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恰如常山之蛇

第五十四章 恰如常山之蛇

        实际上,虽然骑兵有着种种妙用,几乎算是每个诸侯不可缺少的兵种。

        但实际上,骑兵在汉代之时与步兵作战,正面作战的战损比大约要在一比四左右,根本不够培养骑兵的性价比。

        所以大部分诸侯只将骑兵作为突袭的手段,用来达成某种战术或战略目的。

        几乎无人将骑兵这种宝贝疙瘩放在正面对敌。

        哪怕折损一个,都能让将领心里滴血。

        如今曹仁也是怎么也想不通,徐风到底是怎么做到。

        让原本在马上摇摇欲坠的骑兵,全部都变成万里挑一的大力士?

        要知道,除了关羽张飞这种力能抗鼎的壮士,在马上都能用起七十多斤的武器。

        普通士兵根本没办法单靠臂力,便挥舞的动长兵器。

        战马疾驰之下颠簸不已,别说是挥舞重武器杀敌,单说双手离开马鞍,恐怕都有三分之一的人要被颠下马匹。

        因此曹军大部分骑兵,实际上都是手持长剑弯刀之类的武器,然后另一只手扶住马鞍,固定住身形。

        这还是平日里惯于骑马征战的北方人。

        新野招募的兵卒,大多都是荆州水乡之人,就算会骑马,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北方人。

        怎么可能经徐风的手一教,就个个变成力大无穷的马上高手了?

        实际上,这便是徐风隐藏了多年的底牌。

        原因也很简单,便是骑兵脚下的双马蹬。

        有了双马蹬的存在,骑兵就能通过下半身借力,稳住自己的身形。

        甚至可以用上以往拿不动的长兵器。

        看似极为简单的道理,却是经过秦汉数百年时间,才一点点被发现出来。

        直到南北朝之时,才有了正式的双马蹬出现。

        有时候看似简单的东西,反而是人们最大的误区。

        徐风当年甚至听说过,有个国家早在几百年前便发明了车轮。

        但几百年下来,他们用的轮子竟然都是正方形的,有棱有角。

        若没有一个人点明,可能要再过百年,他们才会反应过来,车轮要变成圆型才更加省力。

        双马蹬的道理也是如此。

        当初徐风是准备让曹操征伐乌桓,再打败西凉马腾,才能拿出双马蹬这种杀器,推动骑兵改革。

        否则双马蹬这种对方一眼便能学会的东西一旦拿出来。

        直接便会被西凉马腾学会,到时候反而是作茧自缚,被无法阻挡的西凉骑兵冲垮。

        一旦掌握双马蹬,游牧骑兵,对上农业文明,那简直是摧枯拉朽的碾压。

        不过现在他是在刘备麾下,和马腾理论上是同盟,共抗曹操。

        所以徐风倒也没这么大的压力,只需要等一个关键的时刻,便可以用双马蹬创下一场大胜!

        然后大家都回到同一个起跑线,大不了趁你还没有仿制成功,再打几仗,占够了便宜再说。

        看着无论刀剑劈在重甲之上皆毫无作用,原本骑兵的克星也都失去效果。

        曹仁心底也是一沉。

        此时率领重骑兵冲阵之人,正是擅长冲阵的常山赵子龙。

        他一马当先,手持特制的长骑枪,开场便挑翻了一名曹军千夫长。

        马镫的存在,固然能帮助骑兵更好的掌握坐骑。

        但重骑兵对士兵的要求也极为苛刻,必须体力强到一定程度。

        所选马匹也要足够强健,否则被几百斤的重量一压便垮,那还提什么沙场征战。

        徐风也是有苦难言,早知道不如费点心思,找一堆工匠仿造火铳多好。

        谁知道这重骑兵竟然如此昂贵。

        轻骑兵已经是贵的离谱,培养一个重骑兵所花的钱粮,比十个轻骑兵都要昂贵。

        不仅浑身的铁甲兵器都要最好的材质,所需要的战马和骑手,也都必须威武雄壮,百里挑一。

        战马所吃的也是最好的草料,还要由专人按时按点照料,不得有丝毫懈怠。

        至于骑手,除了要有足够的胆量,冲阵而不退缩以外。

        为了保证力量和体力,吃的东西也要格外讲究。

        顿顿有肉,隔三岔五还要改善一波伙食。

        在这汉末乱世,大部分士兵和百姓都饿的皮包骨头,骨瘦嶙峋。

        只有徐风手底下的这些重骑兵,个个都和健身先生一样,肱二头肌又壮又硬。

        手上的骑枪也沉重无比,别说是这些骑手。

        就算是关羽张飞这种猛将,都未必能把他当武器来随意施展。

        否则抡不了两圈,手臂就要脱力,整个人也要被武器的惯性甩出去。

        这种长骑枪,真正的用法是整个胳膊出力,将之夹在中间,再用一只手保持平衡。

        根本不用骑手挥舞杀敌,而是单靠战马的加速度。

        将枪撞向敌方士兵,用强大的冲力直接刺穿对方。

        不仅敌方骑兵一碰一个死,就连那些全甲的重步兵,也根本挡不住这么势大力沉的一枪。

        就算没有刺穿重甲,也能把单靠冲击力把对方活活震成重伤。

        曹仁看着被自己视为宝贝疙瘩的重甲近卫,一个个被重骑兵挨个戳死,心里也在滴血。

        他当年第一次看到徐风培育出来的重甲军队,还以为单靠此军便可横扫天下,再无敌手。

        谁知道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徐风培养出来他们,也能轻易找到他们的克星……

        前军已经和敌人纠缠在一起,没办法轻易撤回,否则立马便是一场大溃败。

        曹仁只好先行后撤,准备令后军前来。

        里外夹击,把这支重骑兵陷进人海大军之中,靠着数量优势磨死他们。

        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这重骑兵固然威力强悍,刀剑难伤。

        但对于骑手的体力消耗却是奇大无比,绝对难以坚持长时间的战斗。

        只要用人数磨,磨到他们筋疲力尽,便未必不能战胜这支重骑兵。

        但在此时,却见远处再次冲入数千轻骑,暂时隔断了后军与前军的联系。

        前军交战,中军大乱,后军又被拦下。

        一时之间,曹仁便陷入了三方各自为战的窘境。

        同时,四面八方也涌现出大量士兵,朝着曹仁军冲杀过来。

        “想靠这一招败我,未免想的太简单了。”

        曹仁早已料想到,徐风可能会用骑兵突袭,隔断他军队的指挥,然后分批绞杀。

        因此他早已派出心腹将领于前军和后军。

        一旦被冲入截断,便第一时间率军朝着中军冲杀。

        看似被敌方突袭,反过来看,他们同样也是包围了对方。

        就如同常山之蛇,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

        击其中,则首尾俱至!

        新野军寄希望于一战定胜,焉能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