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0章 寻找工具人

第10章 寻找工具人

        宋辞晚思量过很久,她其实有很多的挣钱手段。

        生活化一点的,比如说制糖,比如说食盐精炼,又比如说浊酒蒸馏等等,都算得上是实施难度不大,又能快速以小博大的优质项目。

        只可惜,这世道挣钱不算本事,拿得住钱才是本领。

        不论盐酒还是糖,总之就一句话,不怕死的尽管大胆去碰!

        宋辞晚觉得,自己是真没必要给生活制造难度,明明立志苟住,结果却非要去浪,这是图什么?

        但是,她现在的的确确缺钱,有些事情该做的还是要做。盐酒糖碰不得,总有东西能碰得。

        这一日下工回家,宋辞晚又一次卖出戾气,换来寿元。

        【你卖出戾气八两四钱,获得寿元八十年。】

        今日入账寿元八十年,再加上前一段时间累积起来的,宋辞晚一共拥有了一千二百三十年的寿命余额。

        这不是模糊数据,而是一种明确感应。

        使用天地秤的次数越多,宋辞晚就能感觉到自身与其联系越紧密,很多东西她就能越发清晰地感知到位。

        比如说寿命余额,又比如说天地秤内部空间中所包含的一切。

        宋辞晚又例行卖出一份爆炒肥肠,换来一颗壮气丸,然后就在家中静等天黑。

        大白鹅昂着脖子在院中疾走,宋辞晚坐在屋檐下,用手丢着玉米粒,大白鹅“嘎”一声接一口,每当接住,它都要欢喜地拍拍翅膀,显然对于这个游戏很是满意。

        直到入夜,万家灯火在城中次第燃起,光影致致,点缀了夜的暗面,宋辞晚回到房间换了身黑衣。

        她穿上黑衣,戴上缝线粗糙的人皮面具,最后罩上斗篷。

        光阴夜遁逃施展起来,瞬息之间,她整个人就化入了夜晚的阴影当中。

        大白鹅刚刚消完食,整只鹅正懒洋洋地趴在自己的鹅笼里,犹然不觉刚刚回房的主人其实就在它眼皮子底下,化成一缕夜风般飘了出去。

        城南,柳泉街。

        通明的灯火摇曳在星光点点的夜幕下,柳泉街的夜市繁华又喧嚣,有酒旗招摇,有舞姬回旋,有童儿奔跑,更有呼奴唤婢的豪客一掷千金……

        “好!”

        “来一个,再来一个!”

        名为醉鲜居的酒楼门前,忽而响起一阵热闹的欢呼,却见那挑高的三层楼台前,有舞姬在旋转翻飞,那身姿窈窕曼妙,腾挪纵跃间直似惊鸿蹁跹,简直不是人间舞者,而仿佛是天宫仙子。

        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了过来,人们看得目眩神迷,又忍不住纷纷议论:“这不是寻常舞姬吧,听闻是琼华阁的女弟子,游历苍灵郡时被醉鲜居的人请来了宿阳。”

        “醉鲜居可真是了不得啊,居然连琼华阁的女弟子都能请来,也不知琼华阁八大家,醉鲜居是不是也能请来一位?”

        “这就痴心妄想了吧,上宗弟子,能请来三两位都是极为难得了,还想看八大家?要不今儿晚上回家去,叫你婆娘给你把枕头再垫高三寸?”

        “去去去!怎么说话呢……”

        人们哄笑起来,人潮涌动,醉鲜居的门槛险些被踏破。

        却无人注意到就在醉鲜居斜对面不远处原来也有一家酒楼,这家酒楼也是三层楼高,五开间的门脸原也修建得宽敞大气,只可惜门庭清冷,就连那屋檐下的连排灯笼,如今都只点亮了一个。

        凄冷冷的一盏灯,照着大堂内孤坐的一个人。

        此人名叫严含章,是这家鼎丰楼的主人,也是个读书人,更是个落魄的读书人。

        严家的祖上其实阔过,甚至出过先天武者,在宿阳城内留下了不小的家业。

        没奈何后人不争气,自打那位先天老祖宗死去,至如今不过十来年,这偌大家业却已是败了个七七八八,只余下这一家酒楼,还有严含章在苦苦支撑。

        严含章也快要撑不下去了,他枯坐在大堂中,坐着坐着却是毫无征兆地猛一张口。

        “咳!咳咳咳!”严含章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咳得泪花直冒,大堂内阴影摇动。

        严含章只捂着胸口蜷缩在椅子上,像一条濒死自救的鱼,徒劳无功地弹动着。

        “阿姐……”他口中喃喃,“含章怕是支撑不下去了,你在许家、你在许家好好活下去吧……”

        话到这里,他从宽袖中一扯一扯,竟是扯出一段白绫。

        严含章要在这大堂中悬梁自尽!他期盼自己死后能化身厉鬼,将所有觊觎严家最后产业的人啃噬入鬼腹中。生前无能为力,唯愿死后复仇!

        夜风吹起,昏黄的灯笼在门外屋檐下幽幽摇晃。

        光亮照不进这片阴森的大堂内,严含章将头伸进白绫结成的锁套中,足下悬空,一瞬间,窒息感铺天盖地,灭顶而来。

        严含章:“唔唔、唔……”

        他低估了死亡的痛苦,明明下定了决心要死,可等到死亡真正来临这一刻,他竟又本能地挣扎了起来!

        有白光在眼前阵阵闪动,有灵魂似要出窍般撕扯飘摇,严含章喉咙里发出无声的嘶吼:“啊!啊——”

        他的头颅仰起,眼睛瞪大,暗红的血丝几乎将眼球撑爆。

        垂死的挣扎中,他见到有一道如同烟雾般的黑影从身前房梁处飘落下来。

        是、是什么?

        那黑影似是一缕无形的风,又好似是一段有形的纱,在夜色中自他身前一绕,白绫断了。

        砰!

        严含章掉落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可他却顾不得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又或是懊恼自己没能死成。此时此刻,一切情绪都要为恐惧让路。他控制不住地手脚并用,一边连连往后退,一边颤声说:“你是、是什么?”

        什么东西?什么人?又或者是什么妖魔鬼怪?

        黑影飘动,向他逼来,有一段空灵飘渺,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吾为至公至正无名神尊,付出你的灵魂、财富、忠诚,你将获得所有。”

        这、这……

        严含章睁大了眼睛,被恐惧与混乱占据的大脑终于在这一刻清明一瞬,这个黑影说,付出灵魂、财富、忠诚,他将获得所有?

        什么样的所有?包括复仇吗?

        其实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输的了,就连性命他都不想要了,只是死后化鬼毕竟飘渺,反倒是眼前的机会若能把握得住,焉知不是一场转机?

        浑身颤抖的严含章瞬间从地上跳起来,他说:“财富,我有、我有……”

        他飞速从酒楼的前堂冲进后院,在昏暗的光线下,他冲到后院一间屋子里翻箱倒柜。

        床底下、墙缝里、柜子夹层里……严含章一通翻找,翻出数个匣子,悉数打开后,内里空荡荡的是大多数,但还留了东西的几个匣子里却只见到银光闪闪。

        归拢来后,这些白银约有三百五十两,还有这间酒楼的房契、地契两张!

        严含章却又羞愧忐忑起来:“我、我通共只有这些了……可以、可以换来什么?”

        黑影一直如影随形般跟着他,此时倏然一卷,匣内白银瞬间不见,然后有一只瓷瓶和一张陈旧泛黄、写有凌乱字迹的纸条落在匣中。

        严含章颤手去拿,瓷瓶上有字:孕子丹!

        他心口狂跳,险些惊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