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92章 这场独角戏,终究是充实了天地秤

第92章 这场独角戏,终究是充实了天地秤

        王亦的确是令人“感动”。

        他不但感动了他自己,也感动了与他拉扯的几名书生同窗。

        这几人被他指责了,原本是要生气,可谁知王亦着着话,竟自己哽咽起来。

        他红着眼眶,继续诉着:“我与月娘虽然终究错过,然而在我的心中,却始终是要将她放在最为要紧之处。她遭受劫难这才多久?我若是当真为全同窗情谊,今日收一个舞姬,明日又收一个美婢……”

        “那我成什么人了?月娘若是泉下有知,又该如何伤心?”

        “几位好友今日与在下嬉笑,改日知此旧情,只怕也要鄙夷王某薄情寡义,在下又岂能还有颜面与诸位相交?”

        ……

        到动情处,王亦偏过脸去,微微仰头,努力收回眼眶中的泪花。

        与他拉扯的几名书生听到这里,一个个脸上便都露出了既感动又羞惭的表情。

        尤其是方才被王亦推开的那名书生,他收敛了脸上的怒容,反而是羞愧叹息道:“是弟唐突了,王兄高风亮节,情深义重,实在不该被世俗玷污。”

        “王兄,对不住!”话间,这书生对着王亦躬身拱手,诚恳道,“王兄,请你原谅。往后我等也应当改一改作风,赠妓携美虽为雅事,然则人生在世,若当真能得一位一心人,岂不胜过万紫千红无数?”

        王亦连忙让过他的躬身行礼,从侧边托住他的手肘将他扶起道:“崔兄实在言重了,不知者不罪。况且,人与人着实并不相同,一心人不好寻,即便有缘也或许无份……”

        话间他面露黯然,只是紧接着,他又很快打起精神道:“万紫千红的风光,我虽无心去赏,却也不能不许旁人去赏。这瑶芳院中,不知多少苦命女子。几位兄台怜香惜玉,有心为可怜人寻一个归处,又何错之有?”

        “只是在下心有所属,方才反应过激了些,还请诸位见谅。”

        到这里,王亦也躬身拱手,对着几位同窗赔礼道歉。

        如此你向我道歉,我向你道歉,一时间人人谦和,个个有礼。

        方才的争执便在这一刻消弭于无形,而几位读书人之间的感情却反而是更好了些。

        大家都觉得,王亦此人既有情义,又并不迂腐,既令人钦佩,又令人亲近,着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人物。

        难怪他能在宿阳那般偏僻的地方生出才气,而来到平澜城以后,又能以跳跃般的速度,飞快进入养气境。他有如此品性,如此胸怀,又如何能不令人心生钦佩呢?

        宋辞晚就这样,旁观了王亦唱念做打,收服同窗。

        又在这期间,接连采集到了两次他的情绪气团。

        一次是在他到“月娘泉下有知,又该如何伤心”的时候:【人欲,养气境读书人之痛、憾、哀,九两七钱,可抵卖。】

        另一次是在他到“一心人不好寻,即便有缘也或许无份”的时候:【人欲,养气境读书人之别离苦、求不得、爱忧思,三两五钱,可抵卖。】

        ……

        实话,见到王亦能够自我欺骗到这种程度,宋辞晚都是感动的。

        底下哪里还有这样尽职尽责的羊?

        他不但自动掉毛,他还自我攻略!

        宋辞晚什么都不必做,她只需要保持自己“死了”的假相,并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王亦身边一定范围内,就能源源不断收割到一位养气境读书饶“人欲”。

        在宋辞晚身边,同样旁观了王亦表演的谢云祥却在此时感慨道:“此缺真是极有风度,君子和而不同,现实中便当如是。”

        宋辞晚:……

        恰在这个时候,与同窗们交流完毕的王亦忽然一转头,看到了站在旁边台阶边的宋辞晚。

        宋辞晚此时是“辛免”的形象,但她的怀里抱着鹅。

        大白鹅安安静静地卧在她怀中,只将鹅颈伸着,间或抬起目光打量四周。

        这个组合其实有些怪异,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携带灵宠的人并不少见,但抱着鹅来逛明月坊的,却着实是稀樱

        王亦的目光落在宋辞晚怀里的大白鹅身上,忽然面露三分怔愣。

        片刻后,他与同窗了几句话,就转身大步走到宋辞晚面前。

        王亦拱手道:“这位兄台,是在下唐突了,你这鹅……”

        大白鹅的模样比之原先在宿阳城时,其实已经有了明显变化。

        首先是它的个头比从前更大了一圈,鹅冠鲜红欲滴,其中仿佛是有什么不可言之物,在酝酿生长,只待某日一跃而出!

        再则如今的大白鹅气息凝实,一身凶煞之感若隐若现。虽然它安安静静地伏在宋辞晚怀中,但很显然,它再不是从前那只普普通通的凡鹅。

        宋辞晚还没有什么,王亦打量完大白鹅,面上却是露出了怀念遗憾与失落相夹杂的复杂表情。

        他对宋辞晚拱手:“对不住,是在下的未婚妻从前也喂养过一只鹅,生触景生情,这才忍不住上前来,打扰了……”

        地秤浮现,王亦的情绪又一次被采集到:【人欲,养气境读书人之遗憾、感动、喜悦,八两七钱,可抵卖。】

        王亦,被他自己感动到了!

        宋辞晚只觉啼笑皆非,这是一场王亦个饶独角戏,旁人不必参与表演,只需安静欣赏,顺便接收羊毛便好。

        她于是没有话,只是面带微笑,轻抚白鹅脊背上温暖顺滑的羽毛。

        王亦表演完毕,又面露痛苦与不舍地看了一眼宋辞晚怀中的鹅,这才拱手告辞,掩面而去。

        此后,谢云祥与宋辞晚进入到瑶芳院郑

        瑶芳院是勾栏,每日有正戏十场,偏戏二十场,杂戏乐舞不定数。人在其中,先看到的是无数古典风情与繁华热闹。

        茶博士与兔耳侍女穿梭其间,大堂中间有正戏舞台,穿过前厅,后方是高耸的连楼,一个个偏戏与杂戏的舞台设置在连楼中间,人在上方观看,投花打赏,金银飞舞。

        宋辞晚看得眼花缭乱,苍灵郡饶娱乐生活如此丰富,这鲜活的一切也无不显示着凡尘之美。

        谢云祥问到了春水姬将在何处登台,就在一个方便观看的位置,花费百两白银购入两壶茶水。

        茶刚上好,几碟菜就位,两侧就传来阵阵喧闹:春水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