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启禀十四爷福晋又作妖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胤祯中了知意的招

第二百三十三章 胤祯中了知意的招

        胤祯清晨起来,见沈婳小脸绯红,睡的极沉。如墨般的长发散开在他臂弯里,额前的碎发被汗水交织,弯曲着覆在她粉雕玉琢的眉眼。

        他忍不住轻轻吻上她的眼睛,她嘤咛了一声:“别闹,累。”猫爪一样的小手,抵在他的胸膛。胤祯笑着将她的手指一一吮吸,沈婳终于迷蒙着眼睛醒来。

        “什么时辰了。”沈婳转头去看窗外:“嘶”。腰部以下一阵痉挛,提醒她昨夜的疯狂。

        “让子衿子佩进来伺候你穿衣服上朝吧。我,我大概下不了床了。”沈婳将脸埋进被子里,小声说道。

        胤祯将被子掀开,在她的唇上蜻蜓点水一般的轻吻,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你好好休息吧,我自己来。”

        说着便起身,沈婳忙扔过去他的衣服,面朝里不敢再看。

        片刻后,胤祯坐在她床边,留恋不舍的贴着她的额头嘟哝道:“不想去上朝。”

        沈婳半起身环着他的脖子笑道:“你不是要夺嫡,要整顿吏治,这样可不行啊,快去吧。”

        胤祯撅着嘴捏着沈婳的脸道:“我可算是明白什么叫做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那我去了,你好好睡,等我回家一起吃饭。”胤祯吻了吻沈婳的额头,恋恋不舍的打开房门。

        清晨的空气舒朗清新,胤祯活动了下筋骨,神色逐渐恢复凛然:“达哈苏,上朝。另外,赈灾和整顿官员的折子昨天你都递上去了吧……”

        胤祯边走边安排朝政事宜,全然没有了刚刚那副在沈婳面前的娇纵情态。

        ……

        择日不如撞日,未免夜长梦多,知意决定派水月今天就去拦截胤祯。

        “十四弟不错啊,提的五城赈灾提议很不错。”一时早朝毕,康熙对初出茅庐的胤祯给予了很大的肯定,并同意他参与赈灾事宜。是以胤禩十分开心,刚一下朝,就揽着他的肩膀夸赞。

        胤祯躬身道:“都是八哥言传身教,弟弟不过是跟着学。”胤禩将他扶起,面上仍是万年不变的笑容道:“你过谦了。”

        “有凤来仪最近在排演十四弟妹写的新歌,生意奇好。走,跟着我去看看。”胤禟一个跨步,笑眯眯的拦在两人面前。

        胤禩摇头看着他:“你如今是一心只沉迷于挣钱了,朝政的事是一点不问了。”

        胤禟挤眉弄眼的笑道:“十四弟妹说的很对,生而为人,就应该去追逐自己的理想。我觉得挣钱就是我的人生理想,再说了,我的钱不都是为了大家吗。”

        胤?也凑上来凑趣:“十四弟妹偏心,她教大哥摔跤,三哥写话本,九哥挣钱,怎么偏就忘了我?这可不行,我得找她去!”

        一面说一面真的翻身上马,准备往沈府而去。

        胤祯一抬手就将他扯了下来,叉着手道:“她累了,这几天不许去找她。”

        三人颇有默契的看了一眼,瞬间就懂了,晦暗不明的笑容出现在红白二色的脸色上。

        三人抿唇低头清了清嗓子,拍了拍胤祯的肩膀笑道:“十四弟,细水才能长流啊。”

        胤祯玩笑着作势要打,三人忙散开了,指着胤祯笑道:“十四弟内火怎么还这么旺,我们可解决不了。”

        胤祯刚准备回沈府,就见水月站在达哈苏身边,对胤祯行礼道:“爷,主子身上不舒服,想请您过去看一眼。”

        “身体不舒服就去找府医,我又不会看病。”胤祯说着长腿一跨上了马。

        没成想水月竟不顾生命危险,拦在马头,抬起头,眼里水色一片:“爷,您知道的,主子一般都不轻易抱病喊痛的。”

        胤祯坐在马上盯着水月的脸思考了半晌,缰绳一拉,调转了方向对达哈苏道:“你去告诉福晋一声,让她先吃,不必等我了。”说完一夹马腹,往自己府邸疾驰而去。

        ……

        沈府里,沈婳洗了澡换了衣服,做了胤祯爱吃的饭菜。一边修改精进设计图,一边等胤祯回来。

        听见脚步响,沈婳开心的抬头,见来人是达哈苏,刚要说出口的话就咽了下去,又往达哈苏身后看了看,发现空无一人。

        达哈苏看出沈婳的失落,神色抱歉道:“福晋,本来爷都上马了,可水月说知意侧福晋病了。您也知道,知意侧福晋不比珈宁侧福晋矫揉造作,所以爷……”

        子衿看着那张绝美的设计图上顿时就多出了一笔,忙摆手示意达哈苏赶紧闭嘴。

        沈婳举着笔,盯着那张被毁了的设计图好一会儿,搁下笔,将那张设计图撕了个粉碎,疲惫的撑着头坐了下来对二人挥了挥手道:“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只是还没静一会儿,吴兰若的紧张的声音就在沈婳耳边响起:“福晋,我总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劲,怎么一夜之间就病了呢,为防万一,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蛊虫要百天,这会不会出事的。兰儿,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好不好。”

        沈婳第一次甩开吴兰若,把她推出了门,自己抵在门后,捂着脸蹲着身子哭了下去。

        ……

        珈宁见胤祯进了听风院,忙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胤祯一进知意的屋子,只觉香气扑鼻,闻的人心里暖暖的。

        知意果然卧在床上,两个脸红红,胤祯只觉得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看了一眼缭绕的香炉,打开窗户让风吹了进来,胤祯觉得清醒多了。

        “既然病了,就不要用这么重的熏香,开窗透透气好的快。”

        胤祯坐在知意身边,伸手摸上了她滚烫的额头,皱眉道:“府医怎么说?”

        知意忙柔声道:“最近天气冷暖交织,着了凉,谁知便起了热,还劳烦爷特意过来。”

        “自己多注意些。按时吃药,多多休息。”眼睛又瞥到了衣架,眼里多了些怜惜:“身体不好,就不要做这些了。”

        知意一一点头说是。

        “那我便过去福晋那里了,你有事再传。”胤祯心里记挂着沈婳,不愿久留,忙忙就要走。

        “爷来了好歹也喝杯茶再走吧。”见胤祯急着走,知意连忙出声挽留,眼神示意水月。

        水月心领神会,忙沏了一杯茶端了过来。

        “这是荔枝汀兰茶,福晋很喜欢,爷也尝尝。”水月特意带上了沈婳喜欢。

        胤祯听了这话,果然来了兴趣,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你好好养着吧,我……”胤祯还欲说话,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上下奇热无比。

        知意见此,从床上起身,也喝了一口,然后媚笑着,将胤祯带入了床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