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25章 门后的世界,奇异的相遇

第125章 门后的世界,奇异的相遇

        谢云祥不见了,软鞭却还在宋辞晚手郑

        宋辞晚抬头望向夜空中闪耀的绚烂火光,嗖嗖嗖!一支支造型各异、颜色各异的烟花冲而上,爆竹声响,震彻夜空。

        更有人类的欢声笑语,忽远忽近。

        这分分明明,的的确确是人间的气息。

        但若仔细感应,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宋辞晚摩挲了一下手中的软鞭,当下立刻掏出三枚祖龙铸钱。

        管它有哪里不一样,总之先占卜一遍。

        这一次宋辞晚占卜的是机缘的方向,这个机缘包含有重新遇到谢云祥的可能性,也包含有获取灵宝的机缘方向,又或者是其它机缘——

        总之,宋辞晚的占卜是模糊的,大而化之的。

        她没有什么高深的占卜技法,索性便模糊占卜,碰到什么是什么。

        这种模糊占卜的好处是不需要付出什么特别的代价,也不存在什么明显的反噬,顶多损失一些真气和精力。

        而坏处则是占卜的准确性没有保障,灵不灵全看这祖龙铸钱能给宋辞晚带来几分运气。

        宋辞晚接连占卜了六次,最后取中间值选中一个方向,迈步走了出去。

        奇门道术沧海一粟加持于身,宋辞晚的步履轻盈,整个人便好似是一缕夜风在人间飘荡而过。

        风吹过处,前方喧闹的街道处忽然踉踉跄跄走来一道身影。

        宋辞晚迎面与这身影相遇,起初她并没有在意对方,直到与对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对方腰间的拨浪鼓忽然发出咚咚一声轻响。

        这个脚步踉跄的汉子猛然直起腰,手扶在拨浪鼓上,口中则爆喝一声:“谁!”

        没有人答话,宋辞晚就站在这汉子的身边不远处,可是汉子游目四顾时,视线却往往直接从宋辞晚身边擦过,他看不到她!

        宋辞晚微微蹙眉,这……似乎并不是道术沧海一粟的效果。

        沧海一粟只是会降低她的存在感,却并不能让她隐形。

        此外,这个手扶拨浪鼓的汉子,宋辞晚仔细一瞧,更是忽然发现自己原来认得他!

        当初宋辞晚从四通镖局的队伍离开,为了能够低调混入平澜城中,她选中了一支从附近村庄出行的队伍,缀在队伍后方进了平澜城。

        彼时,那一支队伍的领头人就是这个汉子,他被同行的晚辈称作六叔,其他相熟的人则称呼他为牛老六。

        牛老六在乡野间颇有威望,原先是个精神头十足的人,宋辞晚记得他此前的模样。

        可是眼下的牛老六却一身酒气,神情颓废。他方才手扶拨浪鼓时,那一声爆喝倒是颇显力气,而喝完这一声后,眼见四周无人,牛老六则又迅速垮下了肩膀。

        他缩着肩,满脸苦笑:“我又发癔症了,哪里有什么人?什么都没有!”

        “妞妞,妞妞,你在哪里……阿爹找不到你!”

        牛老六喃喃数声,脚下又是一晃。

        宋辞晚走到了他的对面,彻下奇门道术沧海一粟,手在他的眼前摇了摇。

        牛老六仍然没有看到宋辞晚,他口中喃喃着“妞妞、妞妞”,一边抬脚,踉踉跄跄地又往前走去。

        这一次,宋辞晚刻意没有让路。

        然后,更加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牛老六就这样,像是穿过一道虚影般,直接从宋辞晚所在的位置穿了过去!

        不,宋辞晚仔细体验,感受明白了,并不是她当真变成了虚影,而是看起来像是处在同一片位置的两个人,实际上却根本就是分属在两个不同的时空!

        宋辞晚看起来像是站在牛老六的面前,但实际上她根本就是站在另一片空间。

        她虽然接触不到牛老六,可她能够看到他,而牛老六则不但接触不到宋辞晚,更是看都无法看到她!

        这种奇妙的体验一方面令宋辞晚颇觉新奇,另一方面也使她对自己眼下的处境有了更深一层的思考。

        显然,门后的世界既是人间,又非人间!

        那么,与牛老六的相遇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

        他的身上又有什么故事呢?

        宋辞晚决定跟随牛老六一段时间,看一看究竟。

        只见牛老六踉踉跄跄,摇摇晃晃,他一路走着,从昏暗的街角穿过热闹的街头,口中又哭又笑,喃喃不停。

        “妞妞,你要的拨浪鼓,阿爹给你买了啊,你怎么还不回来?”

        “妞妞,你回来啊,你要拨浪鼓阿爹给你买,你要红头绳阿爹也给你买,阿爹再也不打你,不骂你了……”

        “孩子!孩子!”

        跨年的夜里,烟火仍在不停燃放,欢声笑语里,没有谁在意这个穿行过街头的失意人。

        牛老六走过了一条街,又穿过了数条巷子,他看似是醉步醺醺,毫无目的,但跟着他走了一路的宋辞晚却发现,他分明是有意走到了这里!

        这是哪里呢?

        宋辞晚对平澜城不算十分熟悉,但好在听谢云祥讲过,六喻坊,乃是平澜城三教九流汇聚最多之地。

        这里或许没什么正经了不起的修行人,但却一定存在着各种常人想也想不到的稀奇古怪。

        牛老六醉醺醺地撞入六喻坊时,六喻坊中只见到各种妖乱窜。

        这些妖大多未能完全褪去兽型,他们或是顶着猫耳,或是顶着兔耳,也有其它一些兽类特征,比如螳螂足、蜻蜓翅之类的,总之奇奇怪怪。

        有些妖神情懵懂,有些妖精明狡猾,有些妖拽着行人便娇声呼喊:“好人,可要来奴家房中一叙?奴家只收五百文度夜资呢!”

        宋辞晚险些看呆了,她可从未见过这般场景,明月坊中也不是这样的!

        这究竟是人在荒唐,还是妖在荒唐?

        她连忙转了视线,不敢多看这些妖,只是紧紧跟着牛老六。

        只见牛老六从拥挤的街道间穿过,避开了一只只伸过来的手,有时候也低声喊:“我没钱!”

        顿时就有妖“嘁”声嫌弃,反倒将他推开。

        牛老六被推得倒在地上,惹来一阵阵哄笑声。他也不管,只是低着头从地上爬起来,又抱着自己腰间的拨浪鼓,一溜走进了里侧一条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