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屋 - 科幻小说 - 修仙后,我把前夫骨灰扬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让她的声音顺着山风远传

第二十五章 让她的声音顺着山风远传

        夜风寒凉。

        已至深夜,月亮下山了,黑漆漆的河城却并不宁静。

        零零散散的流民拖家带口,如无头苍蝇在城内乱窜,他们担惊受怕、不敢停下脚步,用木板车、独轮车推着年迈病弱的亲人。被迫抛弃全部家当、身无分文。

        城内有光源的地方,是举着火把的周家散兵。他们化身恶鬼修罗,遇见人二话不说就又打又杀。

        浓烟滚滚,不知是哪里的房屋着了火,火光将这破败的城池映照得如同地狱。

        河城几年来艰难维持的平衡被打破了,所有的忍耐都和火一起烧得一干二净。

        “呼——”

        霍忍冬骑在麒麟妖兽背上,踏着风在房檐上疾驰。

        她还不会御剑,更别提驭兽了。但这种本事好像是生来就会的,她抓着妖兽脖子上的缰绳,竟然也能稳稳当当。

        女子红衣似火、羽带飘飘。

        路上的流民看见她从天而降都傻眼了,霍忍冬指出一条路,告诉他们要去衙门避难,同时自己引开追兵。

        有好几次她快要被周家人追上了,麒麟妖兽又凌空飞起带着她逃开,可谓险象环生。

        河城庞大,街道小巷几十数,霍忍冬遇见的流民不过一小拨人。

        本来以为,顶多会是些老弱病残来投奔,毕竟她孤身一人、身单力薄,又年纪轻,没有多少说服力。

        当务之急,是能保护多少保护多少人,并守住安全阵地,等待戚慈来救。

        但她没想到的是,追随而来的民众比想象的多。

        简直多太多了……

        霍忍冬牵着麒麟站在街口屋顶上,便看到一伙有数十人的流民队伍拖家带口,跌跌撞撞拼了命似的疯狂冲过来,唯恐慢一步她就消失不见。

        有些人甚至光着脚,连鞋都踩掉了。

        他们神情焦急,一边哭着挥舞双手一边喊:“仙姑救命——!”

        “求仙姑带我们走,我什么活都会做!”

        流民们跑到门口,见她姿容不凡,这些年对修真者欺压的奴性使然,下意识跪倒在地又叩又拜。

        一名满面风霜的民妇把头磕得砰砰响,额头都见了血,眼中茫然无焦距。

        “仙姑,求仙姑大发慈悲救救我儿,他不哭不闹的,绝不烦人。”

        “没有吃的,给口麸子就行……”

        霍忍冬见妇人怀中孩童瘦骨嶙峋,只剩下个脑袋巨大,只觉心下酸涩,忙上前一把扶住。

        她看向黑压压跪在地上的一帮百姓,他们只是最平凡的农人,明明在自己的家园土地,如今却变成吃不饱饭的流民。

        “大家快请起。”

        “我非河城人,能力有限,不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周家。但我仍做不到坐视不理,府里的姑娘们如今都在衙门停留,那里有神兵护佑,可保大家一夕无虞。”

        “我愿等到日出,再寻生路。”

        她身形单薄,站在众人面前却毫不怯懦。

        众人仰头望着她,那抱孩子的民妇眼眸闪动:仙姑,也不过是一个少女啊……

        不到一个时辰,就有大量百姓聚集在衙门附近。

        幸好付春华见过世面,在她的妥善安置下,百姓们都在衙门里找到了容身之处。

        原本审理犯人的公堂内已经积攒了十几户人家,公堂案桌、刑凳、板子等等都被搬开,地上铺着草席被褥。

        虽然无床无桌,旁边还有各种刑法器具怪渗人的,但这里不漏风不漏雨,一大家子在一起十分安全,也不会担忧歇脚的功夫就被杀了头。

        百姓们叹息着,靠在各种拼凑在一起的被褥上,听着身旁家人的呼吸声。

        城里喊杀震天,但衙门里干干净净。

        这期间,不少做炉鼎的姑娘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她们瞧见了父母满头白发仿佛老了十岁,或是年轻妻子找到又黑又瘦的丈夫。

        “爹娘,女儿不孝……”

        “你的胳膊怎么伤了?是被谁打的?”

        “无事,自己摔的嘿嘿,别担心。”

        他们抱头痛哭,感叹命运无常。

        付春华是安置百姓的主力。

        她带人清理出衙门里空余的房间,又点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主动出击,从周围的房舍里搜出些米粮,给百姓们熬粥做饭食。

        那些房舍都是周家子弟和小喽喽散兵们的居所,是拿着鞭子的人。贫民百姓靠近尚且要挨两下打,更别提吃他们的米粮了。

        怎么敢动!

        百姓们原本也慌张得很,但见这些女子都处变不惊,心里也跟着安稳起来。

        而且……大锅里煮的米粥白白的,比清水煮草根粘稠的多,好长时间没闻见粮食的香味了,肚子里的馋虫几乎震天响。

        每人都能分得一勺米粥,他们捧着手里的碗,眼睛都挪不开了。

        小孩们忍不住,不顾滚烫哗啦啦一口气喝了个干净,还不停用舌头舔。

        唯有老一辈的迟疑:“真的能吃吗?”

        一汉子随便折根树枝搅和搅和:“爹快喝吧,有了这口粥,好歹能再撑两日。”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谁知道咱们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众人闻言,都唏哩呼噜开始喝粥。

        有一人低低开口,声音清晰。

        “会活下去的,不光如此,还要拿回属于我们的房子和田地。”

        刚才那汉子抹了抹嘴:“崔家小子,你又说什么胡话呢。咱们能逃出去都是祖上积德!”

        崔英拿着小木勺,喂妹妹一口口喝粥。清瘦少年表情坚定:“以后不会再饿肚子了,我有信心。”

        角落里唯一一张床给了在场年龄最大的老人。

        骨瘦如柴的老爷子好像一棵枯树,皮肤如黑土地布满褶皱,手边放一个豁了口的粥碗。他抱着怀里的小孙子,泣不成声。

        “感谢、感谢……”

        这种条件下,河城废弃的衙门不仅没乱,反而成了城里真正的主心骨。

        每时每刻都有百姓拖家带口来投奔,没办法,霍忍冬只能把周围几间房也吸纳了进去。

        八样兵器镇守八方,只要跨过那道保护罩,大家就能活下去。

        一大锅米粥见了底,连碗沿的米粒都捡得干干净净。等吃饱了肚子,身上也暖融融的,众人睡意袭来时,忽然一阵巨响在头顶炸开。

        “轰——”

        所有人都下意识爬起来,见一个火球从上空爆开,张牙舞爪喷发出四溅的火星子。

        “周家人来了!”

        “快跑啊!”

        他们大叫起来,惊慌失措抱头逃窜。

        但很快就发现:身上不疼,火星子没落下来!

        他们傻愣愣抬头,见火球、水龙、土块、各种飞来飞去的法宝飞剑兜头朝这边袭来。

        但那些五颜六色的攻击落在衙门院子上空,只绽开绚烂的火花。

        小丫懵懂地指着夜幕:“阿兄快看,放烟花了!”

        崔英两股战战怕的不行,心想小妹,这哪里是新年烟火啊,是仙人老爷要杀人!

        一层薄膜般透明的圆形保护罩将河城百姓牢牢护在下方,金色的符文流转,最终汇聚到镇守八方的几件神兵上。

        衙门外砸门的周家人也发现了不对,他们家几十个修士不论修为高低,乱七八糟一顿输出,这破衙门竟然完好无损,心道肯定是那女修士用了什么法宝。

        他们不信邪,甚至连地级符箓都使了出来,又是长达一炷香时间的攻击,只见那保护罩的强光渐渐减退。

        见时机差不多了,一个小喽喽上前喊话:“里面的,把那女人交出来!否则我们绝不停手,今夜谁也别想活命!!!”

        小喽喽唾沫星子乱飞的一顿恐吓,衙门还是静悄悄的大门紧闭。

        人群里,周彬呵呵一笑,朗声道。

        “小娘子,你真是愚蠢呐。你若是带着那群女人躲到山里,我们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可你拉了那么多的累赘,等于是在告诉我们位置。”

        “现在你们没有退路,这个结界又能坚持多久?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自己去绑你了!”

        遭受了无数攻击,其中一把劈山斧已经有了裂纹,其他几件神兵也宝光暗淡。

        霍忍冬灵力微弱,不足以支撑这样庞大的保护法阵,现在全靠这八件兵器自己的灵气。

        兵器不会吐纳,受损就是永久。

        保护罩破开是早晚的事。

        半晌,吱嘎一声门开了。

        一名皮肤黝黑、瘦骨如柴的老人站了出来。他穿着打满补丁的麻衣,脊背已经被压弯了,但浑浊的双眼镇定平静。

        老人拱了拱手,不卑不亢道:“各位老爷,我们这里没有你们要的人,只有一群躲灾的百姓。”

        周家修士们勃然大怒,有人叫嚷:“你这老骨头扔去喂野狗都不够,谁允许你站出来说话的!滚开,把里面的女修士叫出来!”

        他们还待再咆哮几声,周彬忽然抽出了腰间的金腰带,法宝变换成一把细长的金鞭,狠狠朝那老人面庞抽去。

        二者相击,老人恐怕会当场毙命!

        鞭子挥出破空的声音,门后众人全都闭上了眼,不忍看接下来的惨状。

        但一道人影来的更快,只闻“锵——”的一声巨响,有一人手持细剑,站了出来拦住了罪恶的金鞭。

        所有百姓都沉默了。

        过去从没有人挡在他们身前。那些修仙者践踏、欺辱、剥削他们。

        或许有一两个反抗的,但都没入了滚滚长河里。

        当没有头领、没有士气、没到绝境时,人们想着的就不会是拼命,而是会觉得自己在这么多人里庸庸碌碌,也许可以侥幸活下来。但若去与周家人对抗,那肯定是活不下来的。

        所以这些百姓只是日复一日的忍耐着、煎熬着,等待着天会放晴的那一天。

        如今,他们身前竟然有人阻挡了。

        老人瞪大了眼睛,浑浊的双眼望着挡在面前的年轻身形,颤声道:“姑娘……你不该出来啊,老头子我不怕死!”

        火把静静地燃烧着,都说天亮之前夜最黑。

        在压抑和对峙的气氛几乎到了极限时,有一道纤细身影站了出来。

        昏黄的火光之下,她有着天仙一般秀丽的颜色。夜风过境,山野寂静,能让她的声音顺着山风远传。

        霍忍冬回过头:“爷爷,是他们该死,不是你们。”