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转移仇恨,赈灾运粮

第二十九章 转移仇恨,赈灾运粮

        许都城中。

        曹操正捧着手里刚刚染好的布匹,脸上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他前几天听闻,各大世家对于新野染出的布匹钟爱不已,纷纷出高价抢购。

        但目前他手里的布匹,论艳丽程度丝毫不在新野运来的布匹之下。

        “看样子,那人送来的内容的确是真的。”

        不再怀疑,曹操直接下令,大肆扩建染布的工坊,自各自征召大量匠人。

        一口气扩建近十倍,所需要的钱粮人力不是小数。

        一旁的荀彧似乎觉得此事不妥,急忙劝谏道:

        “丞相,不如咱们先少许扩建。贪多嚼不烂,不必如此焦急。”

        按照荀彧的想法,这染布生意如果真的赚钱,他们现在进行跟风,也绝对能赚上不少。

        不必如此冒进,万一其中有什么风险,绝对会损失不少。

        “哼,我可不仅仅是为了赚些钱粮罢了。”

        “染布生意虽然赚钱,但对已经占据中原大半江山的我,却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我是为了及时抢占市场,堵住新野贼人借机大肆敛财的路子。”

        荀彧闻言,也是喟然一叹,知道自己再也劝不住冲动的主公。

        很显然,主公虽然一向冷静,但实际上已经起了执着之心。

        除了想和徐风争一争胜负外,还想费尽心机破坏他的计划。

        但……失了平常心,未来计划真的能如此顺利吗?

        就在荀彧担忧之际,却听府外有十万里加急探报。

        “怎么回事!”

        “报!宛城发生时疫,来势汹汹,而且已经扩散五六日了!”哨骑说道。

        “什么!”

        “好好的宛城,为何发生时疫,又为何过了五六日才汇报到许都!”

        五六日时间啊,宛城来人恐怕早已抵达了许都。

        再严重一些……可能中原北方,都要被时疫所影响。

        曹操怒极,咬牙切齿的说道:

        “宛城太守是谁,为何如此懈怠!”

        一旁的荀彧叹息道:“宛城太守,乃夏侯惇之侄夏侯德。”

        还有一句话,是荀彧不敢说出的。

        那就是这个太守的位置,是曹操力排众议,执意安排给夏侯德的。

        哪怕怒火填胸,曹操也只能强装镇定,强装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乃天灾,非人力所能预知。”

        若是追究此人的责任,既是打了宗亲势力的脸,又是等于说这是他曹操用人不当的过错。

        “传令各州县,大力搜查宛城来人,包括与宛城来人有过接触的。”

        “统统单独安置,不得让他们与任何人接触。”

        “若有发病迹象的……”

        曹操微微一顿,随后狠厉的说道:

        “焚之。”

        “是!”

        荀彧叹息一声,明白这虽然残酷,却是处理时疫最好的方式了。

        “丞相,宛城遭遇天灾,必定人心浮动,物资不济。”

        “必须第一时间运送粮草、药物,方可安抚人心。”

        既然要处理时疫,自然就不能让宛城百姓四处乱走。

        粮食收不上来,生意做不了,自然要饿肚子。

        “许都府库中还有多少粮草。”

        “除去今年要用的粮草无法挪用外。”

        “能用来赈灾的,大约只有五万斛左右。”

        五万斛,足以赈灾所用,但若是用了这些粮草,未来一年许都肯定不能再兴任何战事。

        本来曹操预定,准备在两个月后攻伐新野的计划,也将暂时搁置。

        “不可,徐风此人善于盘算。若是迁延日久,必然为祸甚大。”

        毕竟和徐风有了数年相处,曹操对于徐风的能力也有所了解。

        现在他只有一处小城,就如同一颗并不起眼的火苗。

        趁现在尽快剿灭也许还有机会。

        但若是拖延的久了,火苗变成燎原之火,那就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从府库中调拨一万斛粮草,再向北方各州府加征赈灾税。”

        “凑齐三万斛粮草,送往宛城。”

        荀彧略微盘算,感觉有些不对,犹豫的劝道:

        “丞相,再加一万斛吧,三万斛粮草恐怕不够宛城所用。”

        曹操闻言一愣,随后皱眉道:

        “此话从何说起,宛城数万百姓,加上所驻守前线的兵马,一共到不了十万人。”

        “这些粮草,分批运往宛城,足以够宛城百姓数月所用。”

        很显然,荀彧是有理由的,但看了看身边站立的百官,犹豫再三也不敢说出。

        曹操似乎也是有所察觉:

        “莫非你是想说,会有人在其中上下其手,贪墨赈灾钱粮!”

        完了。

        荀彧知道,曹操肯定是不愿意背这个锅。

        直接把这件事挑明,几乎是等于把锅甩在了自己身上。

        那些本来想靠此捞上一笔的世家豪强,起码有一部分的仇恨要被自己分担走。

        谁让自己同为世家之人,一言一行几乎都代表了颍川荀家的态度。

        “唉……”荀彧似乎理解了徐风的感受。

        “丞相所言甚是,所以除了运送粮草之外,还需安排一位可靠之人,全程监督。”

        曹操点点头,直接说道:

        “就由大司农华歆,陪同公子曹丕,全程监督运粮赈灾之事。”

        大司农主内政钱粮,再加上诸位子嗣中才能较为出众的曹丕,应该算是百无一失了。

        荀彧似乎还想劝谏,但感受到身后众人传来的敌意目光,终于还是收回了话。

        自己已经说的够多了,再多说,就要破坏朝中默认的潜规则。

        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徐风,被鸟尽弓藏。

        徐风可在入狱后劝过自己,要以他为戒。

        有时候不得不明哲保身为上,免得最后被送上个空食盒,饮恨当场。

        …………

        宛城之内。

        一座破落的民宅内,华佗倒在床上,面色苍白。

        身上发着高烧,嘴里还喃喃说着胡话。

        数日之前,他与好友路经此地,意外察觉此地似乎有时疫将要爆发的迹象。

        若是能及时处理,可能会将一场灾祸消弭于无形。

        就能救下数十万人口,功德无量。

        但谁知道,当他费心收集了时疫的证据,来到太守府汇报此事的时候。

        却被昏庸无能的夏侯德当成疯子。

        再三辩解无用,最后甚至强闯太守府。

        结果最后被打了一通乱棍,然后赶了出来。

        华佗平日里虽然未曾习武,却自创了五禽戏。

        每日练习之下能强身健体,百病不生,延年益寿。

        本来挨上一顿棍子最多伤上几天,没有什么大碍。

        可之前他照料病人,收集证据,无意间也染上了时疫。

        加上心情大起大落,又是身受重伤,竟然被时疫击垮。

        倒在了好友家中,昏迷不醒,高烧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