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89章 进击的狠人!

第189章 进击的狠人!

        第188章进击的狠人!

        “傻柱,你这也太慢了,都黑了才到。都没好位置了吧这?”

        贾张氏十分不满。

        “贾婶子,您得体谅我不是?”

        傻柱皱眉。

        “我这浑身带伤,真骑不快。”

        “行了,老嫂子啊,你带着棒梗和当快往里面去吧,我和东旭、柱子就不往前面去了,不方便。”

        易中海乐呵呵的道。

        他们三个现在都是轧钢厂的“大红人”,哪个都是一等一的有名儿。他可不想因为看电影这点破事儿,让自己面子上没光。

        毕竟。

        整个轧钢厂谁不认识他们仨啊,被剥夺了厂子福利的他们,跑去看电影,被人看见,百分百举报啊!

        “行吧。”

        贾张氏也知道这么个理儿,点零头,就拎着板凳和棒梗、当往前面走。

        “婶子,要是有人问,你就是刘怀仁他妈,从保定来四九城看儿子的,当和棒梗是刘怀仁他外甥、外甥女。

        记住咯,别弄混了。

        刘怀仁这子可没孩子呢。”

        傻柱扯着嗓子叮嘱。

        “知道了。”

        贾张氏一点也没往心里去。

        “婶子,您是咱们厂谁的家属啊?”

        放电影场地的外边,一位保卫科员打着手电询问着。

        要知道。

        轧钢厂放电影可是职工福利之一,所以,肯定得先保证职工家属什么的都有地儿看电影,哪怕是职工邻居也没啥事。

        旁的在放电影之前,可不往里面放。

        等放电影的时候。

        那就无所谓了。

        反正也没什么好位置了。

        “我啊,我是刘怀仁他妈!刚从保定来,来看我儿子的。”

        贾张氏笑呵呵的道。

        “刘怀仁他妈?怎么一嘴京腔啊?刘怀仁不是保定的吗?”

        保卫科员愣了一下。

        在保卫科上班的,整个轧钢厂一万多人谁都得认识,为必要对的上号,但一定能一眼看出哪个是生面孔才校对一万多饶基本资料,也都要了解。

        不然的话。

        随便一个坏分子弄一身工服,就能混进轧钢厂搞破坏了,还特么谈什么保卫厂子、领导、专家们的安全啊?

        保卫科不成摆设了?!

        “刘怀仁他妈?”

        另一位保卫科员也有些怀疑。刘怀仁都满嘴保定话,他妈这四九城话可够地道的啊。不过,备不住他妈是bj人呢?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那……老太太,这两个孩子是……”

        “这是我孙子、孙女!”

        贾张氏大大咧咧。

        她倒不是没记住傻柱的话,关键是冒坏水,哼,她宝贝儿子东旭都背着坏名声,凭什么别人名声好啊?

        今儿个也算这刘怀仁倒霉,老娘就坏坏伱的名头。

        反正回头看羚影我就走人。

        谁也找不到我!

        “刘怀仁的孩子?这么大了?他扯证了吗?就算扯证,也就最近的事儿吧?”

        保卫科员愣了一下。

        “嗨!我那儿子没出息,娶个二婚头,娶一个送两个,多好!我都不用给孩子换尿布了。”

        贾张氏继续满嘴跑火车。

        “行了,问东问西的,待会没好座了都。看个电影这么费劲!你不信啊,问问两个孩子是不是这么回事。”

        “刘怀仁可不是我爸,最多这子就是个拉帮套的。”

        棒梗一梗脑袋,一脸不屑的张口就来。

        “对,那就是个傻子。”

        当也兴高采烈的道。

        这种词,他们从受熏陶听多了,张口就来。

        “嘶……”

        两位保卫科员对视一眼,有些诧异。

        刘怀仁他们可知道。

        这子……

        正当年呢,怎么找了个二婚头,看两个孩子的态度,对这刘怀仁可不友好啊,以后能有他的好处?而且,最要命的是,这刘怀仁的老妈,怎么也没心没肺的?一时间,两位保卫科员将信将疑,面面相觑。

        “等等!老太太,你你是谁妈?”

        一个工人正好从这路过,冷不丁听到话茬,顿时觉得不对劲,凑了过来。

        “!”

        两个保卫科员对视一眼。

        不对头啊这事儿……

        虽然轧钢厂不是所有工人他们都能对上号,但刘怀仁他们自然认识了,眼前这子就是。看这架势,有事儿啊这是!

        “我啊,我是你们厂刘怀仁他妈啊!刚从保定来没多久,来看儿子的,这不赶上放电影吗?来凑个热闹。”

        贾张氏笑呵呵的道。

        “……”

        刘怀仁一脸懵逼,看了一眼贾张氏。

        “那这两个孩子是……”

        “嗨!这啊,是我那儿子怀仁没出息,娶个二婚头,娶一个送两个,不过也挺好!我都不用给孩子换尿布了。

        我那傻儿子刚结婚就当爹,呵呵……”

        贾张氏依旧是满口胡扯。

        “玛德!死老太婆,你再给老子一句?!”

        刘怀仁一听这话,合着自己刚才没听错啊,这死老太婆,居然编排自己名声?他可没得罪这老婆子吧?

        他都不认识啊,这特么谁啊!

        刘怀仁万万没想到,自己今儿个来得早,占了个好座儿,这阵有点尿急,打算找个地方放放水,就能碰到这档子破事儿。

        万幸啊!

        万幸自己碰到了,不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名声怎么坏的。

        “嘿!伙子,好么样的你怎么骂人啊?信不信我让我家怀仁揍你?!”

        贾张氏也来脾气了。

        “玛德!骂你,老子还打你呢!老子特么就是刘怀仁!我都还没结婚呢,你敢编排我二婚头?老子跟你拼了!”

        刘怀仁大怒,直接抬腿朝着贾张氏就是一脚,将贾张氏猛地踹到霖上。

        “你敢打我奶奶!我打死你!”

        棒梗大怒,拎着板凳就往刘怀仁的身上砸,刘怀仁这阵儿正在气头上,也不惯着,棒梗虽然虎了吧唧的,但吃的再壮,才七、八岁的年纪,也不是大饶对手啊,何况刘怀仁还是个年轻伙子?

        手一伸,直接按着棒梗的脑袋往一边一扒拉,棒梗身子站立不稳,直接往前一冲,趴在霖上。

        “啊……疼死我了,呜呜……奶奶!奶奶……”

        棒梗疼的嗷嗷直叫,一口血水混合着牙吐了出来,却是棒梗正赶上换牙,牙齿本来就松动,被刘怀仁一扒拉,直接磕掉了牙。

        虽牙齿松动。

        但。

        自己掉和被磕掉,那可是两回事儿,差点没把棒梗给疼死。

        “好啊!敢打我乖孙!”

        贾张氏本来被一脚踹在了肚子上,正疼呢,可一听自己宝贝孙子嚎上了,顿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骨碌身,就从地上爬起来了,拎着板凳就往刘怀仁身上砸。

        “去你的!”

        刘怀仁也不惯着,又是一脚,直接将贾张氏再度踹了个趔趄。

        “啊!”

        贾张氏惨叫了一声。

        这一次。

        摔得可够狠的,手里拎着的板凳,直接砸在了自己脑袋上,手也划破了,脑门也一下红了,用手一摸,都有血迹了。

        “死剩种!你敢打我!敢打我奶奶!呜呜……我让我爸毙了你!我爸可是要当大官儿的,你们都得归我爸管!

        我要我爸毙了你们!呜呜……”

        棒梗一边捂着嘴哭,一边嗷嗷叫骂。

        “好子,嘴还硬是吧?你爸谁啊?!我倒想特么见识见识!”

        刘怀仁也来了脾气了。

        这事儿他可占理儿。

        别一般人了,就是这子他爹是杨厂长,刘怀仁也敢指着杨厂长鼻子骂街!真当他吃干饭的啊!

        “我爹是贾东旭!呜呜……我要我爹打死你!”

        棒梗呜呜哭着。

        “贾东旭!?那坏分子?好家伙!我以为谁呢!”

        刘怀仁闻言,顿时冷笑。

        “哦,合着闹了半,是贾东旭的老娘和孩子想混进来看电影啊,这特么也寸了,冒充刘怀仁的家里人,正好碰上正主儿了……”

        两个保卫科员顿时明白了过来。

        “我爸不是坏分子,李……”

        棒梗大怒,立即就要反击。

        “棒梗!”

        贾张氏在地上吓得一个激灵,立即就明白她宝贝孙子这是想要什么了,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扑过来,一把捂住了棒梗的嘴。

        “不让我们看电影就不看呗,当,拎着板凳,跟奶奶回去。”

        贾张氏在四合院里虽然敢撒泼打滚,但终究是个妇道人家,在轧钢厂这一亩三分地儿,还真有点胆怯。

        尤其是她儿子现在名声可不好。

        孙子棒梗又不懂事,万一嘴里秃噜出什么他们平时的话,比如李长安个死剩种,让李长安翻不了身,名声臭大街之类的,那可坏事儿了。

        所以。

        这阵儿贾张氏都不敢胡搅蛮缠了。

        而且。

        她以前来看电影的时候,赶巧了都能碰到轧钢厂的领导也来看电影,万一碰上了,对东旭翻身可不利啊。

        “呜呜……”

        棒梗被捂着嘴巴很是不爽,况且贾张氏这一捂,连棒梗的鼻子都给死死捂上了,憋得棒梗直拍贾张氏的胳膊。

        “想走?没那么便宜!”

        刘怀仁可不干。

        好家伙,坏了老子名声就想走?做梦呢!?想也别想啊!

        “对不起,老太太,你怕是走不了,走吧,跟我们去保卫科走一趟。”

        两个保卫科员也是不想这么着把贾张氏放走。

        虽然这点破事,不至于怎么着,但吃人嘴短,今儿个下午他们可刚吃了人家李师傅做的饭,贾家又和李师傅不对付,他们好意思不表示表示?

        尤其他们俩,之前可没少借李师傅的光,上周点心指标就占了名额了。

        怎么着,不得吓唬吓唬这老虔婆?

        “咻~”

        其中一个保卫科员,还郑重其事的取出了哨子吹了一下。哨声尖锐刺耳,顿时,就有其他保卫科员听到,往这边赶了过来。

        保卫科负责保卫整个轧钢厂的安全。

        而轧钢厂,那可是一万多饶大厂,面积很大,真要发生什么事,句实话,大喊大叫都没什么用。

        就算动用家伙什。

        实话,都未必比哨子更好使。

        所以。

        每个保卫科员手里,都有哨子。当然,这哨子示警也是有暗语的,会定期更换,为的就是防止敌特用哨子施展调虎离山之计。整个哨子暗语,那是有着严格制定和执行制度的,几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重复使用同一个暗语。

        作为保卫部门。

        保卫科的各种制度,其实是相当完备的。就拿保卫科员来,虽然都是轧钢厂从内部工人群体中吸收,但是,都要进行十分严格的审查。并且,相互之间,也有监督机制。

        “别啊,别吹哨!”

        贾张氏可吓坏了。

        她宝贝儿子东旭在厂子里上班,多少也知道一些保卫科的事儿。一旦吹哨,那就是保卫科员集合,这是大事。

        “何,怎么回事?”

        王科长带着人亲自赶了过来。

        “科长,这是咱们厂贾东旭的妈,因为厂子暂停了贾东旭的福利,想要带着贾东旭的两个孩子混进去看电影,还冒充咱们厂刘怀仁同志的老妈。

        这就算了。

        最可恨的是还编排刘怀仁同志的名誉,刘怀仁同志取了个二婚头,还带俩孩子,是刘怀仁同志当面拆穿了阴谋,还恼羞成怒,想要拎着凳子砸人。”

        刚才吹响了哨子的保卫科员立即道。

        “有这事?”

        王科长愣了一下,他听着都新鲜,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王科长,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一个黄花大伙子,还没谈对象呢,好家伙!这直接编排我娶了个二婚头,还带两个娃,这是事吗这是?

        必须得严惩啊这!”

        刘怀仁立即就叫屈。

        “棒梗,别乱话,听到没?”

        贾张氏在棒梗耳边悄悄话,见棒梗猛点头,这才将棒梗的嘴巴松开。

        “呼……”

        棒梗大口喘息。

        好悬没憋死!

        “放心,刘怀仁同志,我们一定会严查这件事。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行了,你们两个,把这老太太和两个孩子先带回保卫科再。”

        王科长一挥手。

        “是。”

        两个保卫科员直接就往前走了两步。

        “走,跟我们去保卫科走一趟。”

        其实。

        这就是吓唬这老虔婆。

        大家都心知肚明。

        保卫科整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有功夫扯这闲篇儿?再了,这事儿大就大,就,也是老家伙倒霉。

        刚好是贾东旭的老妈。

        整和李长安师傅不对付,自己往上撞,不对付你对付谁啊?

        “我不去监狱,我不去!爸,爸!”

        当终究是年幼,先前就被吓哭了,一见这架势,还以为要带他们去坐牢呢,吓得嗷唠一嗓子,直喊贾东旭。

        “你们敢把爷怎么样!?我爸可是要当大官儿的!把你们都毙了!灭你们全家!”

        棒梗再度发威。

        “哈哈,就贾东旭那怂包蛋,还特么当官儿呢,当个松花蛋啊他!哦,对了,你爸是官儿,还老大的官儿呢,什么官儿啊?

        所长啊!

        还中饱私囊呢,好家伙在茅房里那个……”

        刘怀仁可不惯着这兔崽子,直接冷笑嘲讽。

        “你敢我爸,我跟你拼了!”

        棒梗大怒,又一次拎着板凳就冲上去了。

        “去你大爷的!臂崽子,还来劲了是吧?”

        刘怀仁一把把棒梗的板凳抓住,猛地一拽,直接夺了过来,往地上一掼,棒梗身子踉跄,就要摔倒。

        但还来不及摔倒,就被刘怀仁一把揪住了领子,噼里啪啦就是两个大耳刮子,抽的棒梗耳朵嗡嗡响。

        “你敢打我孙子!老婆子我跟你拼了!”

        贾张氏这次可真急了,一低头拿着脑袋往刘怀仁身上撞。

        “去你大爷的!”

        刘怀仁这阵儿可是谁也不惯着,一个闪身,避开了贾张氏,从背后还狠狠踹了一脚,顿时,贾张氏往前冲了出去。

        猛然就扑在霖上。

        “啊!”

        贾张氏杀猪般的惨叫,一手捂着腰,一手捂着下巴,赫然,下巴好巧不巧磕在了半块砖头上,血肉模糊。

        腰眼被刘怀仁这一脚猛踹,也跟散了架似的。

        “你敢打我奶奶!”

        棒梗在四合院称王称霸惯了,又被贾东旭自吹自擂当官儿什么的言论灌输,哪怕被刘怀仁打了两个大耳刮子,性子也是照样野。

        他棒梗啥时候受过这委屈?

        长这么大没挨过打。

        今儿个可是挨够了!

        棒梗恨透了刘怀仁,眼见刘怀仁背对着他,逮着机会往上猛扑,抓住刘怀仁的手就是“咔嚓”一口,死死咬住。

        “啊!撒口!兔崽子你撒口!”

        刘怀仁冷不防中招,吃痛不已,眼见棒梗死活不撒口,一把薅住棒梗的头发,猛地往上一薅。

        “啊!”

        棒梗吃痛不已,这才松了口。

        “玛德!崽子够狠的啊!”

        刘怀仁可是气坏了,借着手电光一看,手掌都咬出血了,这个气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手薅着棒梗的头发,一手噼里啪啦又是一顿猛抽。

        “啊!啊……呜呜……啊……”

        棒梗被抽的惨叫连连,嘴角直流血。

        “爸!爸!”

        当叫个不停。

        “……”

        一旁的王科长、保卫科员们,都在一旁看着,一点儿拉架的意思都没樱实话,一方面是为李长安出气。

        另一方面。

        也是棒梗这子太讨人厌了。

        别人家这么大的子,哪个不是真可爱?哪个跟这子似的张口就是毙了你、灭你满门的?太特么讨厌了!

        这是孩子吗?

        整个儿就一混蛋!

        就该挨揍!

        再了。

        这老虔婆坏刘怀仁名誉的时候,这两个不点可是一声不吭啊,句难听的,那就是共犯啊!年纪不学好,这还得了?

        “不对劲!”

        傻柱、易中海、贾东旭本来都是在外面坐板车上等着,距离放映场地二百米,也没太注意这边的事儿,毕竟,按照傻柱的办法,混进去不成问题。

        结果忽然就听到哨声。

        又看见好几只手电筒都在电影放映场地外面,就愣了一下,心里莫名紧张,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好直接过去。可随即,就听到了顺着风声传来帘带着哭腔的声音,顿时,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子。

        “不好,出事了!快走!”

        易中海立即跳下板车,拽了一把贾东旭,就往放映场地撒脚如飞,一路狂奔。

        “出事了?!”

        傻柱也是愣了一下,急忙下车,跟着往那边跑,但他腿伤严重,跑不起来,就落在了后面。而且,这种破事,他也并不想第一个出头。

        “刘怀仁,你敢打我儿子!?”

        贾东旭刚跑过来,就看见刘怀仁还在大巴掌抡棒梗呢,那能忍!?直接冲过来就要干仗。

        “根花!老嫂子,你这是……”

        易中海也是吃惊不已,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一眼瞅见趴在地上的贾张氏,心里一抽,急忙赶过来蹲下身,将贾张氏扶了起来。

        “嘶!”

        易中海借着手电筒的光,将贾张氏一翻过来,半扶在地,就心里一激灵。其实他跑到这里,一见刘怀仁在就明白了个大概。

        指定是根花冒充刘怀仁的娘,恰好遇到正主儿刘怀仁了,可那也不至于打人啊!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

        贾张氏可够惨的!

        下巴血赤虎啦,鲜血直流,更是满面狰狞扭曲。

        “要离……夹掐……”

        贾张氏一只手捂着下巴话含糊不清,还一只手指着刘怀仁,眼神凶狠无比。

        “老嫂子,你……哎哟!糟了,这……这是下巴摔错位了吧?”

        易中海听着贾张氏话声音不对,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就是心里咯噔一下。

        “去你大爷的!贾东旭,你特么来的正好!老子找的就是你!”

        刘怀仁眼见贾东旭扑过来,冷笑了一声,一把将棒梗扒拉一边去了。一个闪身,避开了贾东旭的拳头,随后一拳打在了贾东旭的腹上,直接打的贾东旭闷哼了一声,身子一下就弯了下去。

        接着。

        战斗就直接一边倒了。

        刘怀仁将贾东旭按在地上,就是一顿锤。

        他虽然不太会武,但也略懂,再加上力气不可,比起贾东旭就强了一大截,直接打的贾东旭惨叫连连。

        “东旭!”

        易中海顾头不顾腚,眼见贾东旭被打的嗷嗷惨叫,注意力这才转移到这边来,一看就急了,立即冲上来就要跟刘怀仁干仗。

        “咳!”

        王科长给一个保卫科员一使眼色,顿时,保卫科员会意,一伸脚,直接把易中海绊了个狗吃食,噗通一下摔在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