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把你的储物袋和女人交出来

第十一章 把你的储物袋和女人交出来

        五雷大仙以前不叫这个名字,他叫张老三,是琼海湖旁一个砍柴的樵夫。

        机缘巧合,他在打柴时遇见了两个修士斗法,两人一死一伤。

        被灵光和法宝迷了眼,张老三恶向胆边生,用锄头砸死了重伤的那个,霸占了他们的储物袋。袋子里有一件玄级法宝引雷幡,在低等修士眼中可谓强力。

        家有病母、光棍半辈子的樵夫张老三从此消失,只剩下横行霸道、贪得无厌的五雷大仙。

        琼海湖底有固定秘境,只不过等级不高,也就炼气期至筑基期的修士进去。张老三便潜伏在湖边密林里,伺机捡捡漏。

        如果运气好能碰见一两个斗法失败的、或身负重伤的,那可就走了大运了。不管修为再低,身上丹药、符箓、法衣总是有两件。再不济,随身飞剑也能卖几块灵石。

        张老三的日子滋润起来,渐渐地,他也聚集了几个和他“志同道合”的散修,一起做打家劫舍的行当,他们合称“琼海七仙”。

        琼海秘境一百多里外倒是有个小门派,但寒鸦门不过几十人上下,没精力来管他们这些散修。

        因此,张老三的生意竟然做的很是平稳安定。

        七大恶人盘踞在这处湖口成为地头蛇,不知不觉已经好几年,这湖边埋下的尸骸白骨,也已数不胜数。

        这日他们照常埋伏要进琼海秘境的修士,收获一批宝物。

        “今天又是九劫拔得头筹!”

        “说你多少回了,别那么快就冲出去,先观察一番。”

        “管那么多作甚,他们还能跑得了?”

        没走几步,张老三伸手拦住后面人:“嘘,林中有人。”

        七人迅速反应,敛声屏气以灵目术观察密林里的身影。

        只见低矮灌木丛中有一男一女两人慢吞吞步行。男的满头白发,应该是个修士,但没用什么隐匿踪迹的法宝,周身也灰扑扑的灵光不显,穿的好像是凡人武夫的窄袖袍服。

        “哪来的贫苦散修,游历还带了个凡女。”

        “瞧着身无分文,肯定也没几两油水。”

        “别的不说,瞧他身边女子身形曼妙,容颜尚可的话倒是可以抓来乐呵几日。”

        张老三笑着露出一口黄牙,下一瞬,被他们议论的霍忍冬回过头。

        她背着个麻布包袱,手中提着装满草药的篓子,和戚慈不知道是说了些什么,竟唇角微弯,笑了起来。

        她不笑时已经绝美,一旦展颜,便如笑靥千娇百花羞,微风拂面尽温柔。

        张老三不知不觉停下了话,不仅是他,身边另六个团伙里的散修,也都陆陆续续没了声息。

        奇花异草遍布的林间,妙龄女子乌发如云、肌肤胜雪,虽然荆钗布裙,周身也没一件首饰。

        但张老三心底却浮现一句,曾经在凡人村落里,听某位教书先生吟诵过的诗: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叫九劫的散修抹了把口水:“想不到野地里还藏着这等绝色美人,只可惜是个凡女。要是带了修为,哪怕只是引气入体,那也是炉鼎的好材料啊。”

        “废话少说!”张老三已是按捺不住招出了引雷幡。蓝灰色的布幡子十分陈旧,悬浮在半空中,周身萦绕蓝色电光。

        “云来——!”

        一阵风吹过,天色阴沉下来。

        霍忍冬起先还没察觉异常,好像是在不知不觉里,林子里的迷雾浓了起来,瞬息之间竟然连一米开外的景物都看不清了。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戚慈一拉,藏在了身后。

        湿润的浓雾变成迷障,叫人看不清虚实。不远处有几条影影绰绰的身形,藏在树木间,扭曲歪斜如同鬼影。

        有道嘶哑苍老的声音嗬嗬笑着:“把你的储物袋和女人交出来,本大仙或许能饶你一条狗命。”

        霍忍冬只觉得那恐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她紧张地一下子攥紧了戚慈的袖口,用力往后扯,生怕下一刻真有什么封自己为“大仙”的拦路妖怪跳出来。

        但身前的男人身形笔直,完全没有要逃跑的概念。

        戚慈脸色都没变一下,他瞥了眼霍忍冬:“怕什么,拦路打劫的修士而已,他见谁都是这套开场白。”

        霍忍冬:……重点是这个吗?

        那头,见对方毫无反应,林中的张老三已经渐渐烦躁,他催动引雷幡,“咔嚓——”一声闪电巨响劈在林子当空,照出刹那的白光。

        “大胆散修,见了我五雷大仙还不速速跪下求饶!”

        戚慈独自往前一步:“若不呢?”

        张老三呵呵一笑,望着那身形彻底暴露在外的男人:“那本大仙就叫你吃吃苦头!”

        话音未落,空中的引雷幡迅速鼓动起来,以幡为圆心,汹涌的乌云翻涌成浪花,滋滋的雷光在雷云中不断浮动。

        水是可导雷电的,凭着琼海湖边湿润的水汽,被大雾包裹的人遭受雷击的伤害会增加三倍有余!

        下一瞬,一道粗如树枝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咔”的正中男人头顶。

        这一下可以把普通低阶修士直接劈傻,散修团伙七人大呼过瘾。

        只是待光芒隐去,他们发现戚慈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两臂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你这小儿身上倒是有几件好东西!”

        张老三心里打鼓,以为戚慈是身负法宝,他较劲一般,又大力催动引雷幡。

        这下风起云涌,从云层里劈下十几道更粗的惊雷,“咔咔咔咔”如同下雨一样。

        汹涌的雷电叫人睁不开眼,连林中是何情况都看不见。引雷幡大肆吸取灵力,张老三心有余而力不足,脸色渐渐发白。

        站在他旁边的一名膀大腰圆、脖子上戴圈圈铜环的大汉嘲笑:“五雷,你可要我助阵?我看你年老体弱,有心无力了吧。”

        “九劫你闭嘴!我今日定要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拿下……”

        张老三话还没说完,面前织成的厚厚电网里忽然飞出一个人,戚慈犹如夜枭,径直扑入迷雾之中,眨眼间就到了他们面前。

        他面不改色、发丝未乱。借着水汽无限放大的雷电,在他面前,便仿佛只是在挠痒痒。

        白发凤眸的青年恶劣地笑:“什么五雷大仙,你这也叫雷?”

        七人还未反应过来,只是一瞬间,戚慈已迫近悬浮于半空的引雷幡。他无视周围滋滋缠绕的雷声电光,徒手抓去,以蛮力几下将那幡撕成了两片。

        “我的幡——!”

        张老三惨叫一声,声音倏地一顿,随后他“哇”的一声呕出大口鲜血,面如金纸、身体摇摇欲坠,这是本命法器被毁的反噬。

        旁边的同伙几人皆是不可置信,九劫赶紧掐诀施法,召唤出好几件防御法宝环绕住己方几人。

        又有人拔剑相向,怒斥:“小子,你到底是何人!”

        此时雷声已止,幡毁后潮湿的水雾逐渐退去,密林里恢复天明。

        戚慈悬于半空,意气风发,一头白发无风自舞,他垂着眼漠然地瞧着像天女散花一样乱飞的法宝,和七个略显惊慌的散修。

        “汝等又是何人?”

        “吾乃灵宝尊者!”

        “霞山尊者!”

        “九劫大仙!”

        ……

        待六人自我介绍完,戚慈沉默半晌没有说话。霍忍冬小心翼翼地瞧了瞧他的脸色,见男人面容铁青,看起来心情很差。

        “好一个尊者、大仙!名头真是一个比一个响亮。只是修真界金丹称真君,元婴为道君,合道才称尊者。我竟不知,你们一群不过筑基期的小辈,也敢当得大仙称谓了?”

        脖子上戴铜环的大汉恼怒,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你小子一介散修,狗杂种好大的口气!今日老子就要教训教训你,好叫你知道我九劫大仙的厉害!”

        他旁边一名摇着折扇的白面老儿大笑,俨然戚慈已是手下败将。

        “我都说五雷那幡有大破绽,要是身负避雷针的话丁点效果也无。此人不过是个初出茅庐、没见过世面的小白脸,你同他废什么话。等杀了人夺了宝,我再将那女子好好调教一番,练成炉鼎就地享用……”

        白面皮的老者话没说完,忽然感觉脖颈凉飕飕的。他用手摸了摸,只摸到一手温热的血。

        他呆愣住,下一秒鲜血喷涌而出,竟然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抹了脖子。

        白面老者的身体轰然倒地,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霞山——!”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

        其余几人蓦然警觉,以戚慈为中心,原本呈合围之势将他包裹的阵心,竟然不约而同,以极快的速度往后退去,其中以那叫九劫的铜环大汉跑得最快。

        他们几个手段众多,又常年混迹在琼海秘境周围,熟知地形。再加上搞暗地里偷袭总能得先手,只要不去招惹大宗门的弟子和长老,在这横行霸道、吃点小鱼小虾足矣。

        可惜,他们看中的猎物根本不是小鱼。

        逃跑中,一名身形枯瘦的书生扔出一把毒针,被戚慈随手挥掉。

        他大惊:“此人修为莫测,我等误判!”

        书生脚下急急刹住,他伸手掐诀,袖中又飞出成百上千根毒针,他大喊:“既跑不掉了,大家一起出手制服他!”

        霎时间,放毒的、放剑的、放法宝的、扔符箓的、丢阵盘的,甚至还有唤出妖兽的。山林间战成了一团。戚慈势单力孤,身形竟然被一连串的火爆符给淹没了,只余下滚滚火焰加浓烟。

        张老三刚才受了内伤没上一线,他瞧见战况忽然灵机一动,转了个方向就往霍忍冬那边去,想要把美人先掳走。

        只是手还没沾到女子的衣裳边,一把周身萦绕电光的飞剑忽然从天而降,迅猛狠辣地贯穿了他的一条腿,直直扎在地上。

        “啊——!”张老三痛呼一声,被雷刑剑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除此之外,剑身萦绕滚滚雷电,这雷和引雷幡的完全不同,那种恐怖的威压叫他连爬都爬不起来。

        张老三吓傻了,他一回头,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五个同伴如今已经不剩几个。

        那白发的散修男子一只脚踩在九劫胸口,他引以为傲的九只铜环全都掉在地像废铁一样。仿佛感受到张老三的视线,那男子转过头来,挥手间取了九劫的性命,宛如砍瓜切菜一样简单。

        张老三吓得直接失禁了,他忍着右腿剧痛跪倒在地:“前辈饶命!!刚才是晚辈口不择言,狗眼不识泰山,请前辈息怒饶了晚辈吧!”

        戚慈踏着一地废墟徐徐走来,眉目舒朗:“刚才还叫我杂种,现在又成了前辈?”

        他微微一笑,漂亮的凤眸夺魂摄魄,眼中却无一丝怜悯。

        那一刻,张老三记起了自己还是樵夫时,面对上等人的恐惧。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害了那么多人,进入修真界后他依然还是最下等的那一个。

        雷刑剑落入主人手中,锋利剑刃划破邪恶。

        一道清风吹过,吹散林中的血腥气。

        戚慈脸上沾了血,那一点点红让他俊美无俦的脸染上了一丝妖气。

        好像注意到别人的视线,他提着张老三的脑袋回过头,和霍忍冬对视了一眼。

        女人什么话也没说,她只是张了张嘴,略呆滞的模样。

        下一秒,霍忍冬眼睛一翻,直接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