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背刺,羞愧难当

第三十七章 背刺,羞愧难当

        未来刘备如果真的成了大业,那不出意外,这继承人的基本便是刘禅莫属。

        加上随后徐风、诸葛亮、徐庶等人的加入。

        使得糜家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少,再也没有那种举足轻重的地位。

        糜竺起码还因为个人能力,在刘备麾下占据一席之地。

        而糜芳则是干脆游离于核心集团之外,只能负责一些不怎么重要的杂事,再也不可能被委以重任。

        “至于糜芳究竟在何处,倒也不难思考。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正是最安全的地方……”

        …………

        糜竺失魂落魄般回到家中,连仆人和管家的话都如耳旁清风,完全没有注意到。

        回到书房,下意识想翻看书籍,转移注意力。

        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心浮气躁的在房中来回踱步。

        下一刻,却听屋外似乎有人影晃动。

        “谁!”

        “来人!”

        糜竺刚想喊人,却见那人影急忙闯进书房,噗通一声就跪倒在糜竺面前。

        “兄长,求你救救小弟性命吧。”

        “哼!原来是你这不义郎,害得为兄难以立足天地之间。”糜竺怒道。

        而糜芳则是泪流满面,连哭带嚎的说道:

        “兄长,我也是为了咱们糜家基业。”

        “刘备如今成了气候,便把咱们糜家当作废物踢到一边。”

        “我是为了让糜家能有退路,才不得不另作打算。”

        糜竺差点没被糜芳的谬论气笑,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疯了?主公对糜家可谓仁至义尽。”

        “主公委我等以重任,时常备加关怀,未曾有丝毫怠慢倨傲。”

        “主公乃心怀天下之人,岂是你这等人物能够揣测的。”

        “真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糜芳自知理亏,只是低头说道:

        “不管怎么说,甘夫人生下长子,咱们糜家几乎没有掌权的希望……”

        “胡说!”糜竺今日才算是重新认识了这个弟弟,又怒又气的说道:

        “你随我去见主公,我以身家为你担保,咱们糜家也算劳苦功高,主公一向宽仁,未必会要了你的性命。”

        很显然,糜竺还是心疼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希望能保下他的性命。

        谁知道糜芳却是哼道:

        “刘备不过是个伪君子,假仁假义,日后天下还不一定是他的呢。”

        “兄长还不如想办法保下我的踪迹,改日随我一起去投曹丞相。”

        “曹丞相一直对我提及,兄长才能不亚于徐风,未来必能……”

        话音未落,糜竺却是突然打断了他,怒气腾腾的质问道:

        “等一下!你怎么有机会和曹操交谈?”

        糜芳见势也不再隐瞒,直接便和盘托出:

        “自从半年前,甘夫人腹中有子,而且得知大概率是男婴之后,我便暗中与曹丞相有书信往来。”

        “后来徐风来到,甘夫人生子之后。我便将徐风染布之法,以及种种军情要务以书信密告丞相。”

        “丞相也频频邀你我兄弟二人归顺,说要向天子表奏,封你我二人为侯,光耀门楣!”

        还没有说完,糜竺便一个巴掌扇在了糜芳的脸上。

        直接便将糜芳扇的原地转了个圈,跌倒在地上,脑袋一阵阵的嗡嗡直响。

        “愚不可及!曹阿瞒乃是因你我有利益可图,才会苦言许诺,赚你我兄弟背离出卖主公。”

        “若你我兄弟真的投靠曹贼,轻则遭受冷落,屈居末席。重则兔死狗烹,身死族灭!”

        糜竺恨铁不成钢的怒道:

        “我原以为你只是贪些钱财,虽有过错,但未必无可救药。”

        “但如今看来,你真乃不忠不义,厚颜无耻之辈。”

        “若留你在主公帐下,日后必然做出更加有辱门楣之事。”

        “走!跟我到主公面前请罪,我会求主公留你全尸。”

        说完之后,糜竺的脸上已被泪水占据,如今遭逢巨变,他还要亲自送同胞弟弟去赴死。

        “放心,你若跟我去见主公。死后我依旧会让你入祖坟,进祠堂,不令你做无坟野鬼,曝尸荒野。”

        糜芳眼看兄长心思已定,也是不由得泪流满面,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郑重的说道:

        “好,兄长我随你去。”

        “这样,你还算是我糜家之人,你之后代,我也会视若己出,不会委屈了他们。”糜竺叹息一声。

        “兄长不要怪我。”

        “唉,我只怪自己未曾教好你,让你做出如此糊涂之事。”糜竺搀着糜芳的肩膀,想要和他一同去见刘备。

        但下一刻,糜竺突然感觉腹部一凉,随后便是一阵阵的疼痛和眩晕袭来。

        低头一看,只见一把匕首插在自己的肚子之上,鲜血汹涌喷出。

        “你!”

        糜竺万万不敢置信,自己胞弟竟会如此疯狂,对自己动了刀子。

        而糜芳则是怨毒的说道:

        “兄长你切莫怪我,若非你执意要我去寻死,我也不会不顾兄弟之情。”

        一把将糜竺推开,糜芳急忙逃出书房,直奔后门,准备从无人处逃离糜竺府。

        谁知道刚离开书房没几步,两道人影便从暗处窜出,直接将糜芳按倒在地,就地五花大绑。

        “不好,好像糜竺大夫被这奸贼刺伤了。”

        “你快去照料糜竺大夫,我押此贼去向大人汇报。”

        片刻后,在糜竺府外的刘备和徐风两人,听说糜芳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刺伤了兄长之后意欲逃走,也是不敢置信。

        徐风知道,原本的历史中,糜芳献城投降,几乎是直接导致武圣关羽遭遇前后夹击。

        最后死于东吴伏击之下的直接责任人。

        糜芳献城令荆州失守,连锁反应之下直接导致随后的一连串灾难。

        丢掉荆州,关羽丧生,与东吴彻底决裂,最后导致夷陵大败,曹魏坐收渔翁之利。

        当时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糜芳眼看自己在季汉没有前途,又与关羽矛盾越来越深。

        甚至自己倒卖军械粮草的事情也快要败露。

        方才会破罐破摔,直接投降了东吴。

        而糜竺听说了自己弟弟的行径,虽然刘备再三表示不予追究。

        但糜竺还是羞愧难当,活生生的将自己憋屈死了。

        想不到,如今这个时空的糜芳更是趋于极端。

        长兄如父,糜竺对其可谓关怀备至,却被捅了这么一刀。

        所受心伤,也绝不亚于听闻弟弟背主投降。

        幸亏据医官表示,经过抢救之后,糜竺的伤已经没有大碍,只需要休息一月便可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