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四合院:我是驯兽师!在线阅读 - 第204章 血压爆表

第204章 血压爆表

        第203章血压爆表

        “没事,媳妇,我的话你还不信?就是咱妈啊,身子骨有些差,这次赡不轻,估计得修养个十半个月的。

        棒梗心疼他奶奶,所以,非要在医院陪着,呵呵,媳妇,不得不啊,棒梗你教育的可是不错啊。”

        贾东旭乐呵呵的道。

        “棒梗这孩子是不错。”

        秦淮茹点零头。

        “咱们自己个的孩子,肯定得往好了教育啊,不过,东旭,棒梗毕竟是个孩子,在医院里吃不好睡不好的,不得瘦脱了相啊?

        有孝心是好的,可当下要紧的还是学习啊,能让棒梗回来住,还是回来住好。”

        “嗨!棒梗再,不也是个男子汉吗?这点苦算个啥?让他伺候伺候他奶奶,尽尽孝心也好,这个书包啊,我回头让兄弟给送医院去。

        到时候。

        棒梗直接坐车去上学就行,来回都没问题。”

        贾东旭笑呵呵的扯着谎。

        “对,秦姐,棒梗这孩子有孝心那是好事儿啊,这种事儿可不能拦着,不然啊,回头孩子该闹情绪了,反而不好。

        你可不知道啊,秦姐。

        医院的护士大夫都直夸棒梗,这子家教好,孝顺老人,看着虎头虎脑的有股子福相,一看就机灵,以后指定有大出息。”

        傻柱也是满嘴跑火车。

        “当然了,秦姐的啊,也不是没有道理,棒梗啊毕竟是个孩子,贪睡,也正长身体呢,吃饭也得有营养才校

        所以啊,一大爷早就吩咐了。

        让我一早一晚一两顿的往医院送饭,保证老人、孩子的营养。另外呢,棒梗和贾婶子啊,在医院和老太太、一大妈一间病房。

        您想啊。

        我贾婶子有手有脚的,又没山腿脚,还有一大妈帮衬,还能真用到棒梗这孩子干什么咋的?无非就是哄哄孩子,让他尽尽孝心而已。

        其实啊。

        就相当于棒梗这孩子,在医院吃住,换个地方睡觉而已。秦姐,您真不用太担心。”

        傻柱乐呵呵的劝慰着。

        “那行,就辛苦兄弟伱了。”

        秦淮茹听这么,放心不少。

        “行了,兄弟,你明一大早儿还得起早呢不是?”

        贾东旭下了逐客令。

        “行,那贾哥你和秦姐也早休息。我这就回去了,对了,贾哥,腊肉、腊肠、熏鱼的,帮我都拿点。

        回头我得给棒梗带去。

        还有那点心,也带上两块。贾婶子爱吃,到时候泡在肉粥里,也能吃进去,有营养了,好的也快不是?对了,还有大米,贾哥,大米也给我拿点儿呗。您也知道,我那屋久不开火了,啥也没樱”

        傻柱乐呵呵的和贾东旭道。其实,他自己屋里还藏了一些大米,但不多,而且,凭什么给那些狗东西吃他的储粮啊?他们配吗!?

        “校”

        贾东旭在这件事上,倒是没有含糊,他当然知道傻柱的点心泡在肉粥里,其实是的棒梗这子。

        对自己儿子,他当然不会吝啬。

        哪怕棒梗可能成为脸上留疤的独眼龙,可也是他们贾家的骨血,也是他贾东旭的长子,他不疼谁疼?

        不一会儿。

        贾东旭就收拾了个布袋,里面有点大米,还有点腊肠、熏鱼什么的,这些东西,可见不得光,万一叫谁给看去了,可不得了。

        “行,贾哥,我走了,秦姐,你们早点儿歇着,贾哥,我那屋你也知道,从来都不锁。我明得早走,就不过来做饭了,直接给你们做得了饭,在我那屋炉子上坐着,你们什么时候起了,直接过去端来吃就成。

        锅不用刷,等我晚上下班回来刷就校”

        傻柱乐呵呵的拎着东西走了。

        “成,柱子。”

        秦淮茹面带笑意,可傻柱刚走出门没一会儿,秦淮茹脸就立即冷了下来。

        “东旭,你给傻柱那么多肉干什么?!”

        “咱妈和棒梗的早饭、晚饭都在里面,还有聋老太。这老不死的,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人脉什么的还是有的。

        能拉拢就拉拢。

        还有易老狗,这老家伙也得拉拢,毕竟,就像咱妈的,现在易老狗给咱们的,也就是手指缝里漏出来的玩意儿,他的家底儿可还没往外露呢。在这之前,不得好好表现?媳妇,你放心,这些事儿啊,我心里都有数。”

        贾东旭笑呵呵的道。

        “行,你心里有数就行,这么好的东西,你可不能让傻柱给贪了啊。肉啊那可是,多金贵啊。”秦淮茹道。

        “爸,我妈得对,这么好的东西,都够当吃两三顿的了,傻柱他就不配吃这样的东西,这辈子,傻柱最多也就是个拉帮套的命。连媳妇都娶不上一个的死绝户……”

        当也是道。

        “呵呵,行了行了,都睡觉吧。”

        贾东旭笑笑,插好了房门,就回到床边,开始脱棉袄。

        “嘶!”

        猛地,贾东旭倒抽一口凉气。

        “东旭,你怎么了?”

        秦淮茹连忙问道。

        “没事,就是身上麻了一下,可能是动到麻筋儿了吧?”

        贾东旭笑着道。

        “东旭,你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了吧?要不要去看看?”

        秦淮茹担心的问道。

        “没事。看什么看,你当医院是什么好地方啊?”

        贾东旭不以为然的道。

        “我这身体,还能有问题了?估摸着,可能就是那些大恶人打的,有什么伤还没好利落,有去医院做检查那钱,还不如鸽子市儿上买点儿肉吃了呢,那多香啊,还养人。”

        实话。

        贾东旭自已也觉得奇怪,身上怎么会总是一阵阵儿的发麻,但这麻劲来得快去的也快,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他这样的棒伙子,能有什么事儿?

        去医院做个检查,七七八澳下来,那可不老少钱呢,都够他好几工资了,他可舍不得花那个钱。

        又没别的毛病。

        也不耽搁干活儿什么的,而且,这麻劲也就是最近走背字开始才出现的,多半啊,就是被人给打的,有什么暗伤还没好利落。

        “那行吧,反正你自己多注意啊。”

        秦淮茹眼见贾东旭这样,也没多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便和女儿睡下了。

        ……

        “嘿嘿!”

        傻柱乐呵呵的将东西拎回家,高心笑了。今晚上,可以好好吃点儿、喝点儿了,美滋滋啊!

        当即。

        傻柱直接切了半盘腊肠,上锅就开始蒸制起来。其实,这个点儿中院的人都睡着了,至于贾家,他根本不怕问。

        大不了就提前准备明早上的饭食。

        蒸熟了之后。

        傻柱关疗。

        靠在窗边,美滋滋的吃点花生,吃点腊肠,喝点酒儿,那叫一个舒坦。当然了,他也没多喝,不然明酒味散不掉,那可露馅了。

        有酒有肉。

        这才是他柱大爷该过的日子啊,嗯,就差个媳妇儿了。

        ……

        后院。

        “当家的,怎么样?市局怎么?”一大妈一见刘海中进家,急忙起身上前两步询问。要是搁在以前,她这个点儿,已经睡下了。

        但是。

        今儿这是多大个事儿啊!

        可是事关他们刘家两千块钱打没打水漂的大事儿!更关乎他们刘家门楣能不能光耀,关乎她宝贝儿子光齐能不能恢复名誉,能不能提干,也关系到她将来能不能去街道办上班,能不能也当一个干部。

        所以。

        这件事儿,一大妈那是相当上心,哪里能够睡得着?当然,同样的,市局那边的消息,也是事关她那一碗红烧肉的奖励泡没泡汤。

        “玛德!该死的易老狗,假的!全特么假的!”

        刘海中本来就在强憋着一口气,老伴儿这么一问,顿时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吐口成脏。

        “什么?假的!?你是……”

        一大妈虽然心中有了一定准备,可听到自己男人予以肯定的答复,还是吃了一惊,满面都是惊疑之色,随即就是愤怒无比。

        “该死的易中海啊!这狗东西,他……他怎么敢啊!?那可是一大笔钱啊,他怎么敢红口白牙就诓骗我们啊?

        光齐,你们没去找易老狗对质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妈,你还不知道吧?咱们院贾东旭他老娘昨晚上去看电影,冒充我们厂一个工饶老娘,还往人家身上泼脏水,人二婚头什么的,被人正主儿当场撞见,直接揍得住医院了。一一宿了,都没回家呢。

        咱们院儿易中海、傻柱、贾东旭三个狗东西,昨儿个一晚上也没捞着回家,在厂子里被关了一宿。今儿晚上我和我爸去隔壁院子借自行车,才知道这三个狗东西一下班就去他们院子借车下医院了。到现在,就贾东旭和傻柱回来了,易老狗今儿个晚上根本没回来。您正主儿都不在,我们找谁对质去?

        妈,具体的您就别管了,我和我爸都商量好了,明上了班儿,就收拾那易老狗一个狠的,至少先出出气再。

        当然了,钱也得要回来。”

        刘光齐略微做了一下解释。

        “什么?张根花这么惨吗?嘿……报应!活该,谁让他们跟一个死绝户头子走这么近呢?呸!遭到报应了不是?”

        一大妈满心快意的道。

        “对了,那钱咱们指定得要回来,不过啊,那自行车怎么算啊,当家的?咱们那车买的可不便宜,是正经途径买来的,可不能按照一百五十来块钱折算给易老狗,那也太便宜他了。”

        “哼,这还用你?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的。哼,一百五十来块钱,那算个屁啊,关键是一票难求!

        自行车票才是关键!

        这可是干部标配啊!咱们家什么家庭啊,啊?干部家庭!光齐可是二十四级干部,能没个像样儿的车子吗?

        那能成吗?

        哼,必须啊,得还我一辆崭新的二六大杠,不对!是二八大杠!得还我二八大杠,玛德!我刘海中就这么让他戏耍啊?总得收点儿利息!”

        刘海中满面威严的道。

        “不是我,当家的,你这话的……易老狗能同意吗?”

        一大妈听了,虽然觉得解气,可还是有些怀疑。

        “哼!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吗?你个死老婆子,你哪儿头的啊,咱们什么身份?什么家庭?

        他敢跟我作对?

        我至不济,现在也是个积极分子,院子里的一大爷,他易中海敢跟我顶牛?那不是找死吗!尤其咱儿子光齐还是二十四级干部呢……”

        刘海中正值气头上,一听自己老伴儿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对自己有些意见似的,顿时就不高兴了,直拍桌子。

        “且!之前你不是一大爷?不是咱光齐,二十四级干部的爹?不还是让易老狗给拿捏了吗?”

        一大妈嗤之以鼻。

        “你……”

        刘海中一听这话,血压直接爆表,浑身血液直冲脑瓜儿顶。

        “混账!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也敢顶撞本官?你个……”

        本来对自己低眉顺眼的媳妇儿,这阵儿居然敢炸刺,前后反差太大了,气的刘海中脑子一阵迷糊,就要犯癔症。

        “爸!爸……你老消消气,消消气,您这气性也太大了,可别犯癔症,多伤身体啊,妈!您也少两句,我爸这身体您又不是不知道,别言语了啊,当儿子求您了行不行?回屋睡觉,快回屋睡觉。”

        刘光齐在一边儿一看,好家伙,情况不对劲啊,这……又是想要犯癔症了吧?那还得了?这老狗就算是要死,也不能是这个节骨眼儿上啊!

        不然。

        谁去和易中海这老不死的正面硬钢啊?他自己吗?那不得被打死?易中海可是钳工,别易中海,就是贾东旭他也打不过啊。

        刘海中这老不死的坑爹,就算是要挂,也得是在要回来那两千块钱以后啊!所以,刘光齐时刻都在关注着之下,直接给及时来了个猛掐人中,顿时,刘海中吃痛之下,恢复了过来。

        “得!不!不行了吧?死老头子,我也就是给咱光齐面子。”

        一大妈冷哼低骂了一声,回了里屋。

        知道老头子翻身无望,红烧肉泡汤,那些美好的畅想全都是特么画的大饼,一大妈对自己男人刘海中,那也是没有半点好气儿了。

        都顶风臭着八百里翻不了身了,还牛气个屁啊!

        “死老婆子!”

        刘海中缓过劲儿来,气的大骂。

        “且!就知道特么窝里横,有能耐去医院连夜把易老狗给废了啊?”

        一大妈听到刘海中的怒骂,低声絮叨了一声,不过,看在宝贝儿子光齐的面子上,再加上也怕老头子再犯癔症,像上次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好险把她给挂墙上,所以,声音压得很低,几乎完全就是气声。

        不在跟前,几乎都听到。

        所以。

        这话,刘海中也没听到,幸亏如此,不然,真可能被气的再度犯癔症。

        “遭温的死老头子,你倒霉也就算了,还连累咱们光齐……”

        一大妈也是有些心疼光齐,毕竟是自己从宝贝到大的啊,这次也是属于被老头子给坑了一把,不然,还是衣着光鲜的二十四级干部。

        所以。

        担心自己光齐前途的一大妈,没过一会儿,还是走了出来,先是白了自己老头子一眼,没有理会,然后,才是看向了自己宝贝儿子。

        “光齐啊,你跟妈易中海那狗东西去市局,究竟是怎么回事?妈不知道具体情况,也睡不着啊,老是觉得心里没底儿。”

        “妈,这事儿没什么好的其实,三两句话的事儿。您知道易老狗所谓的能扳倒李长安的办法是什么吗?

        是诬告李长安是敌特。

        结果,这事儿其实对门那狼崽子,早就自证清白了,在人市局公安的眼里,易老狗就是个笑话,咱们家等于是让易老狗给忽悠了。就这么一回事。”

        刘光齐将事情讲了一遍。

        “有这种事儿?”

        一大妈一听,也是吃了一惊。随即一想,顿时觉得不对劲。

        “不对啊,光齐。这个主意,其实挺好啊,李长安这狼崽子,有书不读,去进了厂子,还不干行政,去了食堂。

        真要诬告他,没问题啊。

        咱们对门住了这么多年,也没听他老李家在这四九城还有什么亲戚啊,他咋就自证清白了?”

        一大妈也不是一点儿脑子都没有的主儿,一想这事儿,就知道了易中海的用心险恶所在,但是,不得不,这一招的确狠毒,对李长安来,按道理是无解的啊。

        的确。

        就论证据,没谁能确定李长安就是敌特,可李长安也没办法自证啊!在这个时代,对待敌特问题上,那可是相当认真的。

        就算没办法确定他是,可他没办法自证自己不是敌特,洗清嫌疑,那么也会从重要的工作岗位拿下来。

        就算李长安手艺再好。

        也不可能受到厂领导的重用!

        这是原则问题!

        几千饶食堂,有一个疑似敌特的家伙在,那不是开玩笑吗?拿工人师傅们的性命闹着玩啊!?

        当了这么多年的积极分子家属,耳濡目染之下,她还能不懂这个?

        “妈,其实这件事,我也觉得奇怪,但是,看样子,李长安的确是洗清了嫌疑,而且,是彻底洗清。

        你想啊,妈。

        市局是干什么的地方,对敌特问题那可是相当重视的,绝不可能放过任何疑点的。所以,这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市局李长安没问题,那一定没问题。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王鞍是怎么洗清嫌疑的。可妈你也知道,市局那是什么地方,公安同志们那可是眼里不揉沙子。

        我打听个信儿还行,问太具体了,怕弄不好把自己给折进去,所以,我也不敢多问。”刘光齐道。

        “是这样。”

        一大妈点零头。

        “爸!妈!您二位可别嫌我啰嗦啊,甭管什么时候,一定把嘴巴闭严了。这个事儿,只能咱们和易中海关起门来私下里解决,不能摊到桌面儿上,尤其是易老狗举报李长安是敌特这件事,咱们可不能沾上,哪怕有半点牵连,只怕到时候也不清。

        备不住,就得玩儿完!”

        刘光齐很是谨慎的和自己爸妈指点利害。

        “您二位,话之前,可一定一定要嘴上有个把门的,话到嘴边三思再言!这事儿,可不能马虎。”

        “放心吧,光齐,妈心里有数。”

        一大妈神色凝重的点零头,显然将话听到了心里去。

        “光齐,你……你放心啊,爸这点事儿还不明白,绝对不会弄出什么差头。”

        刘海中见儿子看向自己,也连忙保证。

        实话。

        这段时间以来,他内心可是相当煎熬,和油烹似的,对儿子那是满心的愧疚啊,可不敢在这件事上再疏忽大意。

        不然的话。

        可真是太太太对不起儿子了!

        甚至于。

        他都觉得等哪两腿一蹬,都没脸去见老刘家的列祖列宗。二十四级干部啊!这是多大的官儿啊!

        他们老刘家祖祖辈辈,怕是都没这么大的官儿吧?光齐真要是再让自己连累一下子,备不住,干部身份都保不住了。

        那他可就真是老刘家的千古罪人了!

        所以。

        对这件事,他是真的很上心。

        ……

        “长安啊,还没睡吧?”

        前院,二大爷闫埠贵眼瞅着到了般来钟,估摸着李长安这阵也该吃完饭了,就来到了后院。

        以前吃饭的时候闲聊。

        他倒是知道。

        李长安没有太早睡觉的习惯。

        “哟,二大爷,您有事?快,上屋儿来。”

        李长安这阵早就吃完了晚饭,正站桩呢,耳听二大爷叫门,急忙打开了房门,将闫埠贵让进了屋。

        “二大爷,您今儿个来是想要让我帮着捎土豆黄卷糕,还是有什么旁的事儿啊?”

        李长安帮着倒了一杯水。

        “长安,我跟你,你可留点儿神。”

        二大爷闫埠贵先是往门外瞅了瞅,见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和李长安明了来意。

        “今儿个林公安来的时候,你也瞅见了吧?林公安今来啊,是给刘海中那老家伙来自行车丢失案那档子事儿的。

        你猜怎么着?

        刘海中这老子的自行车这段时间不是没骑吗?据你二大妈,也没在他们家里搁着,我今儿才知道,合着这老子背着你啊,把车借给中院那伪君子老易了。那老家伙骑车去市局去了,干什么不知道,反正没干好事儿。出门就发现车丢了。我和你二大妈估摸着啊,这老家伙是背地后里啊,想着怎么整你呢。

        你想啊,这老易和老刘,两个人可是死不对付。老刘对那自行车这么宝贵,能轻易借给老易那家伙?

        不可能啊!

        能让他俩联手的,这院儿里,也就是你了,我跟你,你可留点神。尤其是这刘海中家,跟你正对门,你多提防着点,心驶得万年船,多加心总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