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24章 众禽相

第124章 众禽相

        第124章众禽相

        “哟!王科长,哪阵香风把您刮到我们二食堂来了?”

        李长安笑道。

        “嘿!李师傅,您就别拿我老王开玩笑了,我来干什么来了,您一准儿知道。”王科长赔笑道。

        “王科长是为了广播里的事情来的?”

        李长安也不装糊涂了。

        “对。”

        王科长点零头。

        “李师傅也知道,我们保卫科平时工作挺辛苦的,经常要值夜,还有一定的危险性,这工作也没什么外捞。

        这不嘛……

        听李师傅要为厂子做贡献,提高工人师傅们的福利,所以,我就想要看能不能给咱们保卫科争取点什么福利。”

        “没问题。”

        李长安点头。

        “目前我们暂定的点心品类是咸火烧、糖火烧,还有油糕、绿豆糕之类的,火烧的话大概是一次供应二百个。称重点心是有十斤到十五斤,我有其中一成的支配权。剩下的,是由厂子下发指标,军烈属、因工伤残疾的师傅等优先,先进工人也在其郑

        你们保卫科应该也会有指标。

        大概一两个吧。

        剩下的,我给保卫科三个名额吧,东西其实不算多,就那么点意思。王科长,你也知道,点心这种材料啊伍的,可不好淘弄,不然的话,全厂都能展开。

        但。

        材料不好凑,所以,每一个名额能买到的东西,其实也是有限的,暂定是一个名额一两点心或者一个火烧。毕竟要雨露均沾,一份太多了,能吃到的人就少了。”

        “理解!兄弟,我绝对理解!”

        王科长虽然不知道点心的制作内幕,但是,也知道材料的确紧缺,不好采买,现在就这么个大环境,大家都难。

        有就不错了。

        所以。

        完全理解。

        李长安能这么痛快的给三个名额,已经很给他面子了。的确,一个火烧、一两点心不多,但一星期一次啊!

        好歹也能给家里老人、孩子的改善一下不是?

        这就不易了!

        “李师傅,够意思!以后有用得着我老王的地方,尽管话。”

        王科长直竖大指。

        “成!”

        李长安笑着点零头。

        “行,李师傅您先忙着,我回了。”

        王科长挥挥手,风风火火的走了。

        李长安只了给保卫科三个名额,但没给什么样的人,这一点,全看王科长自己把握,但以他从旁人嘴里听到的和这段时间与王科长的接触来看,他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徇私舞弊,这个名额分配上,是能做到公正的。

        “哟!点心供应点,可以啊!这相当可以!”

        不少科室听了,也都是高兴。

        “唉,对了,光齐啊,之前听你,伱和二食堂的李长安李师傅,是一个院子的?”

        某科室。

        有科员询问刘光齐。

        “对,我们两家对门。”

        刘光齐道。

        “嘿!那关系肯定错不了啊,能不能托关系,帮我们谋点福利啊?”有几个科员围了上来。

        “额……关系的确不错。”

        刘光齐硬着头皮道。

        其实他们两家的关系,他心知肚明,那都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了,连陌生人都算不上,至少陌生人还不结仇呢。他们家和李家可素来都是看不对眼,尤其是最近,听刘光福、刘光那两个畜生,最近自家老子可没少为难李长安。

        人家肯给自己面子才见鬼了。

        但是。

        自己在科室里一直都表现一般,属于话都不了上句的主儿,上一次李长安被全厂表彰的时候,他虚荣心作祟,鬼使神差的,就了一句自己和李长安住一个院,关系不错。这话一出口,倒是让不少同事对他态度改观。

        所以。

        有了“前科”,现在他也被架在半空下不来,只能继续装。

        “关系不错好啊,那能不能帮咱们科室多争取一点福利啊。”

        有科员问道。

        “对啊!”

        “光齐肯定行,上次他还李师傅时候是跟着他玩呢,这情分……能了?”

        几个科员你一言我一语。

        刘光齐越听越心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眼下被逼到这里了,也只能应承着。

        “嗯,还行!我和长安关系还可以。”

        刘光齐硬着头皮道。

        “我要是忙着句话,应该会有点用,但也不敢太满。毕竟,点心供应点儿的供应量也是有限的。

        咱们争取福利太多了,怕是长安那边不好做。”

        “成啊!有就成!”

        不少科员都是这般道。

        “有,那肯定是有!”

        刘光齐继续嘴硬着道。只是,嘴上有多硬,心里就有多虚,这面子他怕是要不下来,肯定不能自己去,还是让自家老子出马试试得了……

        “李长安,又是李长安!我刘海中在厂子里这么多年都没受过一次全厂广播表彰,他李长安凭什么?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我们家光齐,都要提干了,也没这么风光啊,气死了!气死了!”

        刘海中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老刘,车间门口那是不是你儿子?”

        有锻工忽然道。

        “啊?”

        刘海中一愣,随即看向门口,顿时露出了笑容,赶紧停下了手里的活,跑到了门口。

        “光齐啊,怎么,有事?”

        “爸,你刚才听到广播了吧?”

        刘光齐脸色难看的道。

        “听到了,李长安那子,就是爱出风头,不是我,光齐,这样的人早晚得栽大跟头。”

        刘海中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不过,他也不是傻子,尽管附近没人,他也是压低了声音这话。末了,才想起什么的问道。

        “对了,光齐,你是为这事专程来的?”

        “嗯。”

        刘光齐又是沉沉点零头,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自家老子和李长安那是水火不同炉啊!这件事难办!

        自己出面和自家老子出面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丢饶事情还是让自家老子去办吧。他刘光齐,大也是个二十四级干部,是个要脸面的人。能让一个厨子给撅了面子?

        “为了这事?光齐你是想……”

        刘海中有些摸不透自家儿子的意思。

        他们刘家和李家素来都不怎么对付,这件事他儿子不是不知道啊,怎么还为这事专程跑一趟?要知道,自己这锻工车间和他儿子科室,距离可是不近,腿着得十多分钟呢。虽刘海中也有些脑子,但还真是想不到儿子为什么为了李长安的事情,专程跑来找自己。

        “爸,是这样。我们科室的,不都是知道我和李长安一个院的吗?现在点心供应点儿刚设立,那点心肯定抢手。

        我们科室的……想要请我走走李长安的门子,看能不能……多匀给我们科室一点……爸,您看这事……”

        刘光齐一边,一边观察着自家老子的脸色。

        “光齐,你的意思是……让爸出面,去求李长安?”

        刘海中又不是傻子,这话都到明面上了,哪里还听不出来自己儿子话里的意思?

        “爸,不是求,是开口和他一声。您好歹也是二十四级干部的爹,还是咱们院里的一大爷,这点事李长安能不给您面子?”

        为了让自己老子替自己出面,刘光齐也是拼了,直接拍起了官迷爹的马屁。

        “这……话是这么,可……终究……他事情不是这么个事情啊,光齐啊,咱们家、李家不对付不是一两了,你不是不知道?

        这可真是给爸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刘海中苦着脸。

        “爸,这件事可是涉及到我们科长啊!我要是能帮科长争取到份额,到时候也有面子不是?李长安大在咱们轧钢厂也算是有点名气的人了,要是能给咱们这个面子,我在科长那里也露脸不是?这也算是我的能力出众不是?

        到时候对提干、进步都有帮助,爸,您可不能拖我的后退啊。我要再进一步,对咱家也有好处不是?”

        刘光齐祭出了杀手锏。

        “涉及到你们科长?”

        刘海中一听,顿时吃了一惊,有些重视起来,但也是将信将疑。

        “光齐啊,不至于吧?就是一点儿点心,怎么还和你们科长扯上关系了?你们科长……也不至于差那一点吃的吧?

        那可是科长啊!”

        “唉,这都不懂,难怪自己爹当不上干部呢。”

        刘光齐心中暗道,但还是耐着性子给刘海中解释。

        “爸,这话不是这么的,的确,科长不差那一口吃的,但,科长也得要面子啊。厂子里给你们各车间的车间主任,都有指标,各科室也是一样,这都是上面固定的。但不固定的那一部分,谁能拿到更多,为下属谋福利,自然意味着能量更大,面子更大了。

        这样才能在科室有更多的权威、声望,面对其他同级干部,也才更有底气啊!”

        “这……区区一点儿点心,竟然有这么大的门道?”

        刘海中又是吃惊,又是高兴。

        吃惊的是这看起来不起眼的事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门道,高心是自己儿子光齐真的是出息了,能看事这么长远透彻。

        这摆明了是干部的思维啊!

        不愧是他刘海中的儿子!前程远大啊!

        “那行!爸去试试……”

        刘海中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虽然这件事他很为难,但既然涉及到自己宝贝儿子刘光齐的前程,那他就不能含糊。

        “爸,不是试试,你可不能试试啊!得办到才行!不然我这干事都不一定稳妥了,干事啊爸!咱们老刘家祖上,还没出过这么这么大的干部吧?”

        刘光齐一听,立即纠正。

        “成!无论如何,爸一定把事情给办到了!虽然李长安是厂子领导跟前的大红人,但也是咱们四合院的住户,爸是四合院的一把手!他能不给我这个面子?”

        刘海中腆了腆肚子,对着儿子道。

        看着是对儿子刘光齐,但其实更像是给自己提腰打气。而且,他约摸着,自己几句软和话,李长安应该会给自己这个面子。

        毕竟。

        一来自己是院子里的一大爷,二来,他也仔细考虑了,这件事和猪肉、鸡蛋那些东西不一样,那是李长安收的拜师礼,是他自己的切身利益。但是,这点心供应点儿和那些事明显不一样啊。

        白了。

        点心供应点儿的事,虽然是李长安挑的头、担大梁,但是,这点心可是厂子里的公物啊,又不是他李长安的私物。

        拿公家的东西,合法合规的给他这个一大爷行点方便。

        李长安又不吃亏!

        这种事,他应该拎得清。

        大不了,自己以后在院子里给李长安点好脸色不就得了?

        “爸,还得是您!”

        刘光齐顿时高兴了,成不成不,至少丢饶不是自己了,末了,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爸。还有一件事,那自行车怎么样了?修好了吗?”

        “还没。”

        刘海中有些为难。

        “这些我下了班就去跑自行车修理铺,可也没见到新脚蹬子,都跑了六七家了,都得等,但是你放心啊。

        爸一定尽快,这几争取搞定。”

        “嗯,那我回去了,爸。我这是背着科长回来的,可不能待久了,还有啊,爸,你干活的时候也悠着点,别累着了。”

        因为还要自己老子帮自己跑腿办事,所以,刘光齐也乐的给自己老子一个甜枣吃,假意关心一下。

        “嗯,放心,爸知道。”

        刘海中立即乐了,自己宝贝儿子关心自己,这是孝顺啊,孝顺好,孝顺的孩子好啊!不枉自己疼了这子这么多年。

        刘光齐这才放心的走了。

        “……”

        刘海中在锻工车间门口站了一会,想往二食堂走,但,仔细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涉及到自己宝贝儿子刘光齐提干这么大的事儿,他觉得还是在四合院里讲比较好。

        毕竟。

        他是四合院的管事一大爷。

        那里,是他的地盘!

        “供应点心?太好了!”

        “嘿,真心不错,李师傅真行!还会这一手手艺!”

        “那是!实话,我都觉得李师傅在咱们轧钢厂待着,都屈才了!”

        “……”

        “点心大部分都是供应给贫困职工伍的,未必轮得到咱们吧?”

        “看运气啊!每周都能抢一次,到时候咱们再看呗!不行托托门子!”

        “那也行,我和四食堂的一位掌勺大师傅认识,不知道管不管用。”

        “试试吧,可能行,都是食堂的。”

        “点心供应点儿……我听这意思,供应的点心不会多啊,能供得上咱们厂吗?估计到个人手里,也就一点儿吧?”

        “有就不错了,你想啥呢?”

        “那也是,还不用票,这是额外的福利,得知足,李师傅真是好样的。”

        整个轧钢厂都在为这件事而议论纷纷,气氛完全沸腾。

        “李师傅,下班啊!”

        “李师傅好!”

        “李师傅,咱们第一次点心供应啥时候开始啊?”

        下班的时候,李长安去推车,一位位工人全都和李长安热情无比的打着招呼,想让李长安加深一些印象,到时候吧,没准就能给自己开个后门伍的。

        “呸!一个臭厨子,哼……”

        杨为民有些厌恶的看了李长安一眼,轻声呸了一口,就因为自己在海棠面前了这子几句,他都能明显感觉到海棠在和自己拉开距离了。

        现在这李长安,是三两头的出风头。

        这让杨为民对他很是反感,当然,他也不是傻子,不敢大声非议,不然,怕是这些巴不得让李长安印象深刻一些的工友,就会拿他开刀。

        “嘿!兄弟,你厉害了啊!这都第二次上全厂表彰了啊!这才来了几,就这样了,搁在以前,谁敢想啊?

        那些车间的老师傅们,能被全厂通报表彰一次,就相当不易了,能吹嘘一辈子。你这么短时间被全厂表彰两次,厉害!厉害啊!”

        许大茂直挑大指。

        “嘿,其实也就那么回事,食堂本来就是为大家服务嘛……”李长安笑笑。

        “兄弟,广播站没具体什么时间开始供应点心,你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

        许大茂问道。

        “今是周五,一的时间,原料怕是采买来不及,所以,暂时没办法供应,应该是下周六开始供应。

        一个星期的时间,足够采买原料了,当然,这也只是预计时间而已。怎么了,茂哥想给我婶子她们买点?”

        李长安问道。

        “嗯,是有这意思。”

        许大茂笑着点零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就是不知道轮不轮得到我。”

        “成,咱们这交情,没的,等到时候,我帮茂哥预留一份出来。不过,茂哥,咱可得好了,这一份数量可不会太多啊。

        也就一个火烧,或者一两糕点,毕竟是每周供应一次,不可能数量太多,另外,这事茂哥你可得保密。”

        李长安笑着道。

        “嘿,成,兄弟!够意思!”

        许大茂一听,乐开了花,一竖大指。

        “等哪我在咱们厂放电影的时候,能独立操作了,肯定给兄弟留个好座!”

        “行!那我先谢过茂哥了。”

        李长安心道,那还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呢,但也嘴上道谢。

        现在许大茂才算是出徒没多久,能独自下乡放电影了,但,厂子里放电影,还不能挑大梁,只有他师父有事,才轮得着他独立放映,一般都是打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