿,主任啊,打扫卫生是吧?没问题,听您的,只是啊……上山容易下山难,你罚我容易,这个处罚收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咱就说,最多到中午,伱就得来给我赔不是,信不信?”

        易中海冷笑说道。

        “中午?呵呵……”

        主任看易中海这样,虽然有些犯嘀咕,但也依旧硬气,冷笑了一声就走开了。他可不信刘海中敢坑他。

        “师父!大事不好了,刘海中那家伙见人就说,还鼓动他徒弟到处散播谣言,说咱们串通一气,吃军烈属绝户。

        这事整个厂子差不多都知道了。”

        贾东旭逮着机会,连忙过来,低声和易中海说道。他多少有点脑子,虽然这事是事实,但众目睽睽之下,也只能说是谣言,不然等于不打自招,彻底把这件事坐实了,那可就坐蜡了。

        “老刘这老不死的,真是恨我不死啊!这是要彻底把我搞臭,可惜啊,就他那狗肚子盛不下二两香油的话,也配跟我易中海斗?”

        易中海冷笑一声。

        刘海中这老不死的,好歹也是七级工,手下徒弟好几十个,徒弟还有徒弟,加一块好几百。就算秦桧还有仨朋友呢。这么多人一起散播言论,一传十十传百,还能不传的满厂风雨?可惜这老狗太着急了一点。

        跟自己斗,还差着行市呢!要不说他是一大爷呢!

        “对,师父,咱们不怕他们。”

        几个徒弟都是说道。

        其实,他们心里也没底,但见易中海信心十足的样子,便宜话还是会说几句的。这个时候,正是表忠心的好时候,还指着易中海教技术不是?就算到时候,易中海栽了,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不是?

        “行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得了。”

        易中海一挥手,将几个徒弟轰走。

        “师父,这事……您有把握?”

        贾东旭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说道。

        “嘿!看吧!最多今天中午,那小狼崽子就得倒大霉!”

        易中海冷笑。

        “一大爷,嘿!您怎么才来啊,我都找您半天了。”傻柱急风急火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

        “呵呵,柱子,你是为老刘败坏我名声那事来的?”

        易中海笑笑。

        “可不是咋的?一大爷,我今儿早到了一会,嘿!您猜怎么着,食堂都在议论这件事!我一打听,都是二大爷那些徒子徒孙在到处散播谣言,我这个气啊!一大爷,任由别人败坏您的名声,这可不行啊这个。

        您看这事怎么办啊?”

        傻柱也不是傻子,扯着嗓子故作气愤的嚷道。

        至少先在一车间消除影响不是?!

        “呵呵,多大点事。”

        易中海一笑,也是乐呵呵的说道。

        “柱子,甭着急,你一大爷永远是你一大爷,老刘那喝点猫尿就蛮干的小手段,上不了台面,假的就是假的。

        最多啊,到今儿上午,谣言就会不攻自破。”

        “行,那我等您的好消息。”

        傻柱虽然不知道易中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见一大爷这么信心十足,也多了几分底气。多年来,一大爷那可都是稳坐钓鱼台的主儿。什么时候吃过亏?这次还给出了一个时间,那许就有什么妙计。

        等到了中午再说呗。

        当即,傻柱就招呼一声,直接回了三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