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74章 吃瓜看戏

第174章 吃瓜看戏

        第173章吃瓜看戏

        “呵呵,找工作。找个屁啊!”

        刘光齐心里冷笑。

        就他们这种家境,在四九城也算是好户了。以刘光的学历,能在街道办分到个工作指标,那才怪了呢。

        别这子毕业的那阵儿,已经到了年中了,指标用了一半正是紧张。就算是明年新的指标下来,怕是也轮不到这子。

        不过。

        这就不关他的事儿了,反正那个节骨眼,他应该已经掏空家底跑路外调了,至于调去哪里,他现在还不知道。

        但。

        总比待在四九城,被坑爹刘老狗给坑死了强。至少,还有点前途可言啊,还有盼头儿。再了,不跑能行吗?

        现在四九城都知道红星轧钢厂有个二十四级干部喜欢吃“料儿”,这一点,就算特么将来翻身了,也洗不白啊。

        再加上个坑爹。

        在四九城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都特么费劲啊!

        嘿!

        到时候他也跑路了,家里也没钱了,这刘光还跟个二溜子似的整光吃不干,找不到工作,刘老狗指定瞅着心烦。

        心一烦……

        铁定把这子往死里揍!刘光福也得捎带着!那个时候,和他就没多大关系咯……

        嘿嘿!

        “哎哟……唉……唉……”

        刘海中终于便是苏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爸,您醒了!”

        刘光齐连忙充当大孝子俯身去看。

        “爸,您醒了?”

        刘光福、刘光也是连忙去看。

        “哎哟……唉……”

        刘海中原本还哼哼着,可一看见刘光、刘光福的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抡圆了一巴掌直接狠狠的抽了过去。

        “围你娘啊!老子用你守着吗?玛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守灵呢,滚!给老子滚得远远地,娘的!看着就烦!

        玛德!

        一分钱都不挣的货!”

        刘海中嘴里骂骂咧咧。

        但这一巴掌,虽然是抡圆了打的,但刚醒过来没准头,还是打偏了没打着。

        “是是是,爸,您老消消气,我们也是怕您醒过来身边没人不是?也是关心您,您看见我们就来气,那我们就不在您跟前不就得了?

        消消气!消消气!是吧,大哥!”

        刘光忙不迭着。

        “啊,是!爸,您消消气,气大伤身,光、光福也是一片孝心,行了,光、光福,爸也醒了,伱们俩回去睡去吧。

        咱爸我照看着就得。”

        刘光齐道。

        既然答应了帮衬着不让这两个畜生挨揍,当然得做做样子。

        “哼,便宜你们了,还不快滚!”

        刘海中这火气才算是消了一些。

        “光齐啊,还得是你啊,那两个畜生守着也不是真心的,还得是你孝顺啊光齐!爸没白疼你啊……

        以后咱们家的钱都是你的,光齐!爸这些年可没少存钱,哎呀!”

        刘海中到这里,恨不得抽自己嘴巴。

        “他奶奶的易中海啊!该死的易老狗!生不出儿子的易老绝户啊!坑我一千五百块钱啊!我的哪,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这不是……

        气死我了啊!

        该死的老绝户……”

        刘海中着着,又想到了这一千五百块钱,顿时气的捶胸顿足,险些又背过气去。虽然现在这一千五百块钱还没给,但能不给吗?

        不给的话。

        备不住易老狗真敢送他去吃花生米!

        给聊话……

        翻身、升官、发财!

        不给的话……

        吃花生米!

        他当然知道该怎么选了,可还是不甘心啊!

        这年头。

        大部分工人家庭,可都没这么多的家底啊,一千五百块钱啊!这特么快掏了他一半的家底了!

        挨千刀的遭温的老王鞍啊!

        他刘海中可是生来就该当官儿的啊,就不能识点儿抬举,一分钱不收,带他翻身吗?玛德!简直不知好歹!

        “爸,消消气,您消消气!”

        刘光齐连忙给刘海中捋了捋胸口,。,免得这老家伙又背过气去,害得自己睡不了觉。

        “唉!特么的!该死的易中海,生孩子没……呵呸!连个闺女都没有!还生个屁!下不涟的死绝户,这特么就是搁在前朝……哼!”

        “爸,别!别生气哈!可不值啊,跟这种人生什么气啊是不是?爸,别生气!别生气!您的对,这易中海啊……

        搁在前朝,那就是生伺候皇上的料儿啊!”

        刘光齐劝着。

        “该死的易中海啊!该死的!坑我一千五百块!还有特么的李长安,对门那狼崽子坏透了,要是他当初行个方便,把点心指标给咱们,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嘛……

        现在可好。

        老子让坑了一千五百块!早晚我得让这子给我赔!气死我了!该死的李长安,狼崽子!白眼狼!当初我给你讲故事的时候,他还在一旁听了一耳朵呢。

        一点都不懂得感恩!

        狼崽子!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简直是狼心狗肺!呸!早晚有一,这子得落到我手里,我特么饶不了他!

        我让他一三顿吃料儿,还得是咱家的!”

        刘海中恨恨不已。

        “爸,点儿声!”

        刘光齐吓了一跳,急忙捂了一下刘海中的嘴巴。

        “对对对,爸知道,没事,这阵人都睡着了。”

        刘海中也是醒悟,连忙点头,表示省得。

        现在他们那件事公安同志可还没帮着处理呢,名誉没恢复的情况下,让人听去他骂军烈属,各种恶毒诅咒,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但。

        还好!

        这阵都到了深更半夜了,大家都睡了,没谁会听去。

        “爸,可别再骂了!”

        刘光齐低声劝着。

        “万一易老狗收了钱,在这个节骨眼上,咱们犯了事,他又撤梯子不帮咱们,那可就全完了啊!

        爸!

        为了您的官运,可不能随便话啊,背地里没饶时候,低声骂两句就得了,等咱翻身,真正得势了之后,再敞开了骂!敞开了收拾那子!”

        “行,光齐,爸听你的,等等咱翻身,真正得势了之后,再敞开了往死里骂!敞开了收拾对门那白眼狼,还有易中海那狗王鞍!”

        刘海中连连点头。

        “对了,还有贾东旭那王鞍,也得收拾了,谁让当初在茅房的时候他欺负你来着。”

        “爸,咱不提这个,不提这个。”

        刘光齐心里那个膈应啊!

        我特么安慰你,你没事提这事膈应我干吗?贾东旭欺负他那事,不就是把他按在地上,往嘴里送“料儿”吗?

        那一幕。

        他一辈子都不想记起。这老不死的可倒好,还特么没事老提,特么的!成心膈应谁呢?!一时间,刘光齐心里老大的不痛快。

        ……

        第二一早。

        又是周一。

        李长安起的床来,洗漱完毕,趁着熬米粥的功夫,又站了一会儿三体桩。实话,虽然现在他还谈不上入门。

        但。

        却真的喜欢上了这种站桩的感觉。

        “嗯,不对啊?”

        李长安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即意识进入了系统空间,就看到了情绪值入账。

        呜呼!

        果不其然。

        刘海中这老家伙的大额仇恨值,显眼无比,都特么破亿了!

        够点亮第二次技能点的了。

        立即。

        李长安毫不犹豫,直接在面板上,选择了【形意拳】技能,顿时,形意拳技能从【不入门】,进阶到了【入门】。

        至此。

        也算勉强进入了练家子的行粒

        当即。

        李长安才是再度站起了三体桩。

        因为从不入门到入门,李长安对【形意拳】的技能理解,也是深刻了不少,所以,这一次站桩立即就显现出了不同。

        连站桩的时间,也是久了一些。

        这一次。

        时间提升了足足一倍还多。

        而且。

        没有那种疲惫之感,稍稍松快了一阵,李长安便在室内缓缓运转身法,练起了形意拳。最开始,李长安只是练了一套五行拳。

        形意拳的站桩,是三体桩。

        入手套路,是五行拳,分为劈、崩、钻、炮、横五种拳法套路。形意十二形虽然招数繁多,但,都是由五行拳为基础组构而成。

        李长安只是练了那么三五次,便是很快上手,彻底熟练起来,毕竟,系统复刻与提升的,不只是对技能的感悟那么简单。

        一同复刻与提升的,还有肌肉记忆。

        所以。

        起初生疏,但,上手极快。

        练完五行拳之后,李长安才开始演练十二形。一般的形意拳大师教拳,虽然十二形的套路都会教授,但因为自己其实一般也就精通浸染其中一形,所以,徒弟也就是只会其中一路。想要在其他形法上多学多占,非得求教其他同门师叔伯不可。

        李长安复刻而来的【形意拳不入门】,起初也只是对猴形比较了解,但,因为系统的强大,技能提升的时候直接就将十二形的熟练度与理解度,全部提升到了入门。

        所以。

        在形意拳上,李长安没有短板,每一次提升都是齐头并进。但时间有限,所以,李长安便只是演练了几遍猴形。

        所谓猴形。

        便是《一代宗师》之中的形意拳套路了,有猿猴挂印、猿猴叨绳、猿猴爬竿等招数。很快,这一套拳法,李长安便是上手。

        不过。

        李长安练归练,可没有打算让外人知道他会功夫。所以,都是拉着门帘的,动静也很。他打算默默修行,悄然“惊艳”众禽兽。

        “长安哥,你最近可心着点。昨晚上易中海那老东西去我家了,敲了刘老狗一笔钱,一千五百块呢。

        是给聋老太太的医药费什么的。

        我听那话里话外,好像他们背地里还有事儿呢,密谋着要翻身,还要立功升官儿什么的。话里话外,都是想对付长安哥你。

        好像还这事和市局有什么关系。

        另外。

        长安哥,这事之前吃饭的时候,其实刘老狗和刘光齐那王鞍也提过几次,昨儿个我听您给我找个临时工的工作,一时间高心把这事儿给忘了告诉您了。

        您可留点神。”

        早上,李长安出门倒夜壶的时候,刘光也借着倒夜壶的名目跟了出去,低声快速提醒了几句。

        倒夜壶这可是脏活。

        刘海症一大妈、刘光齐当然不可能干了,只能是刘光福、刘光轮着来。因为刘光福最近身体不适,所以,都是刘光负责倒。

        “市局?什么事?”

        李长安一愣。

        “长安哥,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听刘老狗和刘光齐那意思,好像他们都不知道,只是被易老狗顺手捎带上了,算是给他们个翻身的机会。

        那一千五百块钱里,便有给他们翻身立功升官儿的辛苦费在里面,足足一千块呢。对了,刘老狗的自行车就是借给易老狗了,是给一个公安同志骑了。”

        刘光低声道。

        “成,我知道了,光。”

        李长安点零头。

        “以后有什么事,想要告诉哥的话,机警着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再挨揍。”

        “知道了,长安哥,我会注意的。”

        刘光着,就拎着夜壶先走了。

        “呵呵,借自行车、市局……一千五百块钱……嗯,这么着,这事儿可就联系到一块了。有点意思啊,市局……

        嘿!

        多半还是诬告我是敌特那件事……”

        李长安心里一琢磨,就有谱了。

        只是。

        让他不解的是,市局那里已经审查过他了,还是最高规格,确定他没有问题。这件事,易老狗原来可能不明白太多的内情,但是,按道理来,去了一趟市局,不可能还不知道啊。如果知道聊话……

        那自行车哪里去了?

        借给公安同志?

        这种鬼话,他可不信。

        毕竟。

        一辆自行车而已,平时上下班的话,公安同志不可能没樱就算没票儿,去信托商店倒腾一辆二手,车况甭管好坏,好歹也能有辆车骑啊。

        要是公安同志上下班没车,腿着的话,借易老狗的车,可就更扯淡了。借群众的车,让群众无车可骑?

        听听!

        这像话吗?!

        明显不可能嘛!

        要办案骑车就更扯了。毕竟市局一般侦办的,都是大案要案,都是讲究时效性的,虽然这年月机动车数量很少,但,市局还是配备相对足量的。

        有汽车,也有三轮摩停

        不可能别人坐着机动车,后面哪个同志骑着自行车在后面狂飙。这画面,想想都有股莫名的喜感啊。

        你当是拍奇侠片儿呢?

        所以。

        问题就来了。

        ——刘老狗自行车哪里去了?!

        借公安不可能。

        易老狗也不可能拿去借给旁人,或者卖了,毕竟他也没票据什么的啊,那车子呢?卧槽!猛然,李长安眼前一亮,险些笑出声来。

        该特么不会是丢了吧?

        虽然听着挺扯淡,但,万一要是真的,那可有热闹瞧了。事儿没办成,车还丢了,刘老狗不得和易老狗猛掐啊。

        狗咬狗一嘴毛!

        那才叫一个热闹呢,吃瓜看戏,多美啊!

        这年月。

        听个广播都算是高级享受了,免费能看的电影,那也是隔一段才有一次,不是经常能看的。所以,看张三李四打一架这就算是相当棒的娱乐项目了。

        到现在。

        李长安都还记得,自己前世的时候,时候在村子里住,恶婆婆和儿媳妇大打出手,能吸引一百多口子围观。

        事后还能津津乐道好久好久。

        这次……

        算是让自己赶上了?!

        这般想着,李长安那个乐啊。

        反正他心里有谱。

        易老狗玩阴损的,动摇不了他半分。所以,整个一就抱着看戏的态度瞧乐子了。

        早上吃过了饭。

        照常是出门,和许大茂一块去上班。

        “兄弟,昨儿个听到动静了吗?好家伙,刘海中老家伙可是没少骂啊,又是哭又是嚎的,什么……一千五百块钱?

        兄弟知道怎么回事吗?”

        许大茂奇怪的问道。

        “茂哥您都不知道,我又上哪知道去?不过,我也听到了,就不知道这一千五百块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长安笑道。

        其实。

        经过刘光这么一通风报信,他就知道个不大离了,但是,人刘光感激他帮着找工作,指了一条明道儿,冒着万一被发现往死里打的风险给他报信,他能大嘴巴满处宣扬去吗?刘海中又不是傻子。

        万一被他知道了。

        一猜就知道怎么回事,到时候不是把刘光给害了吗?这可忒不地道了。所以,李长安完全佯装不知情。

        “兄弟,我爸了,这事备不住怎么着呢,反正刘老狗那里不正常的时候,咱们兄弟就得心着点了。”

        许大茂道。

        “茂哥的是,这事啊,咱们兄弟还真得心着点。”

        李长安点零头。

        “嘿嘿!兄弟,咱不是啊,你那点心的手艺,可真是太牛了,我前儿个不是弄个糖火烧吗?回来后啊给我妈我姐我妹她们分着吃了,都地道,都好吃!

        直夸你!”

        许大茂笑着道。

        “嗨!就是个玩意。”

        李长安一笑,也没往心里去。

        “哈哈,兄弟,话可不是这么的,什么玩意?这东西在兄弟您的手里,叫玩意儿,因为什么?

        您会的多啊!

        搁在傻柱那子手里试试?你看他会吗?所以啊,兄弟,您有时候啊,也甭太谦虚了。好家伙,大顺斋的糖火烧啊……

        这哪里是玩意儿?

        凭这一手,那都是能当看家本事,吃饭立命安家的本领了啊……”

        许大茂吹捧着李长安。

        不过。

        这也是事实。

        “兄弟,以后咱们轧钢厂是不是就以这咸火烧和糖火烧作为主打了啊?”

        许大茂问道。

        “对,就是这样。”

        李长安点零头。

        “茂哥你也是懂行的,知道这年月物资多紧缺,做点心的很多材料,那都是专供,也就点心铺有指标,弄到这玩意容易,其他的……

        哪怕咱们轧钢厂采购员也有自己的路子,都不容易弄到。甭别的,就是一个红糖,想要弄到就费劲巴拉的。

        量还少。

        也就咸火烧的材料好弄到一些,糖火烧的材料都够呛,所以,其实主要就是咸火烧为主,糖火烧每周兴许能供应那么三五十个。

        其他的。

        那就更不用了,基本两三个月能供应那么一回,就算挺好了。”

        “成!”

        许大茂点零头。

        “兄弟,您肚子里是真宽绰啊!要是我有这么好的手艺,那真是啥也不愁了啊!”

        “茂哥,这话让您的,像是您现在缺什么似的。咱不旁的,就您家的条件,在咱们四合院,不最顶尖,那也不大离了。

        能比上茂哥你家条件的,一只手数得过来。算下来,其实也就刘海中家和易中海家能和你们许家比。

        其他的。

        都白给!

        就这两家,还都自己作死落了魄。好家伙,算下来,茂哥你们许家在咱们四合院,那也是拔了尊了。”

        李长安笑着道。

        “哈哈,兄弟,你这话哥哥爱听,但也知道是兄弟你拿我打嚓,刘海中和易中海两个老狗那是塌了架了。

        敢得罪兄弟你,犯了严重的错误,这辈子是甭想着翻身了。但是,兄弟你家可比哥哥强啊,强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三转一响,你就差个缝纫机了。

        就这。

        还是兄弟你现在没到结婚年龄,不稀得买,不然的话,早置办上了。咱们四合院,谁能和您比啊?”

        许大茂很是受用李长安的吹捧,但也不傻,没到得意忘形的地步。

        就这样。

        笑笑,两人商业互吹着,一道往轧钢厂而去。

        ……

        前往轧钢厂的路上。

        “老刘啊!怎么着?昨晚没睡好啊,怎么没精打采的?”

        易中海乐呵呵的和刘海中着话。

        “……”

        刘海中闷声不吭。

        他昨气的一宿没睡着觉,恨易中海恨得都到骨子里了,本想着和自己宝贝儿子刘光齐一道早点吃完饭,提前出门。没想到,在四合院就被易中海给堵上了,心里暗叫晦气,但也没咒念。

        其一。

        他现在还需要易老狗给帮着洗脱罪名,恢复名誉,立功升官儿,不好太过得罪。

        其二。

        易老狗万一一个不高兴,不要钱改要他的命了,那可就歇菜了啊。直接就要被弄去吃花生米了。

        其三。

        他们现在都还得在茅房五处一块“督查”办公,所以,这阵躲着,其实也没用。

        所以。

        虽刘海中心里恨死了易中海,恨不得拿刀子把这货给弄死,但也不得不强忍着恶心,面和心不和的招呼一声,一块往轧钢厂走。

        只是。

        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对易中海各种不乐意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