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34章 诡异的杏林美人春

第134章 诡异的杏林美人春

        望江山,山巅。

        四片光幕同时展现,原先众多的视线都集中在明月坊瑶芳院,以及苍灵郡府狱这两处。

        忽然有一刻,却有人指向鸿盛武馆的那片光幕,惊呼道:“这、这是什么!”

        只见那光幕正中间,画面最为集中的演武场中,有一只青花瓶被推了出来。

        乍看去,这仿佛只是一只造型精美的普通青花大瓶。

        可是在场的修行者们是何等眼力,他们又怎么会看不清,这只高不过三尺,细口处则最多六寸方圆的青花瓶中,分明另有玄机。

        有一对肌肤瓷白的美丽少女,被剥了衣裳,剜了眼睛,割去了双耳,剃光了青丝,而后折断了筋骨,硬生生地塞进了这一只细口处最多只有六寸方圆的青花瓶中!

        六寸,那是什么概念?

        若以双手掐去,则两掌足以合围。

        便是最为纤细的少女,在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有这么细的腰身。

        可如今,腰口这般纤细的一只青花瓶中,却被同时塞进去了两名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

        两名少女背与背相贴,头颅露在瓶口外,微微隆起的胸口则刚好贴在花瓶顶边的斜坡处。

        因为她们的肌肤太过白净,与这花瓶瓷白的底色几乎完全一致,她们又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青丝,以至于最开始离得远时,许多人甚至都没能发现她们的存在。

        直到这一刻,满场灯火照耀,众人目光汇聚,一种无法言的惊悚与恐怖,才从这一片瓷白中蔓延了开来。

        光幕前,饶是见识过众多大风大滥修士们,在这一刻都集体失声。

        而鸿盛武馆中,冯春才还在笑意融融地解:“这种美人瓶,行家称作杏林美人春。为何叫作此名呢,好叫诸位得知,这瓶中的美人原是精心喂养,以雪阳花、清灵草、灵芝泉、清明露等珍稀之物细细调理……”

        “要喂足九九八十一日啊,其间半点凡物都不能吃,也不可见外人,要目视雪原,身处冰窖……”

        他用一种介绍珍奇的语调,兴致勃勃、滔滔不绝地向众人解着这只美人瓶的制作由来。

        “喂好以后,再需以符阵刻画其身,定其神魂,护其心脉,而后才折断其四肢,粉碎其每一寸筋骨,使其柔粉如酥,这才装进这只特制的青花瓶郑”

        “瓶内装满特制元液,元液中又放入千丝妖虫,此虫极细,钻入人体后可以代替人体经脉,释放独特虫液,使人体感官被数倍放大。”

        “唉。”到这里,冯春才忽而轻轻一叹,语带怜悯,“也是可怜见的,身骨如酥本就痛极了,再甫以千丝妖虫之虫液,这两只花瓶美人该有多痛啊。诸位,你们是不是?”

        满场无人答他,众人都不出话。

        种种情绪激荡,已是难以形容,难以尽述。

        冯春才偏还自得道:“可是不痛不行啊,需知这杏林美人春便正该是美人落泪。以其泪水接入盏中,再共酒而饮,便是延年益寿之上佳好药!”

        “诸位请看!”

        他举起一只酒盏端在身前,走到了那只青花美人瓶边,选了左边一位少女,轻轻地在少女空洞的眼眶中一按。

        少女身躯微颤,两行清泪顿时便从破碎的眼角溢出。

        冯春才连忙将冰冷的酒杯杯沿凑到了少女瓷白的脸颊处,从左转到右,又从右转到左,直将这两行泪水尽数接完,这才欢欢喜喜地端了酒杯,送到主座的老馆主身前,谦卑笑道:“馆主请用。”

        酒杯凑到了老馆主身前,老馆主没有话,也没有动弹。

        他堆满皱纹的一双眼睛微微下垂,仿佛是在仔细看眼前的酒杯,又仿佛是在仔细看眼前的人。

        气氛忽然间便莫名紧绷起来,垂垂老朽的老馆主,与正当盛年的冯春才,还有老馆主身边被他视作亲子般培养的年轻徒弟!

        三个人,三个年龄段,仿佛三角般共同出现在演武场上通明的灯火下,灯火下方,则是被他们踩在脚下的影子。

        老馆主没有言语,却有眼神,还有他多年积累的余威。

        此时无声胜有声!

        冯春才的眼睛动了动,手却纹丝不动,只是固执地将手中的酒杯举在老馆主身前。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许久——久到在场诸人似乎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又仿佛只是过了片刻,因为一眨眼间,只听冯春才:“馆主,饮此一杯至少能添寿一年,馆主当真不饮吗?”

        蜷在椅子上,脊背都完全弯下来聊老馆主便是忽而一叹,道:“你有如此孝心,我又岂能不……”

        话间,他一边伸手来接身前的酒杯。

        酒杯到手,他又继续:“我又岂能不欣然笑纳?”

        冯春才的脸上于是堪堪露出了一丝释然的微笑,下一刻,酒杯在老馆主的手中变了。

        它像是变成了一颗炮弹,一柄武器,一段出鞘的怒火,一道直击丑恶的雷霆!

        酒杯脱手飞出,以雷霆之怒撞向站在老馆主身前的冯春才。

        冯春才完全无法闪躲,但他在直面雷霆的一瞬间忽而大喝一声,他叱骂:“老家伙不识好歹!”

        然后他双手一捏拳,整个身体便在瞬息间突突暴长起来。

        他长得极快,不过片刻间就从正常的七尺身高一直长到了两个七尺高。

        衣裳崩坏,肌肉暴凸,丰沛的气血犹似狼烟般冲而起。那一只雷霆般击来的酒杯砰一下撞击在他胸口处,将他的胸口撞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坑。

        冯春才蹬蹬后退两步,又“呀”地大叫一声。

        怒吼道:“兄弟们,动手!老家伙逼我!”

        他胸口鲜血直流,他却混不在意,只是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粗暴地向老馆主抓来。

        场上丝竹之声顿时一变,从徐徐温柔的忧郁变成了疾风骤雨般的敲打。

        舞姬们尖叫着向外奔逃,体态骤变犹如巨人般的冯春才与垂垂老朽的老馆主激战在一处。

        而同一时间,武馆中的武师与学徒们也都混战在一起。

        有前一刻还称兄道弟的好友瞬间反目相向,一个怒声质问:“洪兄弟,你做什么?往日里我可有半分对不住你,你为何竟如此……”

        一个梗着脖子回答:“谁叫你一意孤行非要犟着脑袋跟着那个老家伙,老家伙都老成一滩烂泥了,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我不跟着冯馆主我还能跟着谁?是你自己不识时务!”

        有人:“咱们还有少馆主……”

        也有人嗤笑:“少馆主?哼!他毛都没长齐,他能斗得过咱们冯馆主?冯馆主经营多年,劳苦功高,一身功力早已突破先二转……”

        先二转真不是什么大白菜,鸿盛武馆并不是什么高位格的大武馆,老馆主原先的功力据也只是刚刚突破先二转。

        却见那场中,老馆主不知何时从何处抽出了一杆长枪。

        齿摇发落的老人抽枪一抖,枪出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