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73章 没事走两步

第073章 没事走两步

        第73章没事走两步

        “一大爷,您现在可是院里最大的领导了,这第一、第二辆自行车,都没落您家,这第三辆,您总得整上了吧?

        这年头,哪个干部不得骑辆车?您整腿着,可不符合您一大爷的身份啊。还有,您家光齐,那是什么身份?

        二十四级干部!

        闹着玩的?!

        这么高的身份,怎么不得弄辆自行车,而且啊,还得是新车才能配得上我光齐哥的身份不是?”

        许大茂嘴里着拜年的好话。

        但。

        李长安听了,却心里直发乐。

        这许大茂,可真是蔫坏啊!

        明褒暗贬,玩到了极致。

        其实。

        以刘家的家底,区区两辆自行车的钱,就算都是新车,那也就是三百块露点头,对刘家还真谈不到经济压力。

        毕竟。

        刘海中这老家伙工资在那里摆着呢。

        但……

        自行车票是那么好弄的?

        只有两种途径,才能弄到,一个是抽签抓阄,全凭运气,这玩意虽然五十到一百五十人一张,但僧多粥少。

        另一个是先进奖励。

        因为这自行车票,厂领导也要留存一部分,作为对为轧钢厂作为巨大贡献的先进员工的奖励,而且,也不是谁都樱

        像刘海中,年年都被评为先进,但就是没有自行车票。想搞到票,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有的人搞到了票,没钱,干脆直接拿去黑市出手换钱。工友之间以物易物?那特么能换几个钱啊?黑市上的东西,那可都是三到五倍的价格!

        二手自行车好弄,一手可真不好弄。

        刘海中这大傻子,极其好面儿,真被许大茂抬高了,八成弄不到自行车票,自己都觉得下不来台,至少得好几个月心里不舒服。明着拍马屁,暗地里上眼药,不愧是你啊,人间清醒许大茂。

        把人性算是玩明白了。

        “嗯,的对!的有道理啊!这个……嗯,回头啊,我研究研究。”

        刘海中对许大茂的马屁很是受用,笑呵呵的打着官腔,就要借势回屋。

        “一大爷,您这是要回屋?哎哟,您八成还没听吧,前一大爷,就是中院的易中海,被傻柱接回来了,刚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呢。

        他刚从医院回来,您作为院里的一大爷,最大的领导,不得关心关心下属?关心关心普通群众啊?一大爷,您可留神,这易中海啊,落下了一个毛病,一生气就吐血。那人啊,心眼,爱较真,您话可留神。”

        李长安巴不得易中海两腿一蹬呢,有刘海中这样的大杀器,怎么可能不用?这话,听着都是好话,但全都是反着的。

        以刘海中和易中海水火不同炉的性子,知道易中海生气就吐血,能不往死里气他?

        “有这事?老易出院了?那我真的去看看,长安提醒的好啊,值得表扬,院里有什么事,就得先跟一大爷。”

        刘海中一听,也不回屋了,直接背着双手,迈着四方大步,向着中院易中海家走去。

        “哎哟,易中海大爷回来了?那我也得去问候问候啊,好歹一个院住着不是?兄弟,你去吗?”

        许大茂眼前一亮,也是问道。

        “我就不去了,刚才从中院过,我看见了,已经打过招呼了。”

        李长安一笑。

        “行,那哥哥我先去了,咱们回头再聊。”

        许大茂飞一样的跟着代理一大爷刘海中一起去了中院。

        开玩笑。

        易中海当一大爷这些年,可没少拉偏架,就算有他老子许富贵挡着,但,许大茂也吃了不少瘪,早就瞧那老王鞍不顺眼了,这个节骨眼不落井下石,那他许大茂都不算个爷们了。

        “呵呵,有意思。希望这易老王鞍能挺住啊,我还没正式出招呢。”

        李长安心下冷笑,开了锁之后,就将自行车推进了屋。

        他就一人住。

        屋里宽敞,有的是地方停车。

        这院里禽兽多,搁外面,备不住谁就给他卸一个车轱辘,没看许大茂那六七成新的自行车,都搁屋里吗?

        ……

        中院。

        易中海刚刚平复了心情,可就在这时,刘海症许大茂就前后脚的推门进来了。

        “老易啊,听长安你回来了,我特意来看看伱。”

        刘海中着。

        “李长安!”

        易中海一听,就知道这子憋着一肚子坏水,气的直咳。

        “老刘啊,你这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老易现在身子骨还不成,得静养。对了,你脸怎么了?”

        前一大妈问道。

        “!”

        刘海中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这易中海屋里的怎么这么不眼力见,哪壶不开提哪壶,很是恼怒,也就半点面子都不给了。

        “老易家的,你这是怎么话?这是和院里一大爷话的态度吗?老刘现在也是你叫的?你家老易现在一撸到底,就是个白身子,可不是什么积极分子了,治保委员更别提,你不是干部家属,得跟院里其他住户一样,管我叫一大爷!”

        “……”

        前一大妈一听这话,直接蒙住了。易中海躺在床上,也是不住的咳嗽,气的都不出话来。好你个刘老狗,官威都摆到我家里来了?

        欺人太甚!

        该死的李家子!狼崽子!

        “易中海,怎么前两还病的挺重,这才住了两院就出院了?怎么回事这是?真当我们干部是干饭的吗?我看你这就是在装病,你个坏分子,坏得很!

        你还不知道吧?

        你可把你徒弟贾东旭坑苦了,自己一个人干两个饶活,昨下午都一头栽进了尿桶里,差点冻死。现在你既然回来了,我看你也没什么大病,这个厂子那边,你该去还得去,不许给我们四合院再抹黑了。

        扫街道茅房、扫大院、管水龙头,这些事你都得顶起来,一件也别想跑了。”

        刘海中腆着肚子摆着官威。

        看着自己这个半辈子的死对头病恹恹的样子,刘海中可不会动什么恻隐之心,吃饱了撑的觉得什么兔死狐悲,只觉得那叫一个爽!

        心情舒坦!

        恨不得再给这老家伙一下,好全院吃席。

        “哟,我一大爷怎么好模样的躺着了呢?这可不行啊,越是身子不舒服,越得活动啊,一大爷,起来走两步啊,有事没事的走两步,好得快。”

        许大茂阴阳怪气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