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31章 令人心惊的一次隔空窥探

第31章 令人心惊的一次隔空窥探

        清晨,宋辞晚推门而出。

        她带上自己的伞走在大街上,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街上却已经很是热闹,有人拿着扫帚在扫雪,有人拎着鼠妖的妖尸兴冲冲往炼妖台走去。

        宋辞晚一路走,一路留心听着各种消息。

        昨夜鼠妖出没,数量之多比起前夜的蠊蜚妖兽还要夸张。

        但昨夜城中的伤亡情况反倒不似前夜严重,归纳起来原因有几点。

        一是经历过巨蟑之祸,城中众人都有警惕了,炼妖台又事先在修行者中提高了妖尸与气血丹药的兑换比例,如此更是激发了众多修行者的猎妖热情。

        二是城隍庙以低价卖出了大量的保家符,民间许多习武之人,即便功力未曾达到炼脏期,但只要力气足够,手持保家符也往往能与低等鼠妖斗上几个回合。

        有那厉害的,甚至可以借此斩妖!

        三是……三是什么,便不足为外人道了。但宋辞晚思量,昨夜北辰剑仙那隔空一道剑影,在这场妖祸中是不是多少也起了些正面的作用呢?

        这个世界妖魔横行,但人类中也不是没有高手。他们虽然不见得会低头眷顾到每个凡人,但有他们的存在,多少还是能够令人心生一些振奋吧。

        总之,今日的宿阳城整个气氛似乎都是激昂的,向上的。

        直到宋辞晚走进浣洗房,听到杂役们麻木议论:“昨晚上赖麻子巷捅老鼠窝了,死好大一片诶!”

        赖麻子巷,实际上处在城南往西偏角的一片窝棚区,那里是整个宿阳城最为混乱的地界。大多数的浣洗房杂役其实都是出自那里,有些是家业破败,有些是自个落魄,还有些是流民逃难而来……

        不幸的人总是各有各的不幸,而昨夜鼠患,又数他们那里遭难最为严重。

        杂役们互相问:“死了好大一片人,那你怎么没死?”

        “嘿,谁知道?老子命硬呗!反正就是没死,你不也没死?”

        “是啊,我没死,我昨儿还看了场好戏!你猜怎么着?我家隔壁啊,住的是周家。就是常跟咱们一处在二洗间干活的那个周大娘家,她来浣洗房做工,说是为了给女儿攒嫁妆,记得吧?”

        记得,这个宋辞晚也记得。

        当初宋辞晚在二洗间干活的时候,旁边站的就是周大娘。

        只是后来宋辞晚被分配去了草洗间,就再也没怎么见过周大娘了。

        那个谈论周大娘的杂役说:“昨晚上,我趴在墙缝里看得清清楚楚,有个打扮风流的男人来到周家,自称是什么巨鹿国姻缘花神,要聘周家的小娘子去给他们二王子做妃子,哟呵,那个排场!”

        他既麻木又兴奋地描述起了当时的场景,比如花神带来的金山银海,比如周大娘的犹豫迟疑,比如周大娘儿子媳妇的兴奋狂喜,比如周家小娘子自身的欢喜向往。

        “周大娘到底不愿意放女儿走,结果这小娘子自己跑到那花神身边,说要舍身去救二王子呢!”

        “那花神背了周家小娘子,嗖一下就不见了,只留了一车又一车的金银珠宝在周家门前,哎哟,这可还得了啊……”

        这是真的不得了,众人的精神几乎都放到了这个口谈逸事的杂役身上,听他说着离奇的故事,无不心神向往。

        甚至还有杂役当时就捶胸顿足:“嗐,悔不生个女儿!”

        旁人笑话:“你连媳妇都讨不到,还生女儿?”

        更多人哄笑起来,活着虽苦,倒也不妨找些乐子。

        那个说故事的杂役继续说:“你们可别羡慕人家有女儿了,这金山银海虽是堆在了周家门前,可却不见得是好事啊!”

        “当时还有数不清的老鼠在随处乱窜呢,原本人人都在打老鼠,可这会儿见到了周家门前那一车又一车的好东西,谁还乐意打老鼠啊?大家就都疯啦,一呼啦……嘿,抢金子抢银子咯!”

        “周家儿子媳妇只有两个人,又哪里护得住那么多的金银?不但东西没护住啊,这人还被打得不轻。”

        “啧啧,惨啊,太惨了,周大娘当场就被气到半死,倒在地上又被老鼠咬了,眼看是活不成咯……”

        棚户区,不似坊内人家大多都有院子。棚户区的街道狭窄崎岖,破烂的窝棚四处漏风,人家与人家之间,不必隔墙都能相望。

        周家惨状全落在了这名杂役眼中,他说到后来,便忽忽然叹了一声。

        恰在此时,管事们来点名了,这名杂役的这一声叹息便为这一段故事做了个结尾。

        这名杂役尚未说完的话是,那些金银被众人哄抢到手后,大家才又忽然发现,原来那些被大家疯抢的又哪里是什么金银?不过都是些红黄二色的碎纸屑罢了!

        一段未完结的故事在杂役们心头久久回荡,这是他们干枯人生中难得的一些丰富幻想。

        这段故事亦同样在宋辞晚心头回荡,只是她所心惊的点与众人并不相同。

        巨鹿国、花神、二王子……还有那鼠妖的新娘,原来昨夜里不仅仅是宋辞晚遇到了鼠妖背新娘之事,这座城中还有其他的小娘子也遇到了!

        只是宋辞晚没有上当,而周大娘的小女儿,却极有可能已经是遭了劫难。

        还有,宋辞晚昨夜明明杀死了那个“花神”,怎么又冒出了其它“花神”?

        那么究竟是有一堆的鼠妖在冒充“花神”,还是说,在巨鹿国中,这“花神”之位本来就不是唯一?

        宋辞晚却是没有时间再深思了,很快,她今天的任务就被分配了下来。她今天要洗的,一共是十二只妖,全是鼠妖!

        大多数鼠妖都没有留下什么临死前的画面,但是在清洗到最后一只鼠妖时,宋辞晚却看见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不是什么幽暗的地底,也不像是宋辞晚设想中有可能出现的妖怪世界。

        反而是有造景精致的亭台楼阁在做旧般的影像画面中来回游荡,这一定是鼠妖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场景!

        像是人间最为富贵的锦绣乡,有汤池在花木间掩映,有灵娥歌姬环佩叮当,有放浪形骸的人类男子赤膊走过,抓起身旁美娇娘,露天缠绵。

        歌姬们惊叫奔逃,上首一名看起来十分俊美邪异的男子却抬手吸过一名美婢,他一掌拍碎美婢头颅,掌心间吸出一道如龙般的血柱!

        宋辞晚看到这里心神震动,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的翻涌。

        也是在这一刻,鼠妖留存的画面动荡起来,天摇地晃,人间泣声。

        混乱破碎的景象中,有那么一瞬间,宋辞晚仿佛看到了一双俊美邪异的眼睛,穿透了重重时空阻隔,似乎是要望穿这红尘一般,望向了她!

        “二郎……”遥远时空中,恰恰有人在后方轻唤。

        一切景象便在此刻断裂开来,宋辞晚心房猛跳,体内真气疯狂涌动,天地秤浮现。一团青金色含着微光的气,虚虚伏卧在秤盘之上。

        【化神高手的窥探,二两三钱,可抵卖。】

        化神高手!

        不好!

        宋辞晚却顾不得心惊自己方才隔空望见的究竟是什么人物了,天地秤浮现的这一瞬间,她体内真气便仿佛泄了闸的洪水般,开始不受控制地迅速消耗起来。

        宋辞晚修行到化气后期,按照常规的统计方式,她如今已是身怀八十年修为,体内真气不说浑厚无比,却也绝对不浅。

        可就是这样足足的八十年修为,却经不起数息消耗。

        片刻后,宋辞晚真气耗尽,体内精气开始流失。

        这个过程发生得太快了,甚至都没来得及给她反应的时间。

        宋辞晚的脸色开始惨败起来,一口鲜血从她喉头涌上,又立刻被她强行咽下。

        草洗间内,并没有人在意她的异样。浣洗房死人是常事,她就是当场吐血倒地,旁边杂役也最多是惊呼几声。

        又能怎样呢?反正早晚都是死。

        宋辞晚趁人不注意,迅速将手捂到嘴上,一颗颗壮气丸被她从天地秤空间中调出,直接就在嘴里吞服。

        壮气丸补气的速度却赶不上消耗,宋辞晚立即又改服行气散。

        行气散勉强缓解了她的窘境,宋辞晚接连吞服,直到经脉刺痛,天地秤内留存的十九份行气散全数消耗殆尽,她体内真气的流逝才终于得到平复。

        而这个时候,宋辞晚已是浑身汗湿,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般,既脱力,又狼狈。

        天地秤仍然浮现在她眼前,宋辞晚生出一种明悟:方才她真气突然流逝,其实正是因为天地秤隔空帮她截留了“化神高手的窥探”!

        只是她自身修为太低,天地秤受到限制,这才不得已抽取了她体内真气。

        壮气丸还有十六颗,宋辞晚却不敢再服用壮气丸来恢复体内真气了,她的经脉在方才的剧烈冲突中受到了极大损伤,如今需要先疗伤,才能后续修行。

        她环顾左右,草洗间内仍然无人在意她,宋辞晚便低下头,一边继续慢吞吞地做着清洗鼠妖的动作,一边又悄悄服下一颗血魄丸。

        血魄丸入腹,暖融融的药力便四下发散,开始修复她受损的身体。

        这个过程坚定又缓慢,宋辞晚暗自估量,这等伤势,至少两三日之内,或许都好不了。

        她便不由得暗生一叹,此时此刻,心惊后怕自然不必多言。

        原来洗妖时窥探到的某些画面,竟然还有可能引来高手的反向窥探!

        若非天地秤玄妙无比,及时做出拦截,这个时候的宋辞晚只怕就不仅仅是受些内伤了。

        后果如何,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