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凡人也可调动天地灵气?

第七章 凡人也可调动天地灵气?

        诡谲沉寂的气氛,是被一声微弱的求救打破的。

        “哈……救、救……”

        韩庐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双目圆瞪。他捂着心口的血洞,一手徒劳地伸向韩家家主那边,竟还没彻底咽气。

        慢慢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人群,爆发哗然。甚至有些胆小的修士祭出法宝,唯恐霍忍冬暴走。

        原本还算态度从容的韩山直接变了脸色,他甚至不知道该先反驳红丹的指控,还是先讨要韩庐的命。

        他口中嗬嗬有声,半晌竟说不出话来。韩庐再废物,也是秋水镇世家的子弟,也是修仙入了门的,更别提他身上还带着几件防御的法器,法衣也算刀枪不入。

        修仙世家的子弟,竟然被一个半死不活、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女,用一根树枝,以近乎玩笑的方式戳死了?

        茫然、惊惧、无措之后袭来的,是翻天覆地的愤怒。

        韩山颤抖着手,直指着霍忍冬:“妖女……妖女!”

        躲在人们身后的韩玉芝探出头来,声音尖利:“这妖女公然害人性命,杀我三哥,她必是魔修无疑!”

        “对,此女邪性,明明是没有法力的凡人,怎么可能越位杀人!”

        “妖女,伏诛吧!”

        他们忘记了刚才弱女子的控诉,只记得此刻修仙者的名头被凡人狠狠挫败的愤怒。

        一刹那,各阶符箓纷繁闪光,法器宝具冲天而起。

        咒术、阵法、手决、法宝。

        在一群修士的包围圈下,霍忍冬纤细的身躯如同摇摇欲折的树。

        胸口青霄玉的暖意已经淡去,刚才的一击必杀仿佛回光返照,此刻的她置身冰窟,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反抗。

        红丹的诅咒侵入肺腑,她努力眯起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境况,却只看到一个伟岸的背脊挡在自己身前。

        戚慈的斗笠被风吹掉,一头雪发随风舞动,他从背后抽出一个漆黑的剑匣,狠狠掼在地上。

        “谁敢放肆——!”

        霎时间,以剑匣为圆心,炽烈凶猛的剑意变成猛兽,涤荡寰宇,将那群乌合之众冲散。

        韩玉芝起先叫得最凶,现在对上戚慈的眼神,直接缩回了长辈身后。

        这时,秋水镇的一名有辈分的老者走出来,仗着身后人多大喝。

        “道友今天大闹登仙门,又打伤千机阁掌事,是要与秋水镇、与整个白玉京会盟为敌么?”

        人群里稀稀拉拉响起帮腔的声音,但在戚慈恐怖的威压下都不怎么有底气。

        戚慈看着对方,凤眸微眯:“无名之人,莫要狂吠。”

        那老者也是某个世家的老祖,也有金丹修为,闻言气得一口气差点提不起来:“道友这是铁了心要护着这妖女了!?”

        戚慈指着霍忍冬:“妖女?看你也一把年纪了,理应分得清是非曲直。你们不会真的蠢到连灵气和魔气都分不清吧?她到底是不是魔修妖女,你敢以心魔起誓么?”

        他后天白发本就摄人心魄,再配上那张俊美的脸,和周身目中无人、狂妄不羁的架势,赫然是修士最怕的那种狠角色。

        大家修炼不易,每一步都是辛辛苦苦而来,自然是最怕不要命的人。

        到底是不是妖女,修士心里自然门儿清,只是碍于面子,谁也不想承认。

        被心魔誓一堵,方才那名开口的长老也闭了嘴。

        人群里响起窸窸窣窣的议论。

        “我刚才感觉到了磅礴的木系灵力,可那明明是根普通树枝。”

        “什么时候凡人也可调动天地灵气了?”

        “休矣,此女古怪,反正死的不是我家人。莫要再管,明哲保身吧。”

        大概商量出了个结果,围观的修士们渐渐安静下去,满天乱飞的法宝飞剑也都被一个个收回,登仙门重归寂静。

        戚慈换了只手握剑,他左手将霍忍冬揽住,连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地上的韩庐。

        “一个妄图动用邪法,以活人炼丹修行的废物罢了。这种人渣死就死了,哪怕她不动手,我也会出手。”

        “倒是韩家的帐,可要细细算一算。以人作丹,这种少见的邪法可不是大路货,仅凭韩庐这个废物是不可能的,他身后势必有韩家人牵扯其中。”

        戚慈漂亮的凤眸一转,看向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韩山:“我倒是不知道,白玉京脚下的四大镇,竟然有家族打着正道的幌子,采用歪门邪道修炼的法子!”

        “韩家家主,到底谁是魔修,你清楚了么?”

        话音未落,一柄看不清模样的长剑自戚慈手中的剑匣里飞出,化为流光盘旋在天际,速度快到连眼睛也跟不上,只能看见剑尾拉长的青白色雷光。

        刚才还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弥漫、雷光隐隐,光线昏暗下来,刮起汹涌的冷风。

        韩山慌乱道:“胡说,你胡说!”

        他扯着周围人的袖子辩白,“此时绝对和我没有关系,韩家绝不会做魔道中事……”

        “咔嚓——”

        闪电劈下,好像天际裂开道血盆大口。刹那间照亮场上众韩家人惊惧的脸。

        戚慈手一抬,一缕电光缠绕在他掌心,冒着滋滋的电弧,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犹如地上修罗。

        “天道雷法、司掌刑狱,在我面前还敢说谎!”

        雷鞭如灵蛇出,一路勾起地动山摇,朝着韩家众人兜头抽去。见此阵仗,韩山、韩拓等几人果断祭出身上的防御法器,有的掐诀召唤护盾,有的撕碎金刚不破护符,霎时,一层又一层的保护罩升起,将他们裹成一个光球。

        但戚慈手里的雷鞭好像根本无法阻止,它就是天道劈下的雷劫,是法则之力。雷鞭一路无视众多防御,落在地上爆发刺目的白光。

        “啊!!!”

        明明没有击打中身体,韩山却发出一声痛叫,他捂住丹田,勉强站稳身体。

        而他身后的其他人就要狼狈的多了,小辈子弟们一个个跪伏在地,面色惨白,像是被击中了神魂。

        雷法不在五行之中,又自五行衍化而生。就像修士渡劫需要遭受天道雷劫一样,雷系法术自带驱邪镇魔的效果,在同境界的修为中,雷法永远是杀伤力最强的,甚至可以越阶杀人。

        韩家人七倒八歪,戚慈眸色冷漠,仿佛看不见一样,他抬手还要再抽,面前却是冲出来一个人。

        李掌事额头冷汗直冒,最后还是迫不得已,走出来站到了前头。

        中年男子对着比自己年轻许多的戚慈深深弯腰,恭敬行了个晚辈礼。

        “师叔祖……收手吧。”

        方才默不吭声的天衍宗弟子们都鱼贯而出,朝着这边投来恐惧又敬畏的目光。

        戚慈挑挑眉:“李玉虚,你也要帮邪魔歪道么?”

        李掌事实在是怕了那把雷刑剑,他不停摆手:“非也非也,只是您身旁这位姑娘身中邪毒,病入膏肓,晚辈对医术也有些研究,再不医治恐命不久矣!”

        戚慈愣了下,他看向臂弯里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霍忍冬竟然已经晕过去了。那张苍白的小脸靠着他的肩膀,双眸紧闭,被汗水打湿的发丝贴在额头上,透露着可怜。

        李掌事见此,连忙再添把火:“既然她已亲手手刃前夫,韩家又尚未酿成大祸,您就放过这一行人吧,雷刑鞭下他们也已受了惩罚。这次门派大选,恐怕韩家也不会有人入道。”

        “再者,韩山的兄长是千机阁供奉长老,也是金丹后期修为,如果千机阁硬是纠缠起来,恐怕会给您添许多事端,打扰您下山游历的兴致。”

        戚慈回以一个凉飕飕的目光,李玉虚连忙闭了嘴,他小心翼翼拭去额上的汗水,陪着笑。

        但到底,戚慈还是将雷刑剑收回剑匣,霎时阴云密布的天空又放出晴天,周围的修士全都松了口气。

        他瞥了眼不远处地上半死不活的韩庐,张狂开口:“今日人我带走了,有胆子的就跟上来。韩家账目未清,日后再好好清算。”

        说罢将霍忍冬扛在肩上,转身大步离去。这次,再没人敢开口留人。

        众人只能眼看着那一男一女大闹门派大选,后又大摇大摆离开。

        李玉虚和天衍宗一行人在后头弯腰拱手:“恭送师叔祖——”

        他们显然放松许多    :好歹送走一尊大神,又制止了一番不必要的杀孽。

        韩家这边则狼狈的多,几个有天资的小辈都被雷法剑气击伤,韩山自己也受了神魂打击,十分不好受。

        “快快带回去,好生调养!”他放出一个飞行法器,卷了一家人,逃也似地飞下山去。

        其他家族和宗门的人看了这一场好戏,也没兴致再搞什么门派大选,只得三三两两散去,只是韩家的名声恐怕要臭很久。

        很快,空荡荡的广场上只剩下韩庐自己。

        他躺在地上,口中呕出汩汩鲜血,眼里布满血丝。身下一大滩血迹湿透了真丝法衣,他口中只有出去的气,已经没有进来的气。

        韩庐的余光看着毫不犹豫离去的家人,很想说:我还没有死……

        只是似乎并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

        他只得在无边孤冷里,饱含唾骂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

        霍忍冬趴在戚慈背上,被晃了许久后悠悠转醒。

        “我们……要去哪?”她声音嘶哑地问。

        戚慈:“去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秋水镇作为白玉京下四大镇之一,登仙门外就有一处公共传送阵,只要支付灵石就可以去到修仙大陆的任何地方。

        霍忍冬只模糊感觉到他丢了一块灵石出去,随后周身的法阵闪现点点蓝光,狂风四起,场景开始变换。

        她最后又回头望了一眼,秋水镇的青石小路逐渐模糊。韩庐是她前生的终点,以后会怎么样,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