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我被拿来交易了?

第一章 我被拿来交易了?

        “飞鸟尽,良弓藏。”

        “如今天下未定,便急着将我的头拿来交换利益。”

        阴冷湿暗的地牢之内。

        徐风看着眼前酸涩腐臭的饭菜,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穿越已经五年之久。

        当时正值官渡之前前夕。

        他以布衣之身,投入曹操帐下,意图一展所长,不枉自己此番奇遇。

        虽然他并未亲临前线,出谋划策。

        却屡屡进言,利用现代各种先进的政治思想,试图帮助曹操进行改革。

        曹操也的确算是知人善任。

        在徐风数次展现自身能力,并屡立奇功之后。

        拔擢徐风为大司农,位列九卿之一。

        在他的帮助之下,曹操麾下钱粮军械充足,比之前更快的击败了袁绍。

        原本历史里消耗七年才一统北方的曹操,

        如今只用了四年时间便彻底统一北方。

        徐风也因此力压程昱、贾诩等谋士,与荀彧并列。

        曹操甚至称其为‘吾之萧何‘。

        “徐鸿羽,你可知罪?”

        一道喝问之声打破了徐风的回想。

        徐风抬头看向牢狱外的世家官员。

        嘴角不由得露出讥讽的笑容,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何罪之有?“

        “难道我罪在让天下路无饿殍。”

        “罪在让曹军钱粮充盈,能让你们继续南征北伐?”

        “还是错在我不该救下邺城百姓,让你们继续杀的十室九空?”

        此次来问责的官员,几乎都是世家出身。

        对于损害了世家利益的徐风,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

        “你好大喜功,修建运河,劳民伤财,此罪一也。”

        “残害公卿,夺人田亩而散于四野;礼恤庶民,遗祸深重而至仁义不存。此罪二也。”

        “妄言科举纳士,令无德之人僭居官位,有德之人隐于乡野。此罪三也。”

        “骄奢淫逸,贪赃枉法,此罪四也。”

        “罔顾人伦,伤风败俗,祸乱纲常,此罪五也。”

        看着对方满嘴胡扯,颠倒黑白。

        徐风只挤出一个冷笑:

        “曹孟德呢,他忘了昔日誓言?”

        “君如青山,吾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看着徐风执意不肯画押认罪,

        前来问罪的世家官员冷哼一声:

        “冥顽不灵!”

        随后便径直掉头离去。

        …………

        此时许都城内,丞相府中。

        朝堂百官正齐聚相府厅堂,商议如何处置徐风。

        一向以杀伐果断著称的曹操,此时也不由得再三踌躇。

        要知道,徐风虽然仅投入他帐下不过五年。

        但却屡立奇功,频频献计。

        两人曾无数次秉烛夜谈,畅谈天下之事。

        徐风的所见所闻,也让曹操如拨云见日,焕然一新。

        两人互为知己,方可让徐风在主持变法之时,能令行禁止,畅通无阻。

        但此时曹操却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可妇人之仁。

        徐风纵然有治政之才,却终究只是一人之力。

        可徐风得罪的却是全天下的世家豪门。

        纵然当年曹操也是对世家不假辞色,

        甚至在掌权之后百般设法打压世家。

        但徐风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为了他一人得罪天下世家。

        实在不智!

        曹操早已在心底盘算过无数次。

        徐风主导的变法已经初见成效,后面自然可以令其他贤才接管变法之事。

        虽然变法效果会略有影响,却能借此平息世家怒火。

        到时候鹬蚌相争,他居于高处,还能坐收名利,又不得罪任何人。

        如此好的交易,也不怪曹操会在关键时刻出卖徐风。

        此时,审问徐风的官员也已折返。

        当着朝中百官的面,直接汇报了徐风的一言一行。

        “君如青山,吾如松柏……”

        曹操叹息一声,心中暗道:

        “鸿羽,汝放心去吧。汝亲友兄弟,吾会尽力养之,以报你之恩情。”

        此时,百官也都是义愤填膺道:

        “丞相,徐风此贼恶行满满,天人共怒,必须明正典刑,方可平息朝野动荡。”

        这个时代的官员选拔,几乎都被世家全权垄断。

        普通百姓根本没有任何被选拔的途径。

        因此朝中所有官员,都因为徐风主持的变法受到了或多或少的损失。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劝谏曹操下令行刑。

        只有荀彧、刘晔等人,虽然身处世家豪门。

        却因为往日和徐风的交情,以及彼此之间的惺惺相惜。

        并未开口追随众人。

        反而是逆流而上,不断向曹操进行劝谏。

        “廷尉何在!”曹操下定决心,决然断喝道。

        “下官在。”

        “徐风之罪,按律该当如何。”

        “此人罪不容诛,按律应除以车裂之刑!”

        …………

        牢中。

        早已听闻自己接下来会遭受各种刑罚的徐风,

        却是不喜不悲,淡然的坐在牢中。

        手里还拿着一杆毛笔,正在桌案之前练习书法。

        这地牢牢头的幼子,曾经因为自己的改革,在重病垂危之际贷到了药款。

        最终成功救活了命悬一线的儿子。

        本来这牢头执意要豁去性命,偷放徐风逃走。

        但徐风却是不肯连累对方性命,只说让对方给自己准备一套文房四宝即可。

        “老曹这厮,当初总笑话我虽然见识卓绝,但一手字却是歪七扭八,不堪入目。”

        “如今有所闲暇,恰好练字自娱。”

        自从进入曹操帐下,徐风五年以来一直是兢兢业业。

        几乎没有闲暇余地,自然没什么时间练习书法。

        虽然在处理公文之时能稍微练习。

        但论书法,肯定比不过那些从小到大的饱学之士。

        更别说他那位为了练习书法,甚至跑去盗墓偷字帖的钟繇好友。

        此时,一旁的牢头急得眼圈都快掉泪了。

        “唉哟!徐先生,您就别在牢中舞文弄墨了。”

        “那可是车裂之刑。”

        “估摸着天一亮,行刑的人就要押您出去了。”

        “您现在再不逃,就真的没时间了。”

        徐风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一走了之,你全家都会没命的。”

        “更何况,你以为你能轻易放走我?”

        地牢外面早已安排好了重兵,十步一岗,五步一哨。

        他这么空着一双手跑出去,用不了一炷香时间就要被活捉回来。

        到时候反而引起戒心,还白受皮肉之苦。

        更何况……

        “算算,也该到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