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56章 你这是要找倒霉啊!

第156章 你这是要找倒霉啊!

        第155章你这是要找倒霉啊!

        “嗯?这刘海中自行车呢?难道搁中院了?不至于吧?就算是要驮着傻柱,这老家伙简直拿自行车当他的第二生命,也不可能撂在傻柱家里的啊……

        傻柱这玩意儿粗枝大叶,笨手笨脚,万一把车子磕一下碰一下,还不得把老家伙活活疼死?”

        李长安刚好出来接水,正巧看到刘家父子空手回来,不由有些诧异。

        “嘿!”

        刘海中看了李长安一眼,身子一转,头往上一扬,那叫一个神气活现。

        “呵!怕不是有啥大病吧?”

        李长安无语,冷笑回应。

        ……

        “哟!爷儿俩今儿个是怎么了?这么高兴?诶,老头子,你自行车呢?”

        刘氏父子刚进屋门,一大妈就乐呵呵的问道。

        随即。

        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有些激动,往外瞅了一眼,快走两步,到了刘海症刘光齐爷俩儿的近前,压低了声音问道。

        “老头子,自行车是不是让易中海借走了?他去办那事去了?”

        “嗯。”

        刘海中对老伴儿脑子终于活泛了一回,表示相当满意。

        “哟!那敢情好!”

        一大妈乐呵呵的道。

        “咱们家终于要翻身了。”

        “那是,以后你我光齐,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刘海中乐呵呵的点零头,满是自得之色。随即想起来什么似的脸色微沉,冷哼一声问了一句。

        “屋里那两个还带不带气儿?”

        “都没事,光福醒过来了,没啥大事,不就是破点儿皮流点血嘛,又不是啥大事。当家的,我可是按你交代的,早饭、午饭都没给他们吃,也没让他们出门。”

        “嗯,好,很好!”

        刘海中听了,更是满意,点零头。

        “对待这种逆子,就该这样!要是搁古代啊,都该乱棍打死!我这已经是对他们十分宽容了!今的晚饭啊,还是不能给他们吃,最多让他们喝点凉水,死不了就得!我非得治治他们这毛病不可!”

        “爸,我看还是算了吧。光、光福再怎么不好,也是我弟弟,教训教训就得了,不能老这么饿肚子啊,您是不是?

        就算是古代,皇帝碰到了什么大喜事,也要大赦下呢,何况现在呢?咱家有这么大的喜事,就把他们放撩了。

        放他们一马,想必也能记住这个教训了。”

        刘光齐立即劝道。

        不是他在乎两个牲口一样的弟弟。

        那两个子揍他揍得可够狠的,他巴不得这两个子活活饿死,但是,现在他还在四九城,千万不能让两个畜生在这个期间死了。

        所以。

        佯装好哥哥,博取两个老家伙好福

        “嗯,大赦下!这词用的好啊!咱们爷儿俩要升官迎来好日子了,就把他们赦免了吧!”

        刘海中坐在椅子上,接过一大妈递过来的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点零头。

        “行!我看行啊!还得是光齐,有学问啊!有学问就是好,有前途啊……”

        让他宝贝儿子一番话下来,拍的刘海中飘飘然然飘飘,那叫一个舒服,感觉自己俨然就是四合院里的土皇帝。

        所以。

        相当痛快的点零头。

        “伱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滚出来吃饭?”

        一大妈没好气的一踹门,直接吼道。

        “知道了,妈!”

        刘光连道。

        他再是恨两个老不死的,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真要活活饿死,可特么亏大了。

        收拾两个老不死的,有的是机会!

        当即。

        刘光就用还能使上劲儿的右胳膊搀着刘光福走了出去。

        刘光还好,也就左边胳膊、膀子使不上劲儿。刘光福可是真惨,头重脚轻,走路直打晃,要不是刘光搀着,能不能走出里屋都还两。

        “哼,就这么坐下吃饭?刚才是你哥求的情,还不谢谢你哥?怎么,红不提白不提还想吃饭啊?

        吃特产吧你们!”

        刘海中没好气的训斥。

        “是,爸得对,谢谢哥。”刘光、刘光福都是向着刘光齐致谢,但是,心里都恨透了,暗自咬牙。

        “没事,兄弟嘛……本来就是相互扶持。光、光福,你们两个也别怪咱爸下手狠知道吗?不打不成才!爸也是望子心切,希望你们都能有大出息。”

        刘光齐怎么可能不知道刘光、刘光福两个畜生在想什么?但他并不在乎,当即,依旧是着便宜话。

        “是,大哥的是。我和光福都知道爸的良苦用心,心里只会有感激,怎么会记恨爸呢?爸妈都是为了我们好,这一点我们都清楚。”

        刘光着拜年的好话。

        昨晚上加今早晨、中午,这都是连着饿了三顿了,哪怕都没怎么活动,也饿的前心贴后背有气无力了。

        这段话,都是强撑着的。

        “嗯,行了,吃饭吧。”

        刘海中很满意两个儿子的态度。

        这才对嘛!

        这让他很有大家长的范儿,再加上好事临门,所以也没有过分难为两个儿子。看见窝头上来,刘光、刘光福都有些忍不住,但却强行按捺。

        他们很清楚。

        万一待会吃没吃相,很可能又是一顿胖揍,那哥儿俩都得归位不可。而且,刘家规矩也大,不管怎样,都得是刘海中夹第一口菜,吃第一口馒头才校他不开吃,自己兄弟俩先吃了,今儿个铁定得交代在这。

        所以。

        刘老狗武力威慑下,他们也只能强忍着不去抓窝头。

        “吃饭!”

        刘海中很满意两个狗儿子的表现,拿起馒头咬了一口,接着夹了一筷子炒白菜。一大妈、刘光齐也都开吃,刘光、刘光福这才慢慢开吃。

        但是。

        也就是一人半个窝头,一碗棒子面粥罢了。

        今儿个刘海中高兴,觉得要“大赦”,才难得大方的让老伴儿给两个狗儿子一人一个窝头,外加两根腌萝卜条。尽管很饿了,但刘光、刘光福在长期武力威胁下,也形成了细嚼慢咽的习惯。

        完全本能。

        “哼!”

        刘海中先是冷笑看了刘光、刘光福一眼,随即才是笑着和刘光齐一边吃饭一边话。

        “光齐啊,你觉得爸当了官儿之后,上面能给配汽车吗?”

        “爸,实话啊,够呛!”

        刘光齐直接摇了摇头。

        “咱们厂里,车间主任、科室干部这种级别的,也就是骑个自行车什么的,你和一大爷立了功以后,可能会再奖励自行车票。甚至,是自行车也有可能。

        但是啊。

        这个汽车,不够级别啊!

        至少也得到厂领导一级的,才能有汽车啊,这年头,汽车多金贵?就咱们轧钢厂,也就一辆汽车,还是领导们共用的。

        不过……”

        到这里。

        刘光齐话锋一转。

        “爸您本身啊,就是当官儿的材料,真要是得到了提拔,当了干部,最多积淀个两三年,应该就能继续提拔。

        毕竟爸您的才学摆在那里不是?

        不过一开始肯定不会提拔的太高,怎么也得慢慢来,不然其他干部可未必服气,反而不好。当然了,以前领导们没发现您的才识,那是有眼不识泰山,目不识珠,所以才明珠暗投,等提拔成干部,就不存在什么明珠蒙尘了,绝对光华夺目。

        谁能看不到爸您的才华?您是不是这么个理儿?到了那个级别,爸就能有汽车了,当然,就算不配汽车,怎么不能申请一辆摩托三轮啊?您是不是,爸?”

        “是,是这么个道理。”

        刘海中点零头。

        “虽然啊……我这个……这个是当官儿的料,但是啊,刚上来一下子提拔太高了,其他干部怕也未必服气。

        一级一级来。

        有道理啊,不过这个……摩托三轮啊,还是不好,露啊!风吹雨打日晒的……不好!洞啊什么的还冷,有可能的话啊,等爸到了厂领导这个级别的时候,还是想要争取一辆汽车。”

        “爸的是,我觉得啊,有可能啊,很有可能……”

        刘光齐紧着打溜须。

        反正他都快要跑路外调了,到时候刘海中出丑关他屁事!

        “光齐啊,等爸当了大干部,一定提拔你上去……”

        刘海中一边吃菜,一边着。

        吃着吃着,就一摔筷子。

        “唉!连点荤腥都没有!以后等老子当了官儿,一定顿顿大鱼大肉,可劲儿造!在厂子里上班,得可着劲儿的让开灶!

        哼!那才是干部的待遇嘛……”

        “爸,您的是。这菜啊,是委屈您了,但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嘛……先凑合凑合得了,等咱们翻身升官儿了,当儿子的想办法帮您弄点五花肥瘦的大肉,咱们也吃它个过瘾。

        五花肥瘦,大块的,炖它个一锅,一海碗一海碗的装。”

        刘光齐继续拍着马屁画大饼。

        “行,好啊!好!爸打就看你有出息,行啊!好!那个……百善孝为先,那个……知道孝顺啊,就是好事啊……

        有前途啊!”

        刘海中很是满意自己大儿子的表现

        ……

        贾家。

        “怎么着,东旭,你师父易中海去举报去了?”

        贾张氏关切的问道。

        “嗯,妈,我师父去了,借了刘海中那老狗的自行车去的。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贾东旭心情明显很好,笑着回道。

        “好!那就好,咱们可要翻身了!太好了,忍辱负重这么久,可算是打了个翻身仗,东旭啊,你到时候李长安成分坏了,他的钱能不能划拉到咱们家来?

        还有那些好吃的什么的。

        哎哟,你可不知道,那李长安多狠,压榨徒弟太狠了啊,足足压榨撩几十块钱的东西,都是好玩意啊。

        又是花生大枣,又是肉啊什么的,真让人看着眼馋。”

        贾张氏眼珠一转,有些贪婪的问道。

        “应该……没问题吧……你想啊,他一个坏分子,还敢反抗咱们对他的制裁?到时候不光肉啊蛋啊的,要都给咱们。

        他家的存款啥的,也都得上交,补助咱们这些贫困户才校对了,还有他那块英纳格的手表,还有那辆自行车什么的,都得给他没收了!

        要是听话还行,不听话,直接让我师父跟街道办反应,把他赶出四合院!把他房子给收回来!”

        贾东旭提到手表、自行车的时候心头一片火热。

        那可都是好东西啊!

        就算是他们车间主任戴的,也是一块二手手表。就这还整在车间里,时不时抬起手腕假装看时间的炫耀呢。

        要是他得了那英纳格的手表,也要这样,好好炫耀个三五个月。

        自行车有了。

        手表有了。

        家里有缝纫机和收音机,那这样算下来,他三转一响都齐了。斜眼瞥了秦淮茹一眼,他都有些在考虑要不要把媳妇给换了。

        自己家以前条件一般。

        按他妈的法,那是找个农村的好掌握,没那么多事。但现在自己立了功,备不住能被提拔当个组长什么的。

        大也是个干部。

        备不住啊,就能找个更好的呢?

        一时间,贾东旭还真就盘算起来这件事了。

        “哎哟,真要这样,那可挺好啊,这里到市局,腿着也就一个来钟头最多,就算是晚上,骑车来回最多也就半个时。

        加上在市局耽搁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时,做多不超过两个时就能有准信儿了吧?”

        贾张氏脸上都乐开花了。

        “呵呵,好!那可是挺好!”

        傻柱在一边忙着做饭,听着贾东旭和贾张氏的对话,心里那叫一个不屑,但表面上还是乐呵呵的。

        嘿嘿!

        肥水不流外人田,最后不定是谁的呢!

        ……

        “狼崽子!你就等着倒霉吧!嘿!就你这两下子,还想要跟我易中海斗?纯属做梦!”

        易中海骑着自行车,冷笑着往市局赶。

        他现在已经在想着立功之后被提拔的事情了。

        原来的时候。

        除了养老,他啥都不关心,但,现在自己不是绝户了,自然应该上进一些,争取给宝贝儿子易东旭、宝贝孙子易梗等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了。

        还别。

        骑着这自行车,是比腿着舒服哈……

        不由得。

        易中海就暗自决定,等恢复了名誉之后,一定要争取在厂长那里搞两张自行车票,还都得是二八大杠的。到时候自己一辆,东旭一辆,多美气啊!要是能再弄一辆二六的,给张根花骑也挺好的。

        出去买菜买米面什么的,也方便不是?

        好歹也是给自己生了一个宝贝儿子,还含辛茹苦帮着拉扯长大的啊!

        这可是他们老易家的功臣啊!

        想着这些,易中海心里那是热乎乎的。

        南锣鼓巷到市局本来腿着也就一个钟头的路程,骑车子十多分钟也就到了。易中海将车子立在了市局门口,心锁好,就往市局里面走。

        现在到了下班的点儿。

        即便是市局,大部分工作人员也都下班了,只有一部分值夜班的还在。

        “同志,你找人还是办事?”

        一位值夜的公安笑着问道。

        “同志,你好,我是南锣鼓巷四十号院的管事大爷,也是片区派出所的治保委员,我来是要反应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易中海单刀直入。

        “哦?”

        这位公安一听,眼神顿时凌厉了不少,一下子就神色凝重起来。

        “同志,你先坐下,慢慢。”

        好几个公安,一下都围了过来。

        管事儿大爷?

        这可是积极分子啊!

        要知道。

        积极分子可是有负责管区治安维稳、监督举报可疑分子的职责,市局不少大案要案都是积极分子提供的一些重要线索。

        眼前这老同志,还是个治保委员,肯定觉悟很高、眼光毒辣啊。而且,他都绕开派出所,直接来市局了。

        能是事?

        该不是有什么大案吧?

        一时间。

        所有人都是神色凝重起来。

        “好,谢谢同志了。”

        易中海笑呵呵的点零头,找个座坐下,定了定神,这才继续道。

        “同志,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来,但是啊,我觉得作为治保委员,我有这个责任来反应一下这个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院啊,有个半大孩子最近挺可疑的,他读书读的很好,考个大学都没问题。可好好的高中不上,半道跑去轧钢厂食堂当厨子了,问题是他之前在我们院里住了十多年,谁都不知道他会厨艺,整就是念书。

        结果……

        一去轧钢厂,那厨艺高的不得了,直接就成为了轧钢厂的大红人。

        这明摆着不对啊!

        而且。

        这个孩子还是我们四合院的一户军烈属,以前见了谁都很有礼貌。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血口喷人,诬陷我徒弟,也是我们院儿里的一户人家,是人张口就跟他借两百块,要吃军烈属绝户。

        这就是没有的事儿嘛!

        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这孩子前后的变化,让我们大家伙儿觉得,都不认识了,完全陌生,就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一样。

        所以。

        这件事我觉得有蹊跷,琢磨着我们认识的那个孩子和现在住我们四合院的,压根不是一个人啊!?

        会不会有那么几分可能是敌特伪装?虽然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件事毕竟不是个事儿啊。

        你想啊。

        轧钢厂食堂的大厨子啊!我们红星轧钢厂,一万多人,得有五千多人去他们食堂吃饭,就连我们轧钢厂的不少干部,也都喜欢去那里吃饭。要是没问题自然最好,要是有问题,那可不是事啊。

        因为有这么个疑问,我就把这件事和街道办反映了。”

        “等等!同志,你你把这件事……和街道办反映了?”

        有公安诧异。

        “对啊,是反映了。”

        易中海点零头。

        “那街道办应该派人核查过了吧?街道办受理,那不应该是附近派出所着手调查核实吗?等结果就好了啊。”

        这位公安道。

        “是啊同志,你是积极分子,也应该知道咱们现在力量紧缺,要负责的事情太多了,派出所负责调查的话,那等结果通知就行了啊……”

        又有公安道。

        “不不不!真要那样就好了,问题就出在这审查上面啊,要不我怎么会直接来咱们市局反映情况呢?”

        易中海连连摇头。

        “问题就是我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啊,也没见谁审查,就直接出了结果,是这孩子没问题,反而把我们院子里几个老实巴交的人家给背了一个处分。不怕您各位笑话,这里面就包括我。”

        “有这事?!”

        几位公安一听,全都是面面相觑,眉头紧锁起来。其中一位负责值夜的公安,听着易中海的话,却脸色阴沉了几分。

        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随即就是隐忍,佯装无事。

        对此,易中海并没有觉察。

        “嘿嘿!狼崽子,你以为三亲六故里有个街道办当干部的,就能包庇你?想得美!”

        易中海心下冷笑。

        他可不傻。

        看着他这一番话,有些吞吞吐吐,和平时单刀直入、干脆利落的行事风格完全就是两个样,但是,其实都是他故意为之。

        就像当初。

        他向街道办张主任举报的时候一样,也只是打着“反映问题”的旗号,并不真的一口咬定了李长安是敌特,只把关键线索指出来,引导他们往这个方向去靠。

        “什么?!竟出现了这种事?!”

        有公安表示质疑。

        “同志,你是向谁反应的?那一片我记得街道办主任姓张吧,她对象好像是行伍出身……”一位公安皱着眉头回忆着资料。

        他对张主任,明显不是很熟。只是知道有这个人而已。

        “对,街道办主任就是姓张。张主任为人还是相当认真负责的,我因为是治保委员,所以,也和张主任打过一些交道。

        这一次我向街道办反应情况,就是直接和张主任反映的。当时张主任叮嘱我要保密,我当然明白这里面的事情了,毕竟当了十年治保委员了不是?

        可没想到……

        等来的结果,却是惩罚我们几家老实巴交的住户。当时我就觉得纳闷,去找张主任,她避而不见,后来我才听张主任的对象和李长安的父亲好像是战友。张主任有可能是太相信李长安了,所以,在一些问题上……犯了错误?

        我是这么琢磨啊。

        咱也没有证据不是?但就是有,那也是情有可原嘛。我来反映问题,绝对不是因为我挨了板子,不服气。这么多年老同志了,这点觉悟咱还能没有吗?我挨板子最多受点委屈,算不了什么。可万一这里面真有什么问题,厂子里那可是几千条人命啊同志们……

        我来啊,不是要举报张主任,实在是不忍心看这么好的一个主任犯原则性的错误啊!”

        易中海一脸诚恳的道。

        “老同志,我听你这意思,好像是……张主任因为亲情罔顾程序,枉顾纪律,是吗?”

        之前变颜变色却又隐忍不发的年轻公安,忽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