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说书唱戏劝人方

第四十章 说书唱戏劝人方

        襄阳城内。

        因为躲开了中原战火,加上荆州一向物产丰富,地理条件也十分优越。

        所以襄阳的气象和北方中原百姓可谓是截然不同。

        不仅有固定用来售卖货物的集市,甚至还有专门的酒楼茶馆,供身上有闲钱之人休憩放松。

        只不过以往这些酒楼茶馆单纯只是品茶吃饭的地方。

        除了不时有几个善于夸夸其谈的人,在那里评天论地之外。

        整个酒楼几乎没什么娱乐项目。

        不过今日却有例外。

        只见一个山羊胡老者,给了酒楼老板两枚大钱,又说了几句好话。

        这才终于获得允许,来到了客人们吃饭闲谈的二楼之上。

        迈步上了楼梯,山羊胡老者搬来一张桌子,又取出一方醒木。

        “各位乡亲父老,老朽路经此地,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无一金入袋,无一技傍身。”

        “唯有一手得传祖上的说书本事,只求供列为一笑。”

        “各位听完之后,若是觉得有趣,或可赠上几枚大钱,或是叫个好。”

        “若是听的不如您意,全怪老朽学艺不精,也请多多担待。”

        众人一听,倒也来了兴致,不知道这‘说书’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唐代以前,因为书籍制作成本的高昂,因此只有世家之人才有机会阅读大量书籍。

        对于平民来说,唯一获取信息的途径,也只有道听途说和口口相传。

        因此如今见到新鲜的‘说书’,自然是颇为好奇。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好文采!”

        酒楼之中倒也不全是没读过书的人。

        偶有读过几本书的文士,听完说书人的定场诗,下意识也都叫了声好。

        毕竟是荆襄之地,大家众多,名士如海,不少人也都受了熏陶,平日里也偶听人诵念诗文。

        自然分得清好坏,对这文采斐然的一篇词自然是倍加赞赏。

        更是对后面说书之人所讲的内容充满期待。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

        这山羊胡老者,便是徐风安排出去的几十名说书人之一。

        其实自春秋战国之时,诸子百家之中便有‘小说家’。

        只不过那时的小说家还倾向于编撰收集各种奇闻异事。

        倾向于收集,而不是传播。

        因此一直也是岌岌无名,甚至连下九流都算不上。

        很快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如今徐风则是将三国演义的故事略作改编。

        直接写成了一本更贴合本世界发展线的评书。

        然后将书中内容教给这些能说会道之人。

        让他们到天下各地的酒楼茶馆说书。

        看似是说书人借着说书赚些辛苦钱。

        实际上是在潜移默化之下,向天下人宣扬刘备的事迹,顺便挖一波曹操的黑料。

        看似只是过过嘴瘾,实际上却是能引起听众的认同。

        最后再由他们口口相传,便能逐渐转化为民心优势。

        要知道,后世之人听三国评书之时。

        可是听到刘备打败仗便痛哭流涕。

        听到曹操打败仗则鼓掌欢呼,欢欣雀跃。

        当然,那些去曹操治下的百姓,肯定不能让他们讲原版的三国评书。

        否则恐怕还没讲到虎牢关,就要因为谤讥大汉丞相而被当场砍死。

        因此徐风也来了一手借古讽今,直接把曹操的事迹扣在了王莽的身上。

        来了一本改编版的王莽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三国高仿文。

        虽然论可读性不如原版三国,但在这个娱乐途径稀少的时代,对普通人的吸引力已经难以想象了。

        当然,曹操治下也不都是蠢货。

        有心之人自然可以听出这些说书的内容是借古讽今。

        但首先没有真凭实据,曹操就没借口大开杀戒。

        而且徐风深知一个道理。

        那就是想要推广某件东西,最好的方式就是……封禁他。

        只要曹操封禁了这些评书内容。

        听过评书的人自然会认为这些事八成都是真的。

        要不然曹操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做贼心虚般不打自招?

        就比如清朝雍正,就因为得罪了读书人,结果被扣上了种种流言蜚语。

        得位不正,十四阿哥被改成四阿哥的传言更是闹得沸沸扬扬。

        结果最后不还是流传千秋万代,明明身为封建专制达到巅峰大一统帝王,依旧对此毫无办法。

        况且在汉末天下大乱的时候,官府的掌控力最多达到县级。

        再往下的村庄乡镇,实际上才是这些说书人真正的根据地。

        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淳朴百姓,方是徐风一心拉拢的对象。

        荆州酒楼内,山羊胡老者的评书也已到了末尾:

        “喂饱了马,曹操先睡。陈宫寻思:我将谓曹操是好人,弃官跟他;原来是个狼心之徒!今日留之,必为后患。”

        “便欲拔剑来杀曹操。正是:设心狠毒非良士,操卓原来一路人。”

        “欲知曹操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明明所讲的都是当世之事,但古代信息并不发达,大多数人对于外界之事也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

        如今被徐风另外编撰,又加以评书化,立马多了许多趣味和期待感。

        而且所讲之人都是当世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自然引得众人期待无比。

        “说啊,最后曹操到底怎么样了。”

        “对啊,陈宫不是想杀曹操吗,最后到底杀没杀?”

        这时候一旁的同伴才笑道:

        “愚夫,若是陈宫真的杀了曹操,哪还会有如今的大汉丞相?”

        山羊胡老者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

        “各位乡亲父老,明日同一个时辰,老朽会继续说书,还望各位捧场。”

        众人虽然不舍,却也喝彩连连,各自投了一些赏钱。

        零零碎碎的加起来,竟然够山羊胡老者以往务农半年多的进项。

        此时,却听一处包间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一名童子。

        “我家先生说了,老人家说书很有意思,望明日依约依时前来。”

        “这是我家先生赏下的。”

        说完,童子将一枚金锭放在了山羊胡老者的托盘之中,险些惊掉了客栈其余众人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