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名医张仲景

第三十章 名医张仲景

        此时的宛城几乎是乱成了一锅粥。

        饥民、乱民、暴民、病人、宛城本地士兵、曹仁带来的两万士卒。

        数支不同的派别,各自不同的立场和考虑。

        一时之间,城里几乎是被哭喊声充斥。

        幸亏华佗养病的居所较为偏僻,否则早已被饿昏了头的饥民所波及。

        照顾华佗之人,是一名中年长须男子。

        只见他盯着收集而来几十味药材呆呆发愣,又摸了摸华佗的脉搏。

        “厥阴风木,下连少阴寒水,上承心包相火。”

        片刻后终于做出决定。

        一口气将其中几味药加入了砂锅之中。

        “此病乃阴阳争胜,其治法无定律,贵在审证求因,灵活施治。”

        “怪不得城中其他医师尝试数种药方,都只能治个别病人,同样的药用在不同的病人身上,反而会加重病情。”

        随着药汤熬制了数个时辰后,长须中年小心的将之喂给华佗。

        “唔,呕……”

        药汤喝下片刻,却见原本昏迷的华佗突然惊醒,朝着一旁的盆中便呕吐起来。

        “吐吧,吐吧,把心火吐出来就好了。”

        华佗因燥热心焦,而情绪失衡,方才引外邪入体。

        配上体外伤势,和时疫之毒,方呈现毒火攻心,阳盛之兆。

        片刻后,却见华佗的脸色没有了一开始的苍白,反而变得有些红润光泽。

        “华兄,不知你感觉身体如何。”

        华佗迟疑片刻,感应了一番身体变化,疑惑的说道:

        “似乎上热下寒、寒热错杂。此病当真棘手……不过有劳先生照料,我已感好了许多。”

        长须中年补充道:

        “我已总结出规律,若是能针对病患用药,此病倒也不算无救。”

        “但此病最为棘手之处,乃是会因病者体质不同,产生不同的变化。”

        “若是用错了药,反而会导致病情加重。”

        “其中的变化把握,没有二三十年的功夫,根本掌握不好。”

        华佗沉吟片刻,突然想要从床榻上起身。

        却被长须中年劝阻:

        “华兄,我刚刚情急之下,用药过猛,矫枉过正。为除毒火,伤了你的元气。”

        “你接下来几日,万不可多加劳累,需要卧床静养啊!”

        华佗苦笑一声:“我多休一日,不知这城中有多少百姓要丧生。”

        “仲景贤弟,我这就修书一封,还劳你速速送往新野,请鸿羽先生相助。”

        原来这长须中年,便是与华佗并列为四大神医的张仲景。

        他曾著书伤寒杂病论,流传后世,被誉为医圣。

        对于后世医学发展的贡献,甚至更在华佗之上。

        “新野乃刘玄德驻地,宛城乃曹操治下。”

        “二人势同水火,徐鸿羽如何肯来搭救?”

        华佗摇了摇头:

        “鸿羽先生气度非凡,胸怀坦荡。加上刘使君一向宽仁爱民,非暴戾好杀之辈。”

        “你若将城中情况说明,鸿羽先生必倾力相助。”

        宛城目前的情况,想要根治时疫,除了要足够水平的神医来判断病因,编纂药方。

        还需要大量有经验的医者,来逐个判断病人的病况。

        这其中消耗的药材也不在小数。

        况且宛城现在民心动荡,富户屯粮自守,豪商囤货居奇,坐地起价。

        太守则是不理政事,找不到踪影。

        至于城外驻扎的曹仁大军,更是将城围成了铁桶一般。

        任何人想出去都会被逼退,连只虫子都不让往北边跑。

        很明显,曹仁已经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若是宛城的情况再恶化,可能便要直接屠民焚城,确保万无一失。

        毕竟曹军这十几年里,屠光的城又不止一处两处。

        再加一座宛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华佗强撑着写下亲笔书信,由张仲景揣在怀里。

        因为两人接下来的情况都十分危险,再加上事态紧急,彼此也没有客套嘱托。

        张仲景头也不回,从后院将藏起来的骏马牵出,一路便向城外奔去。

        刚刚出城,便被曹仁安排的驻守士兵扣下。

        但张仲景曾在数年前出任长沙太守,后来年事已高,才退隐归养。

        并且他神医之名也算闻名当世,众人也不敢轻易冒犯。

        最关键的是,张仲景并非往北方而去。

        而是往南方的新野县奔去。

        曹仁听说之后,也是大方的给张仲景放行。

        毕竟就算张仲景真的身患时疫,那也是给新野刘备添麻烦。

        祸水东引,他又何乐而不为。

        出了宛城,张仲景疾催胯下骏马,用了两个时辰便赶到了新野县之外。

        “我乃张仲景,自宛城而来,有要事要见徐风徐鸿羽!”

        自宛城而来,吓得守兵立马把他安置在单独的帐篷之中。

        生怕他身患时疫,把刚刚管理好的新野也搅得天下大乱。

        但之前徐风严加嘱咐,不许对任何病患玩忽懈怠。

        仔细思索之下,城门守将终于还是选择暂时相信了张仲景。

        将信封送到了徐风的宅邸之前。

        拆开信件,徐风也是顿时大惊。

        一边赶往府衙,准备和刘备商量此事。

        一边又赶紧派人将张仲景接入府衙之内。

        等张仲景赶到府衙,正好看到徐风和诸葛亮与刘备等人,正在计划由谁调运粮草药物前往宛城。

        “这……刘使君,徐先生。宛城毕竟是曹操领下,你们真的愿意倾力相助?”

        实际上,援助宛城并非是徐风圣母心发作。

        而是对新野百利而无一害的举动,甚至是刘备集团迄今以来遇到的最大机遇。

        首先坐视宛城动乱,未来必有无数染病的难民波及新野。

        其次便是刘备一项以仁德著称,名望广传于四海。

        若是能在此时不计前嫌,伸手相助。

        必然是善恶立判,令天下归心,得道多助。

        在这个时代,名望的作用甚至不亚于所谓的钱粮兵马。

        所以曹操才会挟天子以令诸侯。

        若非曹操夺得大义,未必能如此顺利的一统北方。

        如今徐风便是要逐渐打响刘备的招牌,做好人设管理。

        让天下人逐渐产生一个观念,那就是刘备代表的是正统,是仁德。

        最后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

        那便是徐风其实早已图谋宛城许久。

        若是能占据宛城,等同于让独木难支的新野多了一份助力。

        不仅领土和人口都能翻倍增长。

        也能令两城互为犄角之势,彼此援助。

        更增加了战略防御纵深,避免新野孤城一座,一旦被围困便坐困愁城。

        只要他们在这个关键时刻,能对宛城伸出援手。

        甚至表现的比曹军更好。

        必然能收服宛城百姓的人心,令他们感恩戴德。

        到时候无论是用何种方式攻下宛城。

        宛城百姓必然不会多加阻拦,甚至会成为他们攻下宛城的助力。

        最理想的情况,刘备集团甚至能兵不血刃,直接取下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