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52章 你自怨恨,与天何干?

第52章 你自怨恨,与天何干?

        宋辞晚与一双流着血泪的兽眼在对视。

        灰雾翻腾,那雾霭中的庞大身躯却呈现出三分佝偻之态,纵有满腔怨恨,有诡异不死之身,亦仿佛不过是一只寻不到来路与去处的迷途羔羊。

        他除了恨,他还有凄惶。

        宋辞晚的声音开始有了一种静水流深般的坚定力量,她:“因为你的恨有太多不解,而她的恨目标明确。”

        “她知道她的仇人是谁,因此她将仇人都杀了。她也恨她自己,因此她将自己也杀了。”

        “一死百了,恩怨皆休,此间于她,再无可以留恋之处,她为何还要化诡?她怕是恨不得生生世世都与你再不相见!”

        灰雾中的兽躯颤抖,上雷霆虽然引而不发,他却仿佛是被巨雷击郑

        “何必问?又何必怨?”

        “地任自然,无为无造。人间悲欢,亦与何干?”

        “你不过是不敢承认,因你过失,引来了虎狼入室;因你放任,养大了儿狗胆;因你冷漠,致使亲女被欺辱;因你愚孝,致使夫妻离心……你敢问,问鬼,你敢问问你自己吗?”

        “你不敢,你害怕,你只能怨怨地,怨一切不公!”

        “人世纵有不公,恶人也该伏首,报仇的确无错,可是困在此间,使你不得解脱的,又何曾是地?”

        “那分明是你自己!”

        是你自己,是你自己啊——

        宋辞晚的话其实并没有太多重复,可那最后一句“是你自己”,又仿佛是自然而然生成了无数回音,回音震荡在地之间,使那灰雾中的巨兽将前蹄捧住兽首,他再度凄厉嚎叫起来。

        “啊——”

        不是兽吼,是人哭。

        人心与人心的较量间,那一柄虚空幻魔剑穿心透魄,刺破了流连此间的久远灵魂,打散了凝结不去的深深执念。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吗?”兽首之中,瓮瓮的人声呜呜哭泣了起来,“丫,阿爹对不起你,粟娘,我也对不起你……叔公、阿伯、三壮,村里的父老乡亲,是我对不起你们……娘,我也对不起你……”

        “可是老爷,你不给人活路呀!”

        “先有灾,后才有人祸!官老爷们不赈灾,孽障都要我们还!凭什么?凭什么?”

        “我还是恨,我好恨,好恨……”

        纵使执念消散,仍然意难平。

        穹之上,那一道酝酿许久的雷霆终于噼啪落下!

        轰!

        电蛇划破幕,雷霆点亮长空。

        灰雾中的巨人村长仰怒吼,与电蛇同舞。

        雷霆到处,熊熊火起。

        这一次,火焰中的巨兽未曾再生。他咆哮着,呜咽着,痛哭着,却又自己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火焰中,最终被烧成灰烬。

        纵是意难平,却也终究要放过自己,也放过他人。

        多年前致使富贵村遭难的那一群灾民的确是罪有应得,可眼下落入诡境,又被诡境模糊记忆,转化成灾民的普通宿阳城居民,其实却是无辜的。

        诡异复仇无错,但若一再杀人,谁又还能是无错?

        随着巨人村长化成灰烬,其他富贵村村民的脚底也逐渐自有火焰生起。

        这座诡境应当便是以巨人村长为核心,当他消散,其他的村民诡异自然也就被解去束缚。诡火自燃,渐渐连成一片。

        火焰中,有些面孔十分安详,有些面孔却又显得扭曲,还有些面孔在流着眼泪,无声哭泣……

        一段语言质朴的山歌声恍恍惚惚似在火焰中飘荡:“春风三月暖洋洋,杨花落地笋芽长,郎捉篙儿姐放船,不怕江湖行路难……”

        歌声悠扬空灵,依稀响彻在时空的另一端。

        那时候青日暖,那时候人面带笑,那时候春花灿烂,那时候日头绵长……

        一朵的水滴,包裹一座的村庄,在时空长河上,它们随着浪花溅起一瞬间,转瞬便又消散在无情的洪流郑

        火焰燃烧殆尽了,空中的雷霆也不知何时得到平息。穹还是那片青灰穹,又隐约像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但眼前富贵村的景象,却显然是大变了模样。

        原先展现在宋辞晚眼中的,是祥和富足的美丽山村,可火焰过后,却只见一片枯黄焦土。

        山还是那座山,山上却只见怪石嶙峋,早没了草木苍翠。

        河还是那条河,河床却早已干涸龟裂,自然也不见了流水潺潺。

        依山靠河的村唯余断垣残壁,还有些凌乱的房屋框架,风化在久远的时光侵蚀郑

        富贵村的诡异也都被烧成了虚无,倒是满地躺倒有不少身躯肿胀的人类——

        这些自然就是先前随着碧波湖大变,而莫名失陷入此间的宿阳城居民了。

        诡异消散,有些人记忆得到复苏。

        记忆复苏最快的,也正是原先吃肉速度慢,吃得少的那一批。

        比如周大娘,她一口没吃,就在诡异消散的一瞬间,她惊呼出声来:“这是哪里?我、我怎地来了这里?不,不对,这不是富贵村吗?我……”

        富贵村的经历她也并没有忘记,只是记忆有些混乱,周大娘一时回不过神来。

        随着她的惊呼,陆陆续续有更多人站起身来,他们也在惊呼。

        与周大娘不同的是,这些吃了肉的人,从吃肉开始记忆就有些模糊了,因此他们复苏的是落入诡境之前的记忆。

        大多数人只知道自己在碧波湖边被莫名卷入了此间,至于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他们其实都是糊涂的。

        有人挺着肥大的肚腹,惊声道:“我为何在这里?我……呕!”

        话间,此人喉头忽然涌上一阵异物感,他便一张口,哗啦啦吐了起来。

        随着这一吐,一堆白花花的东西就从他嘴里倒出。

        细看去,那些落在地上的肥白物件还在堆叠扭动,一股难言的腐臭气味从中弥散。

        有人惊慌地呼喊起来:“啊!是蛆!你、你居然吐出蛆来了……呕!”

        惊呼的这人还没来得及出更多嫌弃的话,紧跟着也是一吐。

        哗啦啦,同样是一堆的肥白物件从此人口中倒出。

        然后是越来越多的惊呼声响起,伴随而来的,则是此起彼伏的呕吐声,以及越来越多的肥白物件。

        周大娘头皮发麻,连忙匆匆向人群外挪步。

        却见那人群外,不知何时悄悄站了个面目平庸的娘子。

        这个娘子正是宋辞晚,她刚才早趁着人群不注意徒了众人身后,并快速给自己捏了张新脸。

        周大娘过来时,她则在查看地秤方才采集到的数重收获。

        还有巨人村长化为灰烬时,从那灰烟中透射而来的一点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