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启禀十四爷福晋又作妖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套娃一般的诡计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套娃一般的诡计

        罐子里浓重的血腥味惹得墨玉不由得捂住了口鼻。举着罐子对光细瞧,才发现里面各分别是一条通体透明的蠕虫,头身尾三段,头段已经被鲜血养成了诡异妖艳的鲜红色。

        这……是蛊虫?!墨玉吃了一大惊。

        可知意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养蛊,这蛊到底是做什么用,针对的又是谁。

        墨玉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只能胡乱记了一下蛊虫的长相和特点,小心翼翼物归原位,准备找个行家问一问。

        ……

        墨玉回到沈婳身边的时候,沈婳正在亲自指导云想容做衣服。

        “沈小姐,您这可是下了血本啊。我有多久没看到你亲自帮人做衣服了。”墨玉趴在制衣架上,笑着对沈婳道。

        沈婳拍了拍云想容,叮嘱她好好做,起身拉过墨玉道:“怎么,有事情找我说?”

        墨玉收起笑容正色道:“沈小姐猜的果然不错,知意果然有问题,我观察了她一个月,发现她每日都会在午时放指尖血在两个罐子里。”

        沈婳眉头微蹙,示意墨玉接着说。

        “后来我便利用小一引开知意,去看了眼罐子里的东西。”

        墨玉拿了一只笔,凭着印象在纸上画出了蛊虫的形状:“只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蛊。”

        “我就知道,她不可能安分守己的。她和珈宁不一样,知意的阴毒,是防不胜防的。”

        沈婳将纸叠好,塞进墨玉的衣服里:“走,我们回府问问兰儿去。”

        “钮祜禄氏如何了,书上说了下个月她可就得嫁进去,没多少日子了,你可得抓紧些。”墨玉有些紧张的问道。

        “放心,有我的包装,加上她自身的素质,一定行!”沈婳将胸脯拍的砰砰响,挑眉回道。

        一时回了沈府。吴兰若看了那图,又详细问了几句,脸色沉了下来道:“若我记的不错,这是苗疆的情蛊。而且这是子母蛊,吃了子蛊的人,会任吃了母蛊的人为所欲为。”

        “看来,知意是是要对十四爷下手了。”沈婳冷笑道。

        “子母蛊需要一百天施蛊者鲜血的滋养,如今墨玉发现的为时尚早,我们可以偷梁换柱。”吴兰若建议道。

        “找个知意最讨厌的人,喂两人吃下,不是更妙么。”沈婳眼神里都像是裹着刀子,语气更是丝毫不善,令人胆寒。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我们都无法确定日子,万一……”吴兰若劝道。

        “就这样做,墨玉你继续盯着她就好。”沈婳不接受反驳,心里只充满了熊熊的怒火。

        可他们都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变动条件——珈宁。

        陈丰伤好后,仍旧回到珈宁身边。珈宁歪在榻上,眼神幽深:“你说,要是知意真的成功了,再有了孩子,岂不是就要和我平起平坐了,那我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敌人?”

        珈宁忽的坐了起来,眼里闪着阴狠的目光:“这可不行。陈丰,你想个办法,把情蛊换掉,记住千万别被人发现,而且能嫁祸到福晋身上是最好。知意她如今知道的太多,明面上不宜为敌!”

        “好,我明白了,我会去做的。”陈丰答应着,继续给珈宁剥着葡萄。

        ……

        几日后的一天,沈婳突然收到珈宁的亲笔,说是想约她小聚,也是希望沈婳能把弘春抱来给她瞧瞧。

        虽有从前那些事,但沈婳理解珈宁的爱子心切,便命人带着弘春,欣欣然到了觅雪院。

        “福晋尝尝这个荔枝汀兰饮。”撤去残席后,珈宁将成窑的杯子捧来给沈婳。

        沈婳接过,只觉鼻间花香果香交织,尝了一口,清新甜润。

        “这是知意最近的新作呢,我尝着挺好的,所以也给福晋尝尝。”珈宁假笑道。

        “是挺好喝的,这是怎么做的?”沈婳一饮而尽,举着杯子问向知意。

        知意仍是那副恬淡如菊的模样开口道:“这个简单。把荔枝剥了壳,加上一撮汀兰茶,用热水冲泡一会儿,过滤只留茶汤就是了。”

        珈宁忙接话道:“荔枝是寻常的,只是汀兰茶有兰花馥郁的香气,倒是不多见。福晋若是喜欢,不如去知意房中取些,就当是消食了,不晓得妹妹可舍得。”

        知意自然没有参透珈宁话里的意思,顿了顿道:“这有什么不舍得的,天热倒不必起身,福晋且略坐一坐,我这就去取。”

        沈婳忽的想到情蛊的事,也想去看看这传说中的蛊虫长什么样,便起身道:“既然是相赠之物,自然是一同去的好。”

        知意眼神有些闪躲,却也不好再推辞,只得引路领沈婳来至自己房中。

        “福晋且请等一等,我立刻就出来。”知意忙忙的就进了耳室,去翻找茶叶。

        沈婳四下一看,便发现了束之高阁的两个小罐子,蹑手蹑脚的打开刚往里一瞧,便听见知意的脚步声,赶紧又放了回去。

        知意看见沈婳从柜子处走过来,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将茶叶递给沈婳。

        “知意,做人可别诛灭了自己的良心才好。”沈婳装作不经意的提醒了一句。

        知意佯装听不懂笑道:“这话自然,多谢福晋姐姐教导。”

        陈丰换上了墨玉的衣服,悄悄潜入知意的房中,将情蛊和普通蛊虫掉了个包。恰好被来找知意的莲花看了个正着。

        ……

        同珈宁一起送走沈婳后,知意一颗心突突的往上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路快跑进了屋子,却见莲花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那两个罐子,歪在榻上瞧着她。

        “这么大的事姐姐也不通知我。”见知意气还不匀,莲花坐直了身子,给知意倒了杯茶,又将罐子打开递与她。

        “你知道了?”知意宝贝疙瘩似的收起了那罐子。

        莲花冷笑道:“你先别急,再仔细看看。”

        知意听她话里有话,忙打开罐子,倒出蛊虫细瞧,果然发现蛊虫身上的纹样不一样了。

        “这是?”知意犹如天塌,蹲在地上就要哭出来。

        “今天嫡福晋是不是来过?”莲花将知意扶了起来,轻柔的给她拭泪。

        知意接过帕子点了点头。

        “那便是了。”莲花扬了扬唇,弯出的弧度凉薄的比冰雪更胜几分。

        “我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嫡福晋身边最宠爱的那个小厮,叫墨玉的那个,从你房里出去。”莲花眼神冷漠,面上已有了几分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