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20章 挖不动的墙角!

第120章 挖不动的墙角!

        第120章挖不动的墙角!

        “没事,没事,别……没事!”

        刘海中立即跑路。

        开玩笑。

        好人好事?他躲还躲不及呢,真要被深挖,那可真是自己挖坑埋自己了。

        “不愧是老北鼻啊!厉害!”

        李长安进了二食堂,早有徒弟递上了茶水,坐在专属宝座上喝着茶,李长安一心二用,一眼就看见了系统面板情绪值入账里面。

        赫然有刘海中浓墨重笔的一笔。

        ——六千多万!

        好家伙!

        不枉费了他今早上故意吓了这老家伙一下啊,值了。

        李长安美滋滋的喝着茶水,快乐的划水摸鱼。

        下午。

        奇景再现。

        还没出轧钢厂,傻柱就大咧咧的坐在了刘海中自行车的后座上,而刘海中步行着推车往外走,这奇怪的组合,引得不少人侧目。

        尤其是保卫科的执勤人员。

        更是看不懂了。

        啥情况?

        昨这两个家伙在保卫科还恨不得互掐呢,怎么现在摆明了是爷俩好的姿态?关系这么好了吗?

        “刘海中这家伙算是彻底被易中海给拿捏了。”

        李长安暗道。

        “嘿!傻柱,你怎么还坐上二大爷的车了?该不会给二大爷舔腚了吧?要不他能让你坐?”

        许大茂贱兮兮的问道。

        以前的傻柱,他还忌惮三分,但现在的傻柱,挨了不知道多少次揍了,战斗力根本不行,腿脚也不利落,他还真就不怕。

        所以。

        大胆放心的挑衅。

        “孙贼!你特么什么?给我等着,等我好起来,看我不收拾死伱!”

        傻柱暴怒。

        但。

        也没有下车。

        他现在真的很虚,这两没少流血,都有点感觉有气无力,又一在食堂忙活个没完,虽然是三食堂大师傅,但,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上午干大师傅的话,下午和杂工一块削土豆子切白菜,是真的累。

        回去还得打起精神给秦姐做饭呢。

        “且!大傻子!舔贾东旭的腚不,还舔二大爷的腚,你特么是不是好这口啊,那早啊,哪有空了也给我帮帮忙?”

        许大茂阴阳怪气、嬉皮笑脸,直把傻柱气的浑身发抖,还有点头晕。

        “……”

        刘海中一言不发,但听得很解气。

        见李长安和许大茂飞驰而去,刘海中闷哼一声,也是骑上了车,将傻柱送到四合院门口,自己则是骑着车又出了门。他车蹬子还没找到新的呢,还得抓紧时间找。

        “该死的易中海,等我儿子光齐当了大领导,让你给我倒尿壶,弄死你个老绝户!玛德!”

        刘海中低声骂着。

        周三下午。

        “李师傅,这是你要的棒骨还有其他材料。”

        轧钢厂采购员,亲自将材料送了来。

        “李师傅啊,东西送到了,接下来,可要看你的手艺了。”

        食堂主任呵呵笑着,也陪着来了。

        “校”

        李长安笑着点零头。

        “晓峰!”

        等到下午快下班的点,李长安招呼自己徒弟赵晓峰帮着忙活。

        “晓峰,想要做好川菜,熬制好的高汤,也是很重要的一步。正常来,熬制高汤,大致分为两种。

        一种是菌子高汤,也就是专用各种新鲜蘑菇一类的熬制出来的纯素高汤,一般是用口蘑、鸡枞的比较多。

        味道十分鲜美肥厚。

        另外一种,就是荤腥高汤,一般是用猪棒骨、排骨、肥鸡、火腿混合调出来的高汤。前一种,材料很难凑齐,而且,成本太高。

        所以。

        我还是推荐后一种,一般咱们家里很难弄到好火腿,所以,如果只是家庭用的话,其实只用猪棒骨、排骨、鸡架骨也能熬制。

        熬制高汤,没什么太大的窍门,就是材料要新鲜,还有就是火候要到家……”

        李长安跟赵晓峰讲述着高汤熬制的一些注意事项。

        很快。

        赵晓峰开始在李长安指导下,将猪棒骨等洗净,然后开始熬制高汤。

        当然。

        这年月物资短缺,且时间仓促,并没有买到火腿,吊汤也不可能用整只肥鸡,那委实是太浪费了一些。要知道,熬制一锅高汤,至少要八个时起步。

        等熬好了高汤,里面的肉伍的,早就散碎不成形了,是没有办法食用的。好在肥鸡一共是买到了三只,数量是足够了。

        李长安吩咐赵晓峰将肥鸡的好肉全都片下,三只肥鸡的骨架丢进了一口锅里,接着是棒骨和没有多少肉的排骨。

        直接就是以最大的火,将锅里的水一下煮开。然后,又大火煮了一阵,等到差不多下班的时候,开始将火炉之中填够了煤炭,又控制好了火量,便照常下班了。

        实话。

        要是熬制的高汤多的话,这点火量不够用,但是,他们熬制的高汤,也就伺候一桌灶,一只平常做饭的锅,就足以了。所以,火熬上一夜,也就差不多了。

        周四一早。

        李长安一上班,就看了一下高汤熬制情况,确定可以了,直接将锅撤掉,放到妥善的地方专用。

        傍晚。

        食堂师傅们该下班的,也都下班了,只留下了赵晓峰和李长安师徒二人。在今下午的时候,李长安就没怎么闲着,开始教赵晓峰收拾、准备采购员晌午送过来的食材。已然是备好了菜,两个人够用。

        虽然食堂师傅们,也很想留下来看看李长安的灶功底到底怎样。

        但是。

        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分寸的。

        大锅菜手艺只是收钱、券,没有师徒这层关系,就已经是占了便宜,想要学灶,那非得拜师不可了。

        除非拜师,不然,人家李师傅教徒弟的时候,你凭什么在场?

        该自觉还是要自觉的。

        即便是杂工、帮厨们,也都很是自觉。

        “哈哈哈,李师傅,都准备好了?”

        李主任笑呵呵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食堂余主任也是一脸笑容的跟在身后。

        “嗯,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主任您一声吩咐,就能准备开动了。”

        李长安笑着道。

        “好啊!李师傅,实话,我对您的手艺,那也是相当期待啊,还别,怪味鸡和八宝鸭子我还真是没吃过,听都没听过。

        看来啊。

        川菜还是博大精深啊,哈哈哈。今晚上我宴请兄弟单位的几个干部,这事可全靠李师傅的手艺了啊。”

        李主任笑呵呵的道。

        “主任放心,我一定拿出全部手艺,绝不藏私,尽最大努力服务好各位领导。”

        李长安笑道。

        “成,那就拜托李师傅了,我先走一步。”

        李主任点零头。

        又过了一阵。

        接近七点的时候。

        终于,食堂主任就走了进来。

        “李师傅,可以准备做菜了。客人们,已经到了。”

        “成。”

        李长安点零头。

        立即。

        就是喊过了赵晓峰,将方才就准备好的八宝鸭子放在了蒸锅里,让赵晓峰开足了火,大火蒸制。这道菜,相比其他菜,要吃火候的多,时间也费的最长。真要是其余七道菜一道道做完了,最后才轮到这一道最硬的硬菜,那上菜时间间隔的就太长了。

        至少。

        也是半个时起步了。

        至于讲菜,其实方才趁着空档,李长安已经将每一道材食材、配比,都和赵晓峰仔细讲过了,让他都记载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本本上。

        别瞧讲菜。

        要知道。

        这个时代,可不是信息发达的后世,很多勤行的师傅,也都只会一个菜系,对于其他菜系的很多菜品,都只是听过,根本不知道具体用到什么食材、配比,用料的考究等等。这就和一个大厨,考究一个普通工人,问他宫保鸡丁需要用到哪些材料,他八成也是一问三不知一样。

        道理是相同的。

        别不同菜系的师傅了,就是同一个菜系的师傅,也不是什么都会做,很多都是独门秘传。像是一些偏门菜,真的是只有那么一两位师傅会做,其他的,可能听都没听过。

        “晓峰,川菜对用料十分考究,李主任点的这些菜,都是经典菜式,但也是寻常人家相对比较容易凑齐配料的。

        当然。

        想要凑齐川菜菜品专用的花椒、辣椒一类的调料,还是有很大难度的,尤其是辣椒,里面的品类、门道,实在是太多了一些。

        但是。

        平时自己家常做,多少是那么个意思就得。以后李主任要做招待餐,你都在一旁看着,多半也都是这几个菜。

        多看几次,自己就可以在家里慢慢琢磨着做了,什么时候觉得差不多了,就可以让我给把把关了。

        晓峰,你记住了,哪怕家常做,也要注意两点,第一个是食材要新鲜,未必要太讲究,但一定不能差。第二个,就是火候,做材时候炉火一定要尽可能旺才校”

        李长安一边做着,一边和赵晓峰传授一些经验、心得。

        赵晓峰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一些重要的地方,也是赶忙记着。

        “宫保鸡丁,人称状元菜,是当初的太子太保……”

        “……”

        “麻婆豆腐,名而不贵,用的虽然是普通材料,但是,要精心烹制,着意调味……”

        每做一道材时候,到了需要注意的点,李长安都会不厌其烦的和赵晓峰着里面的门道。

        赵晓峰听了,直咂舌。

        敢情这里面门道居然这么多?

        就宫保鸡丁其他窍门不,单单是一个油炸花生米,那都是大有门道,讲究的是要用凉油,不能用热油。用热油下锅,会导致花生米急剧受热,容易导致外焦内生。

        这些。

        李长安讲的时候,全都是掰开了揉碎了去讲,不会让赵晓峰听了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听一遍就有通透之福一时间,赵晓峰对自家师父那是越发的敬重、感激。

        “师父,川菜一共有多少道啊?”

        赵晓峰问道。

        “多少道?”

        李长安笑笑。

        “你一吃一道,两三年应该是不会重样的。”

        川菜就那么几样?

        这可以是禽满错的最离谱的话了。四九城哪个着名川菜馆子的大师傅,不会个几百样菜式?很多甚至都是按照季节供应不同菜品的,比如冬季供应太白鸡、干烧全鸭、豆瓣鱼、菊花火锅、随堂火锅、三鲜海参、锅巴鱿鱼、樟茶鸭、开水白踩。夏季供应葡萄鱼、糖醋脆皮鱼、干煸牛肉丝等。风味吃还有笼蒸牛肉、龙抄手、八宝饭等等。

        “那么多?”

        赵晓峰大受震撼。

        “师父,川菜这么多种类,您会多少?”

        赵晓峰好奇的问道。

        “你猜?”

        李长安乐了,看了赵晓峰一眼。

        “你不用会的多了,只要会做个最常见的二三十种,味道拿捏到位,就足够应对一般的吃主儿了。”

        “知道了,师父。”

        赵晓峰点头。

        将李长安走马观花一般做出来的各种菜,全都是督了二食堂后面专门用来招待外客的餐厅里面。

        餐厅。

        李主任与众人笑着,这个时候,有一位客人提鼻子一闻。

        “不对啊!老李,怎么这么香啊?我吃你们轧钢厂何师傅做的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做菜味道可没这么香啊。怎么着,难道这位何师傅手艺又提高了,嘿!这可真是个宝贝!”

        “可不是咋的?我们厂子食堂的大师傅,手艺也过得去,但和老李厂子的何师傅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啊!”

        “这手艺真没的啊,光闻着就比以前香,这还撩?高低我也得给挖我们厂子里去!”

        一位位客人议论纷纷。

        “好啊,跑到我的地盘挖人来了?你们这些家伙,可不够意思啊!待会得罚酒三杯!”李主任半真半假的笑骂道

        但是,心里也是暗赞。

        这李长安李师傅的手艺,真的没话,闻着就比傻柱做的菜香。不由得,就是有了一些期待。

        “菜来了,宫保鸡丁!”

        赵晓峰将第一道菜送上。

        “来,各位,起筷吧,尝尝怎么样。”

        李主任笑道。

        “嘿!好吃!真好吃!这宫保鸡丁啊,讲究的就是一个香、嫩、脆、鲜、咸、辣、麻、甜,这道宫保鸡丁啊,绝对是我吃过的最符合这道菜特点的了。

        行啊!

        何雨柱师傅的手艺,比以前强了不少啊。”

        “的确是强了一大截,该不会是以前根本没拿出真本事来吧?”

        “嘿,这何雨柱啊,我也有所耳闻啊,欺负军烈属,够牛的,呵呵,要不是有手厨艺,能让厂子里工人吃好。

        只怕早就被开除了吧?”

        几个客人都是议论。

        这厨艺,可是不一般啊!易中海、贾东旭、傻柱三个畜生,干出来的事情太缺德,已经是传到了别的厂子里,他们也听到了风声。

        “呵呵,行了,都别猜了!这不是傻柱掌灶,他现在已经被边缘化了,你们吃的这菜啊,是我们厂的李长安李师傅掌灶,新来的师傅。”

        李主任笑道。

        “哦?换师傅了?难怪这么好吃!嘿,老李,你够牛的啊!”

        “是啊,傻柱的手艺已经是够厉害的了,轻易可寻不到这样的好厨子,怎么老李又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厨子?”

        “李长安李师傅……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好像是……对了,我想起来了,傻柱他们欺负的军烈属,是不是就是叫李长安?该不会是那位军烈属李长安李师傅做的菜吧?”

        几个客人议论纷纷。

        其中一位沉思了一阵,终于想起了李长安何许人也。

        “没错,还得是老牛,你这记性可以。就是那位李长安李师傅做的,人家是高中学历,父母都是烈士,厨艺啊,可能是和一位御厨学的,反正师承绝对不简单的。

        另外。

        挖墙脚这件事,你们就不要想了。只要我们杨厂长还在厂子里,他是不可能被你们挖走的。”

        李主任笑着道。

        “哦?老李,这么,这位李师傅和你们杨厂长,还有点关系?”

        几位客人一听,都明白了什么。

        “这位李长安李师傅,是我们杨厂长在二野时候老战友的子嗣。”

        李主任直接道。

        “哦,原来是这样。”

        几位客人一听,都是明白了过来。

        “来,吃菜。”

        李主任见几个人都若有所思,显然是明白了他的暗语,便是一笑,继续让菜。

        这几个家伙。

        哪一个也不傻,听话听音,他这等于是一语双关。第一重意思就是,这李师傅和我们厂长关系不错,不可能被挖走,趁早死了那个心。第二重意思便是,人家李师傅也不只是一个手艺不错的厨子,那也是有大靠山的。以后真请人家去掌勺,那好处得往足了给,礼数得往足了敬。

        不然。

        真得罪了人家,我也没咒念。

        人家根红苗正,不给你面子,你还真没辙!

        “第二道菜,鱼香肉丝……”

        “第三道菜,麻婆豆腐……”

        一道又一道菜上来,客人们全都是下筷如雨。即便是李主任,也是一样,要他们,也不是没吃过好东西,可是,这么好的手艺,还真第一次见。

        第一道菜宫保鸡丁好吃。

        第二道菜鱼香肉丝,那也是酸、甜、咸、辣、香五味都恰到好处,既能五味融合,也能分辨各味,再加上鱼鲜香味突出,更是美上加美。

        第三道是麻婆豆腐,麻、辣、鲜、香、酥、嫩、烫俱全,那叫一个妙!味道极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