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我抱你上来的

第十二章 我抱你上来的

        霍忍冬做了个噩梦,梦里先是一片黑暗混沌,然后戚慈提着剑冲出来,满手是血大杀四方,吓得她不停逃;后来又梦见在爬山,身体一颠一颠的总也不消停。

        不过就算在梦里,她鼻尖也总是萦绕着一股熟悉的气息,似草木一样好闻,叫人觉得心绪平静、十分安定。

        霍忍冬动了动手脚,感觉身体藏在被窝中暖洋洋的,她缓缓睁开眼,见床头坐着个熟悉身影。

        霍忍冬悄悄看了他侧颜两眼,唤道:“公子……”

        戚慈转过头来:“醒了?”

        她撩开床帐起身,这才看见屋内布置精致文雅,不太像是普通城镇的客舍模样。

        “我们这是在哪?”

        戚慈煞有其事地想了想:“好像是叫寒鸦门。”

        霍忍冬一愣:“就是琼海秘境附近的那个小宗门吗?”

        “正是。”

        “……公子,我是怎么上来的?”

        “当然是我抱你进来的,你都昏迷了如何能御剑,难不成你还想自己走上山。”

        霍忍冬嘴唇嚅动,半天说不出话,她控诉一样望着戚慈,随即后知后觉的发现,梦里好闻的那股气息就是这男人身上的气味。

        他倒是坦坦荡荡,毫不设防。女子则脸红了,白皙面颊灿若云霞。

        戚慈还挺喜欢看霍忍冬露出这样表情的,比她平时正经的模样灵动的多。

        他好笑地看着她:“这点杀人的场面就吓晕了,我真是意料不到。这一帮恶人,他们手底下死掉的亡魂没准可以把你吓傻。”

        “我没有那么弱,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知道,毕竟你是亲自手刃前夫、杀夫证道的女中豪杰。”戚慈揶揄她。

        霍忍冬:……

        戚慈带她上山是要借小宗门的宝器用来测灵根,一般有这种功效的法宝都很巨大,非宗门、家族不会存放。

        寒鸦门修习的也是以剑入道的法门,不过因为地势偏远,只占了大陆灵脉极细极细的一条,从上到下也不过几十口子人,修为高的很少,在修真界如同沙粒。

        霍忍冬第一次来到正经的修仙门派,发现这里和秋水镇很是不同。

        偌大的一座孤峰,寒鸦门占据了山顶最好的地段,各不同风格的大小洞府依山修建,偶有几座稍大些的木质楼宇,有鸟雀飞舞环绕,应该就是他们的学堂、大厅之类的地方。

        此刻门内众人没有修炼,不论老少全都站在上山的石阶路旁,静悄悄望着他们,眼神诡异。

        霍忍冬跟在戚慈身后,走了几步发现有些不对。

        年纪大的修士们低眉顺眼,有的甚至不敢抬头;而年纪小的弟子们一个个面带愠色,一副敢怒不敢言,把自己脸都憋紫了的模样。

        被这些目光瞪着,霍忍冬只感觉如芒在背,她心里打鼓,暗暗猜测,戚慈恐怕上山的方式并不十分友好。

        她硬着头皮穿行过寒鸦门的门派众人,一路目不斜视。

        在民间,如果有陌生人二话不说闯进她的家,逮床就睡,还要拿走她家的农具。霍忍冬恐怕会抄起烧火棍直接把人打出去。

        戚慈修为高深,寒鸦门众人自然是不敢打他的。

        或许是那些气愤的眼神太过凝视,他脚步一顿,寒凉的目光扫了一圈,原先面露不忿的小弟子们就全都脸色煞白,匆匆低下头不敢再看。

        戚慈径直来到山顶一处水帘洞口,朝她招手:“来。”

        水幕后应该是寒鸦门的门派重地,本不允许外人闯入。霍忍冬虽然觉得于礼不合,但心底里却很想搞清楚自己的灵根,于是只能抬手朝寒鸦门众人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口中道“见谅”,也弯腰钻进了水帘洞中。

        待二人身影完全消失,有名年少的亲传弟子气不过:“师父,这人是谁啊?怎么如此狂妄自大,完全不把师门放在眼里!”

        弟子身旁的白须老者缓缓叹息:“世上哪有他不能闯的地方呢。年纪轻轻却辈分极高,按道理,我都该称呼他一声师叔祖的。”

        ……

        水滴冰凉,像是帘卷珍珠。

        霍忍冬两手遮着眉头踏过水帘,一抬头,见洞后竟然柳暗花明。

        山顶有块巍峨巨石,其旁青松挺秀、花香果绿,还有一片巨大的瀑布从山顶奔流而下,声势宏大,疑似天河倾泻入人间。

        在这样绝丽平和的景色里,连站在山峦之巅的那个抱剑男子,眉眼都仿佛柔和了些。

        霍忍冬深呼吸一口气,抬步朝戚慈走去。

        他别过头来看她,肩头的衣服和发梢略微有些湿,但戚慈完全不在意。见她靠近,便指着那块巨石旁边的一眼清泠泉水。

        “这是寒鸦门测灵根的灵宝,叫尘凡泉。这地方偏远狭小,能找到这个已算不错了,泉水能测出灵根的种类和强弱。要是在天衍宗,用他们炼制的五行法器,还能测出更精准的品阶。”

        霍忍冬又说起自己曾在韩家测过一次灵根,用的是灵石磨盘。那会韩庐显然也不太懂,胡诌说她是五行废灵根。

        戚慈很不屑一顾:“那种东西,权当小儿玩具罢了,他说的屁话你一句也不要听。”

        说着,竟直接跃到了旁边的大石头上蹲着。

        他示意了一下:“把手浸泡入泉水内,肌肤范围越大,测的越准。最好是能整个人泡进去。”

        霍忍冬自觉忽略了他最后一句话,利索挽起袖口,将双手浸入泉水中。

        尘凡泉周围用磨得光滑的鹅卵石垒了一圈,底部也铺满了各色宝石,隐隐有流动着的符文和阵法。她一双手伸进去,泉水清澈得能看清白皙腕骨。

        不过两三息,那些纹路就亮起了光,红绿蓝棕黄,竟然五颜六色的,但没有哪一种格外亮,光晕都差不多。

        戚慈有也有些惊讶:“竟然是五行灵根,强弱不明。”

        霍忍冬抬头:“是废灵根吗?”

        “如果是下品下级的五灵根,则为废灵根。五行相生相克,自成循环,但如果对五星灵力亲和低,吸收不足以维持循环运转,木未焚烧成土就寂灭,更别提后面的土浸润生金,金销锻成水了。五灵根往往在道途走不长,这也是叫‘废灵根’的原因。”

        听他这么说,霍忍冬站起身,随意甩了甩手上的水,丝毫不惧:“既如此,便把我当做废灵根来修行,也省的抱有多余的期待。”

        戚慈好笑:“正常人都该愁死了,你倒是心平气和。”

        他想到登仙门上霍忍冬借青霄玉引动古木灵力,她在森林里又随处可采摘高品质灵药,疑似木系亲和力满级,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测。

        “你五行俱全,但绝不是废灵根。如果妥善修行,是得大道的好苗子,找个师门学艺是比较好的选择。日常供奉充足,生活安逸平静,又有师兄弟切磋,师尊指点……”

        话说到最后,戚慈脸上的表情已是十分难看,他僵硬地转过头,静静等待面前的女子做最后的审判。

        “你是要留在这里,或跟我走。”

        霍忍冬惊讶看他:“公子要赶我走?”

        “胡说,我只是不想误人子弟!跟着我只有学剑,但修真界还有法修、丹修、符修、画修……”

        “那就学剑。”霍忍冬打断他,语气笃定,“剑没什么不好,我也想学公子‘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以我手中剑,斩尽奸邪之人。”

        戚慈愣愣瞧着面前的柔弱美人,忽然大笑起来。

        那一瞬,他的犹疑不定也和奔腾的瀑布一起下坠,心情畅快极了。

        “好,那就学剑。”

        *

        虽说那日早晨二人去测了灵根,但一连大半天戚慈都不见踪影。霍忍冬独自呆在寒鸦门给他们安排的客舍内,对着他丢过来的一本《入门心法》苦读。

        ——上面的字天书一样,完全看不懂。

        她已经能预见到以后戚慈会怎么当老师了。

        门被敲响。两名梳着道髻的小童进来,为她布上餐食饮水,他们战战兢兢的,见戚慈不在明显松了一口气。

        “客人慢用。”小童行礼离去,霍忍冬送他们出门,刚想关上门,忽闻其中一童开口。

        “还期待大门派的天之骄子会是什么样,没想到是如此傲慢无礼之人。”

        “师父说了,他有傲慢的资本。”另一小童见周围没人,压低声音,“此人是天衍宗合道期老祖冲恒尊者的关门弟子,辈分极高,现在的掌门道君一千多岁了,都要唤他一句师弟。”

        “而且变异雷灵根是为天生剑修,他不过百岁就已修得金丹大圆满,半步元婴。”

        “那确实当得天衍宗第一人的称号。”

        霍忍冬在屋子里听两个小童子嚼舌根,这才知道戚慈区区一百岁就如此境界是何种天人之才,也知道了他曾背负众人怎样的期许。

        那小童话风一转:“你不知道。”

        “他明明是以杀入道,却名为慈。克死了父母亲人不说,现在还是一个行走的大浩劫,师父说了,他身负灾祸,绝不能修到元婴……”

        话音还没落下,他们忽然撞见院门外走来一人。

        男人一头白发散在肩背,带着孤绝的冷傲,俊美脸上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