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仙姑来救我们了!

第二十四章 仙姑来救我们了!

        假山洞外是忽明忽灭的火光,时不时有人快速跑过。

        山洞内,刚逃出生天的姑娘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阿梨咬着嘴唇声带哭腔:“付姐姐,我们……”

        付春华一把捂住她的嘴,浑身颤抖:“嘘——”

        话音落下,众人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她们瑟瑟发抖,盯着山洞入口处那棵小树不敢挪开眼。

        随后,树影摇晃,一角红色裙裾出现在视线里。

        霍忍冬弯腰钻进了山洞。

        阿梨几乎是扑上去抱住她腰的:“仙子姐姐,太好了你没事!”

        霍忍冬点点头,又和付春华、婉柔等人交换过眼神,安抚道。

        “别怕,大家跟我走。”

        黑漆漆的夜色掩藏下,她以神识探路,带着十几个柔弱姑娘艰难行进。她们需要小心躲避府里的搜索队伍,因此速度缓慢。

        有几人病情严重,却强撑着不发一言。

        谁都明白,一旦被抓住,她们哪个也跑不了。

        这么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她神识探查到前方有片安安静静没什么人气的地方,霍忍冬带着姑娘们走进去,刚刚关上门,才发现哪里不对。

        弥漫在鼻尖的是一股动物的腥臊臭味。

        这里是妖兽厩!

        等到她察觉不妙时已经来不及了,黑夜里亮起两盏黄色的灯。

        ——那根本不是灯,是周彬那只麒麟状妖兽的眼睛。

        它是被单独散养在院子里的,显然已经发现了这群闯入者,缓缓踏着步子走到了跟前。

        高大的妖兽近看更加吓人,它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注视着一群人,鼻子喷出一股火星子,近似龙的脑袋相当于她们半个身子。

        饶是女子里胆子最大的付春华,也不由得牙齿发颤。

        就在霍忍冬差点要拔剑的时候,麒麟妖兽甩了甩尾巴,它竟然歪头,亲昵地用鼻子蹭了蹭她,口中发出呜呜呜的讨好声音。

        所有女子看着这一幕震惊地不能动弹。

        霍忍冬有些疑惑,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面前的大家伙,麒麟妖兽长着类似鹿的角,脑袋上也有些毛发,摸起来手感粗糙像是马鬃。

        阿梨懵懂道:“姐姐,它好像我家以前养的大黄狗。”

        霍忍冬:……

        可不就是狗的反应!

        她又看向拴在水槽边的几头大青牛,这种妖兽性格温驯,本就是骑乘和搬运货物用的。

        “你们会骑马吗?”她忽然开口。

        付春华没忍住:“……啊?”

        *

        周家在城主府内搜寻了半个时辰也无果,几乎是把柴房卧房全都翻了个底朝天。

        直到,有人看见兽厩空了,几只妖兽没了踪迹。想来,那些女子是骑着妖兽跑出了城主府。

        “好好好,好得很呐!我真是养了你们一群废物!!!”

        周霖一巴掌拍碎面前的桌椅,五官扭曲,头发胡子满天乱飞。

        底下跪着挨骂的周家子弟们全都不敢吭声。

        这个时候谁开口谁就会成为家主的发泄目标,不光砍手砍脚,还会被扔到乱葬岗喂狗!

        连平时最爱上前讨好的几个人都闭口不言,生怕招惹晦气。

        周彬两股战战,冷汗滴答滴答落地。霍忍冬是他带进来的,这次出事他责任最大,没人会为他说话……

        但尽管他努力降低存在感,一缕白发还是倏地爬上脚踝。

        “啊——!”周彬大叫一声,整个人被头发提着倒吊起来。

        他大喊:“家主饶命啊家主,我真的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是无辜的!”

        周霖脸皮抽搐,恶狠狠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娃就敢和本座叫板,我还真是老了,没有威信了,连炼气期的小丫头都能在头上撒野了。”

        周彬浑身的血流都往脑袋汇聚,他的脸憋成了猪肝色,艰难道:“家主息怒……”

        “家主,我们已经封锁了各处城门,现在即刻出动私兵,一定咳咳,一定能把她们抓回来——!”

        其余跪着的子弟也抱拳,齐声道:“请家主息怒。”

        周霖控制着白发将瘦子扔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他声音一字一顿,像枯瘦的树木。

        “你们最好是能,否则,我只能拿你们开刀了。”

        这是一个不眠夜。

        从酉时开始一直到夜半子时,周家出动所有子弟、私兵、幕僚、打手,但一直没找到人影。

        河城那么大,谁知道霍忍冬跑去了什么地方。

        不过几个时辰,周霖就失去了剩下的理智,他杀红了眼,不光砍了两个身边惯用的随侍,甚至还开始拿周家小辈填命。

        在老祖绝对的愤怒面前,死几个小子根本不算什么。

        出于巨大的恐惧,周家人开始带着一帮娄娄散兵,满街乱窜,他们在极度重压下,开始用别的办法报复。

        “起来!”

        “通通起来!!!”

        “说,你们是不是藏了通缉犯!”

        百姓们用木棍胡乱搭建的窝棚被轻松踢翻,散兵们以刀尖挑开破布帘子,一脚一脚踹在平民身上,或拖着他们的头发把人扔在雪地里。

        一时间,城门下哀声震天。

        “一群年轻女人,她们跑到哪里去了!”

        “什么女人,我真的不知道啊!”

        “说谎,我看就是你窝藏了犯人,我看你是要和周家作对!”

        百姓们做了一天活本就又饿又累,被这么一通折磨,有几个身子差的直接晕死过去。但周家散兵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们砸毁东西,随意鞭打。

        ——甚至杀人。

        老百姓是最能忍耐的人,他们顽强得像野草,给口吃的就能继续忍下去,以骨血熬炼生活的每一天。

        但今夜却不是这样,这些周家人疯了,他们真的会死在这里。

        一时间,大家全都慌了。有些力气胆色的男人带上一家几口开始逃跑,漆黑的城里,亮起的火光越来越多。

        而在河城北边,早已被废弃的河城衙门附近,依然是黑漆漆一片。

        这间公房建造得着实不小,包括衙役宿舍、后厨、武官训练场、文官办公区、公堂、牢狱在内,足有五进院落。

        但此刻蛛网遍布,显然废弃了很久。

        一点弱弱的火烛幽光明灭,十几个女子缩在昏暗的衙役宿舍内,躲避外头的追杀。

        霍忍冬刚才一路过来,灵气神识都以耗尽。她修炼完一个大周天,才感觉恢复了些灵气。

        睁开眼,见屋子里的一帮姑娘们谁也没睡,全都神情紧张。

        “怎么了?”

        “仙子,周家人集结了散兵,正全城搜捕我们!”

        她们谁都知道周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约好了一人守一个方位监视异常。没想到周家竟然大张旗鼓,直接开始全城地毯式的搜素。

        那些喊打喊杀的声音,隔了一条街都清清楚楚。她们藏在废弃衙门里早晚会被发现。

        婉柔开口:“要不,咱们趁乱逃吧?”

        付春华摇头:“铁索桥还在,城门又关闭了,谁也走不了。况且我们是逃了,河城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呢?”

        姑娘们垂下头,她们也不愿放弃自己的亲人。

        周霖的做法在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如此做派,周家人怀恨在心,他们抓不到她们,势必会伤害河城剩下的无辜百姓。

        霍忍冬推开房门,见地面上淡金色的符文依然在幽幽发亮,可见衙门外的保护罩还是很稳固的。

        周霖阁楼内藏了上百兵器,她逃走的时候其中八个跟着一起飞了出来。现在这八件兵器分别定住衙门八个方位,以乾坤布阵守护太平。

        霍忍冬望着门外黑黢黢的天,闭了闭眼。

        她握住胸口隐隐发热的青霄玉:戚慈不是说她有五行全属性亲和力么?

        那就请天道再慈悲一次,金木水火土,不管哪种灵力也好,请再帮帮她!给河城的百姓再拖延一点时间。

        付春华一双素手把门板都快抓烂,她咬牙切齿:“实在不行就我出去,往树林里跑引开追兵,这样你们和大家就都安全了!”

        众人纷纷摇头:“春华不可以!”

        “姐妹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付春华抱着阿梨,她还在犹豫,霍忍冬按住了她的肩膀。

        “你留下照顾姑娘们,我出去。”她止住旁人劝阻的话语,“你没看见,周霖已经彻底疯魔了么?不出去,河城的老百姓都得死。”

        “可光周家的幕僚就有近两百,全都是修士,凭仙子你一人……”付春华欲言又止。

        霍忍冬已经拎上了落日剑,她侧了侧头:“我出去后,打开衙门西边小门,让逃难的百姓进来躲避。”

        “不管外面什么情况,只要守好这八方兵器,守护罩就能护佑你们平安。”

        面前的红衣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了踪影,阿梨猛地往前奔去,“仙子姐姐!”

        付春华抱住她,出神地望着空洞大开的木门。

        这一夜,河城百姓夜不能寐,他们在睡梦里被驱赶起来,被殴打羞辱,被踩在地上,有胆敢反抗的甚至被一箭穿心。

        众人逃亡,却不知逃亡何方,不知生途是哪。

        逃到山上会被野兽吃,会冻死饿死;躲在屋舍里,早晚会被揪出来。

        河城的夜晚寒风呼啸,一行衣衫褴褛的流民迈着无力的步伐,缓缓走行走在荒芜的官道上。

        他们面色苍白发紫,形如枯骨、衣着单薄,看前路的目光,带着一丝惨淡的茫然。

        崔英牵着妹妹的手,踉跄地走在道路上,他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只是机械地迈动脚步。

        因为停下来,就会被周家人追上,被鞭打至死。

        他家本在河城算富裕,有好几片田地,只因那年大旱才没了收成。后来付城主到处求神问佛,请来了大仙师降雨。

        却未曾想,这一场雨降来了灾祸。

        这根本不是什么仙师,而是恶鬼,是活着的恶魔!

        周霖鸠占鹊巢,称王称侯。甚至全城搜罗年轻女子,他姐姐嫂嫂都惨遭毒手,只因妹妹太小,才逃过一劫。

        他们一日日等在城主府外盼着,盼着家人能出来。但从未有人见过女眷走出府,有的只是每天扔出来的尸体。

        被吸干了……

        崔英咬牙,口中满是血腥味。

        他们全城的人都成了周家人的奴隶,爹爹被气死,家里的田产被抢夺,他们用生命给周家干活。

        周家的人说,只要修好城墙、凿好石雕、建起宫殿,大家就有饭吃,就能分到土地。

        可是,已经两日没吃什么东西了,肚子里全是草根,他真的能等到那一天吗?

        城里黑漆漆的,有光的地上就有周家散兵的追捕,沿途的房屋皆紧闭大门,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追捕什么人。

        他真的能活下去吗?

        “阿兄……”身后传来小妹稚嫩的嗓音,她带着一丝哭音,“我走不动了。”

        崔英跪下哄着:“小丫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他摸着妹妹枯黄的头发,强忍着难过:“咱们不能停下,夜里冷,停下就再也走不动了。小丫再坚持一会,阿兄能找到地方休息。”

        妹妹也两天未吃一口食物了,草根就着冷水根本无法消化,他想背着小丫走,手脚却没有力气。

        意志的坚定在身体的无力前是那样无可奈何。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倒下,甚至路旁的野狗和秃鹫已经在用绿惨惨的目光凝视,仿佛就在等他们倒下后,一拥而上。

        “阿兄,你把我扔到长河里吧。”

        小丫低声呜咽道,把她扔了,阿兄一个人就能跑得快,就不会被周家人打死了。

        “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扔了你!”崔英又急又怒,但他背不动妹妹,只能绝望地看着四周。

        周城乱了太久,那些高门大户早就跑了,现在铁索桥被封住,他们想走都走不了。

        他们是被困死在了这里啊。

        要怎么办,才能救下小丫,才能活下来?

        就在他想着干脆跳入长河,和妹妹一起留个全尸时。一个男人突然从前方小巷跑来,兴奋大叫道:“快去衙门,有仙姑在衙门保护大家,仙姑来惩治周家了!来惩治周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