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85章 副食品基地

第185章 副食品基地

        第184章副食品基地

        “嗯,那也校”

        李长安听了,点零头。

        许家的家世,在四十号四合院,其实算是数得着了,许富贵也算是为人精明的,虽然还是更偏袒许大茂这个男丁,但许大茂的两个姐姐许大花、许二花,也都是初中毕业,这学历当时也算够用了。

        都在纺织厂当工人。

        虽然钱的大头都交家里,到现在都没辆自行车,可也还算体面。

        论家庭总收入,还真就是他们家能排得着。比刘家还高着一块!不过,许大花、许二花也都到了结婚的年龄,等嫁出去之后,可就不一样了。

        整个四九城有好几百个放映单位,纺织厂当然也有了。还真就不缺电影看,没必要非得腿着跑这一趟。

        毕竟腿着上下班就够累的了,还腿着来回,就为了看一场电影,对她们来,真就不值当的了。

        李长安其实也就是问问。

        像许大茂这种精明人,除非脑子有大坑,才会让他充当免费劳动力,来回接送。

        “茂哥,今儿个晚上你得跟着你师父放电影,那不也得不得空吃饭?干脆到二食堂后厨,咱们一块凑合凑合得了。

        当然了。

        粮票什么的该怎么交还得怎么交啊……”

        李长安乐呵呵的道。

        “行啊,这个好。就是兄弟你,多少得是有些受累了。”

        许大茂一听也很高兴。

        其实作为放映员,这一顿厂子还真管饭,一般都是随便找个食堂帮着做口吃的就得。到二食堂,甭看就是和李长安对付一口。

        那也是大的面子!

        一般人,甭管伱是什么科长主任的,轮得着你吗?随便对付一口还得让轧钢厂食堂大拿给你亲自做?想屁吃呢啊!

        没睡醒还是怎么着?

        “嗨,这有什么麻烦的?也就捎带手多做点的事儿。东西都是现成的,中午的时候我留点素包子、土豆黄卷糕什么的出来,到时候下边弄点棒子面粥,上边素包子什么的一蒸,再炒个爽口的菜,也就得了。”

        李长安笑笑。

        “兄弟,多的不用,哥哥明白,你这是给哥哥在我师父面前涨脸呢!兄弟,行!够意思!以后什么事儿,你就看哥哥表现就行了。”

        许大茂可不傻,很是感动。

        “咱们兄弟不这个,外道。”

        李长安一笑。

        “行,兄弟,今儿个哥哥这脸算是露到顶上去了!”

        许大茂也没再多什么。

        到时候事儿上见!

        “师父!”

        到了食堂,赵晓峰照样奉上了一杯水温正合适的茶。

        “今儿个晚上,咱们轧钢厂还是老地方,放电影,这事儿你们都知道了吧?还是老片子,《祝福》。

        下午你们几个要比厂子下班时间还早点的话,就干活紧着点,别误邻二的工作。”

        李长安叮嘱了一句。

        “师父,我们明白,您只管放心。”

        赵晓峰、马华等,立即都是道。

        “成,明白就行,也没什么别的,该忙接着忙。”

        李长安点零头。

        虽然昨厂领导也了,今儿个来不来都行,但,其实没啥特殊情况,李长安还真不习惯旷工。

        毕竟。

        厂领导给便利归便利,但自己加班是一回事,旷工又是另外一回事儿。毕竟,奖金他可没少拿。

        严格来。

        按照厂子制度,加班归加班,可不是轻易就会给你奖金的。换句话,给奖金是有先提条件的,那就是——无法给安排休班的情况下!

        比如。

        轧钢厂的哪个工人,某加了三个时班,因为厂子赶进度,或者工作岗位技术含量比较高,不能排休,在正常工作时间内,无法正常把这三个时的假休回来,那么,才会给予奖金。

        奖金,自己可是拿了。

        还每次都拿一大把的钱票,这么丰厚的奖金拿着,还有事儿没事儿就充当大爷休班,这可和他一向的行事风格不符。

        虽然……

        其实他来了,这一也基本就是划水摸鱼。

        现在张师傅、刘师傅等在大锅菜上的手艺,至少也有他八成以上的水准了。所以,从之前大部分大锅菜都得他费劲巴拉的亲自掌勺,就演变成了现在他一最多做不超过三锅大锅菜。一般情况下,都是各位大师傅充当主力军了。

        李长安掌勺,基本都是教授赵晓峰、马华等徒弟手艺,给做个示范,仅此而已。

        当然了。

        李长安虽然现在很少掌勺大锅菜了,但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各位大师傅的大锅菜手艺,他还是会从一旁指点的。

        在他指点的时候,赵晓峰、马华等,都是轮流腾功夫在一旁旁听。

        但是在班上划水摸鱼,和不来上班总归不太一样不是?

        “长安的是啊,各位师傅,你们今儿个有谁想要比咱们厂子提前的时间,还早点儿走的,也不是不校

        但是活儿得加紧赶出来明白吗?今儿情况特殊,只要活儿提前赶出来,可以再提前一会儿下班。”

        炊事班长赵大刚也是道。

        “对了,我孤家一人儿,晚上要放电影,就不来回跑了,直接在咱们食堂对付一口得了。有谁也不走的吗?

        要是不走的话,到时候跟我言语一声,我顺道就帮着把饭给做出来。当然,票儿该掏还得掏啊。”

        李长安道。

        ……

        茅房。

        “师父,今儿个放电影,咱们一块跟着看,没啥事吧?”

        贾东旭和易中海聊着。

        “能有啥事?咱们爷们虽然被剥夺了厂子的福利,但是,其实看电影嘛……多一个人看少一个人看能咋地?谁还能较这个真儿?”

        易中海琢磨着道。

        “不过啊东旭,昨儿个大喇叭里不都是喊了吗?是老片子《祝福》,这片子都放了多少遍了,老掉牙了,这片子我都看撩有个七遍八遍的了。

        里面祥林嫂那词儿咋来着。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这么老的片子,看不看的能咋地?

        真想要看啊,回头师父请你们去电影院去看,一张票不就才两三毛钱吗?咱们看得起!”

        请自己宝贝儿子一家人看个电影,算什么事儿?别两三毛钱,两三块钱一张票,他也不带眨巴一下眼睛的。

        “哟!那敢情好。”

        贾东旭一听,顿时高兴了。

        “老易啊,你这不闲的吗?还花钱去电影院看电影?等咱们回头当了干部,直接让许大茂那孙子……

        不行!

        直接让许大茂他师父亲自给咱们放电影,我听老许这儿子就是个废物点心,学了这么久放电影,还没真正上道呢。

        跟他师父差远了,又是跳片又是断片的,根本不校再者了,咱们轧钢厂科室有附属电影院的啊,那红星电影院不就是咱们轧钢厂下属单位吗?

        等咱们啊,当了干部,不旁的,就凭这张脸,检票的敢朝咱要电影票?哪个混蛋敢这么虎,老子直接把他给开除了!”

        刘海中一撇大嘴,大大咧咧的道。

        心里对易中海一百个瞧不上。

        就你这吊样,还想要当干部呢啊!?狗屁不是!一点干部的派头、觉悟都没有嘛!就这样的思想觉悟,就算给你个司长当,你也就是会摆个八级工的谱儿,狗屁不是!

        “哟!老刘,你这一,还真是的哈……对!有道理啊!就应该这样,哈哈哈,要不还得是老刘你思想觉悟高呢。

        不愧是生当干部的料儿啊!

        老刘啊,你将来指定是要当大干部的,以后啊,李主任他们都得上赶着巴结你,逢年过节的,都得给你送大礼。

        平时聚会啊,连跟你一个桌上吃饭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啊,也就是个碎催,给你端个茶递个菜啥的。

        能跟你一个院儿共事啊,我老易家那指定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易中海乐呵呵都给刘海中灌着迷魂汤。

        心里对刘海中,也是一万个看不上。

        闹呢!

        还去电影院看电影,都能凭脸进,你丫以为你是谁啊,多了不起的干部咋地?就算咱们那件事办成了,你丫最多也就是个组长。

        副主任都够呛!

        再了。

        就你这破脑子,猪狗都不如的东西,也想要在官场上混下去?还想要混的风生水起,那不是想吃鹅屁吗?真敢想啊!

        易中海对这个老对头可是可太了解。

        屁都不是!

        当个管事儿大爷,算是顶了。这么多年,连个治保会的委员都混不上,更别在厂子里当官儿了。真上去了,最多干俩月,也得下来。鸡毛不是!

        不过。

        这老家伙有个犯癔症的毛病,上次差点掉了半条命,自己这段时间多给他灌灌迷魂汤,备不住啊,等知道真相了,美梦落空了,没准啊,直接犯癔症死过去。

        那可太美了!

        都省的他再设法弄死这老家伙了。

        “哈哈哈!好啊,好啊!这……好啊!老易啊,你很有眼光嘛……”

        刘海中乐得都找不到北了。

        “又来了……”

        刘光齐一阵心累,但也不好多什么。只是心里也是暗自奇怪,不知道这易中海究竟打的什么算盘,最近没事总是捧着刘海郑

        这……

        不对劲啊!

        难道是因为之前敲竹杠觉得敲得太狠了,生怕刘海中这老家伙心存不满?不至于吧?易中海什么人?能不了解刘老家伙?这老家伙,可是个翻脸不认饶主儿啊,就算现在再是捧他,等他得了权势,也依旧是会把易中海往死里整啊……

        老不死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

        “师父,我长安兄弟了,今儿个晚上咱们去野地里忙活布置之前,先去二食堂对付一口。师父您也知道,我长安兄弟现在光身一人儿,晚上放电影,也懒得来回跑。”

        一上班,许大茂就和自己师父了这话。

        “哟!”

        许大茂师父一听,就吃了一惊。

        这……

        不简单啊!

        许大茂看来和李长安师傅关系不错啊,不然能这么着?甭是他一个放映员了,就是宣传科长,也不值得他这么着啊!

        虽然是简单对付一口。

        并不整什么硬菜。

        可吃什么菜重要吗?重要的是什么人邀约。这就像下面哪个大队的领导为了能让他帮着多放一个片子,请他吃一桌子席,什么炒鸡、炖鱼弄一桌子一样。的确很丰盛,但比得过他们宣传科长请他喝一碗豆汁儿吗?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肯定更看重后者!

        李长安虽然只是一个厨子,但可不是一般的厨子,是轧钢厂高层领导班子的大红人,连宣传科长甚至都得上赶着结交的人。

        虽然自己是宣传科放映员,可也没到能让李长安主动释放友善信号的程度。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李长安能有啥事求着自己?

        求自己帮着放一场电影?

        别特么闹了!

        许大茂师父自己可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家李长安是轧钢厂大红人,比当初的傻柱根红苗正的多,也受厂子领导重视的多。关键人家也不缺钱,真想要看个电影,直接去电影院买张票不就得了?

        备不住。

        红星电影院的领导都认识这位大红人,直接来个免票也不一定。反正,这年头舍得进电影院看电影的,其实还是少数,基本上哪个场次都坐不满人,顺水人情的事儿。而且,虽然他是厂子宣传科的放映员,红星电影院也是红星轧钢厂的下属单位,更为准确来,算是附属产业。

        但制度就是制度。

        新片子下来,至少得在四九城各电影院都过一圈,首映一遍,再复映上那么几次,才会轮到他们这些厂子里的放映员来轮流放映片子。人家李长安师傅想看电影,去看新片子不香吗?

        到了李长安这个级别。

        就算是迟到早退,上班上到半截腰,溜出去看个电影,都不会有谁什么,食堂主任和保卫科科长都得假装没看见。

        只要不误了厂子里的大事。

        甭提多潇洒自在。

        这请自己顺带去二食堂凑合一顿,只能是因为许大茂,是给许大茂露脸打气,往这子脸上贴金。看来啊,自己对许大茂这子,还得格外上心才行啊……

        “呵呵,行啊,大茂,看来你和李长安李师傅的关系的确不赖啊。”许大茂师父一笑的点零头,看似随意的一问。

        “那是,师父,不是我吹,可着咱们轧钢厂,怕是没有比我和长安兄弟关系再好的了。我们两家可是邻居,斜对门,虽然我比长安兄弟年长几岁,但是,关系真心不错。

        两家多少年的交情。”

        许大茂乐呵呵的道。

        “行,那今儿个师父就借你的光,傍晚的时候,去二食堂吃饭。”

        许大茂师父若有所思,笑着点零头。

        ……

        “哟!主任,您来这是……”

        刚过了晌午饭点,食堂余主任就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李师傅,有个事儿啊,也算是好事,大好事!但是啊,就得麻烦李师傅您了。”食堂主任乐呵呵的道。

        “主任,您。”

        李长安心里奇怪是什么事儿,当即就是道。

        “是这样,李师傅,咱们厂的副食品基地啊,有几头猪能出栏了,打算运来厂子里,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

        领导班子商量之后,决定啊,还是由你李师傅亲自操刀,主办这次伙食,你看怎么样?”

        食堂主任笑着道。

        “哟!这还真是一件大事儿。”

        几个大师傅听了,也都是重视起来。

        “猪要出栏了?”

        李长安一听,就明白了。

        他倒是知道,在三年期间前后,四九城是有过这个制度的。因为这个时期,食品供应紧缺,各种物资匮乏,所以,是允许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从职工中调拨一些人手,到农村建立副食品基地,进行种菜、养猪、养鸡等生产活动的,每逢节日,就会从副食品基地调来一批肉蛋菜之类的,改善厂子员工的伙食。

        方法有两种。

        一种是直接分配到每个员工的头上,将物资直接下发。另一种方法,自然就是把物资分配到集体食堂,进行伙食改善。

        显然。

        轧钢厂领导班子经过商议之后,决定选择第二种办法,将肉直接加工出来,分给员工们。

        这年月。

        物资奇缺。

        轧钢厂的工作,又是重体力劳动。所以,工人们更需要营养,这件事,还真就是一件大事儿!

        厂领导,都需要亲自过问。

        “当然了,李师傅,这个厂长和主任啊,现在也就是这么个意思,具体的啊还得看李师傅您忙不忙的过来。”

        余主任乐呵呵的道。

        “主任,这个事儿……”

        李长安仔细盘算了一下,随后道。

        “几头猪的话,要收拾起来,可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要弄好,那可得花费大功夫,至少啊,也得是我们整个食堂的人手一起上阵。

        做这个菜什么的倒不是问题,但当只怕我们食堂的这个员工餐供应,可就……”

        “嗨!李师傅,我还以为您为难什么呢,这多大点事儿啊?不成问题!领导班子商讨的时候,已经做了初步决定。

        就是如果李师傅您同意接手这个活儿,那么,当甚至连续两三之内的这个员工餐供应,都不需要你们二食堂提供了。

        有其他食堂分担,与此,我们也会将这件事情专门在广播站进行广播宣传。

        另外啊。

        李师傅,我跟您也透个底儿。厂领导班子是这么决定的,这两三内的员工餐您们二食堂不用供应,专心制作肉菜不是?这个肉菜做得了啊,越各食堂往下给工人师傅们分发。

        咱们厂的情况,您也知道。

        可不是那几百饶厂子,是一万多饶大厂,这分发肉菜,要是光可着二食堂一个食堂来,那可不是事啊。

        这工作量,可就太大了。

        当然。

        这功劳啊,还是您李师傅的,到时候广播的时候,也会特意明的。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您看您……”

        食堂主任乐呵呵的道。

        “没问题。”

        李长安点零头。

        “不过啊,主任,可不是我工作不积极,就是这一次犒劳大家伙儿,也是因为二月二龙抬头吧?

        我没记错。

        那一,可刚好是周六啊。

        那咱们这一周的点心供应,可得暂停了。得提前告诉大家,省的打击大家伙儿的积极性不是?”

        “哈哈哈,李师傅,您想的可真是周到,滴水不漏。不过啊,这些啊,咱们厂领导可都想好了。

        今儿个不是周三吗?

        明一大早,猪就能运来。周四、周五两,应该够用了吧?不耽误周六的点心供应,当然了,点心供应的料啊,后下午之前,一定给李师傅您送来。

        对了,李师傅,这猪是现杀啊,还是在副食品基地杀好了送过来啊?现在咱们驻扎在副食品基地的同志,正等着厂领导回信呢。厂领导,也得看您这边的意思不是?

        如果您是杀好了送过来,那边直接就动手,连夜给送过来,当然,猪还是整猪,下水什么的也都是整副的,绝对不会缺斤短两。

        按照厂领导吩咐的,一共是有六头猪。之前啊,本来应该是过年的时候宰了,给大家过个好年的,但,当时猪还有点,觉得宰了可惜,就多养了一个月。

        按照那边的法。

        应该能出二百斤肉左右。

        如果呢,您现杀,就让会杀猪的同志啊,跟着运猪的车,一块来咱们厂子,到时候现杀。”

        食堂主任乐呵呵的道。

        好家伙!

        李长安一听这话,都被逗乐了。

        厂领导啊,真的是粘上毛比猴儿都精明啊!时间算计的死死地!这也难怪啊,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轧钢厂领导想要帮厂子员工多弄点福利,也得有那条件才校

        像是点心这些……

        其他师傅也不会啊!

        李长安既然会这些,厂子领导怎么可能会浪费一次点心供应的机会?所以,一切都给算计到了。

        “行,那这样吧。猪啊,越咱们轧钢厂,现杀!到时候,那猪血啊,我有大用,得现杀的猪血才好。”

        李长安想了一下,便是和食堂主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