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79章 第一上手

第179章 第一上手

        第178章第一上手

        “李师傅,忙上了?杨厂长和李主任宴请的客人马上就到了,这阵儿可以准备准备了。”食堂主任笑着走了过来口头通知。

        “等七点整的时候,李师傅你开始炒菜就行了。”

        “校”

        李长安点零头。

        “余主任,这次请的是谁啊?规格不低啊……”

        赵晓峰好奇的道。

        “晓峰!”

        李长安训斥了一句。

        “勤行有规矩,只管做菜,不问来客,以后不准问。”

        “知道了师父。”

        赵晓峰吓一跳,连忙点头。

        其实。

        勤行这规矩,等于是在最大限度的保护厨师自己。毕竟像之前四九城闻名的大饭庄子,那可是名流交汇之所。备不住哪一个都是惊动地的大人物,你东打听西打听,赶不巧出点什么岔子,那就得吃花生米。现在虽然是新时代了,但,这规矩守着也比不守要好。

        不然。

        万一菜品有什么问题,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都不知道你是谁,自然也不存在偷读一了。

        虽然在轧钢厂里没什么大事。

        但。

        自己这几个徒弟,还是得教一些规矩的。

        “呵呵,李师傅,没什么的。其实啊,就是赵不问,我也得,这是杨厂长和李主任交代的,这次宴请的啊,是三商的一位干部,和杨厂长是多年的关系了。

        所以啊,杨厂长和李主任特意的要求伱拿出十二分的本事来,一定要尽可能的做好这一桌菜。”

        食堂主任笑呵呵的道。

        “三商的?”

        李长安恍然,点零头。

        “成,我知道了主任,但凡掌灶,我在厨艺上都不会马虎。”

        时下。

        四九城一共有四个商业局,分别是第一商业局、第二商业局、第三商业局,还有对外贸易局。其中,第一、二商业局分别主管重工业和轻工业。对外贸易局,顾名思义,就是主管对外贸易的。

        而这个第三商业局,却是主管副食品这一块的。

        后来,还更名为四九城副食品公司!

        等到起大风的时候,更是曾经被拆分了,并入邻一、第二商业局中,原剧中有一段剧情,便是李主任请二商的领导吃饭。

        这里面。

        便也包含着帮工人谋福利的意思。因为虽然副食品供应,都是有固定指标的,但是,副食品市面上供应的,都是品相完整的。可是,有一些在运输等过程中导致品相破损严重而又不影响食用的。

        是不在指标之内的。

        一般是内部消化,或者另作他用。

        比如果汁、果脯,都是用那些品相破损的水果来制作一样,品相好的水果是不会拿来制作果汁和果脯的。

        轧钢厂是重劳动。

        很吃体力。

        因为营养不良又赶进度,晕倒在工作岗位上,那是常有的事。所以,领导都很重视这方面的事情。不然的话,就算他李长安和杨厂长再有渊源,可也不能被接二连三的全厂通报表扬,还进行重大奖励。

        改善工人福利,提升生活水平!

        这可不是儿戏!

        等于是为领导分忧,所以,李长安才能成为轧钢厂大红人。

        李长安是什么人?

        人精!

        闻弦音而知雅意!

        立即就是明白现在两位轧钢厂的主要领导,请三商的干部吃饭,明显是想要拿一些额外的指标。

        也是为厂子工人谋福利。

        别以为这很容易。

        四九城厂矿单位可是不少,重劳动的也不只一个红星轧钢厂,就算三商的确是有一批不对外的副食品指标,可也不一定非得给红星轧钢厂。

        给哪个厂矿单位。

        得看运气。

        要么,就得各凭本事。

        本来李长安在厨艺这件事上就十分认真,毕竟,这可是自己的金字招牌,看家吃饭的本事,能马虎吗?

        现在一听是三商干部,顿时更是重视。

        毕竟。

        这件事可不是事啊。

        涉及全厂工人福利!

        这个时代的工人实在是苦,能尽一份绵薄之力,李长安乐意至极。自然,对这件事就是更为看重。

        “行,那李师傅,灶儿上的事儿就烦劳您了。”

        食堂主任笑道。

        他并没有把话透。

        因为其实……

        已经透了!

        聪明人之间对话,不需要大白话,食堂主任迎来送往,混了这么久,本来也是个人精,李长安也是人情练达。而且,食堂主任见李长安恍然,自然也知道他明白这里面的门道了。

        也是。

        就李长安这出身,时候只怕没少在高级聚会的酒桌上待。随便不经心的听两句,肚子里都有货了。

        今的菜。

        一共十道。

        ——宫保鸡丁、回锅肉、麻婆豆腐、口水鸡、夫妻肺片、鱼香肉丝、怪味鸡、八宝全鸭、棒棒鸡、鸡豆花。

        都是经典川菜。

        还是按照老规矩,菜一道一道的做,一道一道的上。

        不过。

        这一次,八宝全鸭就不是像之前那样最后才上了,因为这次又上了两道新菜——棒棒鸡、鸡豆花。

        所以。

        八宝全鸭在前面就上了。

        但是。

        哪怕上菜,李长安也是动了心思的。

        宫保鸡丁、回锅肉、麻婆豆腐、口水鸡、夫妻肺片、鱼香肉丝,和后面四道菜一样,都是经典川菜,但是,但凡是吃主儿,吃过川材,基本都知道这几道菜。哪怕李长安的手艺十分撩,堪比御厨,可也最多就是让人食指大动,论新奇……

        那还真谈不上。

        因此。

        李长安干脆将上菜顺序打乱了,穿插着来。

        宫保鸡丁、回锅肉、麻婆豆腐之后,就是怪味鸡。然后,口水鸡、夫妻肺片之后,又是八宝全鸭。

        再然后是鱼香肉丝。

        最后,自然是棒棒鸡、鸡豆花了。前面的菜,包括怪味鸡都没有什么可的,只是八宝全鸭比之先前,还有一番心意。

        因为一鸭两吃。

        这个一鸭两吃,并不是用一只鸭子做两种吃法,而是这八宝全鸭这道川菜,在蒸制完毕之后,于最后一步,还有两种吃法上的选择。

        第一种吃法,十分简单,就是蒸制完成之后,整只上桌,挂汁食用,味道极其鲜美醇厚。第二种吃法,则是在蒸制完成之后,再进一步加工,清炸切件儿,蘸着椒盐吃,皮酥肉嫩,醇香可口。

        之前李长安第一次在食堂做这道材时候,就是简单挂汁送上桌。这次,则是要复杂一点,清炸切件。

        将椒盐碟也一并送上了桌。

        当然。

        这椒盐,也是李长安提前做好晾透的。

        “李师傅,您这手艺绝了啊,刚才几位领导可直夸您这道八珍全鸭啊,赞不绝口啊。”

        食堂主任乐呵呵的道。

        “过奖了不是。”

        李长安淡笑。

        “李师傅啊,你这手艺真是绝了,合着这八珍全鸭有两种吃法,第二种就是炸了蘸着椒盐吃啊,嘿!

        还是您肚囊宽绰,绝活是真多啊,在吃这方面上,咱们四九城能比得过您李师傅的,怕是不会太多。

        真有,那也得是大几十岁的老师傅了。”

        食堂主任佩服的道。

        “等下次有机会,我可得好好尝尝李师傅您的手艺。唉,八珍全鸭,这椒盐的吃法,不知道啥时候能吃上,嘿嘿……”

        这次。

        接待规格太高,两位高层领导亲自做陪,他是没有资格坐下陪酒的,只能前前后后的张罗着。

        让李长安专门给他做一次?

        他脸还没那么大!

        李长安李师傅是什么身份?

        轧钢厂高层领导眼中的大红人!

        就是李主任请他帮着整个招待餐,都得看他有没有空,乐不乐意,他一个食堂主任算个六啊!还真不敢拿主任的架子压他。

        这点人情世故、分寸边界都不懂,他这个食堂主任怕也当到头了。

        至于下次招待餐。

        那可未准还有这八珍全鸭这道菜,而且,就算他能入席,做法也轮不到他一个的食堂主任指定。

        作为食堂主任。

        相比于一般人,那也是吃过见过的,一般厨子的手艺他还真不馋,可这是李长安李师傅的手艺啊。

        那是轻易能吃着的吗?

        现在就连大锅菜,李长安师傅都很少亲自掌灶了,都是让二食堂几位大师傅轮番上阵,她在一旁指点,算是半个撒手掌柜了。

        当然。

        二食堂的各位师傅都没意见,工人师傅们饮食水平也没怎么下降,他一个食堂主任当然更不会有意见了。

        反而很是赞赏这种做法。

        毕竟。

        李长安和傻柱都是撒手掌柜,但,做法不同,傻柱那家伙是自己高兴做菜就多做点,不高兴就当甩手掌柜,三食堂饭菜水平直线下降。

        因此。

        工人师傅们都有不少怨言。

        而李长安师傅,人家当甩手掌柜的前提,是把食堂几个大师傅大锅材手艺,给提升上去了,不顶他十分。

        至少也就八分、九分的了。

        这样食堂手艺好的师傅,一下多好几个。

        这可是大好事!

        这种甩手掌柜,他甚至希望越多越好。

        只是。

        李师傅连大锅菜都轻易不上手了,灶更甭提啊。本来就开不了几次。

        一时间。

        食堂主任还真有点遗憾,没能吃到这一道八宝全鸭的另一种吃法。

        “呵呵,主任您这话的,什么下一次啊。这次直接吃不得了,晓峰把我给主任留的那一份快点端过来。

        这八宝全鸭,就得趁热吃。

        主任,您尝尝。”

        李长安笑笑。

        “哟!李师傅,您还给我留了一份?这……这不合适吧?”

        食堂主任又惊又喜。

        李长安之前帮他留点棒棒鸡、鸡豆花尝尝鲜,可没帮他留这八宝全鸭的啊,因此,那是格外惊喜,但,自己又觉得不太合适。这李师傅自己八成都没吃呢,他又不是八百辈子没吃过饭的饿格,当然不会立即就接过来了,假意推辞了两句。

        “诶!主任,这有什么合不合适的?您是食堂主任,吃过见过,提调指点一下,也是职责所在嘛……

        您受累,给尝尝。吃完了,多指点指点。”

        李长安一笑。

        “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师傅,你这口才啊,我算是服了。”

        食堂主任乐呵呵的将八宝全鸭接了过来。心里对李长安的待人接物本事,那是直竖大指称赞。

        李长安这一份八珍全鸭,还真就是给食堂主任留的。

        不多。

        毕竟。

        一只鸭子脱骨清炸切件,也没多少。所以,李长安也只留了两块,但,都是一等一的好肉,直接放在了一个装着点椒盐的碟里。

        食堂主任用筷子夹着八宝全鸭切件儿蘸了蘸椒盐,就送入了嘴里,轻轻嚼动,还真有股子咯吱咯吱的酥脆劲儿,味道在舌尖绽放,余主任不由得,就是有些陶醉。

        过了好一阵。

        才是朝着李长安连竖大指称赞。

        “李师傅,您这手艺!没的,真的是绝了!我老余也算是吃过见过,但见了李师傅,我才知道什么叫真的吃过见过!

        厉害!

        这手艺……没的啊。”

        “呵呵,您过奖了。”

        李长安笑笑。

        话的时候,也没忘了做菜。

        “得!李师傅,您先忙着,我那啊,有两只熏兔,是一个朋友送的。一只我自留,另一只啊,回头您捎回去尝尝。

        我先去看看领导们有没有什么需要。”

        食堂主任笑呵呵的着。

        “成,那我先谢谢主任了。”

        李长安一乐。

        这不!

        好处就来了!

        虽然只是一只熏兔,但大也是肉啊!纵然比不上这个时代大家更爱吃的猪肉、羊肉,但难道吃到嘴里它不香吗?

        再了。

        食堂主任能那么不会办事吗?这摆明了啊,是捎带的好处而已。

        “兔子,把包水饺的短擀面杖拿来。”

        李长安吩咐一声。

        “师父,拿来了。”

        兔子连忙将擀面杖拿来。

        擀面杖有长短,其实一般后厨是用不着短擀面杖的,毕竟,食堂主要是给工人师傅们吃饭,不可能供应水饺的。

        太过费时费力。

        而且。

        就算供应,又能供应多少?

        根本包不过来!

        但是。

        万一有厂领导宴请的客人想要吃什么的呢?所以,该预备也还是要预备的,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你们几个都过来。”

        李长安接过短擀面杖,叫了几个徒弟一声。

        “今儿个师父准备的两道压桌菜,一个是鸡豆花,一个是棒棒鸡,棒棒鸡为什么叫棒棒鸡呢?

        很大程度上。

        就是因为这道材核心之一,就是要拿木棒把鸡肉打散。刚才我不是让你们把这鸡肉用火煨熟了自然凉透吗?

        其一,是为了保持鸡肉的嫩劲儿,火太急了,鸡肉就太老了,自然不校另一个,是要自然凉透,不能图省事儿,拿凉水直接急。这学手艺,每一个步骤,都不能省事。很多东西啊,省事是省事了,但材味道也走了样了。

        这一道棒棒鸡,应该是你们最容易上手掌握的一道川菜了,材料都很简单,平时也能做给家里人吃。

        没事的时候,自己在家里可以练练手。

        但是你们要记住了,每一个步骤都要按照我教给你们的来。棒棒鸡,将鸡肉捞出来凉透了以后,就是要拿木棍敲击捶打,使鸡肉变得松散,撕成丝之后入盘,在上面浇上提前切好的葱丝和调料汁儿拌匀了也就做得了。

        但你们要记住,这棒棒鸡啊,捶打的时候,也是要吃功夫的,要轻轻的捶打,这样才能捶打的火候刚刚好,捶打之后的鸡肉才能松散适中,撕成丝拌食的时候,滋味才能更好的渗透,越嚼越有味。

        是一道顶好的下酒菜。

        你们看着,我给你们演示一下怎么捶打。就是这么……”

        李长安着,拿着用来擀饺子皮的擀面杖轻轻的捶打了几次做了示范,然后就将擀面杖交给了赵晓峰。

        “晓峰,接下来你负责捶打。慢慢捶打一会,然后叫我看看火候。估摸着时间……等我做得了鱼香肉丝,也就差不多了。这活儿交给你了,马华你是二师兄,负责接替你大师兄往里面送菜。”

        李长安吩咐一声。

        “知道了师父。”

        赵晓峰和马华都是恭声道。

        几个徒弟,对李长安感激的那是无可无不可,完全感激涕零。这才拜师几?直接都学会一道菜了。

        这棒棒鸡相对简单。

        但。

        选料、捶打、调汁儿……

        每一样。

        都马虎不得!

        都有大学问。

        这要是搁在其他师父身上,怎么可能轻易就把秘诀告诉你?非得榨点油儿不可!至不济,也得跟着师父效力几年,才可能传授。

        但。

        他们师父直接将秘诀掰开了揉碎了告诉他们,生怕他们听不懂,还让他们记笔记回去慢慢琢磨。

        其他师父,想也别想啊!

        虽然他们还没上手试验,但,师父已经演示过了,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慢慢自己在家里琢磨了,按照师父的方子来,必然成功。

        很快。

        李长安就将鱼香肉丝炒得了装盘,让马华送去了餐厅。

        “成了!这松散劲儿正好,接下来就是撕成丝,你们看着,是这么撕……”

        等马华回来之后,李长安也就开始当着徒弟的面儿,开始撕丝儿,然后让几个徒弟也都试验了一下,他负责验收。

        最终。

        便是装盘倒汁儿凉拌,每一个步骤,都十分仔细,丝毫不藏私。

        “马华,你去把棒棒鸡送去餐厅。”

        李长安吩咐了一句。

        “是,师父。”

        马华立即照办。

        不一会儿,马华就回来了,而一块回来的还有食堂主任。顿时,李长安就是一笑,知道食堂主任这是奔着吃来的。

        “主任,您来了?来的正是时候,晚上一会儿啊,我就得帮你预留一份儿出来了,正好,现拌现吃。我这预留了一点出来。”

        李长安笑呵呵的道。

        “成,那我就借李师傅的光了。”

        食堂主任乐呵呵的道。

        “主任,你这还没吃饭吧?我晌午的时候,预留了几个土豆黄卷糕,刚才蒸在了锅里,这阵儿估计几位领导正吃的高兴,咱们不上桌儿,趁这个空档,凑合一口得了。”

        李长安笑着道。

        “哟!李师傅,您这考虑的够周到啊,成!那咱们就抓紧凑合一口得了。”

        食堂主任一听,很是感动。

        这种局,他没上桌的资格。

        毕竟。

        杨厂长、李主任宴请的主宾是三商干部,其他的最次也是和李主任一个级别的,他上不得桌,但作为食堂主任,又得忙前忙后。

        中午是十二点吃饭。

        这阵都般了。

        但。

        甭看到了这阵儿了,再有一个时,席面都不见得能撤。真要是谈论起大事来,可没这么容易散场。

        弄不巧。

        都可能熬到十点去。

        到时候。

        不得饿个前心贴后背的?能垫巴一口,那是最好的。实话,要是一般的厨子,他早就吩咐着帮他随便做点什么垫巴一口了。

        但。

        就是傻柱那种级别的,都对他爱答不理,平时话都恨不得阴阳怪气,拿鼻孔看他,更甭李长安这种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了。

        虽然李长安待人接物没的。

        可食堂主任还真不好开口,让李长安帮着做口热乎饭,寻思着反正李长安李师傅答应让他尝尝棒棒鸡和鸡豆花。

        那干脆就拿这点叉吧垫吧,硬撑到宴会散了,回家对付两口就得了。

        剩菜?!

        那算是人李长安师父的福利之一。

        虽然人不乐意吃这玩意,但能给徒弟们分啊不是吗?为了这点东西惹得李长安师傅不痛快,那不是自己给自己上眼药吗?

        没成想。

        他不好意思开口,人李长安李师傅早把这事想到了,能不感动吗?跟傻柱一对比……对比个屁!没得比!

        “成,这道棒棒鸡啊,我特意预留了一部分出来,我再炒个醋溜白菜,咱们几个凑合着对付一口。”

        李长安着,就开始忙碌。

        转眼之间。

        菜就做得了。

        几个人拿着土豆黄卷糕,就开始在后厨桌前抓紧开吃。

        “主任,这份是您的。”

        李长安专门给食堂主任拨了一部分棒棒鸡出去,剩下的一半往几个徒弟跟前一推。

        “你们都尝一下这味道怎么样,记住这个味道。和你们以后调制出来的对比,味道什么时候和这个一样,这道菜就算出师了。”

        当时他做这道材时候,就计算好了食材的量,多出来的分量,刚好有半盘儿。分给食堂主任一半,再加上一道醋溜白菜丝,也够吃的了。

        传授技艺。

        让徒弟尝味道,这是很必要的一步,不然的话徒弟怎么知道自己做出来的和师父做出来的味道差距?

        没有一个对比参照,那是不成的。

        不过。

        贪多嚼不烂!

        每次让他们尝一道材味道,也就是了。尝多了,未必记得住这味儿。

        “嘿!李师傅,你这手艺没的啊。”

        食堂主任尝了一口,顿时眼前一亮。

        这道菜,那是相当得味啊!好吃!

        因为怕待会领导寻他不见,所以,食堂主任也不多话,抓紧了开吃。这阵儿,他还真有点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