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50章 来自刘海中的惩戒!

第050章 来自刘海中的惩戒!

        “行,我知道了,二大爷,全院大会啊,我一准准时参加。”

        李长安一乐,都不带等刘海中转身的,直接关上了门。

        点开系统一看。

        嘿!

        100000+情绪值到账!

        这二大爷,不!现在是一大爷刘海中心眼比针眼还小,倒是个刷情绪值的好苗子!他之所以故意一次次不如刘海中的愿,始终喊他二大爷,就是因为想要找个乐子,自我娱乐一下,顺便刷刷情绪值。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哼!”

        代理一大爷刘海中心里闷哼了一声,有些不满,但还是无奈转身,又去通知后院其他住户了。其实啊,作为院里现在当之无愧的一把手,他很想敲着洗脸盆威风八面的在后院吆喝一通,但没辙,后院有个聋老太,专瞅他不顺眼。

        他可不敢触霉头。

        新官上任三把火!

        惹了这老太太,一把火都别想着起来。

        “老许啊,今天晚上啊,咱们院还要召开一次全院大会,还是晚上七点,老时间老地点。主要啊,就是讨论昨天晚上全院大会的一些个遗留问题……”

        刘海中腆着肚子,敲开了许家房门又把和李长安说的词重新絮叨了一遍。其实,以二大爷的文化水平,这两句词都整不出来,还是把话让两个儿子给润色了一下,背了几遍才来通知的。代价就是下一次吃炒蛋,允许他们拿馒头擦盘子底。虽然要牺牲老伴儿的利益,但,为了有個当官的做派,值了!

        “全院都要参加?那聋老太要不要参加?”

        许富贵明知故问。

        “那个……老太太一把年纪了,身子骨差,就不用参加了,回头我专门把事那个……那个传达一下就行。”

        代理一大爷刘海中有些尴尬,连忙说道。

        聋老太?

        他有病,才会招惹这老太太。何况今天晚上,主要就是收拾易中海?真让老太太去了,那还不得当场就炸?

        他现在脑袋上,可还有淤青呢。

        “行,那我知道了。真不用通知聋老太?”

        许富贵问道。

        “不用!不用!真不用!”

        刘海中吓一跳,连忙摇头。

        “行吧。”

        许富贵看着刘海中头上的伤,心里暗乐,点了点头,就关上了门。

        “挨千刀的老许!这老家伙,就是故意的!”

        刘海中有些生气。

        这院子里,住了二十几户,他收拾不了的,还真不多,好歹是院里的二大爷,还是有些手段的,但恰好许富贵这老泥鳅,就是他收拾不下来的人之一。

        不过。

        那时候他是二大爷,现在可是一大爷了!等有机会,非得给这老小子一点颜色看看。刘海中发着狠,继续在后院挨家挨户的通知了一遍,然后,就拎着洗脸盆,拿着棍子神气活现的走向了中院。

        晚上七点。

        全院大会,准时在前院召开。前一大爷易中海和老伴准时参加了这次的全院大会,而且,还提前到了几分钟。

        虽然知道这刘海中没憋好屁,一准是要收拾他,让他难堪,可都到了这一步了,还能难堪到哪里去?反倒是他要是借口身体不舒服不来,以这刘老狗的性格,没准给他两个儿子一点小恩小惠,让这两个半大小子,生拉硬拽,把他拖到全院大会上。

        这种事……

        这老东西做得出来!

        因此。

        为了防备这一手,易中海哪怕身体的确不舒服,但,依旧是强撑着身子,参加了大会,只是棉帽、围脖啥的,能用的保暖办法,全都用上了。

        “嘿!老易,来的挺早啊!”

        刘海中很是满意易中海的配合,看吧!还是得当大官!这不,他当了院里一大爷,以前整天压他一头的易中海,这就老实的跟条狗似的了。

        “老易啊,虽然你之前犯了一些错,但,人非圣贤,孰……孰……谁能没点错呢,对吧,改正了就还是有机会做个好同志的嘛。”

        刘海中本来还想拽一下用擦炒鸡蛋油盘子底为代价,让二儿子给他整的词,没想到卡住了,没想起来后半句是个啥,只能套了一句大白话,看着四外憋笑的人群。二大爷直接就决定,开完会,回去给他家老二加一顿竹笋炒肉。

        他让这小子整两句有水平的词,谁让这小子老是整文词儿的?不知道他老子只是个高小毕业吗?这不是成心是什么?

        不行!今儿太晚了,他要是揍了自家老二,吵到了那聋老太,没准自己也得挨一顿揍。

        不值!

        得,先记下得了!

        “嘿!没那水平,就别整那酸词。得了吧,二大爷,合院里谁不知道你就是个高小,这几句词,准是让你家小子给你编的吧?有没有稿子啊,干脆拿出来让谁念一下得了,省的你还得再背,多麻烦?”

        傻柱直接嘿声嘲讽。

        “就是,说的跟你能撤销街道办对我师父、一大爷的处罚似的!”

        贾东旭也是冷笑。

        这两个大傻子还不知道轧钢厂给出来的处罚结果是真的处罚,并不是什么所谓的苦肉计,所以,心里还是飘飘然,甚至,都是美滋滋的想着等哪天真相大白于天下,自己也是英雄、模范!

        因此。

        丝毫没有夹着尾巴做人的觉悟,对二大爷冷嘲热讽。

        “好啊!你们做了错事,还敢这么嚣张,这还了得?易中海!街道办撸了你的积极分子、治保委员,下了你院子里的管事一大爷身份,我现在是张主任指定的新任一大爷。你是受了轧钢厂和街道办的处罚,但是,咱们四合院,也得处罚。”

        代理一大爷刘海中觉得权威受到了挑衅,这还能忍?直接大发雷霆,理也不理贾东旭和傻柱,直接看向了易中海。他很清楚,这老家伙才是能做主的。

        “行,你怎么说咱怎么办。”

        易中海并没有刘海中想象之中的阴阳怪气、阳奉阴违,只是淡然说了一句。

        “行,那就罚你们三个,扫一个月,不!三个月的院子,还有!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开春儿化冻为止,院子里的自来水龙头,都归伱们管,不能让水冻了,真要冻了,影响院里住户的用水,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代理一大爷刘海中见易中海服服帖帖,很是得意,但还是一脸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