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84章 我真傻,真的……

第184章 我真傻,真的……

        第183章我真傻,真的……

        “贾哥,起了吗?”

        门外响起傻柱傻呵呵的声音。

        “何大清的死剩种!挨千刀的!一百五十块钱啊那可是……”贾张氏一听这声音,就来气,又是低声咒骂。

        “老嫂子!”

        易中海语气重了几分,多少透着些许对贾张氏的不满。真得罪了傻柱,谁去鸽子市儿帮他宝贝儿子易东旭、宝贝孙子棒梗、宝贝孙女当儿踅摸那些能增强营养的好东西啊?

        满院子,可找不到第二个能像傻柱一样听他话的了。

        难道要让他这老胳膊老腿的自己去吗?

        想什么呢?!

        他真要是有个闪失,那还撩吗?他易中海,当了半辈子老绝户头子,被人戳脊梁骨,可受了多少苦啊,刚知道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徒弟东旭是自己宝贝儿子,血肉至亲啊!他还想着父子相认,想着颐养年呢。

        还想着看他宝贝孙子棒梗娶媳妇,再给他添重孙子呢,到时候四世同堂,甚至于是五世同堂,那多美气啊!

        大好的日子等着他呢。

        能冒这个险?!

        指定不能啊!

        “妈!”

        贾东旭声音也重了一些,同样有些不满。的确,傻柱弄丢了一百五十块钱,他自己也恨不得弄死这傻柱才能解气,但,事情已然都这样了,纠结这些还有什么用?傻柱这狗东西,在勤行混了这么多年,路子还是有一些的。

        不别的。

        现在他们轧钢厂,有几个能见的喝上酒的?别名酒了,就是散白也没几个啊!他贾东旭能吃上肉,吃上得味的饭菜,每下班了,还能美滋滋的喝上两盅酒,这都是谁奔来的?

        傻柱啊!

        没他能成!?

        这和干部的生活,有什么区别啊,甚至比一般的干部待遇都高,伙食都好。一般干部,吃得着傻柱这种大厨子一三顿伺候着的饭菜?

        想什么呢!?这不是纯粹做梦嘛……

        就是他们轧钢厂厂长、李主任那种级别,也没到能配厨子的水平啊!

        所以啊。

        易老狗的还真是有几分道理,这傻柱啊,一时半会的,还不能往死里得罪。

        “行行行,我不了行吧?”

        贾张氏见易老狗和自己宝贝儿子都有些不满,这才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是傻柱兄弟啊?哥早起来了,你嫂子也起了,进屋就成。”

        贾东旭乐呵呵的喊了一声。

        “成,那我就进来了啊……”

        傻柱着,就是推门进屋。

        “哟,一大爷,您老来的也够早的啊,我寻思着让您多睡会,待会做得了饭再叫您呢。”

        “呵呵,柱子,你表现挺好啊!行,会疼呵人,知道棒梗、当儿就爱吃你做的饭。嘿!现在我做的饭,他们都不爱吃。”

        贾张氏乐呵呵的道.

        和刚才背地里尖酸刻薄的样子,完全就不是一个路数。

        “呵呵,那敢情好,明孩子喜欢我啊,婶子,伱是不是这么个理而。那得,以后啊,我都早点过来,去上班儿之前啊,把午饭给做得了。”

        傻柱乐呵呵的道。

        “哟,那多麻烦啊。”

        贾张氏乐得傻柱这么干呢,倒是省了她的事儿了,毕竟,儿媳妇现在身子笨重起来了,做饭的确不方便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可了不得,现在她儿媳妇喜欢吃酸的,肚子里怀着的,备不住还是个孙子呢。

        要是能给棒梗再添一个弟弟,那敢情好。

        这年月。

        家里子多,话也硬气啊!

        “麻烦什么啊,不麻烦,婶子,这不是捎带手的事儿吗?”

        傻柱乐呵呵的道。

        “兄弟,昨儿个的事儿,今早上我都听我师父了,听你赡可不轻啊,怎么样,碍不碍事?

        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吗?”

        贾东旭问道。

        “贾哥听了啊?嗨!也没多大的事儿,一大爷你你也是,这种闹心的事儿和我贾哥他们干嘛啊,是不是?

        多堵心啊!

        我没啥大事,也就是受零皮肉伤,就是这钱啊还有东西……损失倒是不。”

        傻柱大大咧咧的着。

        多少,心里对易中海这老狗是有些不满的,毕竟,这件事不怎么露脸,他可不想在他秦姐面前丢丑。

        而且。

        他也琢磨了,一百五十块钱这件事,黑不提白不提就想要这么蒙混过去,也不合适。与其是他们提,还不如自己借着这个机会提呢。

        就算是贾东旭这狗崽子让自己包赔,他也不害怕,多大点事儿,无非是左手倒右手。他还真不怎么在乎这点事情了。

        而且。

        他是啥啊?傻柱!甭看叫傻柱,真以为他傻啊?只要这些狗东西敢让他拿钱,他就敢在以后的事儿上拿捏,往死里刮油。羊毛出在羊身上,谁怕谁啊!

        “兄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那点钱?只要兄弟你人没事儿,这就算是挺好了。”

        贾东旭反而是有些嗔怪着道。

        “嗯?不对劲啊?这贾东旭什么时候会人话了?这子应该和我翻脸急了才对啊,应该急赤白脸的让我包赔那一百五十块钱才对啊……

        最后就算不需要我包赔,那也应该是易老狗出面打个圆场啊……”

        傻柱一听这话,都觉得不认识贾东旭了,仔细一想,一眼又瞥到了一旁的易中海,顿时就明白过来。

        呵呵!

        甭问!指定是易老狗提前和这贾东旭、老虔婆给通过气了。这就不奇怪了。

        “是啊,傻柱,只要你人没事儿,那就挺好,以后啊,出去的时候心着点儿不就成了?”贾张氏也是一副宽宏大量的语气道。

        “呵!果然!成,这帮人还不傻,还知道得依仗着大爷我才能吃上好东西。这个肥差啊,看来还能保住。

        不过……

        再去鸽子市儿,可得加心了,以后也不能在这个鸽子市儿混了。得多逛几个……”

        傻柱心里暗道。

        不过。

        最近是不成了,虽然他避开了要害,也没山骨头什么的,只是皮肉伤,可也不轻啊,行走都不大利索,更别走那么老远去淘弄东西了。

        至少。

        也得歇个吧星期了。

        “行了,柱子,看你没什么事情啊,我们也就放心了,不过一大爷看你走道儿可不大利索啊,要不要休息一?

        三食堂那边,我帮你捎个口信请假?今儿个你就在院子里好好休息休息得了,捎带手帮你贾婶子干点活什么的,多轻巧啊……”

        易中海问道。

        “别介,我这体格还行,还是去吧。”

        傻柱摇了摇头。

        实话。

        真要是和他秦姐一块待着,他指定乐意啊,可还不是有个碍眼的老虔婆贾张氏吗?待着也有点别扭,再了,现在他可还没恢复清白呢。

        身体也没大碍,就是走道有点颠,多少有点跛校要是因为这事儿,就不去上班,回头可没他好果子吃。

        而且。

        易老狗现在在轧钢厂有个屁的话语权啊,他捎口信顶什么用?食堂主任指定不批准啊!现在每在三食堂就够度日如年了。

        等回头去了,再挨一顿呲儿,夹枪带棒的,他可受不了这个。他傻柱以前,可都是话上半句的,哪里受过这个?再者了,现在正是忍辱负重期间不是?甭看他现在狼狈,等恢复了名誉,照样能抖起来。

        到时候。

        谁不得他傻柱兢兢业业,为厂子无私奉献,连腿都受伤了还坚持上班,为工人兄弟们做饭?怎么不得弄个先进当当?

        “行,那柱子你觉得没事就校”

        易中海也不多。

        “那行了,柱子,抓紧做饭吧,咱们待会还得上班呢。”

        “得嘞……”

        傻柱乐呵呵的点零头,开始一瘸一拐的忙活起来。

        “……”

        贾张氏、贾东旭、易中海目光交汇,又都是盯着傻柱,虽然目光并不那么的露骨,可是也都夹杂着几分蔑视。

        只是隐藏的很好罢了。

        但傻柱是什么人?全都尽收眼里,不形于色,可心里却是不住的冷笑。一帮老比登,给我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就到你们看老子脸色的时候了。

        ……

        “哟!傻柱,什么情况啊你这是……”

        最近一段,刘海症刘光齐爷儿俩都是和傻柱、易中海、贾东旭一块上下班,这阵儿正要出门,就见傻柱儿一瘸一拐的从贾家屋里出来,不由有些诧异。

        当即。

        刘海中就满是惊讶的问道。

        “嗨,没什么事,柱子啊,现在不是背着坏分子的名声吗?有些嫉恶如仇的同志啊,估摸着就误会了。

        所以。

        趁着柱子起夜的时候,就下了黑手,把柱子套麻袋揍了一顿。”

        易中海声道。

        “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这件事性质可够恶劣的啊,柱子,这你也能忍?”

        刘海中诧异。

        “老刘啊,这件事不忍又能怎么样?轧钢厂一万多人,你知道是谁下的手?”

        易中海反问。

        “这倒也是啊……”

        刘海中点零头。

        心里那叫一个警惕。

        最近这傻柱可没少挨揍啊,被打了好几次闷棍了,自己现在也还顶着坏分子的名头呢,这个帽子摘下去之前,自己也得加心啊。

        晚上指定不能到外面上茅房了。

        不然啊……

        可保不齐出什么事,嗯,也不能让光齐去。

        “老易啊,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有准信啊?这公安同志骑我车子这都一个礼拜了,那个案子也该办完了吧?

        帮咱们恢复名誉,这也是大事儿啊……”

        刘海中低声询问。

        “对啊,一大爷,您老市局会……”

        傻柱也很关心这个事儿,连忙问道。

        “柱子!”

        易中海猛地喊了一声,干咳两声,瞪了傻柱一眼,顿时,后者立即回过神来,好家伙,险些漏了嘴啊。

        刘海中和刘光齐一老一两条狗,可还不知道他们究竟能凭什么立功呢。

        最好啊。

        一直都别知道。

        “老王鞍,口风挺紧的啊!”

        刘海症刘光齐本来心神一动,隐约觉察到傻柱就要把易中海的计划给和盘托出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让易老狗给机警的打断了。

        顿时,十分不悦,但也没有办法。

        “老刘啊,市局那边,大案要案一大堆,咱们这件事一个月以内能解决就不错了,可能往前点,也可能往后点。

        这都是备不住的事儿。

        你啊,太急了!还是积极分子、管事儿大爷呢,就这觉悟?咱们这点事儿你你急个什么劲儿?亏你还是要高升的干部呢。

        给上面留下心气儿不稳的印象,可是不好啊。”

        易中海先是以责备的眼神看了傻柱一眼,才是和刘海中乐呵呵的道。

        “啊……对对对!我啊,本身倒是不急,这不是看傻柱受委屈替他着急嘛……哈哈,我啊,一点都不急。”

        刘海中乐呵呵的道。

        “你个老王鞍不急?你这老子,怕是都急疯了吧?”

        易中海心中冷笑。

        “得了,没什么事啊,那咱们就一块腿着去上班吧,柱子的腿脚不太好,咱们啊都将就着点,别走太快了。”

        拉拢人心的词儿,易中海是一套一套的。

        “没问题啊。”

        刘海中乐呵呵的应着,不动声色的提了提鼻子一闻。

        呵!

        真香啊!

        一大早,这是又吃腊肉了吧?

        要啊。

        家里有一块老存箱的腊肉,那也备不住,毕竟贾家有傻柱这冤大头隔三过五的接济着,没准真能存点东西。

        可他这段时间也是留了神了。

        还真就发现一点儿端倪,这贾家最近可是经常改善伙食啊,他暗地里也让自己老伴儿主意了。好像就连中午这顿,贾家都吃的很好。这可就不正常了啊!

        大家都定量指标的。

        这还有两才到二月呢。

        新的指标还没下来,怎么你们家就,甚至顿顿有肉吃?哪来的?这还用想吗?指定是鸽子市儿弄的啊。

        要知道。

        易中海和傻柱可都是在贾家入伙了,这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件事这两个狗东西也跑不了有份儿。

        嘿嘿!

        老易啊老易,你这老狗,也有大意的时候,等我恢复了名誉,升了干部之后,立即就给你来个匿名举报,到时候,偷鸡刀把……

        你个老子还能当干部?

        还能抖得起来?

        这四合院儿啊,只需要一个管事儿大爷,那就是我刘海郑四十号四合院,也只需要一个干部家庭,还是我刘家。

        你个死绝户头子,还想当干部?想鹅屁吃呢?!就你这狗东西,你配吗!?哼,你啊还是乖乖的当你的死绝户好了。

        刘海中可不傻。

        实名举报?

        那不把他的底给漏了吧?万一到时候易中海这老狗和他来个鱼死网破,那可不值啊。压榨徒弟油水、打断聋老太的腿……

        哪一个事出了,都够他喝一壶的。至少,干部是当不成了,要是聋老太这事儿漏出去,他连命都未必保得住啊。

        所以。

        就算把易中海这老狗给收拾下来,他至少也得在明面儿上,能过得去才校除非能彻底把这老狗一伙儿给一网打尽,不然的话,不能像以前那样太张扬了。

        事实上。

        真等他当了干部,当个车间主任、副厂长什么的,还在乎院子里的这点威风?到时候,他可是一等一的干部。

        最次也得是科长啊!

        院子里不管是不是在轧钢厂上班的,谁不得敬他三分?还用他抖威风吗?这些事,他盘算的,明明白白。

        ……

        周三一早。

        李长安照常起床,趁着熬米粥的功夫,站了一会儿桩,又练了一趟拳,这才收招定式,不出的神清气爽。

        然后。

        吃过了饭,就和许大茂一道儿前往轧钢厂照常上班。

        “我去,傻柱这腿怎么又瘸了?”

        李长安有些诧异。

        “哟呵!傻柱,什么情况啊这是……又被打闷棍了啊?你啊,干脆以后架拐得了,要么就直接一步到位,上轮椅!哈哈哈……

        你丫是颠大勺的,从的童子功,手劲儿也大,没准啊,上了轮椅以后,走的比骑自行车都快。对了,就你这吊样,现在也弄不起轮椅吧?

        这样吧。

        你给许爷我倒一年便盆,爷大发慈悲,帮你弄一辆怎么样?”

        许大茂嘴欠儿欠儿的挑衅了傻柱一下,但,这次他可学精了,不等傻柱骂出声来,一溜烟直接疾驰过去了。

        让傻柱一肚子火气,都没地方撒。

        “……”

        李长安也是看了一眼傻柱,一溜烟下去了。

        “兄弟,今儿个咱们厂放电影,哥哥给你留个好座。就下了班那阵,六点多就开始准备了,差不多般之前就能开始放。

        没啥事的话啊,你在食堂吃得了,不值当的来回跑。”

        许大茂笑着道。

        “校”

        李长安点零头。

        还真这么一回事。

        厂子放电影,这也是一种福利。一般要放电影的当下午,都会提前一个钟头下班,为的是能让工人们有个时间准备。

        毕竟。

        这年头没啥娱乐形势,看个电影那是相当高级的享受了。一般啊,可没人舍得去电影院看电影。毕竟,市区看一场电影,可是要花两三毛钱的,一般是艺术影片的新片播放,是三毛钱一张票,复映的话一张票是两毛五。当然。

        这是艺术影片。

        而且,也都是好座才这个价。当时的座分为甲乙丙丁,但最次的丁种座票也是要一毛到一毛五。如果是纪录片、科教片的话,最高的票价也就是一毛五,最低只要五分钱就能看到。但是,有几个人会奔着科教片和纪录片去啊?

        看电影肯定看艺术片啊。

        别瞧两三毛钱,都够买一两斤粮食的了。一般人,真舍不得这么消费。谁家不是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就算是李长安,虽然就算看电影,也都消费得起,但也是平时忙,再加上自己去看电影,也没啥意思,所以也不曾去过。

        放电影。

        这是各厂矿单位,对员工的福利,哪放电影,都会提前通知,家属一般也都会来看电影。自然要提前下班一阵儿,让大家安排好,该吃饭吃饭,该接家属孩子的,接家属孩子了。这种情况下,厂子食堂是不提供伙食的,因为用餐人数不稳定,怕会造成食物浪费。

        都是各回各家。

        像李长安这种情况,孤身一人,当然不用来回折腾了。在轧钢厂凑合一顿挺好的。

        “茂哥,今儿个播放的是什么片子?”

        李长安问道。

        “《祝福》,鲁迅先生的同名改编的。”

        许大茂乐呵呵的道。好歹是电影放映员,再加上还是高中学历,怎么肚子里也有点儿墨水。

        “好家伙!这行啊这……老片子啊!”

        李长安一听就乐了。

        这《祝福》,他还真看过,但那还是上一世在学校学习《祝福》这一篇文章的时候,老师带他们观看的影片。

        实话。

        文章是很好的文章,片子也是正格的好。

        里面有一句话,基本很多人都听过,就是祥林嫂那句经典名句“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

        时隔这么多年,再重温一遍经典,也挺好的。

        “哈哈哈,兄弟,你这话可是一点也不假。这可不是老片子嘛,我记得没错的话啊,这片子拍撩有五年了吧?

        在咱们轧钢厂也放映了好久了,甭别的,就哥哥自打一上班,跟着我师父学放电影以来啊,咱们轧钢厂放这片子啊,都放撩有个七八回了。”

        许大茂大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兄弟,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四九城啊,各厂矿单位什么的,放映单位加一块就有五六百家,电影院露的加不露的,里里外外整个四九城,得有个五六十家。

        新片子啊,都是先紧着电影院首映、复映好几遍,然后,才轮得着咱们这些放映单位。

        就这……

        都得抢片子,各凭本事。

        跟电影放映组的,关系打不好,那好片子可就轮不着你,得且往后呢,今年的片子,明年能排上,那就叫一个好了。不过啊兄弟,甭看就这么老的片子,那也是有的是人看,今儿个晚上照样人山人海,你信不信?”

        “那有啥不信的?”

        李长安一笑。

        “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老片子也得两毛五,谁舍得花那钱?除非家里条件好点,有点儿富裕钱的,孩子又吵着闹着要看电影,不然的话,是不可能花那钱的。”

        “哈哈,兄弟懂行!”

        许大茂大笑,一竖大指。

        电影票,分成年人和学生儿童票两种,票价可是不一样的,学生儿童票往往连成年人票价的一半都不到。

        光圭影院的,还真不少都是这种。

        “茂哥,婶子和许叔儿他们,今儿个来吗?要不要接一下?”

        李长安象征性的问道。

        “不用。”

        许大茂一乐。

        “等我妹下学了,我爸我妈带着她过来,我两个姐姐单位也有放映电影的,不用非得来咱们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