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58章 我,李三,不谢!

第158章 我,李三,不谢!

        第157章我,李三,不谢!

        “我还有东旭!还有根花、棒梗、当……三世同堂,我还有福没享呢,绝对不能就这么认了!”

        易中海咬牙,暗下决心。

        无论如何,都不能认命啊!

        一定要想办法洗清名誉啊……

        对!

        聋老太!

        这老太婆吃的盐比他吃的米都多,心眼那叫一个多,备不住就有什么好主意呢?而且,有这聋老太在,就是他的一张护身符啊。

        只要这位老祖宗还活着,不管怎样,他易中海至少还有一个照顾军烈属的名声不是?

        想到这里。

        已经好几没去看过聋老太的易中海,便决定等到这周的时候,去好好陪聋老太会子话,暖暖心。

        当然了。

        还得带点好东西!

        这老太婆,嘴可刁,看来还得让傻柱往鸽子市儿跑一趟了。到时候给聋老太做碗肉带过去,保证哄得这老太太高高兴心。

        想到这里。

        易中海渐渐心神镇定下来。

        是啊。

        他还有聋老太这一张护身符。

        而且。

        他还有大把的积蓄。

        大几千块钱呢。

        就算真的不能恢复名誉,哪怕没来钱道儿了,也不怕,他手里的这笔钱,足够让他和宝贝儿子易东旭一家人生活的很好了。

        把棒梗抚养成人,看着他娶妻生子,完全不是问题。

        到时候。

        那就是四世同堂了,多大的福分啊!

        更何况。

        这只是他最坏的打算罢了。

        想到这里。

        易中海心里又有了热乎气,强打精神,就要往回走,但,刚走了几步,就觉察不对。

        不对啊!

        他是骑车来的。

        以前他一向都是为人精细,从来都是滴水不露的性子,今失魂落魄,连自行车差点都落在市局这儿。可见这件事的失败,对他冲击何其之大。

        “该死的李家!该死的李长安!死剩种……”

        易中海见四下无人,快意的咒骂着,疾步往自己停自行车的地方走去。这自行车,可是刘海中的宝贝。

        真要是被他落在这里没有骑回去,这老家伙非得跟他急眼不可。

        唉!

        自行车,有辆自行车是好啊,比腿着强很多,可惜了,原本他还打算等这件事成了,把李长安扳倒之后,他和东旭一人一辆崭新二八大杠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但怎么也得给自己宝贝儿子易东旭弄一辆新点的二手自行车。

        以后有空了,得多去北新桥信托商店去转转。

        有好车子,就拿下。

        李长安那狼崽子九成新的双枪牌自行车,不就是从北新桥信托商店淘到的吗?自己要是肯用心淘,指定也能淘到。

        嗯……

        有点悬!

        这事儿得碰运气,不行就多去几家信托商店转悠转悠,总能淘到辆新点儿的自行车不是?至于自己,还是算了吧。

        手头现在没了来钱的道儿,还是能省则省吧。

        自己少花点,东旭就能多花点。

        想到宝贝儿子东旭,易中海脸上多了一丝笑意,可这笑意,下一刻就彻底消失。

        车呢!?

        车哪去了?

        易中海都呆住了。

        自己绝对没记错,就把车停这里了啊,而且停车落锁,不可能被人骑走才对啊!刚才乌漆嘛黑,离远了看不见,他没留神,可现在到了近处了,四下踅摸也没见到有自行车,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

        该不会是丢了吧?

        市局门口啊!

        自行车能丢了!?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应该是谁嫌碍事,给推到一边了?易中海想到这里,快步在附近二三十米范围内走了一遍,没找到。

        别刘老狗那辆自行车了。

        其他自行车也没见着。

        毕竟。

        现在都什么点儿了,哪里还有人往这里停车子啊?市局的值夜公安虽然有自行车,但并不停在这里。

        因为现在四九城。

        一般的事情,厂子范围内,是保卫科优先处理,片区事有派出所。市局主要负责的都是大案要案,出动的时候,可不是骑自行车。

        一般都是汽车和三轮摩托之类的。

        讲究的就是一个快!

        “怎么会这样?”

        易中海只觉得脑袋嗡文。

        到了现在。

        他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老刘那自行车是丢了!但是,他还是不死心,又扩大了搜索范围,东奔西走,查了好一阵,方圆百米都查了个遍,确实没樱

        “胆子太特么大了!敢在市局门口偷自行车?”

        易中海气的脑袋发昏。

        好悬没背过这口气去!

        今儿个真是倒霉透顶啊,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事儿没办成不,自行车还丢了,刘老狗不得找自己拼命?

        要知道。

        他刚才进市局,这出来进去的,最多也就隔了十分钟左右啊,怎么这会儿功夫,自行车就丢了?

        哪个缺了大德的,下手这么快?

        而且。

        这里是哪儿?

        市局啊!

        太岁头上动土,活腻歪了?!

        “不行,这事儿必须得报案。”

        易中海打定主意,就立即又折返了市局。

        “嗯,老同志,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其他事?”

        有值夜公安见易中海又回来了,不由奇怪。

        “同志,我要报案!”

        易中海气愤不已的道。

        “报案?报什么案?”

        吴公安来了兴趣。

        这老不死的,该不会要实名举报李长安吧?要是那样,他可就有理由整这老不死的了。但是,按照他查到的资料了解,这老家伙不是这么没脑子的人啊,从他先前反映问题也能看出来。

        滑不留手。

        完全是老泥鳅!

        那又会是报什么案?

        刚才这老家伙出去了有四十多分钟了吧?算算时间,早就回到四合院了才是,难道南锣鼓巷出了什么大事?

        可就算这样。

        一般也是报派出所啊。

        如果派出所人手不够,才会报备他们市局。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吴公安有些好奇。

        不只是他,其他公安也是一样。

        “同志,我要报案,我自行车丢了!”

        易中海气愤道。

        “什么?自行车丢了?”

        吴公安愣了一下。

        “易中海同志,自行车丢了,这是大事,但是,你应该是在四合院丢的自行车吧?那这事儿应该归片区派出所管。

        那一片他们熟,应该能给你找到。

        直接上报我们市局,这不符合这种盗窃案的流程啊,而且,就算是在这里报案,也是划分给伱们片区派出所管。”

        “不是!”

        易中海连连摇头。

        “我自行车不是在四合院丢的,我刚才还没来得及走呢,自行车就是在这儿丢的,就停在市局门口。

        而且我也落锁了。

        就这么会功夫,就没了。”

        “什么?市局门口丢的!?”

        值夜的公安听了都觉得新鲜,但更是气愤。

        这特么还撩!

        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啊!这不是找抓吗?

        “四十多分钟还没回四合院,看来这老不死的受的打击挺大啊……”

        吴公安心里却是暗道。

        与此。

        也是冷笑。

        只是,这自行车盗窃可不是事,所以,连他也是一下认真起来。一辆自行车,至少也得是大几十块钱,顶的上一般职工一两个月的工资了。

        这可不是数目。

        “嘿!哪个混蛋这么大胆?抓住他看我不收拾他个狠的!”

        有老公安气不过,忍不住气的拍桌子。

        “别慎着了,都先出去,往四下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一位老公安吩咐了一声。

        立即。

        十多位公安,全都出动,拎着手电筒四下寻找了一通,啥也没找到。

        “同志,你车看来是真丢了,来吧,做个笔录。”

        吴公安道。

        “你车什么牌子的几成新,有没有什么特征,比如哪个零部件有伤啊什么的,或者车梁有没有弄绒布之类的包裹起来啊?”

        “同志,我那车是新的,刚买了不到半个月。”

        易中海道。

        顿时。

        所有公安,全都有些同情起这易中海来。

        这年头。

        买辆新车可是不易啊,自行车票可不是那么好弄到的,厂子里抽个十次八次,抽不到都再正常不过了。

        再了。

        新车啊!

        一百五十多块呢。

        这也太倒霉了吧?

        “刚买的?什么牌子?什么型号?”

        做笔录的吴公安也吃了一惊。

        “是永久的二六大杠,特征……对了,左边的脚蹬子不心摔坏了,其他的就没了。车梁上没缠布什么的。”

        易中海回忆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就记得这些了。

        “那车牌知道多少吗?”

        吴公安又问道。

        “车牌?这我还真不知道,其实那车啊,不是我的,是我借我们院另一个管事儿大爷的,叫刘海郑

        车子是他买的。

        我因为要来反映情况,所以,借用一下,没想到就丢了。”

        易中海只能实话实。

        这年头车子多宝贵?哪有人记不住自己车牌的?看着吴公安怀疑的眼神,易中海只能把真相了出来。

        “好家伙,车子丢了,还是借的,还是新车,这老家伙怕是没好果子吃啊!”

        吴公安听了,好悬没乐出来。

        要是一般人,他肯定特别同情,可谁让这老家伙是个坏分子呢?他查案归查案,但也不妨碍他看哈哈乐不是?

        “行,易中海同志,我们已经详细记录在案了,等回头我们找到了这辆自行车,会和你联系的。”

        吴公安点头。

        “同志,多久能有信儿?”

        易中海连道。

        “这个……不好啊,我们会知会在信托商店附近蹲点儿的同志留意,万一偷车的是个新手,两三就能落网。

        但这家伙敢在市局门口偷车,八成是老手了,这种老油子,可不好抓,三两个月都未必有准信儿。

        只能碰了。”

        吴公安实话实。

        “那……那行吧,还请公安同志尽快破案啊,一辆自行车不少钱呢,我们院儿管事大爷刘海中同志可是个好同志啊。

        省吃俭用。

        好不容易买了一辆自行车,要是丢了,得心疼死。”

        易中海为了博取同情,让公安尽早破案,还扯了个谎。

        好不容易买一辆新车,这是真的。

        这年头谁买自行车也不易。

        但省吃俭用?

        那可就纯属扯淡了。

        老家伙吃的体胖膘肥,伙食可是相当不赖。

        “放心吧,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忙找这辆自行车的。”

        吴公安点零头。

        “……”

        易中海还想再什么,但终究没有出来,只能叹息了一声往外走。

        “该死的!谁偷了我的车啊!该死啊,缺了大德了!”

        易中海骂骂咧咧的腿着往回走。

        要知道。

        南锣鼓巷距离市局一个钟的路程,远不远,近可也不近啊!他这一路上耽搁了一些功夫,再加上市局这边耽搁的时间,约摸着现在得七点多了。

        腿着回去。

        得般多钟。

        吃饭这事儿先撂一边,他宝贝儿子易东旭就算没等他一块吃,也会给他留饭的。但是……家里根花、东旭他们娘俩可都等着回信呢。

        这可怎么啊!

        还有刘海中那老狗,也指定等着信儿呢。

        到时候跟他又该怎么交代啊!

        唉!

        事没办成,车还丢了,这……这……这可怎么办是好啊?易中海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琢磨着这件事该怎么办。

        ……

        “嘿!三哥,牛啊,这简直飞来凤啊!今儿那老不死的不得气死?”

        一个瘦猴儿一样的人笑嘻嘻的骑着自行车,巴结着另外一个骑着崭新永久二六大杠自行车的精壮青年。

        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样子。

        “嘿!那是!玛德,敢在老子面前按车铃,简直活腻歪了,要是搁在以前,老子非得点了他!”

        青年冷笑。

        “把他车弄来玩玩,算是便宜他了。”

        “三哥,这可是崭新的永久二八大杠啊,看上去刚买的,要是出手了,往少了,也得有个四五十块啊。

        够咱们爷儿们一个月的嚼口儿了。”

        瘦猴儿笑嘻嘻的道。

        “嗯,的确够了。回头咱们把这车出手了,应该能卖个六十左右。花二十块钱买点鸡蛋、花生、肉什么的,够改善一阵子伙食了。

        剩下的四十块,一部分弄点儿点心、酒什么的,其他的买点口粮。”

        青年微微点头。

        尽管这阵儿街道上没人了,几乎净了街了,但他们话声音都很低,在近处都听不清的那种。

        青年很是得意。

        他也算是惯偷了。

        但因为谨慎,到现在都没被抓住过,其实他排行不在三,但因为崇拜燕子李三,所以,让弟管他叫三哥。

        自诩燕子李三再世!

        平时也是逮着什么偷什么,但,他也讲个侠义,穷苦人家不偷,偷的那都是有俩钱的主儿。

        今儿个也是巧了,本来他没打算偷东西的。

        就是出来闲逛遛遛。

        没想到有个不开眼的糟老头子,骑着自行车按车铃,让他心里老大不痛快,索性就偷了。当然,这也是一则黑了,二则这车有油水,往鸽子市儿一卖,省着点花,都够俩儿月的嚼口儿了。

        所以。

        这才胆大包的将车锁给撬了,直接顺走了车。整个过程查数都不到十秒,溜门撬锁这一套他是大大的内校

        不然也不敢自诩燕子李三再世了。

        当然。

        他也看的出来,这老家伙看着是去市局,但样子什么的,不像是公安,且也是把车停在门口,他才下的手,要是公安他绝对不会下手。

        因为可能会被一直盯着查这件事。

        他可不想栽跟头。

        “三哥,咱们什么时候去鸽子市儿把这车倒腾出去?”

        瘦猴儿问道。

        “要不就这两?”

        “你特么有病啊,这会儿那老家伙应该报了案了,风声正紧呢,这个时候出手,找死呢?”

        被称为三哥的青年骂了一句。

        “那什么时候出手啊三哥?”

        瘦猴儿连忙问道。

        “嗯,咱们先回去,把这车找个地儿藏好了,至少呆个三个月五个月的再往外出手。”

        三哥琢磨了一下道。

        “还有,咱们爷儿们手里不缺钱,家里白面、棒子面儿的也够吃一阵的了。暂时啊,别出去倒腾活了。

        鸽子市儿也别去。

        最近。

        肯定风声紧。那里也别去,就在家里猫着。就算出去倒腾了活儿,弄到点好玩意,也得往后压压手,等过两个月再去出货。”

        “成,我听三哥的。”

        瘦猴儿连连点头。

        两个韧声交谈着,消失在夜幕郑

        ……

        “……”

        南锣鼓巷,四十号四合院外,易中海好不容易腿着走了回来,但,站在门外,还是愣了一会儿,好半,才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这事……

        暂时还不能内部公开!

        他立功失败这件事,只能告诉少数一两个人,刘海中那里……能拖就拖吧!

        想到这里。

        易中海如释重负,神色淡然的走进了四合院。

        “哟!一大爷,您回来了?嘿!这一去大半儿,可让我们急死了,诶,不对啊一大爷,好家伙……

        您怎么腿着回来的啊?

        我怎么花这大半儿呢。后院那自行车不是借您了吗?怎么,舍不得骑?嘿,真会过日子,我一大爷就是精细……”

        一进中院。

        贾家门帘子就掀开了,傻柱乐呵呵的走了出来,大大咧咧的和易中海打着招呼,虽然觉得易中海没骑自行车回来有些奇怪,但那自行车又不是他的,所以,他也并不怎么关心。

        “柱子,先进屋再。”

        易中海神色冷淡,看了傻柱一眼,径直往贾家门里走。

        “师父,您回来了,怎么样?”

        贾东旭在门里迎着。

        “是啊,老易,怎么样啊?”

        贾张氏也一脸关切的问道。

        这件事可不啊!

        事关她宝贝儿子的名誉、工作,勾打连环,更关系到他们全家的生计问题。所以,由不得贾张氏不关注。

        现在都般多了。

        其实要没什么事,一般人都睡下了,就算不睡下想要会子话,那也是关疗就着黑聊。毕竟,谁家日子也不富余。

        开着灯不费钱啊。

        大也是一笔挑费!

        但。

        贾家因为要等易中海问询,所以,一家人都还没睡下,此刻全都是和傻柱一样,眼巴巴的看着易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