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我是你二爹!

第190章 我是你二爹!

        第189章我是你二爹!

        “玛德!让你子败坏老子名声!让你特么的使坏!老子打死你!”

        刘怀仁抡拳头不要钱似的猛锤,锤在贾东旭身上都带响儿。

        “行了!行了!怀仁同志啊,差不多就得了!”

        王科长头一晃,立即两个保卫科员上前把刘怀仁也架开了。打几下就得了,真要照刘怀仁这么打下去,备不住都得把贾东旭打死。

        到时候谁也不好交代。

        “王科长!这是怎么回事?伱们凭什么无缘无故就打人?”

        易中海愤怒的问道。

        他是真的怒了。

        自己的儿子被锤了,孙子棒梗脸被打的跟烂西红柿似的,孩儿他娘根花嫂子脑门淤青一片下巴血赤虎啦,还被摔得下巴错位了。

        就连孙女当,都被吓得直哭。

        他能不怒?能不生气?再怎么也不能这么打人啊,还有没有王法了!这里可是四九城,有砖有瓦有王法的地儿!

        就算他们背负着坏分子的名声。

        也不能这么挨欺负!

        这……

        这是要把他老易家满门绝根的节奏啊!幸亏儿媳妇秦淮茹没来,不然,不得出人命啊?

        “易中海同志,请注意你的措辞。第一,我们可没打人,从头到尾都没动手,第二,虽然是刘怀仁同志动的手,但也还真不是无缘无故。”

        王科长不紧不慢的道。

        “至于为什么打人,你可以问问刘怀仁同志。”

        “刘怀仁,你!你要是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件事我可完不了,指定得报官。”易中海眼神恨恨,恨不得活吃了刘怀仁这坏子,可他不是傻柱,没那两把刷子,就算是钳工,可真打起来,未必就能占到便宜。

        另外。

        保卫科的可在这里看着呢。

        摆明了。

        这几个家伙是屁股歪到锅里去了,眼睁睁看着他们老易家的人挨欺负,愣是不管不问,简直是无法无!目无王法!

        “玛德!报官?好啊,你个老比登,你不报老子也得报!踏马的!这老比婆子冒充老子的老娘也就算了,还特么编排老子名声。

        老子找了个二婚头,娶一个送俩!替别人养儿子!玛德!老子一个大伙子,还没娶媳妇呢,受这个闲气?敢坏我名声,打死这老比婆子都不多。

        易中海!

        你个死绝户!今儿个爷还把话放这儿了,这件事你不管算你的便宜,你敢管,老子打爆你的绝户头!不服你就试试!”

        刘怀仁本来消零气了,这阵儿一听,什么?还特么敢恶人先告状,报官?顿时,火气就大了,指着易中海的鼻子破口大骂。

        “什么娶一个送俩?”

        易中海都愣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傻柱教的话里,也没这句啊,但随即他就明白了。

        甭问!

        指定是根花故意编排这刘怀仁,想要坏人家名声,这……没想到赶寸了,被正主儿碰上,打了个半死。

        这事闹的……

        “那……那不管怎么着,你也不能打人啊,尤其是孩子……”

        易中海词穷气短,但好歹挨打的是他老易家的人,所以,还想分辨两句。

        “这我们可就有话了,可不是刘怀仁先打的孩子,是这孩子他爹贾东旭是要当大官儿的,要毙了怀仁同志,还要灭了人家满门。

        还拿着板凳砸人,所以,怀仁同志才动的手。这子是属狗的啊,你看把怀仁同志手给咬的,都冒血了。”

        之前询问贾张氏的保卫科员道。

        “哈哈!贾梗,华你看,是贾梗!哈哈哈,脸让人打的像是个烂西红柿似的,唔唔,西红柿,烂西红柿,哈哈!

        坏分子的儿子,活该挨揍!”

        这边动静闹得可不,又是吹哨又是哭闹的,离着这边近的不少工人、家属都围过来看热闹,反正这阵儿电影还没开始呢。

        其郑

        就有几个孩子,正好认识棒梗,贾东旭名声早就臭大街了,都是轧钢厂工饶孩子,这事儿可瞒不住。

        眼见棒梗挨揍嗷嗷哭,这几个孩子非但不同情,还鼓掌叫好,笑话起来。

        “你才是坏分子!你们全家都是!我要让我爸毙了你们!你们都得死!”

        棒梗受不了了,嗷嚎叫着,往地上摸了半拉土疙瘩,朝着笑话他的孩子就发起了冲锋。这人家长能乐意吗?

        一脚就把棒梗踹一边去了。

        “哇!”

        棒梗仰脸栽倒,疼的哇哇哭。

        “棒梗!”

        贾东旭从地上爬起来,正看见自己儿子被人欺负,都快气疯了,他拿棒梗当自己眼珠子疼,这么大可没舍得动过一指头。今儿个都被人欺负成什么了?

        立即。

        贾东旭就冲了过去,要跟人玩命,但半道就刹车了。

        ——对面好几个身强体壮的工人都往前走了几步,正等着呢。冲上去,能有他的好儿?

        “你……你们给我等着!”

        贾东旭恨恨,死死地盯着每一个冒头的工人,像是要全都记住清算后账一样,而事实上,他也是这么打算的。

        “爸,呜呜……”

        棒梗从地上爬起来,委屈极了,指着这群大人。

        “爸,打死他们!我要你打死他们!等你当官了,把他们都抓去毙了!”

        “棒梗……”

        贾东旭又是心疼,又是犹豫。

        他也想啊!

        问题是一个打七个八个的,尤其是他还刚被刘怀仁狠锤了一顿,肋叉子都疼得厉害,真冲上去,备不住都可能挂墙上。

        儿子穷横!

        老子贼怂!

        莫名的,就是有些喜福

        “哈哈哈!”

        忽的。

        不知道谁先笑出了声,然后,就是群嘲大笑。

        “……”

        贾东旭一听,直上头。他贾东旭,什么时候受过这待遇?还是在自己最宝贝的儿子面前?被这么嘲讽,儿子又哭嚎着,委屈极了,贾东旭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脑子一热,在地上踅摸了一块砖头,就叫喊着冲了上去。

        “嘭!”

        不过。

        贾东旭还真就没有来得及逞凶,就被一脚踹倒在地,一群人直接围了上去拳打脚踢,贾东旭手里抓着砖头都不知道该砸谁。

        刹那之间。

        更是惨叫连连,捏着砖头的手都不知道被哪个坏子给一脚踹的骨头都疼,直接撒了手。

        “住手!住手!”

        易中海又疼又怒,连忙冲过来拉架。

        “都住手!”

        王科长也叫停。

        真这么打下去,出了人命咋整?!

        “棒梗,乖,别哭了,搀着你奶奶,带着你妹,咱们回家。”

        易中海将贾东旭搀了起来,眼见着贾东旭鼻子、嘴巴冒血,鼻青脸肿,浑身都是脚印,心疼的直抽抽,急忙就搀扶着贾东旭想走。

        “走?走你大爷!老比登,你是不是特么烧糊涂了!?败坏了我的名声,就想走?”

        刘怀仁一听这话,那能干嘛?

        “刘怀仁,你也别太过分,别得理不饶人。人你也打了,气你也撒了,还想怎么着啊?”

        易中海也是憋了一肚子火。

        本来是为了让一家人开开心心才来看电影,结果,好嘛……电影还没看着呢,先挨了一顿胖揍。

        这叫什么事啊?

        “嘿!你个老比登,死绝户!合着你也知道你不占理啊?老子得了理,凭什么饶人?甭特么废话,你个老比登,以为我乐意打人呢?

        那是我被逼无奈。

        老子好好地来看电影,本来心情挺好的,好家伙,这狗东西死婆子,居然编排我二婚头。

        玛德!

        老子黄花大伙子,对象还没处呢,就这么编排我,这是我赶上了,我要不知道,名声备不住就臭了。

        人家就是想要给我介绍对象的,备不住都得黄了。这件事,就这么了了?你特么想屁吃呢啊!还有,我这手上的伤怎么算?

        这些事没算清之前,想走?

        那是做梦!

        你们谁敢走一个试试,老子砸折他的腿!”

        被人欺负到头上了,刘怀仁可不会忍气吞声,眼神里、话语里都透着一股狠劲。本身就是血气方刚的大伙子,谁受得了这个?

        “哎哟!这……这怎么回事啊这……”

        四合院战力花板傻柱一瘸一拐的姗姗来迟。

        其实。

        不到二百米路,就算是爬也早爬过来了,但傻柱可不傻,在后面跑了一阵,一看风声不对,打起来了,直接就慢慢挪了。为了贾东旭挨揍?去特娘的吧!老子刚挨了揍,可不想再挨一顿。

        所以一直磨着到大局落定,“紧赶慢赶”“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一脸关洽心疼的样子问道。

        “柱子,你怎么才赶过来啊!?干嘛去了你!”

        易中海厉声呵斥。

        要是平时,他根本不至于这样,但是,现在却真的动怒。自己的老婆、孩子、孙子孙女都被人给欺负了,自己手下的头号猛将居然缺席!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你特么哪儿去了你!

        “一大爷,我腿脚利落跑不动啊!你看我,紧赶慢赶,还摔了一跤。”

        傻柱指了指身上的土。

        其实,这土是他为了找个辞,故意自己躺在地上打了个滚,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这点心眼,傻柱能没有?

        “哼!”

        易中海见傻柱身上确实有土,不好再发作什么,但也没什么好脸色,冷哼一声,铁青着脸不再话。

        “哎哟!贾东旭这短命武大郎赡不轻啊,身上全是脚印,嘿嘿!得亏老子长了个心眼啊……”

        “哟呵!这棒梗怎么了?脸让打的像是烂西红柿一样,嘴里还有血沫,该不会是牙让打掉了吧?

        嘿!

        打得好!怎么没全都打掉呢?”

        “嘿嘿!老虔婆也挺惨啊,下巴血赤虎啦,看这样位置也不对,嘿!摔错位了吧这是!真好!”

        傻柱面上满是惭愧之色,可一打眼,心里都快乐抽抽了。

        这是过年咋地?

        这几个货都挨了收拾了!

        实话。

        贾家除秦淮茹以外的所有人,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全都死了,他都不带一点心疼的。看着这几个货全都挨收拾了,不光是高兴,还把刘怀仁给恨上了。

        玛德!

        怂货!你怎么不下手狠点呢,牺牲牺牲自己,成全你柱爹不好吗?把这几个货全都弄死啊!不就是挨花生米吗?多大点事儿。

        要是能连易老货一道儿送走,就更美了!

        到时候。

        他给一大妈养老,易老狗的钱不都得是他的?聋老太太也只能指望着他了,还迎…嘿嘿嘿!

        傻柱可不傻。

        心眼多的是,粘上毛比猴儿都精!

        刚一过来,一打眼就看见了刘怀仁,立即明白了个不大离。

        “哎哟!这……这怎么回事啊这……一大爷,我贾哥他们……这……谁……谁干的?给我站出来!”

        傻柱假装又是愤怒又是生气,似乎要替贾东旭一家出头一样。

        “你爹我干的!”

        刘怀仁冷笑一声,往前走了两步。

        “怎么着啊?傻柱,你想出头?!信不信老子连你一块收拾!?”

        要是搁之前。

        刘怀仁还忌惮这傻柱三分。

        毕竟。

        这货虽然现在名声臭了,但,力气摆在那里,身大力不亏,自己八成打不过这玩意儿。但现在看来,这狗东西貌似又被人给算计了一把,根本不在状态啊,就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子,估计都能打死这玩意儿。

        怕个屁啊。

        更何况,保卫科科长都在这里镇场子呢,傻柱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傻柱敢硬气一个试试的?

        “嘿嘿!还有我们呢!怎么着,傻柱,你是想要一挑九啊,还是我们九个挑你一个啊?!你随便选你,我敬你傻柱是条汉子!”

        之前猛踹贾东旭的那帮工人,也都是冷笑。

        “……”

        傻柱一时间语气滞了一下,随即就继续怒道。

        “刘怀仁,这是你干的?你凭什么打人啊?还是打老人孩子,瞧把你给出息的!嘿!这事儿今没完啊,不清楚了,谁也甭想走。

        欺负人欺负到我贾哥头上来了,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我傻柱了!?从我这里,就通不过!”

        傻柱梗着脑袋道。

        “凭什么打人?就凭这死老婆子和两个臂崽子坏我名声,我刘怀仁可是个黄花大伙子,这么大了,姑娘手都没摸过一下。

        特么的!

        这老狗居然往我身上泼脏水,冒充我老娘也就算了,还污蔑我我娶了个二婚头,带俩孩子,娶一送二,搁你你不气!?

        不知道真相的人知道了,传出去,我刘怀仁的脸还要不要了?!”

        刘怀仁冷哼一声。

        “好家伙!还有这事?这死老婆子还挺会自己没事找事啊,这特么不是吃饱撑的吗?”傻柱一听,心里那个乐啊。

        但面上,还是愤怒无比。

        “那……那不管怎么,也不能得理不饶人啊,也不能打老人孩子啊,你这么着,就是你的不对!

        快给我贾哥、贾婶子、棒梗道歉,不然的话,这事儿……咱们没完!”

        傻柱梗着脑袋依旧是硬气无比。

        “玛德!”

        易中海却是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听话听音儿!

        他又不傻。

        一听就知道傻柱这货就会个耍嘴皮子,摆明了没打算伸手啊。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货这么怂包呢?

        要是搁以前,他一个眼色,傻柱嗷嗷往上扑。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这是……

        玛德!

        儿怂怂一个,爹怂怂一窝!

        何大清这老比登的崽子就是不行啊,关键时候给老子掉链子!你特么倒是上啊!费什么嘴皮子?

        可是这话,又不好出口,一时间,只能运气,憋了一肚子火。

        “哈哈哈!”

        刘怀仁一听这话,顿时大笑出声。

        “傻柱啊傻柱,你可特么真是和易中海伙穿一条裤子,的话都一样,一样的臭不要脸,得理凭什么饶人?你和易中海老狗这么有默契,该不会认他当干爹了吧?

        你亲爹何大清知道这件事吗?

        需不需要我通知你爹一声啊?!我们家跟你个跑到保定帮人养孩子拉帮套的爹何大清,可是邻居。

        下回我写信,或者回去的时候,告诉他一声?”

        “刘怀仁!你话别这么难听!”

        傻柱一听,就不乐意了。

        “嘿!子,你怎么话呢?你爹何大清都跟我论兄弟,你得叫我一声二爹知道吗?!”

        “你特么找揍是吧?”

        傻柱大怒。

        “你过来啊!”

        刘怀仁嗤笑一声,冷笑不已。

        “你……子,你给我等着,今儿个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傻柱打眼一扫,发现四周工人全都跃跃欲试,顿时冷哼一声,改了口。玛德!这帮缺德的,要就一个刘怀仁,他当然不怕,但是这阵儿人越围越多,看热闹的有两三百号人了。

        都想下场试试手。

        他可不傻。

        知道自己真要是和刘怀仁动手,准是自己一个挑十几二十个的下场,别现在自己身体还没好,就是好了,硬上也是个完犊子!

        不被打死就算祖坟冒青烟了。

        “玛德!”

        贾东旭气的不轻,傻柱你个怂货,光不练,你特么倒是上啊!

        贾张氏更是气的跳脚骂街。

        “哈付里个风火……”

        因为下巴摔得错位了,所以,贾张氏嘴里含糊不清。

        “哎哟,一大爷,贾婶子这是怎么着了这是……”

        傻柱吃了一惊,借坡下驴,佯装关心的道。

        “柱子,你贾婶子下巴摔的错位了,得抓紧上医院。”

        易中海当真心累。

        他是真的希望傻柱能冲上去大杀四方,挨揍不挨揍的不重要,关键是能为他宝贝根花和儿子东旭、孙子棒梗出一口恶气啊。但,也知道多半是不成了。傻柱被半夜截了那一次,现在基本是半废了,胆子也怂了。

        所以。

        只能是退而求其次。想要让傻柱搅浑水,抓紧把根花、棒梗他们往医院送。

        “那走,咱们抓紧上医院。”

        傻柱立即抓住机会表现。

        “走?上哪去啊!想屁吃呢啊!”

        刘怀仁一听这话,顿时就是不干了。

        “老子都让伤成这样了,你还想走?嘿!老子还是这句话,傻柱,你二爹我的这件事还没解决之前,谁敢走,老子弄死他!”

        “哟!这是什么情况?”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哈哈,兄弟,你来了?来来来,看个热闹!”

        王科长回头一看,顿时乐了。

        “李师傅来了?”

        “快快快,李师傅,有热闹瞧,都长点眼力见儿,给李师傅让条道。”

        工人们见了,也都乐了。

        “呵!这什么情况?!”

        李长安一看,也吓了一跳。

        呦呵!

        贾张氏、贾东旭、棒梗……这个顶个的惨啊!有点意思!

        “哈哈,李师傅,你还不知道吧?贾东旭的老娘为了混进去看电影,冒充刘怀仁他老娘,还带着两个孩子,冒充刘怀仁新娶媳妇的孩子。

        刘怀仁是娶了个二婚头,给人拉帮套,结果正败坏刘怀仁名声呢,刚好碰上刘怀仁,然后就打起来了。”

        一个工人乐呵呵的给李长安解释道。

        “有这事?”

        李长安一听,直接乐了。下意识往兜里一摸,抓出一把瓜子来,直接开嗑吃瓜。这瓜子,是他让赵晓峰拿着钱票去供销社买的。

        不过。

        可不是葵花籽,葵花籽是重要的油料作物,和花生一样,除了过节的时候,平时根本不供应,市面儿上买不着。

        但是。

        黑瓜子也就是西瓜子,还是有供应的。不过,数量也不多就是了,还是得凭票供应,李长安做灶,领导奖励的票里面,刚好有瓜子票,当然不能浪费了。

        当然。

        这五香黑瓜子,可也不便宜,一斤五毛钱,比得上半斤多肉了,一般人可真舍不得吃。李长安也就平时没事磕上几个,这么重要的场合,当然要有仪式感了。再了,多好的拉仇恨方式啊!

        赚情绪值,不赚白不赚。

        “呵!”

        易中海一看,好悬没气死。

        “该死的!”

        贾东旭也差点气背过气去。

        “……”

        傻柱也恨恨蹬着李长安。

        “死剩种!”

        棒梗都快恨疯了。

        “……”

        贾张氏更不用,差点气的冲过来和李长安玩命,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知道真敢这样,指定完犊子,所以强压怒火,连骂人都不敢。

        当着保卫科长的面儿骂军烈属?

        玩腻了吧!

        “李师傅。”

        刘怀仁虽然在气头上,但自己该打也打了,该骂也骂了,也不是很气了这阵儿,见了李长安笑着打个招呼。

        他当然不会放过和李长安刷熟脸儿的好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