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80章 第二个家

第080章 第二个家

        第80章第二个家

        “女大不中留,不听你的也正常。不过,柱子!”

        易中海早就看到了傻柱和何雨水争吵,自然知道何雨水不可能接济贾家,对这个其实他并不怎么在意。一个丫头片子,就那点工资,还不够他一半的呢,他还真瞧不上。要知道,他易中海可是有大几千块存款的人!

        会在意一个丫头片子的那点钱?

        开玩笑!

        但,此刻他神色却是沉重。

        “一大爷您。”

        傻柱似乎也意识到了有事,连忙道。

        “咱们商议的那件事,可不能让你妹妹知道,看样子……她是偏向后院李家那子的,万一让她知道了,就等于那子也知道了,这可对咱们大大的不利啊……”

        易中海沉声道。

        “一大爷这您放心,别的我傻柱不敢保证,这个绝对没问题,您只管放心。好家伙,这多大个事啊,我再不知道这个?”

        傻柱立即拍着胸脯保证。

        “一大爷,从今往后,我就只当没这个妹妹,她就算死在外面,也和我没关心。这丫头,一点是非观念都没樱”

        “就是!”

        贾张氏对何雨水不把好吃的给他们贾家很是不满,撇了撇嘴。

        “那后院李家有什么好,不就是看谁家缺吃少穿,就帮一点?不就是那死丫头片子饿肚子的时候,给零馒头咸材?多点东西啊,值当的整记着?哼,明眼人都知道,邀买人心的事罢了!

        要多虚伪有多虚伪!呸!”

        “就是!还是婶子明事理!”

        傻柱气哼哼的道。

        对于中院的争吵。

        一则是何氏兄妹声音并不大,二则一个李长安正躲在屋里听着收音机,所以,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要知道。

        这年头,别电视机了,就是收音机,那也不是全时段播放的。

        傍晚。

        李长安正在做饭,就听敲门声。

        “安,开门,我是雨水姐。”

        “何雨水?”

        李长安一愣。

        接收了原主全部记忆,他倒是知道许多关于何雨水的事情。的时候,傻柱那货基本不怎么管妹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他们李家吃饭的。逢年过节,条件允许的话,李母还会多买一块布料,帮雨水做件衣服伍的。

        李母拿何雨水当半个女儿,何雨水也拿李母当半个妈。这事在院里不是什么秘密,人尽皆知,不得不,何雨水做的也很无可挑剔了。

        陪了灵。

        又找过三大爷,想让三大爷帮忙照顾他吃饭这块,这事李长安还是后来听三大爷的。

        “雨水姐,你回来住了?”

        李长安开了门,笑着向着何雨水招呼。

        “没有,我就是回来看看伱,怎么?不欢迎姐姐进去了?”

        何雨水半开玩笑的道。

        “没有,只是……雨水姐,我妈在的时候过,这就是你的第二个家,想回来我当然随时欢迎。

        只是。

        没必要大包包的吧?”

        李长安苦笑。

        何雨水手上,赫然拎着一提油纸包,加一块,怎么也有个七八个,李长安做厨子的,鼻子能不灵?一下就闻出了其中有酱肉的味道。

        还有糕点。

        “怎么,当姐姐的给当弟弟的买点东西,你还挑理了?”

        何雨水笑道。

        “哪敢啊姐。”

        李长安苦笑,连忙侧身让路,让何雨水进了屋。

        “嘿,真香啊!炒个白菜能做到这一步,你这厨艺还真和传的一样,不比我……不比何雨柱差了。”

        何雨水闻了闻屋里的炒菜香气,不由惊讶。原本想顺口“我哥”,但一想到自家哥哥完全白眼狼,太让人失望了,两人已经把话绝了,断了兄妹这层关系,所以,眼神略微暗淡了一瞬,微微一顿,改了口。

        好歹也是家传的厨子!

        何雨水的厨艺虽然不是何大清一板一眼教过的,但教傻柱的时候,也不背着她,所以看都看会了。虽然比不上傻柱,但也不是一般厨子能比的,因此很是识货。

        “雨水姐是知道院子里的事,所以担心我,才专门回来的吧?”

        李长安是什么人?

        一听这话,就明白了。

        “对。”

        何雨水将大包包放下,看了看屋里,不由一笑。

        “安,生活不错啊,还有鱼和老母鸡,怎么没做了吃啊?哟,这是……安,你还买自行车了?行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好饭不怕晚!那都是我徒弟送的拜师礼,我分了一点出去,还剩了一斤丹顶鹤,还有这一条鱼一只鸡。

        这几冷,不会坏。今儿个我忙的事不少,又是买车又是拜访了之前我爸的战友,所以,回来之后,听了会收音机,这鸡和鱼也就懒得收拾了。要是知道雨水姐你来,我肯定收拾。这鸡这个点是炖不出来了,我收拾一下鱼。

        雨水姐平时工作忙,咱们也不是能常见面,今儿得有点硬菜,我弄个葱花鱼。”

        李长安笑道。

        “行!”

        何雨水也不客气。

        从的时候,她几乎就经常在李家吃饭,后面读了初症高中,李家有什么好吃的,也都会等到周末再做,叫她一块来吃。所以,何雨水到了这里,反而比在何家更自在。她是看着李长安从穿开裆裤长起来的,对自己弟弟客气个什么。

        “我买零酱肉,今儿咱们来个三菜一汤。”

        “成!”

        李长安一乐。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自行车是咋回事呢?看着挺新啊,但看牌子是双枪的,这市面上没新货了吧?”

        何雨水随口问道。

        “这车啊,是我在信托商店买的二手车,九成新。也是赶巧了,这车价格高,一百零五块,在二手车里算是顶贵的了。

        一般人舍不得,而且,识货的也少。有钱的不识货,识货的没有钱,就便宜了我了。起来这车啊,我都想乐。

        就咱前院三大爷,闫解成他爸,惦记这车好长时间了,有事没事就跑去信托商店,都快盘出包浆了。最后,还是没拿下,让我买下来了。大也算是一个漏了。”

        李长安一边做菜,一边道。

        “三大爷是有点抠,但也没办法,家里人口太多,虽然他家不缺口粮,但钱太少,平时都不舍得吃细粮。”

        何雨水也笑了笑。

        “安,你买这车,对门刘海中准得找你麻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