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尾指缠上红线

第九章 尾指缠上红线

        大雄宝殿是寺庙正殿,有僧众朝暮集中修持,又有来来往往无数香客信众焚香叩首,十分热闹。

        在大殿最粗的一根屋脊横梁上,戚慈盘膝端坐,半是无奈半是恼怒道:“顽固不化!”

        “你该早点听我的,坐到那佛像位置上去,我施一个隐身术,他们谁也瞧不见。如此这般一日可抵十日香火,你这病就该治愈了。”

        别看霍忍冬柔柔弱弱,讲话也温声细气好像没有脾气的模样,但在一些事情上简直犟得和头牛似的,怎么也拉不回来。

        就好比坐在佛祖位置上受信众香火这件事,她就死活不同意。

        在大殿两侧的十八罗汉脚下,一个身上裹着棉被的女子坐在台阶上,她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潋滟秋瞳。

        霍忍冬当然听见了戚慈的话,她双手合十,声音闷闷的:“……不是隐身术的问题,我一个凡人,肉骨凡躯,坐在佛祖位置上是亵渎神佛,是大罪过,要被戳脊梁骨的,我不能害了公子。”

        戚慈冷哼一声,心道你逢大难之时神佛也没来救你。但他最终还是尊重了霍忍冬的意愿,不吭声了。

        男人换了个姿势,曲起一条长腿,背脊靠着房梁,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在下方虔诚祷告的女子,目光追随她的身影。

        到了晚些时候,寺庙里香客渐少,霍忍冬终于结束一天的治疗,二人在斋堂蹭了顿斋饭后离开。

        “公子,真的有效果!我焚了一天香火,现在感觉眼前清晰多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要是你听我的坐到佛祖位子上,现在都可以跑可以跳了。”

        “公子万万不可胡说!”

        “行了行了,你想如何就如何吧。”

        一连数月,霍忍冬在凡间界到处寻找香火旺盛的寺庙和道观,沐浴香火治疗诅咒。

        时间长了,她面对形形色色的香客,竟然也能做到面不改色,把自己当做不存在,就如寺庙里的一棵树、一块石。

        红丹诅咒被愿力压制,渐渐得到缓解,症状好转,五感恢复。

        除此之外,霍忍冬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在一日日的诵经讲道里平静下来,短短几日,她就将负心人韩庐看淡了,仿佛这个人不存在。

        唯有对韩家,还有红丹诅咒的恨意,滔滔不绝。

        这天,他们从一处香火鼎盛的道观沐浴焚香完毕,霍忍冬已经可以自己行走,除了身体虚弱了点,看起来和正常人别无二致。

        戚慈带着她在道观边一处馄饨摊停了下来。摊子不大,靠着街角的一棵大槐树,热锅蒸汽腾腾,摊子里摆着几张陈旧的桌子和长条凳。

        大海碗里胖呼呼的馄饨飘在浓汤里,洒上一点翠绿葱花,闻着香气,霍忍冬一下就有了食欲。

        长条凳油腻,戚慈却一点也没嫌弃,他抄着手坐下:“一碗馄饨。”

        店家在灶台后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地煮馄饨、摆碗、点汤。

        因为他们两个人只点了一碗馄饨,摊主上来以后还有些好奇,想着谁家丈夫这么拮据,竟然和妻子用食一碗。

        待走近些看到霍忍冬的容貌以后,摊主心中暗叹一声,想着自己要是得了如此花容月貌的娇妻,别提一晚馄饨了,日日节衣缩食供她吃喝也是肯的。

        戚慈完全不知道摊主的脑补,他面色不改,伸手将碗推到女人面前,又从袖中抛出几枚铜板,正好落入摊主怀中。

        霍忍冬捧着大碗唔手,悄悄问:“公子,你还会点石成金的本事?”

        戚慈看见她激动的眼神,只觉得好笑:“想什么呢,那是我在城里换的钱。随便拿颗灵石,在当铺掌柜眼中都是美玉。点石成金这种法术,只出现在民间话本子里,只是障眼法,别想了。”

        霍忍冬失望地应了声,低下头专心去吃馄饨。

        待她吃得差不多了,戚慈忽然从袖中抽出一根红线。

        红线在戚慈修长白皙的手指间绕动,颜色分明,他声音淡淡:“韩家选中你,就是因为你没有家人亲戚在世,与尘世联系微弱。红丹诅咒让人失去存在感,无人知、无人念,就是大功告成之日。”

        他凤眸一挑:“手伸出来。”

        霍忍冬乖乖伸出双手,下一刻,她左手被他捉住了。

        “公子……?”

        “别动。”

        戚慈低下头,极有耐心地把那根红线缠在二人小拇指尾端。霍忍冬想往回抽抽,又被他捏住,从这个角度,她只能看见他挺直的鼻梁和弧度极佳的额头,几缕白发绕在二人身侧,像拂动的柳枝。

        半晌,线缠好了。戚慈一挥手,中间连接的部分消失,只余下他们各自小指尾端的线圈,像个红戒指,这就是神仙手段了。

        “这是从佛门许愿树上取的线,集了几十年当地百姓的愿力,算是吉祥物。此线连接你我二人,以后有我记得你,你就不会消失了。”说罢他潇洒起身离开,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这说法的暧昧。

        约定、信物、承诺。

        霍忍冬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挥走。

        她偷偷摸了摸,戚慈的手极热,借着那一圈红线,好像把刚才他炽热的体温都保留了下来似的。

        “傻坐着干什么,我们该走了。”

        “哦,来了!”

        她把手藏入了袖中,匆匆跟了上去。

        二人行走于凡间界,像两只短暂停留的候鸟,不融于任何一处地方。

        霍忍冬和他相处的时间越长,越发现她对于戚慈其实是一点也不了解的。

        他每日修炼,不食人间烟火,却不似那些仙人老爷高高在上,哪怕是对身边摆摊的小贩、种地的老农,态度也是一如既往平常。

        但有些时候修炼结束时,他脸色又冷得好像千年寒冰,生人勿进,那把雷刑剑绕着他转圈,像个随时要暴走的大杀器。

        霍忍冬不知道戚慈的生平,不知道他经历的是什么过去。因此她也不知道,她选择跟着走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危险人物。

        她在别人眼中,又是怎样的出了狼窝又入虎穴……

        这几日,他们正走过一处山脉,空旷峡谷里只有二人脚步声。

        霍忍冬觉得,从今早开始戚慈就不太对,脸色阴沉,周身都萦绕着暴躁的气质,还失手捏碎了好几棵枯树。

        像是一个烧开了水,即将沸腾的壶。

        霍忍冬落后了他两步,望着男子的背影,忽然惊呼出声:“公子,你流血了!”

        血迹已经把衣袍袖口染得透湿,只不过衣料本就是深色才不明显。

        她快走几步想要查看,戚慈却脸色大变,一把捂住自己的左肩,咬牙吼着:“别跟上来,离我远点!”

        霍忍冬被吼得脚步一顿,戚慈却直接转身遁走,瞬间消失在峡谷那头没了踪迹。

        他强撑着一口气,脸色惨白,汗珠顺着下颌滚落,额头青筋暴起。左肩除了不断滴答的血迹,还有什么异物在衣料下方蠕动,左突右进、恐怖非常。

        戚慈找到一处隐蔽的林间,用雷刑剑毫不犹豫给自己来了两下。滋滋的雷光镇邪驱魔,他端坐在十方雷光阵中遭受闪电劈打,连身形都看不真切,如此非人的痛苦却只能勉强压制身体里的毒素。

        戚慈的修为实际已经到了金丹期大圆满境界,可谓半步元婴。以他的灵气储备随时可以结婴晋阶,但因身中障毒,不敢轻易渡劫。

        因为一旦行差踏错,他就会成为修真界最棘手的魔头。

        真正毫无理智、食人饮血、正道宿敌的大魔头。

        之前在加固封魔印时,他可以以一人之力把入魔的上百修士全剿灭;待到他被污染入魔时,修真界想要杀他,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了。

        戚慈仰躺在草地上,望着眼前湛蓝的天空发呆。

        他头顶没有一丝云,明媚的阳光却穿不透树林的昏暗,只能在他身上留下破碎的光斑。

        雷刑剑被扔在一边,灰扑扑的。十方阵内电光已灭,只留下一地焦黑。戚慈感受身体里的障毒躁动在剧痛里渐渐平息,像是蛰伏的猛兽暂时败退。

        虽然又成功熬过一次毒发,但堕魔的进度明显增加了。照天衍宗内那些老头的说法,他已经一只脚踏在了魔修的入口,是半个死人了。

        戚慈闭上眼,算了,就这样吧。他已经精疲力尽了。

        他整个人好像从汗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头发、衣物都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露出修长劲瘦的身材。

        衣服在挣扎里乱了,白皙宽阔的胸膛上有一道深红色的狰狞伤疤。那伤漫着血迹,从左肩处裂开,久不痊愈,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逐渐蔓延到手臂上,如同树根生长。

        寂静的丛林里,男人睡在地上,毫不设防。

        过了一会,有道轻轻的脚步声出现,慢慢靠近一动不动的人。

        霍忍冬背着包袱,手里还提了个简陋草篓,她误打误撞找到了戚慈的位置,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之前他那声怒吼还在耳边,应该是到了什么紧要关头,身边是十分危险的。

        但霍忍冬做不到抛弃恩人远离,就像当初他没有抛弃她一样。

        女子轻轻跪坐在地,将草篓放在一边,她捡起他丢在地上的外衣,抖了抖想要替他披上。但手刚探出去就被一把攥住了,来人手劲很大,根本无法反抗。

        “啊!”

        巨大的力量把她往前扯,霍忍冬整个人天旋地转,被戚慈反制着压在草地上。

        面前的男人眼白发红,眸中闪过杀意:“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