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36章 一步一步去攀登

第36章 一步一步去攀登

        长夜漫漫,星光黯淡。

        宋辞晚与纸人留下了一点感应,随后又重新飘回了赖麻子巷中。

        周大娘离开了赖麻子巷,越走越远,去向未知的方向,去寻找她不知道在哪里的女儿。

        宋辞晚目前还没有修炼出明确的神识,并不能真正做到意念跟随周大娘。但她留下的纸魂傀儡上拥有她的印记,一旦周大娘遭遇到什么难以抵挡的危机,纸魂傀儡便会化形相助。

        这样的使用机会,纸魂傀儡一共拥有三次。

        宋辞晚重回赖麻子巷以后,却是又寻找起了下一个目标工具人。

        如同曾经的严含章,那时候宋辞晚缺钱,因而寻找上了他。只不过严含章是一次性的,宋辞晚对此人身后的复杂背景其实有些忌惮,于是她便只出现一次,只要那一桶金。

        至于后续,严含章是不是还会在心里继续惦记无名神尊,又或者遇到困难时,是不是要再求神尊相助?嘿……那这些却是不关宋辞晚的事了。

        一锤子买卖,你尽管呼唤,我保证不出现。就是这么苟,哦……不对,应该说就是这么稳!

        你奈我何?

        此时此刻,宋辞晚不知道的是,因为一个味精配方而成功将鼎丰楼起死回生的严含章,恰恰还真是在找她。

        他的姐姐已经服下孕子丹怀上了身孕,再加上他的鼎丰楼重新恢复了往昔繁华,他们姐弟在许家的地位便开始直线上升,再不可同往日而语。

        但严含章还有一桩苦恼:他没有才气,是个伪读书人!

        在这个伟力归于自身的世界,什么利益权衡都终究虚妄。它能给人带来一时风光,却不能带来一世安稳。

        严含章想要获得才气,想要拥有力量。

        他不想再被姐姐明里暗里劝说:“阿章,那味精配方你便是给你姐夫又何妨?他用了又不是不许你用。你姐夫说了,用东市三间铺子来与你换,回头还另给你两成分红。”

        “阿章,你拜的那位神尊近日可曾再出现?是不是你不够虔诚,因而神尊才不来?”

        “阿章,你姐夫为你布置了一套敬神仪轨……”

        “阿章……”

        每一声,每一句,都使严含章越发急迫地想要获得力量。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每日祭拜,祈求神尊降临时,他的住处周围,其实早已被盯梢的高手暗中围满了。

        先天境的许家父子有这样一段对话:“什么无名神尊!定是哪个修炼香火道的小神,在胡乱假名哄骗严家小子罢了。”

        “抓住这小贼,逼他交出愿力修行之法!”

        “我儿如今已开至第五窍,若能获得愿力修行之法,功力增长必能一日千里。”

        “那些大门大派,世族子弟,年纪轻轻便能开窍三十六、七十二,甚至是一百零八!或登上万灵天骄榜,或于昆仑神碑上留名,他们当真就有那般厉害吗?我不服!不过是资源不对等罢了!”

        在宿阳城中,许家已是大族,可若放到整个大周来看,小小一个许家却也不过是匍匐在地上的卑弱蝼蚁。

        下下层的人在仰头看他们,他们也在仰头看更上层。

        人心犹如登天梯,无有满足,无有穷尽。

        宋辞晚其实也在向上攀登,她在暗影中遁行一段,闻听到有人梦中喃喃:“大馒头,白面馒头,好多,呵呵……我要吃一个扔一个,还有一个挖洞埋了,明儿再长出来……”

        梦境虽荒谬,白面馒头倒是能满足。

        宋辞晚入梦大法倒着一转,将此人从梦中唤醒。

        白面馒头从梦境来到了现实,一筐,足有三十个,就这样出现在了这人面前。

        黑暗中就有一声尖叫——没能叫出来。

        有一段风拦住了他的口鼻,有个缥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吾乃至公至正无名神尊座下黑风神使,神尊怜尔疾苦,命吾送来食粮。切记不可声张,否则必有灾殃……”

        等这段声音远去,风也远去,被惊喜砸中的这个人才哆嗦着腿脚,猛一下跪到地上。

        是啊,不能声张!

        在赖麻子巷这个与平民窟一般无二的地方,三十个馒头已经足够叫许多人生出恶念了。

        孙屠子被杀后的血腥场面还在坊间传荡,短时间内谁还敢不小心?

        天地秤浮现,秤盘上多出一团气。

        【人欲,喜、忧、惧,一斤一两,可抵卖。】

        宋辞晚笑纳这一团气,继续游走。

        在赖麻子巷东边角,有一座破烂的棚屋,棚屋中挤挤挨挨缩着三个十岁左右的小少年。

        还有一个更小的,瞧来只有四五岁模样,被三个年纪大些的孩子围在中间,却是浑身滚烫,满面通红,原来竟是烧迷糊了!

        如今入冬了,天气寒冷,棚屋中的几个孩子缺衣少炭,到了夜间,一个个都冻得难以入睡。

        最小的这个更是直接冻病了,眼看着便要熬不过去这一关!

        三个大孩子心焦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有人低哭出来:“大林哥,草儿是不是要没救了?”

        “大林哥,要不然明日你就将我卖了吧,卖了我正好给草儿治病……”

        最大的那个孩子被熟悉的人们称作大林,此时这个清瘦少年将牙一咬,横下心道:“都浑说什么,卖你……卖你能得几个钱?不如等明日,明日我自有办法!”

        至于到底是什么办法,他却并不明说。

        但那一定不是什么好法子就是了。

        有什么正常的法子,能让这样穷苦的少年在短时间内挣到大量钱财呢?

        夜风吹过破烂窝棚的缝隙,正横下一条心,料想自己明日必然要走入深渊的大林忽觉眼前微微恍惚。

        有个飘渺的声音随风送至他耳边:“少年人,吾乃至公至正无名神尊座下白风神使,神尊怜惜尔等苦厄,命吾前来解救。切记不可声张,否则必有灾殃……”

        随着这一段飘渺的话音结束,在场还醒着的三个少年俱都眼前一花。

        下一刻,一堆的东西凭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最显眼的,是一床捆扎紧实的深色棉被,棉被旁边是一筐黑炭,黑炭旁边又有个篮子,篮子里装满了软乎乎的大馒头!

        馒头上方斜放着一个瓷瓶,瓷瓶朴素洁白,又有一段话语传至三名少年耳边:“瓶中灵药,可洒落数滴喂食病患。切记,不可声张,否则必有灾殃……”

        轻渺渺的声音像是一段凉风,过耳即逝。

        留下棚屋中的三个孩子,面面相觑,如坠梦中。

        宋辞晚走了,带走了三团气。

        【万物有灵,皆可笃信,愿力二斤三两,可抵卖。】

        【人欲,喜、忧、惊,二斤七两,可抵卖。】

        【人欲,贪、忧、惧,一斤一两,可抵卖。】

        三团气中,有一团竟是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