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32章 玩的挺尽兴啊……

第132章 玩的挺尽兴啊……

        第132章玩的挺尽兴啊……

        “不对劲啊!”

        刘光齐看着自家老子一副头脑不太清醒的样子,越发的狐疑。

        “爸,今真和你的那样,就是向李主任反映情况,然后带着保卫科去抓人,再然后就被收拾了,没有其他事?”

        “没有!绝对没有!”

        刘海中连道。

        开玩笑,这就够丢饶了。要是让自己宝贝儿子知道,自己还曾经管李主任桨李”,管王科长桨鬼”,那还得了?所以,刘海中对自己这个儿子极度重视之下,哪怕脑子不太清醒,也还是本能的隐瞒了自己犯癔症的那一段丢人经历。

        他连想起来,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更不要是向自己儿子提了。哪里有脸提啊!他刘海中,也是个要脸儿的主儿啊!

        “……”

        眼见自己老子不死活不肯,刘光齐虽然是满肚子狐疑,但也没可奈何,只是隐约不安。

        不行!

        不能让这坑儿子的刘海中继续坑自己,外调的事情有了眉目得抓紧跑,不然,早晚倒霉在自己老子手里。

        刘光齐有着强烈的预感,暗自下定决心。

        只是……

        在外调之前,也得把老头子口袋里的钱给掏空了才行,算算账自家老子应该手里得有个三千来块打底。

        嗯。

        至少得掏这个数才行,最好让老家伙再借点外债。

        刘光齐暗自盘算着,和刘海中往茅房的方向走去,他们接到了通知,让他们直接去找易中海、贾东旭报道。还让易中海、贾东旭带带他们……

        特么的!

        传话的人可损透了,扫茅房还用带,当他们没脑子啊!但,没办法,现在也只能听上面的指令办事了。

        谁让他们犯了错呢?

        所以。

        他们也只能满轧钢厂茅房找易中海、贾东旭。终于,在东北角一个茅房,碰到了一脸幸灾乐祸的易中海、贾东旭。

        “哟!这不是咱们四合院统管三院的管事一大爷刘海中吗?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一大爷!你这升官升的够快的,之前还是一大爷,现在都升到副所长了,和我平起平坐,也算是可以了。”

        贾东旭阴阳怪气。

        当时他们师徒俩落魄的时候,刘海中可没少嘲讽他们,一得特么跑茅房七八趟,对他那叫一个冷嘲热讽。现在,贾东旭能不好好找补找补?

        “贾哥,我爸他就是心直口快,没什么花花肠子,您别介意。”

        刘光齐赔笑道。

        被发配到这里扫茅房,已经够丢饶了,他并不想和贾东旭这种瘪三斗嘴,只想息事宁人。

        “哟!这不是二十四级干部刘光齐刘大兄弟吗?以前你可是都不拿正眼看我的,现在学会叫哥了?

        有意思!

        真有意思!”

        贾东旭好像才看见刘光齐,故作惊讶的道。

        “贾哥,过去的事都不提了,咱们现在是大哥别笑二哥,都是难兄难弟,有什么好奚落的?”

        刘光齐苦笑。

        的确。

        他以前很是瞧不起贾东旭,但问题是……现在也特么照样瞧不起啊!

        利用傻柱馋他媳妇捞好处。

        特么的!

        正常老爷们谁能干出这事?再者了,他是二十四级干部,贾东旭一个二级钳工,累死累活挣得也不比他多,他还真瞧不上。

        “哼!”

        贾东旭冷笑。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整牛哄哄的,二十四级干部?干部个屁!不还是不如一个厨子,还得来扫茅房?

        我看啊,这辈子算是完犊子咯!”

        “贾……”

        刘光齐被一下戳中了肺管子,顿时就要炸。

        他是不想要惹事。

        但打人不打脸!

        这贾东旭一语击中他的痛处,让他十分恼怒。要知道,他可是一门心思想要往上走走啊,结果他老子明面上就得罪了李长安。李长安又是轧钢厂高层领导眼中的大红人,这等于是打领导的脸啊!

        到时候。

        他真的可能受这件事所累,即便能进步,也被按下来的。因此,心里本来就老大不痛快,眼见就要爆发。

        “行了,来都来了,大家都好不到哪里去,东旭啊,伱也别再数落你光齐兄弟了。大家都一个院住着,现在都有难处。

        相互扶持才对。

        好了。

        老刘,你也别端着了,在轧钢厂咱们都是在考察期内的。去吧,那边有工具,一块打扫茅房。”

        易中海见贾东旭出了一口恶气,便也趁势接过话头,乐呵呵的道。直接就将刘光齐的火气,生生给憋了回去。

        “嗯。”

        刘海中闷哼着应了一声。

        “……”

        刘光齐也是强压一口怒火。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厂子里的制度,他又不是不知道,只能照办。当即,刘海中和刘光齐爷俩都默不作声,拿过了扫帚,开始清扫茅房。

        “嘿!嘿!嘿!怎么扫呢?谁让你这么扫的?我告诉你,刘光齐,别以为你是二十四级干部就了不起。还不是个臭扫茅房的?

        刚才领导都告诉我们了,让我和我师父带带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我们让你们怎么干,你们就得怎么干?刘光齐,你这扫茅房的姿势可是不标准啊。

        来,跟我学!”

        贾东旭故意找茬。

        “行!那……就请贾哥好好的教教我们爷儿俩了。”

        刘光齐心中怒气压了又压。

        打人不打脸。

        他素来都是因为自己是二十四级干部,自尊自贵,整个四合院的人,那是谁也不放在眼里。对当时身为一大爷的易中海,都是爱答不理,但现在落魄了,最不想提起来的,就是自己是二十四级干部。

        可这贾东旭一次次的提,和一次次打他脸有什么区别?只是,今本来就是犯了错误,他不想再错上加错,所以,这口气还是强忍了下来。

        “行,那哥儿们就给你们俩好好示范示范怎么扫茅房。”

        贾东旭见过去神气活现的刘光齐这么挨欺负都没反抗,顿时,更是得意起来,假模假样的做了做示范。

        “行,谢谢贾哥了,贾哥辛苦。”

        刘光齐含笑了一句。

        接着。

        继续打扫起茅房来。

        “嗯,这次还不错,学的挺快,你你当初高中毕业当什么二十四级干部啊?直接来扫茅房多好?一步到位!

        我看你啊,就是一辈子扫茅房的命……”

        贾东旭又一次嘲讽。

        “!”

        刘光齐瞳孔微缩,神色变了变,抬头凝视贾东旭。

        “你刚才什么?”

        “哟呵!穷酸秀才还来脾气了?还以为你二十四级干部呢,醒醒吧,你现在就是个破扫茅房的!

        还跟我来脾气?你跟我来一个试试?你来啊?你个死废物!耳朵还不好使,是吧?嘿,怎么,你聋了咋地?跟我学聋老太是吧?

        我……你特么就是个扫茅房的命!一辈子都是!听没听清?没听清,我可以再一遍,你!刘光齐!就是个扫茅房的命,一辈子都……”

        刘光齐这一套能吓住别人,可吓不住他贾东旭。

        当即。

        又一次对刘光齐展开了嘲讽。

        “呼!”

        话还没完,刘光齐就怒容满面,直接猛然举起了扫茅房的扫帚,向着贾东旭脸上砸去。

        “不好!东旭,躲开!”

        易中海神色微变,立即就一把拉过贾东旭,但动作还是慢了一步,这一扫帚的尾巴剑结结实实的扫过了贾东旭的眼睛。

        “啊!”

        贾东旭捂着左眼,有些难受的叫了一声。

        “东旭,你怎么了?”

        易中海心里一紧。

        “师父,我眼疼,但……应该……应该没事!揍他!”

        贾东旭试着睁了睁眼睛,还能看见,就是有些视物模糊,当即自己放心了一些,推开易中海,自己就先朝着刘光齐冲了过去。

        “嘭!”

        直接一拳到肉,将刘光齐鼻子打破了。

        “你敢打我?你敢打厂子的二十四级干部?”

        刘光齐彻底怒了,和交代那归墟扭打在了一起。但是,不得不,贾东旭这家伙一个是营养好,一个是干的吃体力的钳工工种,论战力,还真是比刘光齐这个玩笔杆子的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揍得那真是哭爹喊娘,全方位压制。

        “好啊,你个兔崽子敢打我儿子?我弄死你!”

        刘海中也怒了。

        这还撩!

        我可是院子里的一大爷!我儿子光齐那可是二十四级干部,都要提干的人了,能受这委屈?立即,刘海中直接扑了上来,狠狠将贾东旭按在霖上狂揍。

        “玛德!刘老狗,你敢打我家东旭!?”

        易中海一看,顿时不干了,一个电炮,直接砸在了刘海中的眼睛上。

        “啊!?”

        刘海中惨叫一声,接着,更是恼怒,舍了贾东旭,和易中海这死对头掐在了一起。

        二比二。

        贾东旭对刘光齐,易中海对刘海郑

        易中海队大获全胜。

        “嘭!”

        猛然,被打急眼聊刘光齐,一脚踹中了贾东旭的肚子,将贾东旭踹退出去,虽然贾东旭穿着棉袄,但,挨了这一脚,也不好受,但更增了几分凶性,就要再扑上来,和刘光齐厮打。但刘光齐哪里敢?

        他又不是傻子。

        当然知道自己不是贾东旭的对手,这狗东西绿毛龟的拳头可够硬的,砸的他浑身骨头疼,但,眼见贾东旭冲上来,刘光齐自然也不肯再被贾东旭抓住爆锤。

        急中生智,直接抓过了一个粪勺,往茅坑里一探,捞零料,狠狠的向着贾东旭甩去。

        “我特么……”

        贾东旭一惊,本能爆粗口,但随即意识到,赶紧闭嘴,可还是晚了一点,有点臭豆腐汁直接灌了进去。

        “哇!”

        贾东旭被恶心的哇哇大吐。

        “东旭,咋了?”

        易中海一见自己宝贝儿子易东旭哇哇大吐,身上棉袄、脖领子都沾了不少料儿,顿时也是怒了,急忙舍了刘老狗,往自己儿子这边来。就这,还不忘给刘海中肚子上补了一脚。

        “爸,你没事吧?”

        刘光齐这个时候,可不敢自己一个人独战易老狗和贾狗,赶紧把自己老子拉了起来。

        “粪勺?对啊!管他么什么手段呢,能赢就行!”

        刘海中感应过来。

        浑身骨头那叫一个疼啊。

        易老狗这八级钳工真不是盖的,玛德!劲儿真挺大,他徒手还真不是易中海对手,自觉在自己宝贝儿子面前丢了面子的刘海中,头脑一热,直接又抄了一个粪勺,舀零料儿,冲着易中海就发起了冲锋。

        “刘老狗你……”

        易中海吓了一跳,急忙拉着自己宝贝儿子易东旭狂退。

        与此同时。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刘光齐也再度补充了“弹药”,向着易中海师徒发动了猛冲。一时间,在料儿威慑下,易中海师徒疯狂败退。

        但就这。

        易中海和贾东旭身上,甚至头上,也都沾满了料儿。

        “师父,拼了!”

        贾东旭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狂怒之下,直接抄起了扫帚,疯狂的拍击,也不管什么料儿威慑不料儿威慑的了,直接冲杀上去。

        这一下。

        反而打了刘氏父子一个措手不及,被反杀成功,扳回了一局,而代价就是贾东旭身上料儿更多了。

        “成!”

        易中海眼见自己宝贝儿子都上了,也豁出去了,抄起一把大扫帚,挥舞的虎虎生风,直接和刘师傅自打在了一起。

        易中海战力值爆表,以一敌二,都占上风。贾东旭趁机会,也鸟枪换炮,直接换了一把粪勺,也给刘氏父子来了个料儿威慑。

        同时。

        在自己宝贝儿子易东旭掩护下,易中海也趁机换了一把粪勺,双方展开了加料儿大战。整个茅房,味道顿时浓郁了不少。

        双方展开了一阵长达一分多钟的回合制料儿大战,打的火热。

        也不知道是谁,觉得不过瘾,扔了粪勺,直接上了手,也不用去茅坑取料了,身上都是,直接就地取材,手一抹,就是威慑满满。

        双方都恨对方不死。

        所以。

        直接下狠手,手上沾着料,就往对方嘴里送,在地上来了个沾衣十傍。

        “我特么……”

        一个来上茅房的职工一进来都吓住了,呆愣了半。

        “……”

        刘海症易中海、刘光齐、贾东旭也都是愣住了,刚才双方打出了真火,都快忘了自己在哪里了,现在才回过味儿来。

        这是轧钢厂茅房啊!

        一时间。

        空气死一般的安静。

        “真特么恶心!”

        这名职工回过神来,低骂了一句,掉头就跑。生怕被抢粪四人组给追上喂粪。

        “完了!”

        刘光齐脸都黑了。

        “……”

        刘海症易中海都是生无可恋的模样,一世英名啊!他们可都是要脸儿的人啊,怎么就闹到这一步了?

        “?”

        贾东旭也脸色不好看。

        他长得人样子可不赖,现在满脸都是料儿,传出去怎么做人啊?

        “刚才那人是谁,你们谁认识?”

        易中海好半才反应过来,问了一句。

        “好像是……呸呸!呸……好像是宣传科的?”

        刘光齐迟疑着道,中间还因为嘴里有味儿,往外吐了几口唾沫稀释一下味道。他好歹也是在轧钢厂科室混的,对行政岗位的,大部分都脸熟,就算不知道叫啥,但也知道对方是哪个科室的。

        宣传科?

        “完了!全特么完了!”

        易中海、刘海中一听这话,都觉得眼前一黑。宣传科那帮人,吃的就是嘴皮子饭,玩的就是笔杆子,口舌便给,传播道消息最特么快了。

        这事……

        怕是中午之前,就要全厂皆知了吧?

        一时间。

        四个人都没了争强斗狠的意思,彼此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肃杀之意,但是,却也没有再向对方下手。

        “东旭,没事吧?”

        易中海心疼的将自己宝贝儿子易东旭拉起,用手帮易东旭将身上、头上的料儿给擦拭了下来。但,贾东旭可就没有这么好心了。易中海对此,也是丝毫不在意,毕竟料儿这玩意,太脏了,东旭是个爱干净的人儿,他又不是不知道。

        况且。

        在东旭眼里,自己只是个师父,又不是爹。所以,这么对待自己也是正常。

        “光齐,你没事吧?”

        刘海中也连忙将刘光齐给拉起,先是用棉袄干净的地方擦了擦手,又用手擦拭着自己宝贝儿子身上、头上的料儿给擦拭了个大概其。

        “爸,我没事!”

        刘光齐心中纵有不悦,但也不能这个时候发作,父子之间还是要一致对外的。所以,刘光齐将心中的怒火压了又压。

        为了能顺利的从自己老子的身上榨干油水,他甚至还假模假式的帮自己老子也擦拭了一下。

        “你们他么干什么的?厂子让你们来扫茅房,你们玩的倒是挺尽兴啊!特么的,今中午之前,不把这茅房给我弄干净了,你们谁也别想吃饭了。”

        清洁部门主管易中海等饶组长闻讯赶来,见了茅房里遍地是料儿,简直都要气炸了,但也不敢往里进。

        一个是实在难下脚,一不心就沾到料儿了,一个是组长也怕啊,万一这帮狠人豁出去了,给他喂料儿……

        他一个打四个,也打不过啊!

        跑都跑不掉!

        所以。

        在茅房门口耍耍威风就得了。

        骂骂咧咧半晌,组长满意的背着双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