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武侠修真 - 此剑最上乘在线阅读 - 第198章:入涿城

第198章:入涿城

        前后两世涉足庙堂,沈凉可谓是早已对这一盆浑水了如指掌。

        古往今来,史册留名之贪官数不胜数。

        两袖清风者,却鲜之又鲜。

        归根结底,还是人的欲望能量太大。

        当那金山银山,切切实实摆在你面前,并告诉你只要稍微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便能一辈子享用富贵美人,试问,在这种诱惑下,能有几人坚守得住原则和底线?

        所以当沈凉看出章城卫等人有意刁难时,便一眼明了了四人的心思。

        能理解。

        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若是沈凉当下的身份,还是挥金如土晋王府小殿下,亦或者怀里揣着碎银两了,那小小的贿赂一二也不无不可。

        可关键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晋王府的庇护。

        全身上下就特么一张一百两面值的银票!

        沈凉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拿出这张白两银票,然后告诉眼前四人,说这是一百两,我给你们十两,你们找我九十两,完事四人还能配合着他,真就找他九十两白银。

        掏出这张百两银票的结果只有一个。

        那就是全部被对方揣进口袋,毛都别想要回来!

        届时沈凉也不是不能靠自己或者靠晋王府把这四人整死,可那样一来,就等于三年游历才过一天,他就宣告不能依靠自己走后面的路了。

        因为一旦用枪打死城卫,还不暴露身份,就必然会上通缉令。

        反正不管用哪一招解决问题,最后都得让晋王府出面。

        由此不就违背了隐姓埋名出门历练的初衷了么?

        凡此种种,沈凉早早在脑子里琢磨了个通透,这也是他跟四名城卫不作退让的根本原因。

        现下,为首城卫的同僚出面给彼此各找一个台阶下,无论是沈凉还是章城卫,都没有不顺着台阶走下来的理由。

        “几位大人如此忠于职守,实乃我等晋州百姓之福!配合配合,一定配合!”

        双方达成共识后,提出登记入城名册的那个城卫,便取来了纸笔交给沈凉。

        沈凉在上面按照抬头要求,逐一填写信息。

        名字当然不能写本名,否则的话,还是有极大可能暴露身份。

        “大人请过目。”

        写罢,沈凉便要将登记名册交回,那城卫正要接过去,就被为首章城卫抢先了。

        “梁深……老钱……我大炎子民,有姓‘老’的吗?”

        沈凉即刻作出解释。

        “回大人的话,这老仆在我家做活多年,本名早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姓钱,我们家里人都叫他老钱。”

        其实本来就没这么一道程序,负责圆场的那名城卫,马上走上前拉住章城卫,冲沈凉说道:

        “行了,你们去吧,走之前记得找我等轮值城卫销划名册。”

        “是,大人。”

        交涉完毕,沈凉转身而行,瞪了眼遇到事就躲远的老钱,自顾自登上马车。

        开路放行。

        坐在马车里的沈凉,掀开窗帘一条缝隙,往外瞄了一眼。

        章城卫的脸色依旧阴沉,显然对此次事件的处理方式并不满意。

        待得沈凉和老钱走远,章城卫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呸!要不是你们拦着我,老子今儿非得好好整治那小子一顿!”

        圆场城卫拍了拍他的肩膀。

        “消消气吧老章,这种事得看运气,运气好捞着了就捞着了,运气不好捞不着也千万别把事情闹大,咱晋州最上面那位,最痛恨为官者欺压百姓,若是此事好巧不巧传进那位耳朵里,别说你我,恐怕就连城判大人都得被一刀砍了脑袋。”

        谈及晋州之王,章城卫满腔的怒火,瞬间消散大半。

        “哎,你们听说咱城判府有谁见过那位吗?”

        另外三名城卫面面相觑,接连摇头。

        “咱们这种小鱼小虾,哪有那个福分,估计也就咱城判大人可能见过,而且我听说,自从天下太平,晋王大人入驻晋王府后,就几乎没怎么出过晋城,甚至是都不经常出入王府。”

        “对对,我也听说了,再者过去这么多年来,想提着厚礼去跟晋王大人攀攀关系的权贵富贾,也尽数被拦在了门外,根本连王府大门的门槛都迈不进去。”

        “你们说这送上门的金银珠宝,晋王大人就真不稀罕?”

        “稀罕啥啊!晋王府内遍地是黄金,说是富可敌国都不为过!”

        “真羡慕啊……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有没有可能赶得上晋王大人一半……哦不,三成家底都够了。”

        “呵呵,做梦去吧你!”

        ……

        城门处四人之间的闲聊后话,沈凉和老钱自是无从知晓,也不关心。

        顺利入城后,第一站就是钱庄,银票这玩意,在花楼里用来一掷千金还方便点,可要是掰碎了拿来过日子,肯定还得是白花花的银子最好用。

        大过年的,街道两旁的商铺全部按照惯例习俗关门了,沿着直通城门的街道直行五六里,也没瞧见半个人影。

        无奈之下,老钱只能驾驶马车穿入一条宽敞支道,深入到城内居民区后,才得以就近找到一户敞着院门,正在院子里准备晚上吃食的人家。

        “喂,小兄弟。”

        老钱跳下马车,站在院门口,冲院子里正在提刀剁肉的中年男子招呼一声。

        中年男子抬头望见老钱,不由放下菜刀,双手在围裙上随意抹了两把,笑呵呵的上前问道:

        “老叔叫我?”

        老钱点点头,回身指了指马车。

        “我和我家少爷是外城来的,身上没带银两只有银票,花着不太方便,所以想问问,这城里哪有钱庄?”

        中年男子恍然颔首,不答先问。

        “哦,你们是从哪个城门进来的?”

        “西城门。”

        “那你们回城门主道,再往西行约莫四里路,见到路边的东篱客栈,它旁边有条巷路,走进去出了巷路左转到隔壁那条街,再前行一里路就能看见一家通宝钱庄了。”

        老钱默默记下中年男子的指路描述,随之抿着嘴唇微微一笑。

        “多谢小兄弟。”

        中年男子摆摆手。

        “您老不必客气,若是去了钱庄关门了,找不到地方落脚,也可再回来我这将就一晚,只要您和贵公子不嫌弃。”

        晋州民风一向如此淳朴热心肠,这也是老钱愿意在晋王府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的主要原因之一。

        没别的,就图一个全身心的舒坦。

        老钱作揖道谢就此分别,重新带着沈凉驾车返回西城门主道。

        前往那通宝钱庄途中,老钱还不忘隔着车帘提醒。

        “少爷,咱全部身家就那一张银票,你可得捂紧了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