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你是在生我的气?

第十八章 你是在生我的气?

        落日剑震开了厉鬼,霍忍冬也从附灵状态解除了。

        但是……

        戚慈看着身前的女子,抬手在她纤细的脖颈处比了下,皱眉道。

        “你被借身了。”

        霍忍冬愣住,歪头露出疑惑的神情。

        下一刻,堂屋内忽然刮起黑风,大风卷着沉积多年的灰烬尘土铺天盖地而来,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戚慈一把将霍忍冬按在怀里,右手掐诀,金色的法阵自他周身升起,将二人保护在中间。狂风卷起的断壁残垣砸在法力屏障上,瞬间碎成齑粉。

        耳边,女鬼阴森的哭嚎和黑风的声音卷在一起,“呜呜呜”的令人心里发虚。

        烧成废墟的白家宅院被乌云遮蔽、不见一丝阳光,戚慈看了眼周围飘忽不定的鬼影,还有那件鲜红如血的嫁衣,冷哼一声。

        “装神弄鬼。”

        他袍袖一挥,通体深紫的雷刑剑自剑匣内飞出,伴着雷光电音一路轰来,仿佛一根深深扎入天庭的引雷针。

        霎时,明亮的电光密密麻麻渗透乌云,瞬间将这阴宅照亮。

        这还不是十方雷光阵,只是被天雷随便这么一轰,废屋宅院内就闻女子尖利的惨叫,凄厉哀切。

        几息之后乌云被电光冲开之际,宅子里弥漫的黑色鬼雾也瞬息消散殆尽。

        闪电仿佛是在鬼宅里织了一片细密的网牢,白翠娥想要逃跑,却被堵得没有出路,左突右进之下,她一身嫁衣好像流血一样迅速黯淡下来。

        只是雷刑剑虽能震鬼驱邪,却不能抵消黑域障毒。

        戚慈被这里散逸的障毒影响,只觉得气息浮躁、心烦意乱,左肩处的旧伤剧痛难当,好像体内有什么活的东西想要涌出来。

        他额头突突冒青筋,下意识就要拔剑将那新娘厉鬼斩杀。

        只是手才刚摸到剑柄,下一瞬,却被身边人用力抱住了胳膊。

        戚慈表情狠厉,一双眼泛着红。他烦躁地往下看,见霍忍冬抿着嘴不停摇头,一边还把挂在脖子上的青霄玉拿出来,贴在他胸口。

        那块暖玉平时不觉得有什么,此刻却热得惊人,好像一块小太阳的碎片,直接烫到了他心里。

        耳边聒噪的尖叫声瞬间远去,涌动的障毒被镇压住,世界变得清晰无比。

        戚慈眼内的红光消失,他顺手放开剑柄,捏住了霍忍冬的手腕。

        趁着他分神的空隙,红衣厉鬼找到雷网的边角钻了出去,瞬间消失无踪。

        云舒、风定。

        烧焦的废宅比之前更破,房顶都掀开一个大洞。

        戚慈望着周围一片狼藉,面露无奈。

        “如你所愿,现在好了,她跑了。”

        霍忍冬见他模样正常,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鬼借身,一般是徘徊不去的鬼魂暂时借用活人的身体作乱,民间常出现的忌日时家人开口说话却是祖先的声音,就是鬼借身,不过通常只有很短的时间。”

        兴许是他在身边,霍忍冬并不十分害怕,她在他手心慢慢划字: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

        戚慈摇头:“常见的多为血缘亲眷。”

        “至少,从不曾有鬼怪敢对修真者下手。”

        一只死了三年的红衣女鬼罢了,道行不高深,他这才让霍忍冬历练历练,没想到……

        戚慈有些懊恼:“听镇长讲述,这些年新娘的症状逐渐加重,最近的一次,小玉已不能开口说话,可见这厉鬼的怨气正在加强。”

        “此处弥留障毒浓厚,再加上你对厉鬼心存怜悯,让她觉得有了可乘之机。”

        霍忍冬有些后悔,又抬头征询地看着戚慈。

        男人摸摸她的发髻,眸色幽暗:“破解鬼借身唯有一法,就是把她的尸骨找出来。”

        *

        白宅不大,戚慈一剑就能劈掉半边房梁。二人踩着满地黑灰寻找白翠娥的踪迹,脚下“吱嘎”作响。

        霍忍冬循着记忆,推开几根倒塌的柱子,指着最里侧的一间厢房。从火势看此处最是凶狠,墙面熏得一塌糊涂,屋内几乎不剩下什么了。

        戚慈倨傲地站在原先的拔步床前,望着一片黑灰的烂木头和烧不透的几件铜器瓷器。

        “这就是她死的地方?怨气残留倒不是很深。”

        戚慈指尖掐起一点莹莹亮光,随后轻轻一弹,那点光源迅速扩散,呈半圆状覆盖了闺房。

        霍忍冬以目光询问:在这里吗?

        戚慈摇头:“没有。”

        她一愣,又快速张嘴无声说了几句。白翠娥最后已被媒婆绑缚住手足,还口不能言,不可能逃脱闺房。

        她不是烧死在这里,又是死在哪里?

        戚慈:“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不必着急。”

        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圆盘状的小镜子:“此为回光溯月镜,可以看到之前发生的事情。”

        因为过去了整三年,法宝展露出的画面断断续续的。

        火灾之后,霍忍冬看见有几名镇子上的百姓缩着脑袋进入宅子,不知是意图行窃还是真想找寻尸骨,不过没多久就被鬼魂吓跑了。

        再往前,她又见到了那日的大红婚仪。

        因为亲身经历过,霍忍冬忽然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幻境。

        “着火了——!”

        耳房里的小丫头大声尖叫,发出一路乒乒乓乓的动静逃了出去。

        可那时火势已不可挡,白宅变成火场。闺房的门缝里漏进浓烟,房梁上不时掉下来什么东西,屋子摇摇欲坠。

        白翠娥被绑在床柱边目眦欲裂,她满嘴血迹,梳好的头发也乱七八糟。

        然后,拔步床帐被点燃,汹涌的火舌顺着床单被罩一路舔舐,留下焦黑的痕迹。

        白翠娥眼睁睁看着那条绑住自己双手的麻绳起了火,她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安静等着,直到麻绳被烧断。

        眼看那道身披嫁衣的身影跌跌撞撞冲出房间,回光溯月镜的画面也消失了。

        戚慈和霍忍冬二人沉默不语,他们都猜到了白翠娥最后会去哪里。

        白宅的院子很小,没有池塘,两口画着缠枝莲花的青瓷大缸翻倒在地,周围破破烂烂全是倒塌下来的房顶、屋梁,纵横交错,几乎不能下脚。

        霍忍冬抬起头,见澄澈明媚的天空一瞬间变得漆黑,然后是滚滚浓烟打着卷往上飘,本就狭小的院落几乎看不见月亮。

        “爹——娘——”

        回光镜的画面里,火势烧红了天。

        白翠娥从闺房里冲出来,往另一间厢房里去,她卯足了力气,将比自己高大一圈的父亲背在背上,一瘸一拐往院外来。

        纤瘦的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生死关头,那具身体里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她生生拖着昏迷的父亲、病重的母亲出了房门,倚靠在那两口大水缸边。

        “救命——救救我们——”

        “求你们救救我爹娘——”

        白翠娥拍打着被封死的宅门,可外头明明有人呼喊,也有人往里泼水救火,这沉重的大门却不知道哪里卡住了,就是打不开。

        她往返于大门和水缸两处,不断泼水到父母身上,可长夜漫漫、火光冲天,白家三人却看不到一条出路。

        没有多久,那张本来纤白的面孔,被火烧得焦红,五官再也不辨。

        高挑的身体,只余皮肉翻卷的焦黑,瘦条条一个黑影子,趴在缸边舀干里面最后一勺水。

        这副死状太过凄惨,霍忍冬别过头,不忍再看。

        戚慈收起回光溯月镜,眉目平静。他挥挥手,青瓷水缸下的泥土自己翻开,露出底下三具牢牢拥抱在一起的尸骨。

        “白翠娥,离开吧,她不是你可以借命的人。”

        他话音落下,狭窄的小院里吹起一道风。

        霍忍冬看到走廊那头站着一位穿红嫁衣的姑娘。

        而在小院里,又出现两个白生生的人影,那两条影子细细长长,没有五官和衣服,它们好像在说话,又好像没有。

        原本满面血泪的红衣新娘,一瘸一拐缓缓走来,每靠近一点,脸上就更漂亮一分。等到了小院里,她看见白翠娥露出恬淡的微笑,模样已和平时差不多了。

        女子紧紧拥住了那两条雪白人影,用霍忍冬的声音开口。

        “爹、娘。”

        下一刻,戚慈不知道是念了什么法咒,雷刑剑飞起,直插在水缸前,霍忍冬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看见白光涌现,像一团新生的太阳。

        随后点点荧光飘散下,红衣新娘的身形越来越淡。

        她好像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张了张嘴。

        【姑娘,谢谢你……】

        过了几息,刺目的白光消失,再恢复平静时,这处小院内不管是鬼气、怨气还是障毒都一干二净。

        霍忍冬用手背擦了擦眼角,干咳了两声,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恢复。她回头望着正收剑归鞘的戚慈怒目而视。

        “公子,你竟然……”

        戚慈疑惑:“我怎么了?”

        你竟然把白翠娥弄得灰飞烟灭了!

        霍忍冬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恨恨跺脚:“你用雷刑剑超度她,她将来再不能投胎转世了,如何能与父母相遇?”

        说完,竟转身快步跑出了宅子。

        戚慈一脑袋雾水,半晌终于搞明白了,他不过转眼就追上了霍忍冬,拦住她。

        “你为了这只厉鬼生我的气?我是在救你!”

        霍忍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可公子明明答应了不出手的。白翠娥命苦,她又从未害人性命,她借我的声音只是想带爹娘走,这点愿望也不能实现吗?”

        戚慈原本是打算哄哄她的,见女子现在小脸涨得通红,满眼责备的样子,也忘记应该怎么哄人了,只是气得发笑。

        “你别忘了,她借的是你的身体!受苦的是你自己,和我没关系。”

        “有多可怜?再可怜那也是厉鬼,鬼怪留着不超度干什么?你简直小家子气!”

        从小就贵为天之骄子、目下无尘的戚慈冷哼一声,根本没打算解释:白翠娥其实并未魂飞魄散,她也不是无法入轮回,是霍忍冬误会他了。

        只是强大的自尊叫他不能低头。

        哄人是什么?他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