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霍格沃茨:我的名字是不可饶恕咒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一天的课堂

第十章 第一天的课堂

        对阿瓦达来讲,弗利维提出的魔力本质之争根本算不上问题——他一开始就知道了,本质论就是正确答案。

        但这是他一个人的特殊天赋带来的效果,却无法向其他人证明什么。总不能说别人问他“你是如何证明本质论的?”,他就回答“哦,我亲眼看见的。”吧?

        真敢这么干,他不被打死才怪。

        所以接下来的魔咒课,即使他在暑假里已经几乎完全掌握了相关内容,也还是认认真真的听了下去。而当弗利维将羽毛发给每个人,让他们自己练习的时候,他还犹豫着考虑到底要不要出出风头,直接放出一个完美的漂浮咒来。

        结果他正犹豫着,身边的巴隆在失败了几次后,就成功的让羽毛漂浮了起来,为斯莱特林赢得了五分。

        于是他也赶紧施咒,成为了第二个成功者,让赫奇帕奇加了两分。

        “等等,刚才你是不是一次就成功了?”

        巴隆突然扭头,有些惊愕的看着他。

        “咳,运气,运气。”阿瓦达意识到表演失误,赶紧打了个哈哈掩盖过去。巴隆便也没多在意,继续对着羽毛挥舞魔杖,让漂浮咒释放的愈发熟练。

        阿瓦达观望了片刻,突然说道:“你可以试着在抖魔杖的时候稍微向外翻一下手腕,幅度不要太大,有那個意思就行。”

        巴隆眉毛一挑:“书上和弗利维教授都没要求这么做。”

        “试试嘛,又没什么危险。”阿瓦达当即示范了一个翻转手腕的漂浮咒,让羽毛稳稳当当的飘了起来。巴隆见状轻轻点头,便依着阿瓦达的话微微转动手腕,念出了漂浮咒的咒语。

        “嗯?!”

        随着咒语生效,羽毛漂浮,巴隆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色。

        “怎么回事,感觉维持咒语突然轻松了好多!”他低声惊叹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假期里随便试出来的。”

        阿瓦达毫不脸红的扯谎道。这其实是他魔力感官的效果,他能够观测到巴隆释放漂浮咒时对魔力的扰动,从而经过进一步的计算优化出最佳的施法方案。

        不过唯一的问题是他脑子不够快,仅仅优化一个最简单的漂浮咒都需要观察半天,高端复杂的魔咒就更不用说了。

        “我想问一下弗利维教授。”巴隆眼睛闪闪发亮的盯着阿瓦达。

        “行。”

        阿瓦达一点头,巴隆便立刻举起了手,将正在巡视的弗利维叫过来后示范了一遍优化版的漂浮咒,并询问了原因。

        不过弗利维倒是并不怎么惊讶:“你们的运气不错,居然自己摸索出来了优化技巧。”

        “书本上的咒语都是最标准,泛用性最强的模版。随着巫师实力提升,对魔法的了解逐渐深入,自然会开发出适合自己风格的优化技巧来。就拿你们刚学的漂浮咒为例,‘轻微翻转手腕’可以减少维持咒语的消耗,而如果你在挥舞魔杖时让杖尖向下垂一点,同时咒语中的‘迪’读重音,就可以让咒语的效果大幅度加强……”

        “不过也别沉迷于优化技巧,打好基础,把基本的魔咒练习扎实才是你们这个阶段该做的。”弗利维提醒道。

        “知道了,教授。”阿瓦达和巴隆异口同声的点头回答。

        等到下课铃一响,弗利维便重新跳到那一摞书上,拍拍手让学生们停止了讨论和练习:“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还没掌握漂浮咒的同学们记得回去以后多加练习。如果你们能在一个星期之内全部掌握漂浮咒的话,我就额外给你们展示一点有趣的东西。”

        “这节课没有作业,下课吧。”

        说完,他便轻快的跳下讲台,率先离开了教室。而学生们有的也跟着离开,有的则留在原位上愁眉苦脸的对着羽毛挥舞魔杖。

        “我们下节课是草药课,跟拉文克劳一起上。”巴隆看了看课表,站起身来背上背包向阿瓦达道别。

        “我们下节课是魔法史,据说是最没意思的课。”阿瓦达感叹:“而且,我们赫奇帕奇想上自家院长的课居然还要等到明天。”

        “哈哈,先走了,回见。”

        “嗯,回见。”

        ……

        宾斯教授是一位面容苍老的幽灵,也是霍格沃茨唯一一位幽灵教授。传说有一天他站起来去上课,不小心把身体留在了教工休息室炉火前的一张扶手椅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而凭借着幽灵的特性,他也成为了全校唯一一位撑得住007强度的教授,而且知识极为渊博且不会遗忘,堪称魔法史教授的最佳人选,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讲的课过于单调乏味,催眠效果极佳。

        比如现在。

        “很少有人能够从浩瀚的历史当中感受到其独有的魅力,大部分人只是把历史当作普通的故事,关心一下那些著名人物的八卦事迹。”

        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的第一节魔法史课上,宾斯教授正按照第一节课的惯例尽力赞美着历史的魅力,试图激发起学生们的兴趣,然而毫无起伏还拖着长腔的语调只能让他的行为起到反效果。

        “芸芸众生合力推动历史的车轮,让它的轨迹发展、变迁,偶尔还会有天才的灵光一闪而过,照亮一条全新的路途……你们,我,还有周围的一切,皆是历史的一部分,研究历史便是研究自身,研究社会,让我们从过去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预测时代的变化……”

        教室中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我们的魔法史严格来讲应该分为两部分,巫师史与魔法史。巫师史探讨巫师处境的变化,魔法社会的建立与完善,与其他种族的交流与冲突,并与麻瓜的历史息息相关……”

        鼾声开始连成一片,并有节奏的起起伏伏。

        “而魔法史则讲述各种咒语与炼金产品的出现,分析它们是如何推动历史进程的。比如第一把飞天扫帚,第一个门钥匙,幻影移形、清水如泉、铁甲咒等咒语的发明,都对魔法社会的发展产生过巨大且深远的影响……”

        课堂上,阿瓦达正强行保持着思维活跃,成为了全教室唯一专心听讲的人。本来他昨晚就没睡好,再加上宾斯教授催眠的语调,令他保持清醒的时候倍感折磨。

        唯一令他欣慰的是,魔法史的内容确实很有意思,再对照他记忆中原著的内容,使得他对魔法世界的了解深入了许多。

        强撑过魔法史后是和拉文克劳一起的飞行课。在课堂上,秋·张不出预料的表现出了极佳的飞行天赋,得到了霍琦夫人的大力赞赏。而令阿瓦达有些惊讶的是,他的舍友夏比·诺特居然也表现出了不俗的飞行水平,被霍琦夫人评价为“有望成为职业的魁地奇选手”。

        不过他自己的飞行能力倒是平平无奇。虽然在魔力感官的帮助下喊了一声“起来”就让扫帚飞到了自己手中,但平衡能力、距离感、协调性这些飞行必备的要素他都不太具备。

        下午则是麦格教授的变形课。在麦格教授展示了一番将自己变成猫、将讲台变成一头狮子等让阿瓦达感知的头晕目眩的高端的操作后,台下的学生们立即热切地表示一定要苦心钻研变形术,然后就开始对着一根应该被变成针的火柴愁眉苦脸。

        在眼巴巴地等待了二十分钟后,阿瓦达终于忍耐不住,一挥魔杖成为了全教室第一个成功将火柴变成针的人,为赫奇帕奇赢得了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