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40章 厂花于海棠

第040章 厂花于海棠

        “行,我看行,应该就是哪个环节有点拖延,或者,就像一大爷您说的那样,上面另有打算,想要放长线钓大鱼伍的。

        哟!一大爷,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弄不好岂不是要背一阵黑锅了?嘿!这个滋味可不好受啊这个……”

        傻柱回过味来。

        “是啊,师父。”

        贾东旭也反应过来,连忙说道。

        这年头,敢欺负军烈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谁不在乎这个?之前他们做这事也是觉得李长安好欺负,可真事情爆了雷,还是有些扛不住。因此,全都看向了易中海。

        “慌什么?”

        易中海看着自己两个养老人选,冷哼了一声。

        “我估摸着,就是哪個环节卡了,应该不至于放长线钓大鱼,毕竟这件事关系太大了,要知道,李长安这小子可是二食堂大厨,真要是往饭菜里投毒,得死多少人?谁扛得住!所以啊,约摸着到了下午,应该就能出结果了。

        另外。

        就算真让咱们吃了哑巴亏,临时背黑锅,等事后能不给咱们点甜头?到时候,咱们个顶个的都是英雄。现在有多狼狈,以后就有多风光。真要这样,估计今年你俩都能评选上先进!记入档案,那也是很重要的一笔啊!”

        “嘿!还得是一大爷!不愧是您老!”傻柱连竖大指。

        “师父,高!您真是太高了!还得是您提点我们这些小辈。我们啊,还是短练!”贾东旭也紧着溜须拍马,同时,眼睛也是放光。

        嘿!

        真要评了先进,那多美气!

        “行了,各忙各的吧。”

        易中海说着,揣着袖子,往车间赶。贾东旭急忙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嘿!李长安!你个小狼崽子,还想和一大爷斗,简直不知死活!一大爷,真乃高人也啊!”傻柱乐呵呵自言自语几句,也就回了三食堂。

        二食堂这边。

        中午打饭的点。

        人也是乌央乌央的。

        毕竟,这年头大部分人都还是认一个吃。所以,二食堂来了一个大厨李长安李师傅,手艺比傻柱不在以下,厨艺那叫一个棒这事,早就在整个厂子传开了。不少工人,都算是慕名而来。

        许大茂,就在排队的队伍之中张头张脑。

        “哟,这不是茂哥吗?你还真来了,行,茂哥,你就给粮票和油票就行了,菜票我出了。”李长安在后面看见了许大茂,直接到前面和许大茂打了个招呼。

        “嘿!兄弟,局气!那哥哥就不客气了。今儿我问过领导了,不下乡,等下班,哥哥在厂门口等你。”

        许大茂一乐。

        这小子,会来事啊!

        一张菜票才值几个钱?但,这就是面子!二食堂掌勺大厨,都给咱面子,这面子能小了?尤其是现在可有宣传科的同事在呢。

        这一下,赚足了面子。

        “行。”

        李长安点了点头。

        一张菜票,顺水人情罢了。反正他手里菜票,也是富余。

        “你就是新来的食堂师傅李长安?”

        一个漂亮的女孩端着饭盒,有些好奇的看了李长安一眼。

        “嘿!这不是轧钢厂的厂花于海棠吗?”

        李长安见了,心中暗道。

        只不过现在的于海棠比禽满世界早登场了四年,要显得有青春活力很多。其实说句实话,四合院世界,很多人都推崇秦京茹,觉得听话,是个适合当老婆的,对这种言论,李长安表示呵呵。

        一个能结了婚,为了自己过好日子,十几年不回家看一眼父母的货,你还指着她真心跟你过日子?一直顺风顺水还行,哪天碰上什么大病小灾,不把你氧气管子拔了吃干抹净,都算祖坟冒青烟了。

        按照禽满世界的秦京茹前期插足婚姻,后期连生养自己的爹娘都不管不问,可见人品有多次!要知道,那十几年,可正是四九城农村生活条件最艰苦的时间啊!

        甚至。

        都有的大队连饭都吃了上顿没下顿。这种人,和牲口有什么区别?还有,当初她被许大茂赶出来,差点冻死,还是易中海收留了她一晚,等于救了她一命。不管易中海人品怎么样,对她都有救命之恩。但后面,她可没有半点感恩,许大茂揍一大爷、二大爷,咒骂的时候,这货全无反应,好像没事人一样。

        说白了,秦京茹这货和二大爷一样,属于后期为了大团圆的喜庆结局,强行洗白的一货了。反倒是禽满世界的于海棠,人品上其实还真没什么问题。

        不插足别人婚姻,也爱憎分明,立场坚定。

        只是性格不适合起风那个时期罢了。

        对这位,李长安并没有什么恶感。

        “对,是我。”

        李长安笑呵呵的接过饭勺,亲自给于海棠打了饭,还和于海棠打了个招呼。

        “你是咱们轧钢厂的厂花于海棠吧,宣传科的?”

        “咦?你怎么知道,你这不是才上了一天班吗?不对,算上今天半天,也才一天半吧?”于海棠有些惊讶的看了李长安一眼。

        “呵呵,厂花谁不认识?我以前来厂子找我妈,远远的见过伱,可能你没什么印象了。对了,我们院的雨水姐,好像和你是同学吧?”李长安信口胡诌。

        “哦。”

        于海棠点了点头。

        “对对对,我和雨水读书的时候关系可好了。可惜,现在她工作忙,工作地点也比较远,很多时候都在宿舍住。我们都一个多月没见了,她最近怎么样。对了,我现在正缺一个广播素材呢,你家是军烈属,又是三代雇农,还厨艺好,还是高中学历,可谓是出身好、成分好、手艺好、学历好。

        算得上四好啊!

        要不我回头采访采访你,在广播站广播一下?”

        “雨水姐我也有一阵没见了,但,应该还不错。采访我?还是算了吧。您有那时间,还是多采访一下咱们车间的先进工人师傅吧。”李长安笑笑。

        “海棠,李师傅说得对,一个厨师傅,有什么好采访的。”

        于海棠后面,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明显是于海棠的爱慕者,有些不爽的看了李长安一眼。虽然他不觉得这李长安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尤其是年龄比于海棠小好几岁,但,还是看不得于海棠对李长安这么热情,心里很不舒服。

        “杨为民,你这是什么话?厨师傅就不是工人队伍的一员了,怎么就不能采访?我的事,你少管!”

        于海棠冷哼一声,直接端着饭盒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