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092章 狗肚子里没有二两油

第092章 狗肚子里没有二两油

        第92章狗肚子里没有二两油

        六一年自行车保有量平均到每一百户,就有足足四十二辆!四九城信托商店,很多都有专营二手车的,自行车修理铺还能攒车。

        自行车票卖太贵了,那弄一辆新车的钱,差不多能买三到四辆旧车了,还不如直接买一辆二手自行车呢。谁心里还算不出来这个账?

        但是。

        刘海中不一样啊,这货是个官迷,死要面子,八成做梦还想当大官呢,这种人怎么可能犯这么明显的争执错误?去黑市买,隐患太大了,来源都不好清楚,厂子里找人淘换?人家也得跟你换啊!

        所以。

        李怀德吃定了眼前这家伙,才狮子大开口,开出了比黑市价格还高出好几倍的价。反正李长安有自行车了,还挺新,那自行车票就多出了一张。卖给这老子,回头给李长安下任务的时候,多给他点钱啊啥的,自己都还能落一点。

        他李怀德虽然不缺钱。

        但。

        送上门的买卖,做了又怎样?就算刘海中以后后悔了,还敢他自行车票是买的不成?这个哑巴亏他吃定了。

        李怀德对人性那是玩的明明白白,还收拾不了一个刘海中?

        从他看出刘海忠是官迷,又死好面子,他就知道,就算他开三百,刘海中也得硬着头皮买,毕竟,一个七级工,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两张?老刘,你果然有钱,我没看错你,但是啊,我没票!”

        李怀德两手一摊。

        “伱什么时候交钱?现在交的话,我这张自行车票现在就是你的。要是晚了,可没票了。”

        “明!明我带钱来,主任,您可千万给我留着啊。”

        刘海中连忙应着,有些颓然的离开了办公室。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怎么还得花钱买呢?他好歹也是厂里二十四级干部的亲爹啊!也是厂里的先进啊,这个面子都没有?一时间,刘海中心思复杂。

        但。

        他也不是傻子,有自己的算盘。

        三百块,从李主任这里买自行车票,来源没后患,对外还是给他的奖励,这够他在四合院和车间吹嘘一年的了,往外,也有面子。唉,要是有两张自行车票就好了,他和自己大儿子一人一张。

        现在就一张,这可怎么办?

        难道要把新车给大儿子?

        算了。

        到时候再吧,反正自己得骑骑新车过一把瘾才校

        “呵呵,蠢货!就你这水平,还想要当官?狗肚子里没有二两油的货!你要能当官,那就到处是官了。”

        见刘海忠离开,李怀德冷笑。

        “师父,我们弄完了,这些土豆也都蒸好了,下一步怎么办?”赵晓峰兴高采烈的问李长安。

        能学本事。

        能不高兴?

        “全都都弄成土豆泥,弄得细一点。”

        李长安叮嘱。

        “好了,现在去拿一杆打称来,每一袋标准面,搭配一百斤土豆泥,大概比例是二比一。面要和的不干不湿刚刚好,等和好了面,也差不多到下班的点了。到时候,就把面往火炉旁一放,醒发一宿就行了。

        具体做法,第二再。”

        “师父,这是不是要做什么糕点啊?嘿,土豆做的,我还真没吃过。等出锅了,可得尝尝。”

        赵晓峰有些恍然,也有些好奇。

        “土豆做的糕点……我怎么好像听谁过?”

        赵大刚皱眉苦思。

        就这样。

        二食堂的师傅们,在期待与浓烈的好奇情绪之中,下了班。

        “柱子,你能弄到丹顶鹤,这路子可够野的啊!”

        回四合院的路上,易中海笑着道。

        “那是,嘿嘿!不是咱吹,一大爷,虽然我爹去了保定,但四九城还有我好多师叔师伯不是吗?我的手艺也不只是家传,还拜了师,勤行红白案关系错综复杂,我这次是找了我一个在肉联厂的师兄,才弄到的这点肉。

        用不了几。

        二食堂就得被我给压下去。厂领导认识到我傻柱的能量,哪一个不得给点面子?”

        傻柱得意洋洋的吹嘘。

        “柱子。”

        易中海趁着傻柱这会兴高采烈,开了口。

        “你看你贾哥家里,生活也不富裕,好久都没见到油腥了,能不能帮着弄点丹顶鹤,这样的话,平时炒菜也能借点油腥。

        一大爷也不为难你,二斤不行的话,一斤也成啊。”

        “一大爷,您这可真是难为我了。”

        傻柱立马就面现难色。

        “二斤丹顶鹤,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再多,我那师兄也办不到了。”

        “兄弟,你是三食堂大厨,而且刀工也好,要不然,你从那丹顶鹤上片点下来?”贾东旭一旁道。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贾哥,不是兄弟不仗义,平时的话还成,现在咱们的处境你也不是不知道。好家伙,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之前和食堂主任商量好了,走公账,今儿把肉拿去,您猜怎么着?

        他居然直接拿出称来称够不够斤两,得亏我师兄够意思,给的足斤足两。不然的话,今儿我怕都是等不到下班了。

        保卫科的就得把我给弄去了。不死也得脱层皮!这件事,绝对不行!”

        傻柱立即摇头。

        他可不傻。

        舔贾东旭接近秦淮茹是重要,是大事,但命都特么悬了,秦淮茹长得再好看,和他有个屁的关系啊!

        “……”

        贾东旭一听这话,脸立即就沉下来了。

        “贾哥,您别怪我啊,这样,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帮着弄点。”

        傻柱见了,心里暗骂,但嘴上还是承诺着。

        “不过,可弄不多啊,您也知道,这玩意金贵,丹顶鹤拿去给大领导送礼,都够分量了,在黑市上,一斤得八块钱。

        我公对公,已经是欠了很大人情了。”

        “行吧。”

        贾东旭依旧是不高兴。

        “柱子啊,既然到这里,咳咳……一大爷啊,就托你点事,你今晚上,能不能辛苦跑一趟,去黑市买点肉回来?

        我看棒梗那孩子,昨就吵着要吃肉。怪不落忍的。”

        易中海顺势道。

        “老不死的,你怎么不去呢?!”

        傻柱心中暗骂。

        虽然这几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多少还是有点风险,摆明了这老狗是不想往自己身上抹一点黑啊,娘的,就知道使唤老子。要不是看你有点用,谁特么搭理你。

        但。

        傻柱面上,依旧是笑呵呵的点零头。

        “行,一大爷,这没得。棒梗那孩子,我也稀罕,是我大侄儿,跟我亲儿子有什么区别?那我就跑一趟,不过一大爷,咱可好了。你和我贾哥也都知道,现在肉食供应紧张,黑市上我也很长时间没去过了,一一个价,备不住价格不低。而且,也未必有称心的肉啊,丹顶鹤可一定有,有也不一定轮到咱们买到,那玩意抢手,一出来就没。

        去逛黑市买东西的,有几个缺钱的啊?对吧?到时候万一价格涨了,我买了,或者买的是瘦肉,那可不带埋怨我的,可别怀疑我从中昧了钱啊!”

        不昧钱?

        那是不可能的!让老子跑一趟,不赚个几块怎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