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把你们都喂成大胖子

第六十六章 把你们都喂成大胖子

        水生一家三口,显然还是属于情况较好的。

        起码有水生这个壮劳力,身强体健,而且离家的时候还带了一小块口粮。

        老母亲也足够坚韧,哪怕双腿都已经饿的浮肿,走路都开始打飘,依旧咬着牙跟了上来。

        只有实在忍不住倒地的时候,才会允许儿子背她一段路。

        三人就这么相互扶持,竟然真的撑下来大半路程。

        但也仅此而已,剩下的百里路看似近在咫尺,却是最艰难的一段道路。

        沿途的虫子、杂草、树叶都被人吃光。

        几乎等于饿着肚子走上着百余里。

        除了水生一家,大部分家庭根本没办法全乎着走完这段路。

        就比如前几日,水生亲眼见到一名妇人挥泪安抚着幼儿。

        等幼儿好不容易忍着肚饿睡着,妇人便随着丈夫离去,一步三回头,满脸的依依不舍。

        半晌后,丈夫才带着一袋糙米回了住所,煮米喂给幼儿。

        水生一开始还以为是丈夫将妇人卖给他人,当作暗娼或仆人之类的。

        但老太太却是饱经世事,似乎早已看透,麻木的叹息一声:

        “傻孩子,那是卖米肉。”

        米肉?

        水生下一秒便反应过来,忍不住干呕起来……

        老太太轻抚着儿子后背,唏嘘道:

        “你这娃还年轻,我像你这个年纪之时,正是挨饿最严重的年岁。”

        “如今过了二十年太平日子。谁成想,到老又碰上这么一轮。”

        “你说这人,活到什么日子才算个头。”

        随着时节越来越难过,一路上各种惨状接连发生。

        什么父亲独自带儿,结果一觉醒来发现儿子不见。

        四处找寻之后,只看到不远处几个人围着一锅肉汤大快朵颐。

        要不就是为了换两口吃的,干脆卖掉自己一条胳膊。

        至于什么易子而食,那更是司空见惯。

        一开始水生每次见到还都会干呕不已。

        但到后面,水生也终于对此感到麻木。

        只是每晚睡觉都不会睡死,稍有风吹草动,便要猛然惊醒。

        也不允许母亲与幼儿离开自己视线片刻。

        就在漫无边际的北方难民赶路之际,却听一声炸雷般的喊声从远处传来。

        声音中气十足,绝不像饿了半个月没沾正经粮食的模样。

        “新野布坊宋掌柜打赏,各位乡亲父老接着!”

        只见江边驶来一艘大游船,船板之上站着八名仆从。

        簇拥着四大桶满到冒尖的铜钱。

        随后,八名仆从竟然直接顺着江边,大把抓起铜钱朝着灾民撒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是铜钱砸在石头上的响声。

        顿时让麻木的难民焕发了些许生机。

        这可是实打实的大钱,哪怕粮价再涨,这些大钱也是立马能换来大把大把的粮食。

        一阵哄抢过后,几乎所有难民都捡到了不少银钱。

        拿着这些银钱,也足以到附近的州县换来不少口粮。

        难民们重新焕发希望,纷纷涌起一股力量,跪在地上磕头,千恩万谢。

        船舱里面的宋掌柜也是满脸笑意,差点乐开了花。

        “去告诉难民,要谢就谢咱们的徐风先生,多亏他老人家一片仁心,才能让这些难民有一条活路。”

        “顺便说一句,要是他们以后想赚大把大把的钱,就来我的布坊找活计,管吃管住!”

        他是商会负责布匹生意的掌柜,生意如果能越做越红火,他不仅能分到一笔不菲的分红。

        还能受到重用,甚至可能成为掌管一地分会的分会长。

        这些难民简直是上天送来的礼物。

        个个饿的眼冒绿光,只需要一部分钱便能俘获他们的心。

        他底下的布坊在这一段时间扩张了何止十倍。

        缺人缺的他心里发慌,看着北方远远不断的订单,疯狂购进的各种原材料。

        却是实在挤不出那么大量的人手来进行染布生意。

        急得宋掌柜心里滴血,这可都是实打实的业绩啊。

        宋掌柜恨不得亲历亲为,把招工的告示贴满了大半个新野。

        工钱和各种待遇,也是一涨再涨。

        从管吃管住,变成管饱管住,最后吃的东西也从杂粮变成了精米白面。

        甚至隔三岔五还要熬顿肉来解解馋。

        逢年过节,宋掌柜还要高价买来白糖制作的各种糕点,每个工人都要发上一大盒。

        就算这样,宋掌柜工坊里面还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短缺人力。

        就在宋掌柜抢尽风光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面食香气。

        宋掌柜急忙从船舱出来,只见后面又驶来一艘大船。

        船上还冒着白花花的蒸汽,里面摆放着各类面食。

        有徐风言及的‘馒头’,白花花的拳头大小。

        又香又软,细吃下来还有一股甜香。

        还有热乎乎的香脆大饼,里面抹上猪油,放在锅里一煎。

        那香味别说是快要饿死的难民。

        就连普通百姓都要被馋掉了舌头。

        那滋味,真是……

        看到船上的美食,所有难民的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甚至有人激动的窜进了江里,朝着大船拼命游去。

        从船上插着的旗帜可以看出,那是宋掌柜的死对头黄管事。

        黄管事可是大唐商会里面表现极为卓越的优秀主管,所以才会被委以重任。

        负责了新野主要的制糖生意。

        白花花的白糖一车车运出,立马变成金子送回新野。

        制糖所需的人力也不在小数。

        也正因如此,黄管事才抢走了新野很大一部分劳动力。

        也正是因为黄管事不断提升工人待遇,才让宋掌柜也不得不较起劲来。

        否则百姓全跑到黄管事哪里当工人,谁还愿意去当染布工。

        只见黄管事笑呵呵的站出来,矮胖身材显得喜庆又亲和。

        手里捏着一把小纸扇,兴奋的喊道:

        “伙计们,你们可不能忘了徐大人的嘱托。”

        “咱大汉的百姓苦啊,苦的吃不上一顿热乎饭。”

        “你们可不能只顾着自己肚子饱了,就忘了咱们百姓还饿着肚子。”

        随着一声齐吼,一筐筐刚刚烙好的大饼、馒头,都被顺着江边朝着百姓们扔了过去。

        原本沸腾的百姓彻底狂热起来,抓住面前飞来的粮食。

        如同梦境一般,先是不敢置信的摸了摸,确认不会凭空消失之后。

        便如同对待生死仇敌一般,疯狂的撕咬起手中的粮食。

        “各位好好吃,吃饱了再说!”

        “咱们糖商不讲虚头八脑的,就知道肚子不饿,吃到嘴里才是真的。”

        “撒钱?富家把戏罢了,哪里知道咱们逃荒的最需要的是什么。”

        “吃饱了,想找个活计的,都跟我来制糖。”

        “我老黄头教你们怎么制糖,那可是一本万利,黄澄澄的金子如流水般流进口袋。”

        “学会之后,保管你们再也不用饿肚子,个个撑成大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