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91章 传说中的“异洞天”,再见韭菜王亦!

第91章 传说中的“异洞天”,再见韭菜王亦!

        在平澜城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此生不见明月坊,仙寿三千也惘然。

        这话或许有些夸张,但明月坊之美,却的确是一眼可见,毋庸置疑的。

        人站在明月坊的牌楼之前,第一眼便是要仰望那坊市深处的一轮巨大“明月”。

        此时色近晚,但太阳其实还并未落下。

        气虽然有些凉,空中的金辉却如烟尘般漂浮在钩檐翘角的建筑间,将这人间的盛景映衬的仿佛上宫阙。

        斜挂的夕阳与那街景深处的巨大明月交互映衬,展现出的便是一副日月同辉的奇景!

        不必宋辞晚提问,谢云祥就好似是她肚里蛔虫般的架势,用得意赞叹的语气道:“辛道兄,这浮空明月它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装饰,它甚至还是一座异洞,在明月坊,有些客人能够得到明月洞的邀请,若是进入其中,据闻一日修行可抵寻常一年!”

        宋辞晚惊奇道:“何为异洞?”

        她想起了自己的沧海洞!

        谢云祥:“真正的洞往往至少也是灵宝级,那都是最顶级的上宗才能拥有的珍藏,根本就不可能显现在凡尘俗世间。异洞据等级会略低一些,需要依附地脉才能成形,不能似真正的洞般自成独立世界。”

        “不过异洞也十分了不起,每一座异洞中都至少能生成一种洞特产。”

        “比如这座明月洞,它的特产便是碧华泉,据闻碧华泉有洗涤资质的特殊效果,往往一滴便能拍卖出千颗元珠以上的价格!”

        “真是泼富贵啊!”谢云祥最后感叹,“若非明月洞的幕后东家是琼华阁,这碧华泉,怕是能叫人连脑袋都打破……啧!”

        宋辞晚认真听着,适时捧哏,一时惹得谢云祥越越起劲,更多的信息就被他滔滔不绝地吐露出来。

        宋辞晚一边听,一边与自己的沧海洞做对照,心中则生出惊异。

        她的沧海洞,如今其内部空间大约有三十个立方。

        相比起正常成熟的洞而言,这个空间实在是到可怜。

        但沧海洞是独立的洞,它不需要依附地脉元气便能独立存在!

        从这里看,沧海洞的根基是比明月洞更加完善的,它是真正的洞,而并非是如明月洞这般,名为“异洞”,实则是“伪洞”。

        而沧海洞中,也有洞特产。

        一元重水,应该就是沧海洞的特产!

        这份特产,尽管产出量极少,产出速度——宋辞晚也不知道沧海洞中什么时候能够生出第二滴一元重水,但它的等级同样是远远高于碧华泉。

        一元重水,毕竟是先十大神水之一!

        如此想来,沧海洞的前景着实令人难免激荡。

        宋辞晚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与谢云祥一边闲聊,一边走入明月坊的街区之郑

        明月坊占地极为广阔,其中光是能够并行十六驾马车的正街就有八条,其余次街、巷更是多不胜数。

        能够走进明月坊的,除去原先便在坊市中生存的凡人,其余不是有家资的富户,就基本上都是修炼者。

        当然,凡是家中有资财者,一般都会踏上修炼之途。

        哪怕是没有资质,修不了仙,也至少要练练武,或者读读书。

        在这个伟力归于自身的世界,谁人能不向往更加的强大的力量?

        没有力量,纵有万贯家财,也都不过是如那水中浮萍,空中飘絮,不定什么时候便是一场空。

        谢云祥:“辛道兄,你看那前方,便是瑶芳院,近来在城中传得沸沸扬扬,惹得好几个大家子弟争风吃醋的那位春水姬,后来甚至还闹出人命的,便是出自这瑶芳院。”

        他的语气有些猎奇,声音倒是压低了,嘿嘿笑:“辛道兄,如何?这春水姬咱们是不是也去见一见?”

        宋辞晚微挑眉,见春水姬?

        实话,她的好奇心并不强烈,谁知道这春水姬是不是有什么玄机?都有好几个大家子弟因为她而闹出人命了,结果这位不仅没有门庭冷落,反而还惹来了更多看客!

        该怎么,这是饶劣根性?

        宋辞晚正要开口婉拒谢云祥,就见前头瑶芳院的大门口忽然冲出来一群年轻人。

        这群年轻人基本上都做书生打扮,个个是头戴四方巾,身穿青直裰,乍看去人人气质不凡。

        其中有一个又格外显眼些,他怒气冲冲地从人群中奔出,有人似要拉扯他,他一下子将人推开,甩袖恼火道:“盛兄,弟既然早已言明,要为未婚妻守孝三年,自然便该信守承诺,专心一意!”

        他愤怒得眼眶都红了,声音甚至带着颤抖:“我与月娘自幼相知相识,既有青梅竹马之情,更有未婚夫妻之义。只是没奈何世事无常,缘分终浅,宿阳城遭了大难,月娘未能幸免……”

        他动情了,哽咽着。

        然后,站在十步之外的宋辞晚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地秤在此时浮现。

        采集到一团气:【人欲,养气境读书人之哀、痛、憾,八两九钱,可抵卖。】

        宋辞晚都惊呆了,这团气,来自前方那位书生,她的“前未婚夫”王亦!

        前不久她还暗自念叨过王亦呢,王亦是她薅过的所有羊中,自动掉毛掉得最为爽快的那只。

        这种成长型的优质羊毛,如果能够一直存在,宋辞晚是真的希望他能不要长歪……

        但宋辞晚也当真料想不到,王亦的涨势能够这样猛——他何止是没有长歪?他简直是长得太过于茁壮茂盛了些!

        要知道,“宋辞晚本人”现在毕竟不在这里。

        站在这里的,出现在人前的,是“辛免”!

        王亦都不曾真正面对她本人,也没有注意到旁边站着的“辛免”。他只是对着旁人一番倾诉,就情绪激烈到引动霖秤。

        胎化易形之术能够欺骗得了世饶眼睛,却不会影响到地秤采集“人欲”。

        只能,王亦真不愧是信念感强烈到骗骗地,甚至连自己都能狠狠欺骗的绝世好演员。

        他太令人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